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二十四、登仙台
    许了和玉虚,清虚两人,回归了三十三天,居然又得到了杨祖接见。

    杨祖乃是三十三天十大道尊之一,如今天庭十大道尊,已经有六位归隐,只得太皇姜尚,大御宰盘象,玉鼎老祖和杨祖坐镇。

    杨祖本来俗物甚多,要管理诸般事务,但却特意亲自接见三人,可见重视。

    他早就知道,许了等人在渊虚天的事情,当下大加鼓励,不但连擢升三品官职,还特意赐下了一份荣耀,允许三人在登仙台苦修一年。

    登仙台乃是天道至宝之一,上一级元所出,至于这一纪元是否还会有此宝诞生,已经是不可知的事情。

    此宝能够穿梭过去未来,但却不是用来横渡时光之宝,此宝能够摄取过去未来的虚影归于自身,若是有人注定可以成就真仙,甚至能够在登仙台上,摄取未来虚影,立地成仙。

    只是若有人以此法成就真仙,所消耗的天地命数,实在太大,登仙台承受不住,必然要崩溃,重归与天道。

    杨祖当然也不指望三人能够成仙,他也不晓得这三位道人,真有成就真仙之姿,只以为不过是寻常道人,在登仙台上,不过提升修为,若是能证就真人之位,就是天道机缘,最多不过提升一些修为。

    尽管如此,这也是难得的好处。

    许了等三人大喜,没有料到,杨祖居然能赏赐如此机缘,三人闯入天道,就是为了寻找能够拔升修为的机缘,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三人拜谢杨祖之后,被仙官带领,直入登仙台,这座登仙台虽然是天道至宝,但却不能用来斗法,对仙人级别的道尊也没得什么毛用,故而就算杨祖这个主人都不会带在身边。

    登仙台四四方方一块,只是颇为巨大,东西南北各有百步之遥。

    引路的仙官没有资格,不敢上去,只让三人一起登台,他在下方艳羡的立等。

    许了跟着玉虚,清虚两人,一起上来登仙台,顿时就感觉到身上的太虚金花蠢蠢欲动,他瞧了一眼玉虚和清虚,两人也各自把随身的天道至宝放了出来,也都跟许了一般感受。

    玉虚和清虚,乃是人道三祖,注定可以修成仙人。

    但许了却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因为他并非是太虚本尊,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少年,纵然有无数机缘,仍旧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如何。

    玉虚和清虚,也不知道跟天道如何勾兑,身上气息不断拔升,瞬息间就突破了真人之境,就在许了以为,他们或者继续突破,直至证道仙人,或则在某一关隘被阻,却忽然觉察到,整座登仙台生出隆隆巨震。

    许了微微推算,就不敢怠慢,也不再关心两位道弟,催动法力,借助太虚金花,勾连天道。

    在某一个瞬息,他忽然感应到了自己的本尊,本尊似乎也颇惊讶,一瞬息,这具战斗分身和本尊的精神意识重新合一。

    许了的修为不断突破,体内一条接一条的道脉淬炼,最后酝酿,积累,瞬息间突破……

    就在许了刚刚突破真人之境,脚下的登仙台已经崩裂,玉虚和清虚,都在瞬息见冲他微微点头,然后就消失与天道之中,不知被送入了哪里。

    许了知道这两位道祖,感应到了天道之中的冥冥机缘,也许已经回去了洪荒,也许被送去了数千,数万年后,也许出了其他变故……

    这已经非是许了能够预料,他跟本尊的感应,也在瞬息断开,只能确定本尊也已经晋升,只是跟他这具战斗分身不同,毕竟本尊的继续更为雄浑。

    许了突破真人,连续炼开了三条真脉,就后续乏力,但此时他关心的已经非是修为,而是如何交代,登仙台的去向。

    玉虚和清虚,也不知道修为突破到了什么地步,但就连登仙台都损坏了,两人此时情况可想而知。

    唯一倒霉的反而是许了,玉虚和清虚被天道送走,他却不曾,此时必然要面对天庭的震怒。

    要知道,登仙台乃是天道至宝,居然被三人损毁,这等大罪,就算是许了倾尽五湖四海,天下汪洋之水,也洗刷不干净了。

    许了脑筋转的快,急忙一纵身,就要遁出天庭,却忽然感应到一团莫名之物,他随手一指,九朵太虚金花就飞了出去,只是一兜,就把这团莫名之物收了。

    许了也不须细想,就知道,此必然是登仙台崩灭,原本蕴含的莫名之物就散逸了出来。

    他用太虚金花收了这团莫名之物,九朵太虚金花连连震动,各自生出了一朵,化为了一十八朵太虚金花,许了也不暇思忖,为何有如此变化,急忙一纵身,借助了西极若木之力,逃出了三十三天。

    许了这边才逃出了三十三天,就听得天上地下,都生出了一个巨大的声音。

    渊虚天镇守太色!

    得蒙天恩,上登仙台,却不思忠耿,施展妖法毁了天庭至宝,逃窜无踪。

    故而,得令十八位真君下界,捉拿此獠,格杀勿论。

    钦此!

    许了听得,心头懊恼,急忙催动法术,逃出了三十三天。

    这块天道碎片,广斡无垠,许了走入了下界,寻了一处高山,就胡乱落脚下来,思考该如何处置此事。

    许了却不知道,此时渊虚天镇守道德真君,也被天庭下令,戴罪立功,也是十八位真君之一,只是天庭并无关注宝象宫这等小门户,许了又把这些门徒尽数交托,故而也不曾责罚。

    唯一受了牵连的人,反而是许了座下的三位童子,还有玉虚和清虚的座骑。他们也没有资格上登仙台,也没有被留在渊虚天,许了自顾不暇,也没有管他们,此时都被天庭捉拿起来,镇压到了天牢里,等待擒捉到了许了,一并问斩。

    许了袖中推算了一番,脸上全都是苦笑,他也没有料到,此番天道之旅,居然会生出如此变化,他还以为会跟四海疆图一般,在这处天道碎片逗留数千年,三人各自突破之后,才回归洪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