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78 灰烬与余火
    高川跳下阶梯,或者说,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悬浮在半空,向着阶梯下一层落去。尽管小腿已经消失了,但是,看似和身体没有连接的双足却还在按照他的意志活动,就像是自己根本就没有失去这双腿。当他落在地板上的时候,从足底传来的触感,也在提醒着他,自己完全没有受到伤害然而,究竟是“受到伤害”是错觉,还是“没有受到伤害”是错觉,他已经完全无法分辨了。

    那个形同“少年高川”的东西就一个拥有形体的物事来说,是如此的孱弱,但是,以它为中心滋生出来的怪异已经遍布这栋建筑。那些从四面八方伸来的手拿走了高川的膝盖,又不断在拉扯着他的身体,不过,这个时候即便被这些手触碰到,他的肢体也没有继续减少,只是,那扭曲的形体也逐渐让肢体失去了原本的形状,高川觉得自己如此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略微有个人形的“面团”。

    这个面团比有骨骼的人体更加柔软,充满了弹性和粘性,高川只觉得落到地面上的时候,反作用力正在从脚底向上压缩自己,而到了尽头时,自己的身体又开始收缩,就这般压缩,回弹,拉伸,摇摆,可身体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力量被抛起来。

    高川感到恶心,自身的形变以及内心的嘶喊,从幻觉和错觉中,从那纠缠不清的怪诞中,滋生出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够切身感受到的东西,那不仅仅是情绪,也是感觉,是理性之外的任何一种因素,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巨蟒绞杀。它勒得如此之紧,用它那充满了恶意的冷血的眼睛,用那丝丝声的吐舌,用那滑腻的鳞片缠绕在这个变形了的身体上。

    高川只是不顾一切地奔跑,撞开一只只手臂,大地不知道什么时候积了水。在高川意识到的时候,淡黄色的水已经漫过了自己的脚面,他陡然觉得这一切都熟悉得令人惊讶,一定是某个“高川”曾经见到过的景象。要问具体是哪一个“高川”,除了“少年高川”之外,高川已经想不出更多的人选了。可是,在经历这一切的同时,他又不禁扪心自问,眼前的一幕幕真的是“少年高川曾经遭遇”的再现吗?有没有在这种再现中,产生了一些扭曲或修饰性的情况?例如只是以“少年高川曾经的遭遇”为蓝本,加以修改后产生了眼前的怪诞景象。

    更深刻一些去想:“江”真的会一成不变地把“过去”照搬上来吗?

    高川觉得答案是否定的,但是,无论真假,他都无法证实。他没有这样的能力,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他十分清楚,自己只能被动地接收这些超乎常理的东西展现给他的东西,而无力在短时间内超越自身的局限性,去观测这些超乎常理的东西隐藏在背后的东西时间,时间在流逝,时间的流逝比任何时候都更快,也比任何时候都更慢。

    当时间流逝得更快的时候,总会让高川觉得“自己来不及做任何事情”。

    当时间流逝得更慢得时候,总会让高川觉得“自己已经想要停下来了”。

    然而,无论这种感官上的时间错觉是快是慢,高川都一直没有其它的选择,在同一个时间段内,他只能做一件事,但又并不是做好了这件事,之后的事情都会随之变好起来。

    高川在逃跑中已经做到了自己的最好,剩下的只有他无力去做的部分,即便如此,他的情况也没有变得更好,变形还在持续,从**到精神,从可以观测到的外在和只能朦胧感觉到的内在,从大脑表层最主观的思考到那些发自本能的直觉,都在以一种难以置信的方式变形。

    高川再一次抬起头,涣散的眼神聚焦起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仍旧停留在建筑里。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站在了那间厕所的门口他觉得,这是冥冥中的指引,而不是被“江”引导的陷阱,可是,在进去之前,谁又能肯定呢?

    淡黄色的积水已经来到了膝盖的地方那里已经空无一物,而不是隐形,水并没有在这里分开除了足面能够感受到水的质感,之上到膝盖的地方,都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他伸出手,但是,他看到的东西已经不是手了,也无法描述成任何动物的肢体,那是不规则的线条和面数的组合,是偏向的棱角和凸凹,然而,他仍旧可以用它推开其它的东西。

    那些从地面和墙壁上伸出手仍旧在拉扯着高川的身体,但是,它们的力量显得越来越无力了,只是,高川并没有从这些看起来像是衰弱的变化中,产生任何庆幸的感觉。他每时每刻都能感到从后方紧逼而来的东西,那是脚踏入水中的水花声,是低沉压抑的呼吸声,是缓慢沉重的心跳声,是非人的低语,是深邃的凝视。

    就在这一刻,高川感觉到,身后追击而来的东西距离自己更进了,他的心中充斥着恐惧,那是经验、体会、眼界和自控力都无法消除的恐惧,这个无比熟悉的恐惧感,让他能够理所当然地猜想到,身后的是谁。

    那个女人。

    那个“江”。

    她追上来了。

    在进入厕所之前,高川终于还是回过身去。他再一次看到了她,那个健康美丽的身体,那个狰狞的笑脸,那个热切又深邃的眼神,一切就如同他第一眼看到她时的那样。这个女人也一样站在淡黄色的积水中,不同的是,高川自己踩在积水里,涟漪是正常向外扩散的,而这个女人踩在积水里,涟漪却是疯狂地向她收敛。

    就像是在吸引一样,就像是在进食一样。

    “你是谁?”高川不想问,但还是忍不住问到。他知道,眼前的女人肯定是“江”,但是,“江”也是有许多人形姿态的,每一种人形都在人性的背后表现出强烈的非人性,但就如同人的个体和整体,同样是由个性和共性区分一样,每一个“江”的人形,在共性之外也有着微小的个性。

    甚至,从他得到的情报来分析,整个“江”的概念,就如同一群孪生子构成的社会形态一样,就像是源于同一病原体却产生不同分化的病株一样。

    高川还是无法肯定,自己所在的地方,自己如今的形象,是物质性的体现还是意识态的体现,是一场噩梦还是在另一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诞生的“真实”。所以,他一直不希望做多余的事情,让“江”这么一个模糊的概念以眼前这么一个明确的形态巩固下来。

    这样的想法来自于女巫vv女巫vv原本也并非是女巫vv,而是一个独立却模糊的人格概念而已,它也是做了许多的工作,才最终以“女巫vv”的形态和概念固定下来,存在并深刻影响着这一次的末日幻境。

    联系女巫vv的情况,以及对“女巫江”成形过程的猜测,高川觉得,类似“近江陷阱”的女巫江的情况,其实也可以看成是,“江”以某种更具体的实态,主动降临到众人的观测范围内。是的,无论自己这边转换的观测和思考角度有多么主动,在“女巫江出现”的这一事态中,整个新世纪福音的所有应对都是不折不扣的被动,这种被动的源头,同样不会被自己这边的人改变。

    这意味着,“江”一直占据主动,哪怕是自己这边率先使用了“陷阱程式”,也没有改变这一点。

    眼下自己的被动,就是最好的佐证。

    以这个判断为基础,去想象一下,当自己这边从一个具体的角度肯定了眼前的女人是某个具体的“江”,而不再仅仅是“江”的一个模糊的概念性的存在,那么,会发生什么事情?高川几乎是一瞬间就想到了答案:女巫江也许会消失,也许不会,但是,眼前的这个女人将会存在,在不仅仅是眼下这个场景中,而扩大到更广阔的范围内,被更多的人观测到,认知到。

    “江”从一个无法理解,无法接触的无可名状的存在,变成一个具体详实,可以接触的存在,的确满足了击败它的前提,而这也正是“近江陷阱”要做的事情。但问题是,这个具体详实的可以接触的存在,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并且,其战斗力也绝对不是同一而语。

    女巫江很强大,这一点毋庸置疑,可是,高川觉得,眼前的女人更加强大,更加可怕,哪怕她全身上下都没有半点女巫江那般扭曲的形体,而完全就似一个美丽健康的女性。

    高川的直觉,那仿佛是贯穿了所有“高川”的印象般深刻的直觉,在警告他,让他哪怕在扭曲成这般模样的时候,在他所看到所感受到的一切都疯狂得难以言喻的时候,也在慎重地警告他眼前的这个“江”很强,而且,绝非是眼下这般怪异的强大,而是一种从感官上来说,更加直接的强大。

    就像是铁锤砸碎核桃时体现的强大,就像是高温将钢铁烧熔时的可怕。

    直接而致命,远超女巫江。

    即便有这样的警告,高川仍旧还是问了。哪怕,对面这个状若女性的东西,其目的正是为了让他问出这句话。他觉得,自己在问出来的时候,这个问题也充满了既视感就像是,自己曾经无数次问过,然后得到了无数次相同的答案一样。

    “你是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向来有着最深沉的意义,也向来会对回答者带来影响深刻的变化。

    那女人的笑脸上的狰狞感在这个问题之后开始软化,就像是从一个狂暴的疯子变成了一个只显得活泼的年轻女性。

    但是,这种表情上的平静,并不让高川觉得轻松。

    乃至于,周遭一切怪诞的表现也都有一种平静下来的感觉。

    “我叫富江,见到你很高兴。”女人那软化而显得活泼的表情,渐渐又有了新的变化,但在高川弄明白那到底是怎样的变化前,女人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在连一个眨眼都无法做完的瞬间。

    一个巨大而充满了压倒性的存在感出现在了高川侧旁,从视野死角外传来一股呼呼的压力,在意识到的时候,坚硬的东西已经拦腰砸在了他的身上。高川只觉得身体断成了两截,身不由己向着厕所里飞去,最后的一刹那,他终于知道了是什么击中了自己。

    富江,刚刚收回了如同鞭子一样的左腿。

    “终于可以出来了。”她如此说到。

    之后,高川的视野陷入一片黑暗。

    高川觉得自己肯定是错了,明明直觉已经在如此强烈地发出警告,但是,为什么自己还是问了那个问题呢?如果自己不问出那个问题,情况是否会变得更好呢?无论如何,当自己提问,而对方回答之后,将会发生的事情就已经确定了。高川想着,因为意识到了自己正在“思考”,因此,完全没有自己已经“死了”的感觉。

    在一些故事的描述中,总有人会想“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高川完全无法理解。因为,死了的话,什么都不会想起,从生理到精神,所有的活动都会停止。“想着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这一思考本身,就违背了“死亡”的意义。

    高川十分肯定,自己没有死,但也不是正常地活着病人从来都活得不正常,他已经习惯了。

    只是,这一次,在思考的时候,已经没有了那如同坠落黑暗深渊的感觉,而就是普通的,浅浅的歇息的感觉。他觉得自己随时都可以睁开眼睛,但是,他突然对睁开眼睛有些害怕。他十分清楚,自己犯下了一个不知深浅的错误,但是,既然是错误,那就一定会产生相应的后果。

    高川已经承受过自己的许多错事,但是,之前的任何一次,都没有这一次来得深刻。

    停顿了一秒,他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睛。

    天空,正下着飞雪一样的灰烬和火星。天空和大地,被这沉沉的灰色覆盖,只留下已成废墟的轮廓。

    眼前的一切,正是统治局范围内,之前和席森神父一起战斗过的地方。

    他终于从那可怕的噩梦中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