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189章 希利苏斯
    数不尽的黄沙,不停歇的狂风。

    屹立在希利苏斯一座砂岩顶峰上,站在杜克身边的泰兰德拢了拢自己那头深蓝色的长发,饶是如此,依然无法阻止狂风把长长的秀发吹得如迎风柳条般飘逸。

    额前那几缕银色发丝为这把蓝发平添几分神秘的气息。

    这时候,加文拉德屁颠屁颠地来到杜克跟前,就差摇尾巴什么的了:“老大,我把可怜的风之王子解放出来,他就会把神器宝剑赏赐给我了吗?”

    虽然杜克很想说‘是’,可惜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一个孤独痛苦的灵魂,被囚禁了两万五千年,这当中会发生什么,没有人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集结那么多强者的原因,万一……”

    感受到杜克话语声里的凝重,加文拉德也意识到接下来的事,或许没有那么美好:“呃,好吧,如果这就是我的命运,我会接受的!”

    从轻佻雀跃到一面严肃,加文拉德的转换是如此之娴熟,果然,饶是当年看似最不靠谱的加文拉德也变得成熟了啊!

    加文拉德转身,跑下去准备了。

    突然,泰兰德的手偷偷握住了杜克的手。

    “抱歉,杜克,我突然想起了伊利丹。”

    同样是用情至深,似乎伊利丹和桑德兰王子都没什么好下场啊!

    一个被囚禁万年,然后堕入魔道。

    一个关了两万五千年,最后……

    泰兰德不敢想象下去,因为怕自己触景生情。

    曾经把自己作为祭品,以焚烧自我的方式自暴自弃地跟杜克在一起,却愕然发现形势反转,最深黯的邪恶很可能就是最大的光明,当终于以为迎来胜利可以享受这份充满传奇色彩的幸福,又发现不得不面对一场万年的别离。

    如果没有那繁忙的族内事务,或许她早已经疯了。

    她真的不敢想,曾经用情至深的桑德兰会变成怎样。

    “杜克!抱我……”泰兰德呢喃着。

    这跟欲念无关,纯粹就是一种心灵上的需索。

    杜克弄出他和泰兰德的幻象,然后轻轻抱紧了这位表面上永远一面坚强且圣洁、不食人间烟火的大祭司,轻轻用唇来滋润着她此刻仿如在狂风中摇曳的烛火般脆弱的心灵。

    良久。

    “好受多了吗?”

    “嗯。”泰兰德点点头:“不过,请不要再离开我们了,希望你务必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杜克带着泰兰德走下来的时候,不知不觉,身边已经跟上了一大票女王:希尔瓦娜斯、卡莉娅、伊露希亚、吉安娜,还有风行者的大姐和三妹。

    或许怀着各种各样的小心思,显然,大家都有着同一个目标为了联盟的未来,也为了大家的未来……

    在特地选出来的空旷平原上,原本徘徊于这里的虫型怪物已经老早被联盟的职业者队伍清理干净了。

    方圆十里,除了联盟的强者团,再无他人。

    杜克对加文拉德点点头。

    当加文拉德带着【逐风者的禁锢之颅】的左右半边和从拉格纳罗斯分身那里抠出来的【火焰之王的精华】,走到那个信奉桑德兰王子的人类老头德米提恩的跟前时,德米提恩老泪纵横。

    这个头发花白的人类狂信徒跪倒在地上,泣不成声。

    “啊!您已经找回了主人的囚笼!”

    “多少代人的夙愿……我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我的愿望终于可以实现了。”

    “必须解放我的主人!现在!马上!”

    德米提恩的狂喜与周围强者们淡淡的冷漠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杜克很神棍,杜克摆明了要大伙准备干架,那一场战斗肯定跑不掉。

    特别当羽月将军珊蒂斯把伊利丹的故事偷偷告诉大伙之后,已经没有谁对桑德兰王子报什么希望了。

    大伙平静地看着,德米提恩这个崇拜风元素的狂信徒念叨着外人不懂的咒文,轻而易举地引发了大气的震荡。

    “嘭!”仿佛有一个大炸弹在德米提恩上空不到三米处炸开。

    掀起的漫天烟尘,伴随着狂风恍如冲击波一般散开。

    “嘭”又一个冲击波,飞溅的狂杀如果射中人的眼睛,绝对可以让人瞎眼。

    在这里的,是全盛状态下连飞矢都能轻易打掉的牛人。

    特别是站在前排全副武装的战士和圣骑士,只要注意不要让石子打中眼球,普通的飞石根本无法伤到他们分毫。

    几位盗贼和游侠更是夸张,在超高的敏捷和动态视力下,他们多半是匕首挥舞不停,轻易地把射来的碎石磕飞,保护着最后排的治疗组。

    杜克没有开出【寒冰护罩】,平静地看着半空中的气流急速回旋,形成一个巨大的半身人形。

    桑德兰王子出现了,他有着散发白色光芒的身体,下半身是一团回旋的龙卷风,上半身则是标准的人形。

    坚实的铠甲包裹着他庞大的身躯,肩铠上四根直指向天的獠牙状尖刺甚是夺目,两层重叠起来的花瓣状铠甲很好地保护着他的肩膀,银白色的臂甲散发着强大的狂风元素的波动。

    “啊啊啊啊啊”没有言语,身高超过十层楼的风王子一出场就差点把自己的狂信徒德米提恩给劈了。

    “当!”

    一声巨大的金属交击声几乎震破周遭众人的耳鼓。

    继承了莫格莱尼的【灰烬使者】,提里奥*弗丁今天第一次用这把已经属于他的神剑,挥出了第一击。

    璀璨的金色光芒跟这位被囚禁了两万五千年的风王子的狂风,拼了个不相上下。

    远处,两个身穿铠甲的身影看着这一幕,忽然其中一人有了感伤,他两行老泪潸然而下,他喃喃地道:“果然……交给提里奥是正确的。”

    另一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亚历山德罗斯,我们都老了,是时候把担子交给下一代人了。不到世界灭亡的最后一刻,没我们这些老家伙出场的份了。”

    “嗯!我们应该学洛萨当年那样。倘若我们霸着位置不下去,只会阻碍下一代人的成长。”

    谁都没想到,在今天过后,联盟两大元帅莫格莱尼和阿比迪斯同时宣布交出兵权,转而去后勤部训练新兵。血色十字军由赛丹*达索汉接掌。而洛丹伦王国的军权,则交到提里奥*弗丁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