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二十二、渊虚
    东溟天三位真人,已经死了一个小羽神,剩下道德真君和百济道人,两人联手倒也抵挡得住大牛王,只是从原本碾压之势,变成了势均力敌,尤其是大牛王背后是一整座洞天,所有部众都要为他驱使,但东溟天五大宗门,还有无数小宗门,却并不全都听从两位真人的话,故而双方恶战数年,东溟天内部,渐有求和之意。

    甚至有些人觉得,此妖是被许了等人召唤来,只需要把许了等人献出去,便可化干戈为玉帛,免去东溟天连绵战火。

    许了知道了此时,当机立断,立刻设局,亲自出手挑战大牛王,并且故意败战,引诱大牛王到了主和派的门户,大牛王当然不会客气,当即屠灭了求和派的满门,消去了这种声音的源头。

    三方在东溟天大战的时候,渊虚天派往另外一处洞天的大军,却得胜而归,占了那处洞天,把所有生灵都降服,并且布下了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让许了手下的兵力,暴增几近一倍。

    玉虚和清虚得了许了指点,立刻就把虚空孔道开凿更大,花了数年功夫,把两大洞天合一。两大洞天合一之后,天地元气更为浓烈,倒是对渊虚天的众生灵有无数好处,更让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威力暴增。

    此时大牛王也罢,道德真君,百济道人也罢,都渐渐明白过来,许了手中握有的阵法,实在太过奥妙,非是自己能够击破。

    大牛王虽然能够逼退许了,但也只是占据了地理,在东溟天已经难于击败这名对手,若是杀入了对手的老巢,只怕更是输面较多,故而也不理会许了,只是一味攻打五大宗门。

    并且在数年之后,击破其中一派,甚至设计埋伏,击伤了道德真君,这位真人本来就被大牛王暗算过,此时旧创复发,只能逃入了许了的大营中,并且让门人弟子投入许了的军队。

    道德真君也算是看明白了,自己被大牛王重创,百济道人孤掌难鸣,若是投靠过去,只怕百济道人也自身难保,大牛王天生好战,斗战之能无双,转不如许了这边,还能庇护自己。何况上次许了出手救人,也跟道德真君结下一段友情,转是东溟天三大宗师,虽然貌似好友,但其实各有利益,生死关头不敢轻易投靠。

    许了收拢了道德真君门徒,又复跟追杀的大牛王恶战一场,这一次却是玉虚道人和清虚道人连番突破,两人各自炼开了三四条道脉,配合天道至宝,居然不落下风。

    大牛王恶战一场脱身而去,却引发了一次小小的浪潮,就是大多数小门派终于明白,三大真人还在的时候,都连番输阵,两大真人还在的时候,还能勉强自保,如今只剩下了百济真人……

    肯定是抵挡不住大牛王了!

    故而许了这边,一连数日,都有人来投靠,很多宗门整个投奔了过来,许了也不吝啬,只要愿意投靠,就一并收容,并且还传授各种新奇道法,有些道法甚至比这些人原本宗门所创更为高明。

    宝象宫至此,已经成了东溟天第一大势力!

    百济道人没法,也只能说合剩下的两大宗派,还有一些小门派,也合并归一,跟大牛王的妖兵,形成了拉锯之势。

    三方大战正如火如荼,忽然又有数十支妖兵侵入,却是跟东溟天连通的界天出了状况,又有妖部站不住脚,被逼的逃窜。这些妖兵也知道东溟天的规矩,若是照旧规矩,只是路过,投入其余洞天,原也相安无事。

    但这一次,却大不一样,因为东溟天三大真人,已经去了其二,道德真君养伤之后,就再也没有初夏,这些妖兵就蠢蠢欲动起来,开始肆无忌惮的杀戮。

    大牛王不必说了,自然有统御妖兵之法,连续冲散了攻打的妖部,还收拢了不少。

    百济道人可就哭了,他虽然道法不俗,但却不善于战阵,也没有统兵经验,门下又不齐心,故而损失惨重。

    也只有许了这一部,仗着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不但不惧妖兵攻打,甚至还主动出击,数百场大战之后,实力居然不降反升。

    许了甚至借机分出兵力,把东溟天连通的七处洞天中,四处荒芜之地也给占据了下来。

    只是因为隔了一个东溟天,没法跟渊虚天炼化一体。

    这一场骚乱之后,大牛王思忖良久,也不理会百济道人,亲自来寻许了讲和。

    许了身经百战,但如大牛王这等厉害的角色,也是第一次见到,故而也十分钦佩,率领了玉虚,清虚,亲自出面。

    四大头领商议了一日一夜,忽然联手起来,反击东溟天最后一股势力,许了亲自出手囚禁了百济道人,镇压在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之中,大牛王率兵退走,把东溟天留给了许了。

    大牛王么有许了这等本事,他也不觉得占了多一处洞天,有什么利益,故而只瓜分了各派各宗门的库藏,掳掠了一笔,就退回了自家老巢。

    许了攻打下来东溟天之后,立刻就着手开凿虚空孔道,先把东溟天跟渊虚天合璧,又复把四处荒芜之地,跟渊虚天合璧。

    连续合并了六处洞天的渊虚天,已经广大无比,疆域辽阔,若非还未生出天地胎膜,已经跟寻常界天差不许多了。

    吞并了这许多洞天,渊虚天的虚空孔道,也扩展到了四十余个,许了一个个探索,先把无人的洞天开凿孔道,一时间倒也把渊虚天搞的热火朝天,不知道有多盛兴。

    许了这一日,正在计算,该如何扩张势力,忽然感应到一股气息归来,却是接引和姜朝太子又复回来。

    这两人颇为得意,但是见到了许了这般,居然把渊虚天扩张至如此境地,也都心头骇然,两人问过了许了,都低他十分钦佩,姜朝太子当时就问,需要他帮忙,去镇压了大牛王与否。

    许了当然开心,他跟大牛王虽然不打不相识,但终究不是朋友,若是能多了大牛王的基业,他说不定就能反攻那一处界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