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73 视像的界限
    八景竟然在这种时候出现,这是高川极不愿意看到的状况。在这个充满了诡异的地方,每一个和自己切身有关的事物都有可能演变成灾难的线索。从最不妙的角度来说,和自己密切相关的“八景”反而成为障碍,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高川已经嗅到了不好的“味道”,在那冥冥中存在,此时仍旧看不分明的某个剧本中,有深深的恶意潜伏者可恶,又是“江”吗?它到底在哪?

    高川虽然不理解“近江陷阱”的细节,但是,大致原理还是明白的将平时无法观测到的“江”置入“近江”这个容器中,对整个容器进行观测,对容器内部那局限性的“内容”进行观测。正因为有了“近江”这个容器的限制,所以,无形无状的“江”便有了形状,甚至于有了具体的性状。从这个角度来说,若是通过“近江陷阱”就能够把“江”的存在方式限制住,满足我方的观测需要,那么,直接对“最终兵器”进行观测也应该是可行的,因为,“最终兵器”已经被确认为是“江”的一种表现形式。

    从研究、观测和捕捉的角度来说,“近江陷阱”比“最终兵器”优秀的地方,就在于可控制性和可调整性。

    因此,作为“近江陷阱”的先期试验,“女巫江”的形态也许是“江”的主动变化,但桃乐丝和近江却反过来,将其视为“江掉入了女巫vv的陷阱”。以“女巫vv”作为容器,也许比用“近江”作为容器有着更多的不确定性,但又比“最终兵器”可靠一些。

    从“近江陷阱”的原理去推断“女巫vv陷阱”中可能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当“程式”激活,对女巫江进行干涉后,所可能发生的状况,那应该是“无论经历了什么,当‘江’出现的时候,应该是更实质化的,可以实际接触的形态”。

    用稍微科学一点的说法,那就是:触发陷阱的“江”被降维了,降低到了己方可以确实对其干涉和影响的维度。

    这样的假设是美妙的,虽然不明白原理,但是逻辑上是可行的。然而,亲身实践这次计划的高川,却陷入一个他自己都意想不到的诡异情况中,至今仍旧无法确认那个降维的“江”到底存在于何处,又是以怎样的方式存在着那个无可名状的冥冥存在感,仍旧带有极为强烈的剧本感,让高川觉得,自己又陷入了一个新的剧本中。

    而且,从直觉上来说,这是一个充满了既视感的剧本:高川甚至可以猜想,这是过去的某个“高川”亲身经历过的剧本。也许自己正在经历的这个剧本和过去那个“高川”所经历的剧本,在细节上有了一些修改,但是,正因为相似的因素太多,所以才产生了这样似曾相识的感觉。

    问题是,如今的高川并不具备过去高川的相关记忆,有的只是一种模糊的“印象”而已,所以,根本无法对照两个剧本中的不同之处。从“高川”自身的学生体验来说,如今的高中生涯无意是接触神秘的开端,在这个时期,出现在“高川”身边的人大都应该是不具备神秘性的,也就是说,包括白井、森野和八景在内,这里的师生都是“普通人”的可能性居多。

    然而,如果出错的话

    在高川的想法中,在这种时候,所有和自己同步来到这个已经充斥着神秘,似乎是“高川”神秘专家生涯的最初事件发源地的“旧厕所”的人,都和神秘脱不开干系,更深入地说,和“江”脱不开干系。但是,“白井”和“森野”听从自己这边的劝告,正常地离开了,所以,两人身上的疑点自然下降了一些。

    然而,偏偏是“八景”留下来了,而且,还在“白井”和“森野”离开后开始做出试探。无论从她的角度来说,驱使她这么做的原因是好奇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在高川看来,其都已经被打上了可疑的标签。要怀疑“八景”和“江”有直接的联系,对高川来说,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尽管在事实上,两者本来就有着深刻的关系,但那是客观的联系,可现在,他却不得不从主观角度,把“八景”视为敌人。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把眼下的“八景”视为伪物,视为“江”的某种欺骗性的手段,可是,正因为根本没有办法对“八景”的真实身份和立场进行证实或证伪,所以,高川无法那么冷酷无情地将她视为敌人。

    高川十分清楚,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脑硬体了,所以,也无法和过去那样压制感性和情绪,无法以更客观的角度来看待问题和分析问题。

    “高川同学,我可没有听说老师要检查这个地方。”八景的声音从厕所外传来,从口吻听起来,有点儿像是一言不合就会进来的样子。

    八景说话似乎让一门之隔后的那个野兽般的怪物更加暴躁了,高川感觉到,它似乎要破开墙壁,扑向八景的样子。不过,就像是被什么限制住了一样,它并没有立刻这么做。厕所中的空气让人窒息,并不仅仅是因为臭味,高川不知道厕所外的人是否可以感受到这份紧张和异样,但是,对身在其中,却又相对孱弱的他来说,每做出一次决定,都宛如走钢丝一样。

    高川有一个冷酷却又很好的选择:他本来可以视“八景”为幻觉,将她吸引到那头怪物的身边,看看会发生什么如果“八景”死了,那“八景”就是一个“幻觉”,如果她没有死,那必然会发生某种怪异的现象,这些现象对他寻找“江”一定会有所帮助。

    然而,他真的无法把“八景”视为幻觉,以区区一个幻觉的角度去对待她。

    “是我。”高川意识到,自己完全没什么好说的,“八景”向来是独立又充满了行动力的角色,她会按照自己的判断行动,而不是高川的判断,因此,高川只能用更严厉的语气警告她:“不要进来。”

    然而,正如预想有多糟糕,那么,事情就会朝这个预感的方向进行。高川听到了清晰的脚步声,“八景”的鞋子似乎很沉重的样子,敲击在石板和木台上。声音越来越近,然后停留在男厕所门口,让高川不由得想,她会真的这么大大咧咧地进入男厕所吗?

    “你在找什么?我也听说了,有学生在这里失踪了,对吗?”八景说的话,就好似她对此一无所知,但高川无法认定她真的一无所知,甚至于,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江”没有直接出现,而是借用这种恶劣的手段在戏弄他。

    如果“江”仍旧是不可名状的,那么,它当然不会“戏弄”谁,毕竟,所谓的“戏弄”不过出自于人类自身的感性而已,“江”很可能是不具备这种感性的。但是,如今的“江”在理论上,是“女巫江”中的“江”,是被局限性了,被具现化了,被从观测层面上降维了,已经拥有实质的“江”。它会表现出人性化的一面,以一种更加直接亲切的方式表现出“恶劣”的一面,也是可以想象的。

    当然,这么想的前提是默认“近江陷阱”的理论成立。反过来说,如果“近江陷阱”不成立,眼前的情况,也不是“程式”对“女巫江”发挥有效作用的结果,而是某种更加深刻的不利于己方的变化……

    不,不应该这么悲观,否则计划就无法进行下去了。高川用力甩开这样的念头。

    “你很好奇吗?班长。”高川绞尽脑汁,拖延“八景”进入的时间。他对眼下状况发展的直觉越来越深重,一旦“八景”和一门之隔的怪物打了照面,就会产生剧烈的变化。

    “是的,我很好奇。高川同学不像是会刻意证明小道消息的人。”厕所外的八景顿了顿,说:“除非,高川同学真的知道一些什么,也就是说,学生在这里失踪,并不完全是捏造的。而且,以我对高川同学的了解,这里肯定‘刚刚发生过什么’,并且还‘正在发生什么’,对吧?”

    “这是危险的事情,班长最好请老师过来。”高川调整了一下语气和措施,说到。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对门的怪物走去。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不主动接触那个怪物,那么,第一个接触这个怪物的就会是“八景”这个直觉是如此的强烈,无法忽视。

    所以,哪怕接触是危险的,高川也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退路。

    “你在做什么?高川同学。”在外边的八景似乎也觉察到了一些什么,用一种敏感的语气追问。

    “我觉得班长随时都会进来,所以,要做一些让班长不会陷入危险的事情。”高川如此回答到。

    “……也就是说,高川同学正在做危险的事情,是吗?”八景用严厉的语气说:“我不会进去,所以,停止吧,高川同学。”

    “……看起来,班长你真的相信,这里正在发生危险的事情。”高川定了定神,将手放在门板上,感受着门后怪物的声息和动静。这个怪物在他主动走上去的时候,一直散发的早动感便消失了,他越是接近,就越觉得这个怪物正变得安静下来,当他来到门前时,所能感受到的动态信息就更微弱了,那个怪物变得就像是“只是存在于那里”一样。

    “你又做了什么?”八景又问到。

    在高川的感觉中,这时“八景”给自己的感觉也开始改变了,变得不是那么确定既无法确定,她就在厕所的男性入口前,甚至也无法确定,她,或者它,是不是“八景”,亦或者是别的什么东西。

    说起来,无论“白井”、“森野”还是“八景”,自己都是一直只听到了“声音”,而没有实际看到对方,完全只是凭借感觉去断定对方是谁,也许在这里,连感觉都无法相信了。

    “也许我应该看看。”高川这么说着,心一横,便推开了隔间的门。然而,出现在他眼前的并非怪物,而是空荡荡的肮脏厕所隔间,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也同样没有别的什么东西。那个野兽般的怪物的存在感,在推开门,看到这一切的同时,就已经烟消云散了。

    是……错觉?

    “你看到了什么?”那个“八景”在外边问到。

    “……什么都没看到。”高川说。

    于是,那个“八景”嘻嘻地笑起来,尖锐地回荡着,这绝非是人的笑声,外边的环境也不可能产生这样的回声。

    “你是什么?”高川问。

    回应他的只有那越来越尖锐刺耳的笑声,“八景”的形象正在他的脑海中变形。

    不要抬头。

    不要把手伸进狗的嘴巴里。

    这两句在其他隔间里找到的警告,兀地浮现在高川的脑海中。他不由得想:也许,我应该抬头看看。

    于是,他抬起了头。

    身体似乎倾斜了,又像是空间向后倾斜了,虽然倾斜了,却又没有失衡感,让他不觉得自己快要跌倒。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天花板上,在遍布蜘蛛网和尘埃的阴影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图案。越是仔细去看那图案,就越是觉得有一种扭曲正如同滴入水中的墨汁一般渲染开来。

    他努力睁大了眼睛,想要看清楚那是什么。然后,他看清楚了,那像是“眼睛”,一共有三对“眼睛”自上而下罗列。扭曲的天花板的视像似乎要凸起来了,变成更加立体的某种东西,而这三对“眼睛”就像是嵌入在这片凸起中就像是一个古怪的头颅要从天花板中钻出来。

    不,是猛扑出来!

    那凶猛的气势,让高川不由自主地抬起手臂挡在面前,然而,正因为伸出了手,所以,那句话便宛如惊雷一样闪过脑海:不要将手伸进狗的嘴巴里!

    在这一刻,高川看清了,那个从扭曲的天花板上猛扑出来的头颅是什么。

    那像是狼,或者犬,但是现实的狼犬并没有三对眼睛。但在灰雾恶魔中,有着极为相似的东西地狱犬。

    它来得如此之快,如此之迅猛,高川这个身体完全无法跟上大脑的直觉和判断做出最及时的反应。

    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