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72 非故的故人
    没有武器,没有神秘的力量,没有刚健的**,只剩下足够冷静的思维和自称坚强的意志,这些条件比起一门之隔的对面,那头不知道实质是什么东西的野兽差得太远了。那沉闷的呼吸和低吼,那散发的难以描述的“味道”,那从感官中滋生的恐惧,都在高川的脑海中勾勒出一个让人恐惧又模糊不清的轮廓,那似曾相识的感觉在接下来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就让他下意识得出了对面的玩意是什么的结论灰雾恶魔。

    一头野兽形态的灰雾恶魔。

    不过,当下意识判断那就是一头灰雾恶魔的时候,高川内心中的恐惧和紧张反而松弛了一些。说起来,在成为神秘专家之前,在那第一次接触到神秘的厄运时,大多数人也都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甚至连坚强和冷静的素质都不具备。只有在那样绝对不利的条件下,因为求生本能的爆发,因为运气的缘故,因为诸如某种决定性的因素,看似偶然地存活下来,之后再经历许许多多这等在不利境地下,乃至于绝境中的求生之旅,才能最终成为“神秘专家”。

    说到底,“神秘专家”这样的称呼,本来就并不是对某种职业的称呼,而仅仅是对这一类能够在充满神秘的危机中存活下来,积累了足够经验和力量,看似能够比普通人更能应对此类困境的人的称呼而已。

    眼前的境况当然很不妙,但是,比起第一次在神秘事件中存活;比起在绝望的困境中,依靠运气才偶然般脱离;比起寻寻觅觅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到正确的答案;比起付出一切却无法阻止末日的降临;比起只能用“坚强意志”去让自己得以解脱的窘迫;比起做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却最终导致一个更恶劣结果发生的无助眼前的困难又相对算不上什么困难了。

    当然,处理不好还是要死。

    高川不想死在这里,所有的线索都在指向“江”,而所有正在发生的事情,都向他暗示着,他已经距离“江”不远了,甚至于已经实际接触到了,问题在于“接触之后该如何做?”

    桃乐丝也好,近江也好,都没有事先给出答案。因为这是没有人能够事先知道的事情,除了“高川”自己之外,也没有其他人有经验,乃至于,真正有办法去应对的,在“高川”之中或许就只有“少年高川”而已。

    所以,无论是“要做什么”,还是“可以做什么”,亦或者是“应该做什么”,都只能由正在亲历这一切的自己去探求和决定。

    而在之前,必须活下去高川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立刻就觉察到,自己这一看似微弱的动静,已经被门后的“灰雾恶魔”察觉了。对方的气息开始变化,如今全部素质降低到普通人的程度,对这种气息变化的捕捉十分微妙,虽然可以察觉,却又无法达到能够仔细剖析的程度。只有一个危险的预兆,不断地在心底蔓延。

    从某种角度来说,旧厕所的所有出口诸如门窗之类所有可以成为出口的地方都被这头怪物的气息封死了。自己也无法破墙而出。这意味着正面对抗感这头灰雾恶魔已经是势在必行之事。

    高川的目光从眼角开始游弋,可以入手的杂物都是肮脏的,搁置了不知多少,其上的污渍也不知道是屎尿、菌类还是泥巴,已经结成了硬块。物件有:砖块、碎玻璃、扫帚、拖把和铝皮水桶。如果可以的话,真让人不想用手触摸,但是,没有选择了。

    面对神秘事件的时候,“没有选择”反倒是很经常出现的情况。

    高川用力吸了两口香烟,不疾不徐地移动步伐,他可以感觉到,一门之隔的对面,那宛如野兽一样的东西在盯着自己。他走到“武器”边,拿起铝皮水桶和拖把,将砖块扔进铝皮水桶中充当配重,发出“咣”的一声,在除了他和它之外,再没第二个人的旧厕所中,是如此的清晰。简直就像是一个信号,差一点就让门后的怪物扑了出来。

    高川发出声响,但从结果来说,这次引诱没有成功,那头野兽警惕的很,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如何判断猎物强大与否的。它发出的呼吸声陡然就到了旁边的隔间,距离高川更近了一些,隔间和隔间之间的墙壁无法阻挡它分毫。

    所以,可以直接穿过一定致密度的物质吗?那或许,自己到手的“武器”也无法伤害到它。不过,也有可能在它行使这样的神秘时,有着更多的限制。最坏的可能,自然是这种穿梭物质的神秘就如同它无处不在的本能一样,持续运作着。

    高川想着,波动的情绪大部分是恐惧,但就如他习惯的那样,仍旧有一半是冷静的。在这个时候,他尤其不希望还有其他人会突然到来尽管,这些突如其来的人,往往会给神秘专家的求生带来契机,但是,成为契机的这些人往往会成为牺牲品。高川并不希望还会有其他学生卷入进来,进而造成更大规模的死伤,哪怕他此时无法分辨,眼前的一切到底是幻境,还是如真实一般正在发生的某种事实。

    可是,就像是“因为他这么想,所以事与愿违”般,高川听到了女生的交谈声,或许是因为更多注意力放在一门之隔的那头怪物身上的缘故,那女生的声音到底说了些什么,根本就没听清楚,但是,对方正在靠近却是可以感觉到的。而且,不止一个,靠近了一些后,又插入了一个男生的声音。另外,这些声音全都在钻进高川耳朵后,一如既往带给他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又是“高川”的熟人吗?

    高川不由得想到。这时,一门之隔后的怪物有了新的动静。在判断它会去做什么之前,高川再次用拖把柄敲击了水桶,发出更响亮的声音。怪物的动静停顿了一下,厕所外的说话声也骤停了,气氛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高川才感受得到那如同弓弦般紧绷般的紧张感。

    “不要进来!”高川只是这么大声喊道。他可以用学生干部的名头去阻止对方,但是,既然对方会来这样偏僻的,只有“差生”才会来此聚会的地方,学生干部的名头并不让人有所期待,从心理层面来说,会出于青春期的缘故,违反太过详细的命令,也是常见的事情。

    说得太详细,比说得模糊更让容易让这些学生躁动高川是如此判断的,他也并不肯定,就算自己劝阻了,对方会不会听从。

    所以,在对方给出反应之前,高川侧过身体,从怪物所在的隔间门外掠过,一脚踹开了厕所最深处的隔间大门,他记得不太清楚,但隔间里的情况和他最需要的部分一样。这个隔间的窗口已经破损了,正好是一个供人钻出的洞,当然,平时也不会有人这么做,因为这里的一切都太过肮脏了。

    这个窗洞虽然存在着,但就像是最初感觉到的那样,那个野兽般的怪物的气息,同样将这里覆盖那是一种只要有心就能觉察到的情况,从这里钻出去根本无法拉开距离,也无法真正逃离怪物的猎捕范围。

    可是,如果没有人尝试做点什么,引诱怪物的注意力的话,厕所外的那几个学生就会成为这个怪物的口粮。如果自己不制造一些动静,那么,在厕所外的学生回过神来后,很可能会因为种种缘故,选择进入厕所。

    反过来说,只要自己冒险,就能够吸引怪物的注意力,吓跑厕所外的学生。

    高川不觉得这是什么“亏本”的事情,反而,毋宁说,这才是他身为神秘专家的自尊,是理所当然必须去做的事情。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高川继续开口,干扰厕所外那些学生的头绪。

    “……谁在那里?”比较大胆的男声反问到。

    与此同时,高川也感觉到了,那怪物以厕所过道为分界线,在对面的隔间中穿梭,眨眼间就来到自己所在之处的正对面。仍旧被门挡着,它完全没有逾越这条仿佛分界线一样的过道。虽然不清楚为什么它完全没有发动攻击,而仅仅保持“狩猎”的架势,但是,高川的确有了做更多事情的机会。他迅速检查了一下自己闯入的隔间,一边回答着厕所外的学生:“我是二年级的高川,有人检举,有一部分同学在这里吸烟,所以老师让我来看看你们不是来吸烟的吧?”这样的话,当然是随口胡诌的,但是,震慑力比预想的还大。

    女生似乎有些慌乱,男声顿了顿才说:“不,我们只是听到了一些传闻,所以来看看而已。”似乎有点儿打退堂鼓的意思。

    似乎只是普通的学生。

    高川这么想着,目光落在蹲式便器上,那里又有几个刚刚扔掉不久的烟头,潮湿的地面留下了胶钉球鞋的淤渍,但是,因为烟头样式不同,寻常不会有人随身带着两包不同牌子的香烟,所以大致可以肯定,不久前在这里待过的人至少有两个。在靠近地面的瓷砖墙壁上,用红色的油性笔歪歪曲曲地写着一行字:不要抬头。

    而在这行字的旁边,若不仔细看,就看不到的被苔藓遮挡了大半的潦草字迹:不要把手伸进狗的嘴巴里。

    从笔迹和推定时间来判断,应该是两个人写的,并且前后相隔时间很长。

    这些留言可能是有用的,也可能没有用。高川无法理解,信息实在太少了,但是,当下的境况也足够诡异危险,导致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这两个看起来内容不一致的提醒,也许并不是荒唐兴致所作,而真的暗示着某些不同寻常情况的应对。

    是警告吗?对象是现在的情况?是灰雾恶魔导致了学生失踪?

    这些猜测在高川的脑海中转了一圈,时间才过去了一秒,那头野兽一样只能感受而无法直视到的怪物变得比之前更加暴躁了,它的行动仍旧没有发出声响,高川怀疑,甚至连自己听到的它的呼吸声,那逐渐浓烈的气息,都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听到,都能感受到的。

    或许,厕所外的那些学生根本就没有察觉到这些东西。

    即便如此,这个怪物仍旧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为什么?它在等待什么?还是有什么条件在限制它?

    “你们过来的时候有看到其他学生吗?”高川对厕所外的学生问到。

    “没,没有。”有女生期期艾艾地说:“我们看到的话会告诉他们。”

    “你们叫什么名字?”高川用稍微严厉的口吻说到,尝试从心理上逼迫他们。

    “白井。”男生说。

    “森野。”其中一个女生回答。

    空气顿了顿,这两个名字带给高川一些情绪上的冲击,不过,瞬间就平复下来了。在所有古怪迥奇的神秘事件中,眼下的情况依旧算不得多么让人震惊,即便这些名字都是熟人,也不代表,那就是自己所认知的那些人。说到底,这一切到底是幻觉,还是别的什么情况,暂时还无法确认。

    “那你们回去吧,如果看到其他学生,帮忙说一下,老师不允许到这边来,这里已经有人在管理了。”高川这么说到。

    “哦,好的,知道了。”厕所外的学生犹豫了一下,似乎终于决定转身离开了,高川有些松了一口气。

    脚步声在远离,高川没有感觉到,隔间对面的怪物有因为这些学生的动静而做出什么激烈的变化。几个呼吸后,旧厕所又安静下来。

    就在高川决定违反古怪字迹的警告,向上看一眼的时候,厕所外传来了新的熟悉的声音:

    “高川同学,是你在里面吗?”女声说,仿佛她一直都没有出声,就等着这一刻般。

    高川一瞬间就知道了说话人是谁八景,自己绝对无法逃避的人,在眼下的奇怪状况里,她仍旧和过去一样,是自己班上的“班长”。正因为“八景”存在,所以之前那三个熟人都存在,完全不会让高川感到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