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十一、北山小狐称妙香
    忽忽数日过去,商学松兀自睡的迷糊,就听得手下众小太监在门外迎请。

    今日乃是商道人飞升五周年大典,要紧的日子,不能再让这位大王高卧至午,睡一个昏天黑地。

    商学松在身边摸了一把,一个光溜溜的“萌宠”!吱吱叫了两声,毛茸茸的感觉在手边萦绕。

    商学松睁开了眼睛,却见一个全身纯白的小狐狸,一双眼睛咕噜噜的,嘴角似有笑意,正在跟他挨挨擦擦。

    商学松抱起来小狐狸,抚摸了两下,这才松脱手,开始自己穿衣服。

    当初他听说:北山进献的小狐狸……风骚入骨,浪荡滑人!

    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以为,特蒙德的这窝小狐狸是狐狸精,能变美女的那种狐狸精,是一窝“风骚入骨,浪荡滑人”的狐狸精小美人儿。

    等他见到了这窝小狐狸,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真的特么就是一窝小狐狸。

    这种小狐狸乃是北山特产,名为九尾灵应妙香狐!

    这种小狐狸天生聪颖,智商最高能有六七岁的孩童级数,比边牧都聪明好几倍,而且天生有香腺,能散发宛如处子一般的香气,绝无普通狐狸的骚味。

    更兼九尾灵应妙香狐皮毛柔软,滑腻无双,故而一向是巨富豪贾,权贵之家最为偏爱的恩宠。好多名望素出之人,都以手边有一头妙香小狐,能够时常暖手暖被窝为夸耀,甚至历代都有无数才子佳人,为九尾灵应妙香狐写下名传天下的诗篇。

    比如:君御妙香狐,妾居绮罗帐。君暖妾心寒,狐重孰我重?

    又如:万乘飞黄马,千金妙香狐!

    还如:霜犯香狐夕,寒侵兽火朝。

    以及:

    须识苦寒士,莫矜香狐温。

    秋风鸣桑条,草白妙狐骄。邯郸饮来酒未消,城北原平掣皂雕。射杀空营两腾虎,回身却月佩弓。

    后人立为庙,累世称其贤。过客设祠祭,狐狸来坐边。

    古来贤圣叹小狐,一国荒淫万国羞。安得上方断马剑,斩取朱门公子头。

    满堂有美颜如玉,赵女长歌入彩云,燕姬醉舞娇红烛。狐毛兽炭酌流霞。

    珠箔障炉暖,小狐耐腊寒。

    日没出古城,野田何茫茫。寒狐啸青冢,鬼火烧白杨。昔人未为泉下客,行到此中曾断肠。

    …………

    但是,九尾灵应妙香狐却是不会变化成美人儿。

    此狐纵然有万般玄妙,仍旧是一头畜类,只能做萌宠,并不能“瞎玩”!

    尤其这种妙香小狐豢养极其艰难,每一头灵狐动辄一年须花费十万两白银以上,饮食住处都有规矩,普通人家难以支撑豢养的花销。就算北辰王府,养了两窝也有些吃力,当初皮肤白净的小太监陈彬提议送出几头小狐狸,倒是真为了王府的财政健康着想,并不是有甚么私心。

    商学松知道这窝小狐狸的时候,就去逛了一圈,两窝小狐狸一共九只,第一窝都是青狐,第二窝三青一花一白!

    本来九尾灵应妙香狐以色做纯青为最上,但商学松偏偏就喜欢这头白色小狐,起了个花名叫做香菱!每日都抱在怀里,当作猫儿,狗儿一样,权当作宠物养在身边了。这头小狐狸倒也乖巧,甚至还能帮商学松叼衣衫,叼酒壶,尤其是善懂人言,使唤起来宛如小厮一般伶俐。

    商学松穿好了衣衫,微微觉得有些头疼,他昨日睡的不好,梦到了自己变化成了一只巨大的蛤蟆,跟相声界大佬郭德纲说了一夜的相声,醒过来,还记得大半的段子……

    蛤:郭老师,能跟你说一段相声,这是我的荣耀。

    郭:不敢当

    蛤:我以后老了,可以跟孙子吹,我当年也曾跟郭德纲老师说过相声。他必然会用崇拜尊敬的眼光看着我,语气缓缓的说一句:“当年是不是就因为跟爷爷你说过相声,德云社才破落了。”

    郭:好么!这就把我搞黄了。

    蛤:装孙子的语气:德云社没了,相声没得说了,岳云鹏后来可惨了,为了讨生活,不得以被一个东北大姐给包养了,一天让他做三千多个俯卧撑!

    郭:你等会!三千多个?

    蛤:嗯哪,一天三千多个!都秃撸皮了。

    郭:嚯!真惨,我回头得教他一门别的手艺,不能让他这么辛苦。好么,一天三千个俯卧撑,他不得改名叫岳云啊!

    蛤:怎么不叫岳云鹏了?

    郭:一天三千多个,什么鸟也得飞了!

    蛤:原来相声讲究说学逗唱。但这一套都过时了,现在相声讲究能撩会浪!

    郭:你等会!什么就能撩会浪?合着相声演员都是西门庆那!

    蛤:能,说的就是说学逗唱全都能,这么个能。

    郭:哦!明白了,那撩呢?

    蛤:就是会聊天。你看于谦老师跟您说个相声,二大伯没了,三大伯没了,四大大,五大大……抖妹了。

    郭:……他大伯呢?

    蛤:于谦老师大伯父死于另外一段相声。欲知详情,请购买郭德纲相声全集,全网八折,无损音频,就连郭德纲老师说相声时候打的嗝,放的屁,都带立体混响的。

    郭:好咩!还带广告的,大家吃饭的时候最好别听无损的,不雅。

    蛤:您看你跟于谦老师说相声的时候,他心里多苦啊。这就是不会聊天,您得这么说:于谦老师您又烫头啦,我们家麒麟也爱这个……

    郭:宝宝心里苦……

    郭:原来是聊天的聊,我还以为……

    蛤:您以为是撩骚的撩吗?两个大老爷们,你飞我一个媚眼我还你一个兰花指。

    郭:还是算了,那个画面太美,相声界都是正经人。

    蛤:也有不正经的……

    郭:得得,不能说,容易招贼。

    郭:那会呢?

    蛤:就是都会。

    郭:这跟能有什么区别?

    蛤:能是老一套传统的都能,会是新时代新生事物都会。

    郭:哦,还这么分的。

    蛤:您看,芭蕾!

    郭:我去……

    蛤:爵士乐!

    郭:厉害

    蛤:乡村民谣,美国脱口秀,日本艺妓,现代行为艺术……

    郭:会的还挺多。你以后失业了,不用大姐包养,也不用做三千个俯卧撑。

    蛤:其实有些大姐,我还真能做三千个。比如冰冰,冰冰,冰冰……

    郭:呆会你岳云鹏师哥有个酒局,都是大姐,也都是叫内个什么冰冰,比如何冰,黄海冰……你替他去吧。

    蛤:不能抢师哥生意

    郭:他不做这门生意。

    郭:浪呢?

    蛤:原来啊!相声演员都是一水的马褂,站着说。

    郭:也跳不起来,又不是蛤蟆。

    蛤:现在不一样了,相声演员得够浪。比如咱们侯派相声,引领时代新潮流,酷爱收女徒弟。

    郭:你等会,我没收过。内人家是客串,跟某位的那个女徒弟不是一会事儿。

    蛤:女相声演员上台,一撩马褂,露出一米八的大长腿,掌中一根混铁棒。

    郭:呃,这是加长版的孙悟空。

    蛤:往地下一戳,就是一个一百八十度回旋转身。

    郭:你说的这个是钢管舞吧?

    蛤:这不是要会浪吗?钢管舞算什么?

    郭:粗胳膊粗腿的不会跳那个。

    蛤:那也成,上来先来一段社会摇,吃鸡摇……

    郭:好咩,这还是相声吗?

    蛤:怎么不是,所以新时代相声要能撩会浪,要不然就得像岳云鹏一样,被东北大姐包养,每天要做三千个俯卧撑。

    郭:嗬!还惦记俯卧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