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九百一十九章节 猎王自爆
    第九百一十九章节猎王自爆

    “妈的,你这混蛋这个时候还敢威胁老子,你想要阻止老子可以,自己真身下来吧,就凭区区一道狗屁不通的蠢话就想来威胁老子,你也太把自己当成是一回事了,别人吃你这一套,可是老子却不吃,给我滚!”刑天说话之间再一次挥剑斩向猎王,丝毫没有把那因果天尊的威胁当成是一回事,依然要坚持着斩杀猎王!

    本已经被刑天斩掉了一条臂膀的猎王早已经是元气大伤了,在面对刑天如此凶狠的一剑之时,他则是没有了抵挡之力,在那绝望之下,猎王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疯狂的神色来,他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了要与刑天同归于尽的打算,想要用自己的生命给予刑天致命的一击,他不相信刑天的肉身会强大到可以抵挡得住自己的全力自爆。

    当然,猎王也不是真得没有一线生机,他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那也是想要死中求生,自爆肉身,来重伤刑天,让自己的元神可以逃走,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重伤刑天,那绝对有机会从刑天的手中逃走,只要回到三十三天,自然有办法恢复肉身。

    “混蛋,一个蝼蚁小辈竟然敢无视本天尊的命令,刑天,你该死!”被刑天疯狂地拒绝了自己的命令之后,因果天尊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恐怖起来,心中的杀意那是更厉害了,只可惜他现在却无法对刑天出手,毕竟整个第三重天已经被那恐怖的天谴所笼罩住,他若是想要出手干掉刑天。那首先要破开天谴之力,那样则会间接地帮上刑天的忙。

    对于因果天尊来说。他是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刑天,又怎么肯出手帮刑天的忙。所以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刑天这个疯子疯狂地对自己的忠心手下痛下杀手。

    就在刑天手中的长剑要斩落猎王的头颅之时,猎王大声吼道:“刑天,给老子去死吧,给我爆!”说话之间,猎王的肉身发出了一声巨响,他自爆了,算爆了肉身,强大的力量疯狂地向刑天席卷而去,大有要将刑天给一举斩杀的样子。

    就在那恐怖的自爆爆发出来时。一道精华从那疯狂的风暴之中冲了出去,那便是猎王的元神,他想要借着这恐怖的一击之力让自己的元神遁走,逃过刑天这疯狂的绝杀。

    刑天可不是傻子,在他出手之间早已经想过了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毕竟他所面对的可是一尊神帝后展的大高手,刑天可不会给对方元神逃走的机会,其实那猎王眼中闪过那一丝疯狂之时,早已经落在了刑天的眼中。为此刑天早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在那猎王的元神刚刚冲出去之时,想要从刑天手中逃之夭夭时,意外发生了。

    只见。这时刑天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无知之辈,这个时候了还妄想要从本尊的手中逃之夭夭,你真是太天真了。‘弑神箭’出,给我轰杀一切。灭!灭!灭!”刑天的三个灭字一落下时,一道利箭从那‘永恒神舟’之中疯狂地射了出来。

    这一只‘弑神箭’的目标便是那猎王的元神。刑天等得就是这一刻!刑天不仅仅是要干掉猎王的元神,同样还不放过他那自爆的身体,对于别人来说在猎王自爆之后是无法吸收那一身的血肉精华,毕竟那已经归于天地之中了,可是刑天却不同,在一瞬间刑天那世界之门传来了恐怖的吸力,一下子将猎王那恐怖的自爆的力量给吞噬。

    刑天这一举动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重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是刑天的运气太好了,竟然能够遇到黑洞大爆发的机遇,竟然可以让黑洞的力量吞噬了猎王的自爆之力,这样的结果让他们只能暗叹刑天有大气运,连这样的好事都能够遇到。

    “刑天,你给本天尊住手!”一声怒吼响彻了三十三天,那身为幕后黑手的因果天尊终于忍耐不住对刑天出手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猎王殒落在刑天的手中,那怕是自身被三十三天的大道所反噬,他也必须得出手救下猎王,虽然看起来有些得不偿失,毕竟为了一个小小的手下而受大道的反噬,那有点傻,可是因果天尊却没得选择!

    要知道一旦猎王的元神被刑天给斩杀了,那给他带来的不仅仅是一尊忠心的手下的殒落,而且还是对他名声的打击,会让整个三十三天之中的那些人蠢蠢欲动,会让他们认为自己无力掌握这三十三天,要不然也不会任由自己的忠心大将被斩杀。

    一道金光落下,刑天那只‘弑神箭’在那道金光之下则是发出了一道悲鸣之音,没有射中猎王的元神不说,还在那金光之下速度地被毁灭了,化为了飞灰,一道金光便能够毁灭掉刑天这威力强大的‘弑神箭’的一击,这样的结果让刑天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那幕后黑手的力量要比他所想象的要强大的多,这让刑天不由地为之皱起了眉头。

    不仅仅是刑天被这恐怖的一击给震骇了,就是那三十三天之中的诸多神帝强者一个个也都被因果天尊的强大的一击给骇住了,原本在他们看到猎王在刑天的疯狂逼迫之下不得不自爆肉身,让他们认为因果天尊已经失去了对三十三天的掌握,让他们一个个有所蠢蠢欲动,可是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行动,因果天尊便发出了如此恐怖的一击来,这一下子断掉了他们心中的那份念想,让他们一个个都不得不缩起头来。

    “还好本神帝没有急着出手,要不然后果可是麻烦了,因果天尊这个混蛋还真得阴险啊,竟然拿自己的神将做为诱饵,想要诱骗我们这些人出手,真是无耻到了极点。不过这混蛋的这一击太恐怖了,若是遇到这一击。只怕我是很难能够抵挡得住!”那些神帝一个个的心中都忍不住于喃喃自语起来,他们一个个都被因果天尊这恐怖的一击给震骇住了。

    面对如此恐怖的一击。那些神帝没有一个人认为自己有能力能够抵挡得住这疯狂的一击,在他们看来,若是自己面对这恐怖的一击,那绝对会身死魂消,在这一刻没有人看好刑天,在他们的眼中刑天是死定了,自己都接不下因果天尊那恐怖的一击,刑天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神皇,又有什么能力能够与因果天尊这样的强者为敌。

    因果天尊的这一击虽然很强大。所造成的影响十分的恐怖,但是那些神帝都太高估了因果天尊,要知道为了这一击,因果天尊可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他的那一击可是动用了自己所精心修行的因果之力,而那因果之力虽然强大,可是这一击之下也让其损失了不小的元气,最重要的是他必须要面对那恐怖的大道反噬,不仅仅是来自于三十三天的反噬。同样也要承受那来自于天谴之力的反噬,他虽然救下了猎王的元神,却要面对双重反噬,其代价之大。是所有人都难以想象得到的。

    要知道刑天斩杀猎王,那可是在替天行道,毕竟这第三重天的毁灭是因猎王而起。虽然刑天也要承担一部分责任,可是他的责任并不大。在他逼得猎王自爆之时,他身上的责任已经消散了许多。若是他能够将猎王的元神一并斩杀,那便能够洗去自身的业力,可惜被因果天尊所阻,于是因果天尊便要承受来自于天谴的反噬。

    当然,因果天尊此举也不是没有什么收获,他这么做不仅仅是救下了自己的大将,同样也断了刑天消除自身业力的机会,让那天谴的力量疯狂地向刑天落了下来,那恐怖的天谴之时在一瞬间将刑天给笼罩起来,无尽的天雷之力疯狂地轰击着刑天的身体!

    在看到这样突然的剧变之时,那三十三天之中的诸多神帝大能一个个都不由地暗叹道:“好一个因果天尊,竟然如此心狠手辣,不仅仅救下了猎王,还将刑天置于死地之中,看来这一次刑天是凶多吉少了,太嚣张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啊,刑天这小辈就是太嚣张了!”

    刑天是嚣张,可是这天谴之力却不能干掉他,在天谴降临之时,刑天原本有机会阻挡这一切,可是他没有那么做,而是任由着天谴的力量轰在了自己的身上,他要借着这天谴之力再一次淬炼自己的身体,借着天谴的降临,疯狂地吞噬着那第三重天的本源之力!

    刑天不仅仅不想要那天谴消失,相反他希望自己所承受的天谴之力更回强大,只有这样他方才能够借助着这强大的外力让自己的肉身更进一步,让自己能够更快速地吸收第三重天的本源之力,将那强大的力量融入到自身之中。

    若是因果天尊知道刑天的打算,只怕他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了,不仅仅是发出一击,而是要直接对刑天痛下杀手了,毕竟刑天所吞噬的本源之力那是他所渴望得到的力量,要知道这股力量那是有限的很,刑天若是多吸收一分,那他就少吸收一分,因果天尊之所以会留在这三十三天之中,为得便是得到这股力量。

    刑天可不管那因果天尊有什么算计,也不在意其他人的心中怎么想,怎么看这一切,他则是在疯狂地借助着黑洞的力量,要将第三重天的一切力量都给吞噬掉,而随着他的疯狂吞噬,刑天头上的天谴之力的威力则是在渐渐增强起来。

    很快这样的变化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那三十三天之中的诸多神帝一个个都不由地为之震惊,疑惑地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天谴的力量竟然渐渐增强,难道说因为因果天尊的出手,将那猎王给救下,这所有的天谴之力都要落在刑天的身上不成,若真得如此,岂不是说因果天尊将这份天大的因果都强加在了刑天的头上!”

    一想到这里时,所有人都不由地为之脸色大变,他们一瞬间想到了因果天尊的名字,既然名为因果。那自然修行的是因果大道,因果天尊能够将这恐怖的天谴之力全都转嫁到刑天的头上。那也就能够将这恐怖的力量转嫁到他们这些神帝的身上,这如何能不让他们一个个为之恐惧起来。让他们一瞬间变得无比胆怯起来。

    刑天可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举动会给这三十三天的那些大能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不过就算是他知道,那也不会放手,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他自身的修行,就算是这样的举动会给因果天尊带来好处,刑天也不会在意,毕竟自己的实力方才是真实的,只要能够提升自身的实力,就算是让因果天尊得到一点点好处又算得了什么。毕竟名声再响也不如实力来得有用。

    强者为尊,在这个世界之中自始至终都是遵循着这个法则,刑天可不会在意自己这么做会给因果天尊带来的巨大名声,在他的心中所想到的仅仅只有自身所得到的好处。

    刑天在疯狂地借助着天谴的力量再一次洗炼着自身,而他这样的疯狂之举让那‘永恒神舟’之中的三清,后土祖巫等人一个个都为之震惊,那女娲娘娘更是长叹一声说道:“我终于明白刑天道友为什么会在这么短暂的时间之内有如此惊人的实力,一切都是源自于他的疯狂修炼,若是我们能够有他这样的修行之心。只怕也会让自身的实力大增!”

    女娲娘娘的这番话一落下来,立即得到了众人的认可,后土祖巫点了点头说道:“不错,女娲道友言之有理。刑天本是出身我巫族,不过只是大巫之身,他的一身实力都是来自于自己的拼搏。也只有他这样疯狂的地修行,方才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有如此惊人的进步。可以说他不放过每一分修行的机会,这是我们这些人所无法做到的!”

    虽然说后土祖巫。女娲娘娘还有三清等人对修行也十分的重视,可是他们却做不到刑天这样的疯狂,可以用那天谴这力来洗炼自身,就算是后土祖巫与玄冥祖巫这些修炼肉身为主的祖巫,她们也不敢如此的疯狂,而刑天却这么做了,而且还成功了!

    对于三十三天之上的那些神帝大能,他们看不到身处于天谴之中刑天的情况,可是身在刑天本命至宝之中的三清还有后土祖巫他们却是看得一清二楚,都能够清晰地了解到刑天的情况,这让他们自然是为之感慨万分。

    嫦曦与嫦娥姐妹的心中却是十分的沉重,她们在看到刑天如此拼命之下,心中也都暗下决心,在这一场灾难结束之后,自己一定要好生修行,不能再有所怠慢,这一场疯狂的大战让她们明白自己的不足,以她们这些实力,在这三十三天之中完全是刑天的累赘,她们不想成为刑天的累赘,所以她们下决心要努力修行,为刑天承担一部分压力。

    当然,不仅仅是嫦曦与嫦娥有这样的想法,在场的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想法,他们的心中都十分清楚,刑天虽然能够庇护他们一时,但是庇护不了他们一世,他们若是想要生存下去,那只有依靠自身的力量,所以他们也都暗下决心要好生修行,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成为神帝的强者,让自己在这三十三天之中有自保之力。

    神帝便能够自保吗?不,神帝没有这样的能力,仅仅只是从那因果天尊的恐怖一击之下,众人便知道,就算是神帝在因果天尊的面前依然是不堪一击,神帝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存在,他们的修行之路不过只是刚刚开始罢了,还有着更长远的路在等待着他们!

    这一场大战之下,整个三十三天则是变得平静了下来,虽然说很多人的心中依然对刑天有着一丝贪婪之心,可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毕竟第三重天那恐怖的变化足以让他们一个个都为之头痛的了,那恐怖的天谴之下,他们谁都没有信心能够抵挡得住,最重要的是在刑天那疯子的手中已经殒落了太多的神帝,就连那猎王都吃了大亏,若不是因果天尊在最关键的时刻出手,只怕猎王都得殒落,猎王这样的强者尚切如此,他们若是与刑天对战,那下场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了,利益固然重要,可是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

    若仅仅只是为了夺取刑天身上的利益,但要让自己身陷那危机之中,这是许多神帝大能所不敢面对的,毕竟他们一个个都很怕死,可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给白白断送在刑天手上,刑天这样的疯子,是他们都不愿意招惹的,他们都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不想步上深蓝龙帝那些人的后尘,不想如同猎王那样被打得不成人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