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二十、渊虚天(三)
    风之百族的使节团被投入了大牢,许了又复把所有的兵力收缩,所以前哨的妖族探子,发现此地无人阻挡,顿时就援引了无数妖族大军,杀入了渊虚天!

    只是半日功夫,渊虚天上空,已经尽数是妖族的飞行部队,这些妖族的前哨,修为不高,但却都是鸟族,故而可以凭空飞行。

    妖族大军闯入了渊虚天之后,就四散开来,分头扑杀此天的一切生灵,风之百族再也无法置身世外,一面狠狠咒骂三十三天的天兵,一面鼓动族人反抗,但是这些风之百族的部民,久久没有见过阵仗,虽然勇气不菲,但却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就算同一个部族都很少有人能够把族中战士集合起来,结成战阵,反而都是凭着血气之勇,胡乱冲入妖族大军,很多著名的勇士不是被杀,就是被俘虏。

    风之百族败退的极快,但是许了的大军却根本没有任何妖族大军能够撼动,但凡冲入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范围的,许了甚至都不需要指挥部下出战,这些妖族就被血光笼罩,炼化为轮回血魔,成为了增厚这座大阵威力的养份。

    许了手下的部众,本来还颇为焦虑,但是待得见到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的威力,这才明白为何镇守半点也不惊慌。

    前任镇守不但为人死板固执,还有些婆婆妈妈,故而也传染了这些部下。

    这群天兵见自己能守护的大营,就有人建言,应该去救风之百族!数十名军侯甚至联合起来,给许了进言,虽然其中也有颇为快意,觉得这些风之百族自作自受之辈,但是终究耐不住同袍大半如此,就被裹挟了来。

    许了面对这些请愿的军侯,笑道:“我是渊虚天镇守,尔等是我部众。我守护渊虚天有责,让尔等能够活着回到三十三天,也责无旁贷。但风之百族,又非三十三天之民,又颇仇恨我们,我有什么理由去救人?”

    一名军侯忍不住说道:“前任镇守使说过,若无风之百族,我们独木难成……”

    他话还未说完,许了就忍不住笑道:“我来之前,风之百族从不曾受过伤害,也从不曾支援过本部兵马。倒是你们这群傻兮兮家伙,死的快绝了种子,前任镇守也丢了性命。你来告诉我……这却如何分说?”

    这名军侯支支吾吾片刻,也说不出来有道理的话,最后只能说一句:“前任镇守是不会错的,我等应该听他号令!”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就听你们的,尔等去吧!”

    这几十名军侯以为许了已经同意,大喜过望,急忙要去整顿兵马,但是他们才以动身,身上就飞出了一朵血莲。

    许了的声音悠悠传来:“既然你们愿意遵守前任镇守的命令,不愿意遵守我这个现任镇守,我也不为难尔等。只是我却不会庇护非本部之兵马,尔等不能带走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

    这些军侯立刻就愣住了,他们如何不知,没有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他们这数千兵马,根本抵挡不住妖族大军,就算出去也不过是送死而已。

    他们欲待请求,许了已经传声全营,喝道:“想要救援风之百族的将士,可跟自己的军侯出营作战。”

    大营之中顿时骚动不休,那些求情的军侯,更是被许了直接踢出了大营之外,他们面对无数扑下来的妖族大军,只能奋起反抗。

    许了传音大营,顿时就有天兵出营来跟自己的军侯一起,他们一旦离开大营,体内的血莲立刻飞走,再无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护持。没有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护持,这些普通的天兵,被数十倍的妖族大军包围,顷刻间就有数百人尸横就地。

    数十名军侯只瞧的睚眦俱裂,急忙大声呼喝,让手下不要出营,场面顿时混乱不堪。

    总算还有聪明人,立刻高声叫道:“镇守,我等知错,请救护将士们回营!”

    但凡有开口求救之辈,就有血光弥漫上来,此人顿时就恢复了跟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的联系,再也不惧妖族战士。

    这些天兵虽然都是百战余气,并不怕死,但是这等毫无意义的牺牲,终究还是都耐不得,尤其是自己死了也就罢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同仇敌忾的同袍被无数妖族围住圈杀,心情当真不是滋味,也只能苦苦哀求。

    半个时辰不到,所有出迎的天兵,不是被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救回,就是死在妖族大军手里,大营之外干干净净,再无一个活口。

    数十名军侯减损了三成,剩下的军侯面面相觑,终于知道了现任镇守,非是什么柔弱之辈。

    许了初入军营,就先用大阵炼化,护持这些百战天兵,他们感激之余,也颇轻视许了,只觉得此人远远不如前任镇守刚烈,所以才会有各种违抗军令之举。

    许了只是轻轻拿捏,这群老兵终于明白,前任镇守已经战死,他们已经是新任镇守的麾下了。

    军侯们各自叹息一声,再也不想着去救援风之百族,新任镇守跟前任不同,摆明了不喜欢这些敌视自己的渊虚天故民,做事风格和手段也不同。他们按照跟随前任镇守的办法做事儿,再也不会得到新任镇守的欢心。

    手下天兵安生了下来,许了也没当作怎么一回事儿,这些天兵虽然有些想法,但如许了这等级数的人物,哪里会去顾及?

    这些天兵的眼光见识,不过蝼蚁,他若是按照蝼蚁的想法做事儿,那就什么事儿也不用做了。

    许了耐心等候了数日,终于有一支风之百族的残部,杀到了大营附近,这里一直不曾被攻破,风之百族又素来知道天兵的凶悍,故而才来相投。

    许了手下天兵本欲结纳,但是奈何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只有许了,玉虚,清虚,才有操控之力,许了也不是闭门不纳,只是要求:“但有投军之辈,愿意修习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之族,才能入营得庇护,不愿意之民,可以自行打理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