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八章:谁推倒了谁?
    嗡……

    就在卫子青进入西王母身体的瞬间,两人的身体忽然猛地颤抖了起来。

    更是在这时候,两人身上爆发出了浓郁的青色光华。

    青色光华将禁制之内的天地彻底照耀,化为青色天地,若不是那禁制的阻碍,怕是连九幽十八地狱都要在这光华之下被照亮。

    更是在这时候,卫子青和西王母的身上,忽然各自射出了一道青色的光芒。

    那光芒在这浓郁的青光之下,显得那么的清晰,那么的可见。

    “这是……”

    卫子青呆了!

    西王母也呆了!

    尤其是西王母,更是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刹那间,本是苍白绝望和怒火的精致容颜上顿时布满了泪水,以及,不可置信的欣喜。

    那是一根青色足足有着半米之长的翠绿色短棍,以及,片翠绿色的荷叶……

    那翠绿色短棍正是卫子青那如金箍棒一般的青莲神秘武器。

    但是,就在这时候,只见那青莲短棍猛然受到了那青色翡翠荷叶的对影响,顿时颤抖了起来。

    两者竟然在这一瞬间合成了一个整体,不止是如此,就是那短棍的样子,也在这个时候改变了。

    不再是修长一节节的姿态,而是……化为了莲藕的样子……

    那莲叶和莲藕的衔接是那么的完美无缺,就好像,两者本身就是一体的一般!

    “这……这怎么回事?”

    卫子也是被这一幕给震惊住了,他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自己本来只是以为这翠绿翡翠短棍就是一件独特的武器罢了,而品阶,可能也是孙悟空一般的后天至宝。

    可是现在……

    “这东西,竟然是莲藕化身……”

    这叫卫子青如何能不震惊?

    可是……

    为什么……

    为什么会和西王母体内的这一片莲叶引起共鸣,难道是……

    想到这里,卫子青连忙低头看着被压在身下的西王母,此刻的西王母泪眼婆娑,精致的容颜上,娇喘息息,眉目间,却有说不出的娇媚和绯红。

    尤其现在看着卫子青的眼神,不止没有因为被蹂躏产生的怨恨和愤怒,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激动,以及,幸福?

    幸福?

    怎么可能会是幸福?

    自己是看错了吧?

    “是你……真的是你,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

    西王母低喃着,有些呆滞,就好像要努力的,一辈子的,将卫子青的样子深深的印刻在脑海中一般。

    “几百万年了,你说过,你会回来的,你要这天地作证,你要那天道相送,让世间生灵见证,见证那红烛花夜,为我披上那山河社稷地理裙,成为这天下至尊……”

    “可是你在也没有回来了,你没回来了……”

    卫子青看着那从冰冷变得柔情,也变得幽怨的目光,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这西王母态度的前后转变。

    就在这时候,只见那青色莲叶和莲藕,瞬间化为一道流光,猛地直接射入了卫子青的体内。

    轰隆隆!

    这流光进入,卫子青只觉得整个内天地刹那间崩溃,然后,自己施压在西王母身上的规则,瞬间瓦解。、

    整个人就好像被雷霆击中一般,顿时失去了行动力……

    “不好!”

    卫子青心中惊骇。

    失去了规则之力的自己,岂能压得住她?

    想要反抗,可是根本做不到,相反,他的脸色苍白无比,因为那莲藕荷叶的进入,整个内天地在崩溃,自己根本无法抵抗。

    不止如此,就是卫子青都发现,伴随着内天地的崩溃,他的火焰规则之力,天帝至尊之力,力量规则,好像也在崩溃,变得絮乱无比。

    现在的自己,别说是在镇压西王母了,能不能活着下来,这都是难事……

    西王母也是一惊,以为卫子青粗暴的原因,她的下身硬生生的被撕扯开来。

    可是当发现卫子青失去了控制住自己的力量的时候,她不止没有震开他,反倒是看着已经逐渐失去意识的他,紧咬着贝齿,虚手一挥,将崩溃的禁制再次的加固。

    然后,轻轻的翻身,反倒是直接将卫子青压在了身下。

    她目光似水。

    看着身下的卫子青,带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百万年了,纵然你的样貌已经改变,可是你的本命青莲,绝对不会认错的,你,还是你,你终于回来了……更甚至……”感受这令人羞愧的姿势,以及那火热,西王母紧抿着自己的嘴唇,俯下身,用着极其亲密的姿势,紧贴着他,那一对高耸的玉峰就在他的面前划过,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妩媚,直接侵入卫子青的鼻尖,这让本是昏昏沉沉的他,隐隐约约有些清晰,更让他,有些热躁起来。

    感受着火热的不安,西王母的娇躯不由微微颤抖,接着又恢复了宝相庄严的模样,华丽的长裙之下,一双长长的美腿缓缓向两边分开,跨在卫子青双腿两旁,轻轻蹭了一下。

    “不用担心……本命青莲出现,虽然还不完整,但足以改造你的内天地,它,将会是你重新踏上巅峰最为重要的机遇……”

    西王母低声喃喃着:“当年的我,无法帮你什么,今日的我,就让我祝你一臂之力,母仪天下之下,你,必然能成功的,将一切,融合……”

    卫子青的目光已经有浑浊,内天地的崩溃让他已经达到了极限,那就好像废去了自己的修为一般,不止如此,已经达到了大巫的肉身,好像也被在撕扯。

    从未有过的痛苦,甚至是自己的身体,皮肤早就布满鲜血,将地面,彻底的染红。

    他迷茫的目光,迎上了西王母坚定的眼神,在她雪白削瘦的玉颊之上,地露出了一丝红晕,却仍坚定地凝视着迷惘的卫子青,一点点地,沉下高贵的玉体,直到香tun美腿坐下去,紧紧贴到他大腿上为止。

    这一刻,时间寂静……

    但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是已经濒临昏迷的卫子青,还是忍不住的有了这样的想法。

    自己,并没有推到西王母……

    反倒是西王母推到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