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百二十章 乾坤尺之不周山
    光头和尚正是光明佛。

    西方二圣证道之后,就商议发展西方,壮大教派,这不,光明佛和准提圣人一起行走洪荒。

    准提前方东海之极,干扰天机,隐匿气息,早已不知所踪。

    光明佛游走洪荒,看一看是否还能碰到机缘。

    毕竟如今的洪荒,先天之物,可谓遍地都是,收集一些,以备将来之用。否则,再等一些年,巫妖大战,不周山断,到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天地大变,先天灵气彻地的消失不见。

    哪知如此凑巧,正好碰到了燃灯。

    通过从本尊那里的了解,他一眼就认出了对方。

    “看他激动的样子,应该是碰到了机缘,嘿嘿,机缘好、机缘好,他的就是我的!燃灯啊燃灯,算你倒霉!”

    光明佛想着,就适时出现。

    “你是谁?”

    刚才一句,让燃灯心惊肉跳,可看到光明佛,却完全不认识。

    “我吗?”光明佛笑眯眯的说了一句,就脸色一沉,杀机暴现,“杀你的人!”

    轰隆隆!

    他头顶,冲出了浓郁的星光,刹那间,宛若出现了一方微型的宇宙,在正中间,有一株先天灵根,正是星辰果树。

    光明佛本本是大罗金仙圆满之境,再加上星辰果树的力量加持,达到了可怕的地步。

    只是强大的气息,就让本就重伤的燃灯几乎难以动弹。

    “道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燃灯惊恐,快速说道。

    “斩天一刀!”

    无量的心灵之力,凝聚成秩序法规,形成了一柄虚幻之刀,犹如天道之刃,穿梭虚妄,降临而下。

    噗……!

    燃灯拼命抵挡,可惜,被一刀斩入了识海,断了元神,灭了真灵,抹去了生机。

    一刀断亡魂。

    燃灯,亡!

    “若不是本尊将你重创,抢了你的灵宝,否则要想杀你,恐怕也不会如此容易!”

    光明佛吐出一口浊气。

    燃灯没有了灵宝,还本源受创,修为十不存一。反观光明佛,大罗圆满,又有极品灵根星辰果树,一增一减,差距就拉大了!

    “一副棺材板子!”

    看着残破的棺椁,光明佛迟疑了一下,还是收了起来。

    这是燃灯死后,恢复的本体。

    “他的机缘?”

    光明佛看向了山谷。

    “应该是那件宝物!”

    思量片刻,他盘坐下来,参悟山谷中蕴藏的天地法印,先天阵纹。以他的修为,没用多久,就一步步踏入了山谷。

    “果然……!”

    光明佛看到山谷正中悬浮着一柄尺子,上方阴阳二气流淌,下方乾坤一气迷蒙。

    “乾坤尺!”

    他已经肯定。

    燃灯有两件标志性的灵宝,一是伴生灵宝灵柩灯,二是乾坤尺。

    在于楚阳交战时,没有用出乾坤尺这件灵宝,显然燃灯还没有得到。如今机缘来临,却被斩杀在外。

    惜乎!

    乾坤尺非常有名,在封神榜中,燃灯得到二十四颗定海珠,就与乾坤尺相合,开辟出了二十四诸天,成为佛门的过去佛,圣人之下,洪荒中顶尖的大能。

    “十二颗定海珠为上品,二十四颗为极品,与之相和的乾坤尺……!”

    光明佛炼化之后,就笑了,“燃灯啊燃灯,你还真是我的福星,今天得此灵宝,才算真的有了立身之本!今后再谋划一番,未来未尝没有在这洪荒大地,搅动一番风云的可能。当然,少不了要拉着准提,嘿嘿……!”

    不周山下,楚阳也笑了。

    抬起头,望着山峰,心头却微微波澜。

    在这里,有着一股厚重无边,沧桑无比的气息,支撑苍穹,镇压大地,守护洪荒。永恒的气机,不朽的韵味,让他心头沉重,十分压抑。

    “这里的灵气格外的浓郁,而且压力十分强大!”

    楚阳感应周围,发现远处的山峰上有很多隐晦而强大的气息,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洪荒中的散修在这里修炼。

    不周山,说成洪荒第一福地都不为过。

    “只是奇怪,他们为何不在山上,而在周围?”

    楚阳没有多想,当踏上不周山的第一步,一股可怕的气机顺着脚底,直冲脑海。

    轰隆隆!

    犹如海波狂澜,巨雷炸空。

    莫名的,脑海中出现一个模糊的巨人,压迫的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模糊的影像一闪而逝,楚阳狠狠地喘了一口气,可身子沉重,宛若压着一座神山。

    肩膀一晃,却卸不掉这股力量。

    抬步前行,压力可怕,却还难以让他退却。

    “太乙金仙,恐怕在这里,难以……!”

    刚想到这里,脚下传来一股强劲的波动,差点将他掀翻。

    “这……!”

    楚阳站定,没有继续前行。

    过了一炷香时间,与刚才相同的强大波动再次传来,这次有了准备,可依然气血沸腾。

    在这样的冲击下,就是大罗金仙都难以修炼。

    “怎么会如此?”楚阳不解,“难道盘古没死?”

    “哈哈哈,道友,你是第一次前来吧!”

    一道人影从远处的山头上飞了过来,落在了山脚下,看着身前的楚阳,笑着道。

    “道友见笑了,确实是第一次前来!”楚阳转过身来,拱了拱手,可他体内,力量却已经运转到极致。

    这是防备。

    “犹如大道一般的天威压制也就罢了,这里毕竟是不周山,传闻乃是盘古脊骨所化,神威不朽!”楚阳道,“可脚下传来的气机冲击又是怎么回事?”

    “冒昧了!”楚阳好似刚回味过来一般,又道,“心有不解,难免急躁。我是申公豹,洪荒一散修,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报出名讳,这是礼貌。

    然而在洪荒大地,各种诅咒神通不计其数,楚阳自然防备一二。

    “我是狐九公,天地间第二个九尾天狐!”对方道出了更加详细的来历,笑眯眯道,“刚才说道友是第一次前来,也不是没有根据,但凡在这周围潜修的道友,早就见怪不怪了。我们商议,共同推测,那种规律性强大的冲击,应该是盘古遗留的神性,带动不朽的神血,定时波动。毕竟,不周山是公认的盘古脊骨所化。脊骨是肉身的力量源泉,血脉的根源,以盘古大神之威,这里面,定然有真血残留,神性保存。只是可惜啊,我与众多道友,探查不知多少万年,却发现不了蛛丝马迹。”

    “原来是狐族九公道友,失敬失敬!”楚阳连忙道,“没想到,不周山还有这等隐秘?”

    “不周山,洪荒大地的中心,支撑苍天,镇压大地,守护洪荒,庇护万灵,当受我等永世祭拜!”狐九公说着,冲不周山行了个大礼,十分虔诚,片刻后,这才道,“申道友,我等诸位,在那边开辟出了一座道台,共同论道,互通有无,这样我等大罗之辈,才能走的更远,不如前去,我给道友介绍一番?那里,只有大罗道友,才能过去!”

    楚阳露出意动之色,最终摇了摇头,歉意道:“初来这里,就是为了瞻仰不周山,祭奠盘古大神,如今来到,当第一时间登山,感盘古大神气息,悟天地玄奥,等从山上返回,再与道友相聚如何?”

    “理所当然!”狐九公没有纠结,反而道,“登不周山,是对心灵的一次洗礼。当然,不周山上,机缘众多,可惜,越往上压力越大,哪怕大罗强者,也几乎寸步难行。从开天之初到现在,登山者不知凡几,可真正能够登到山顶的,恐怕没有几个。至于我等大罗,哪一个探查的范围,恐怕也没有万分之一,希望道友能够登顶,也预祝道友幸运,得大机缘!”

    “多谢!”

    楚阳拱拱手,登山而去。

    狐九公眯了眯眼。

    看着楚阳一步步远去,他最终扭头,腾空而起,落向了远处一座十万丈高的山峰上。

    山高十万丈,巍峨磅礴,十分雄伟壮大了,然而在不周山旁边,却不起眼。

    这样的山峰,放眼大地,比比皆是。

    “等他下来!”

    狐九公回来之后,说了一声,就隐匿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