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二十、渊虚天
    无人混入了北御天门的大营,姜朝太子就变得兴致勃**来,显然对这里觊觎甚久。

    五人闯过了一层又一层的营盘,许了等人有杨祖法旨,故而通行无阻,他一路上也颇赞叹,北御天门大营的强横,除了盘象老祖的气息横贯天宇,最少也有八位真人,镇压在这座大营之中。

    许了更是十分诧异,为何这座大营如此守卫森严。

    待得通过了北御天门大营,便有一处关卡,俨然一座小城池的模样,有一尊神将演化本相,化为宛如山丘般的巨大虚影,笼罩在城池关卡之上。

    许了他们进入关卡,便有人来询问,待得知道许了他们,是要去渊虚天,都露出敬佩之色,很快就办好的手续,并且给五人都准备了令牌和盔甲,甚至还允许他们任意挑选兵刃。

    许了也未曾料到,这里居然有一部武库,他倒是没什么想法,随便挑了一件神兵,还给玉虚和清虚各自挑选了一件,祭炼最高,日后可以炼为其他宝物的神兵。姜朝和接引,根本不屑,虽然也按照规矩各自挑选了一件,但转手就都扔给了许了。

    姜朝太子有黄金锁子甲傍身,天上地下再无任何宝物能够入他的法眼。

    接引修为深湛,就算许了也瞧不出来他究竟修为如何,但可想而知,凭他的法力,这部武库内的神兵,跟废铜烂铁也没什么区别。

    许了把姜朝和接引给的神兵,转手给了玉虚和清虚,他其实也不怎么需要这些东西。

    除了姜朝太子,其余四人都是道袍,如今也要都换成盔甲,四人更换了服饰之后,倒也都有些英气勃勃,掩去了几分道德之气。

    出了北御天门大营,许了这才忍不住问道:“渊虚天是个什么来历?为何太子如此想要前往?”

    姜朝太子哈哈一笑,说道:“渊虚天乃是一座太天下辖的洞天之一,这个太天原本有个名目,叫做昊极天!你难道真不知道它的来历?”

    许了深深吞了一口气,他现在知道,杨祖这一手,的确是蕴含深意了。

    他就只是不知道,杨祖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渊虚天就是昊极天……不对!应该是崩灭的昊极天的一部分!崩灭的昊极天……不就是魔狱吗?”

    许了曾经参加过七日战争,当然知道魔狱的来历,就是当年妖族的天庭堕落,后来在商秦两朝,发生了封神之战和仙道焚魔之战,把所有修炼魔气的生灵,全数打落魔狱,其中也还包括了玉鼎,杨祖,乃至接引……等道尊级数的大能!

    许了虽然不知道,这些大战究竟有多惨烈,但是想而象之……也是动人心魄。

    至于渊虚天的镇守,这种仙官,估计不是镇守,而是打探消息的棋子,随时都有可能被渊虚天中的妖魔杀了。

    许了不知道为何姜朝太子如此兴致勃勃,但一想到此人身上有黄金锁子甲,身边还有一个疑似道尊级数的接引,也颇能够理解,为何他不怕危险。

    渊虚天距离北御天门不远,乃是一座方圆十万里的洞天,许了等人闯入了渊虚天,居然无人前来问责。

    渊虚天驻扎有一支天兵,只是气息衰落,很有些残兵败将的意思,都龟缩在残破的大营之中,显然这支天兵,已经不堪战斗了。

    姜朝太子远远眺望,忽然叹息一声,说道:“九日前,此地发生了一场大战,这支天兵折损四成以上,怪不得如此士气低沉。”

    许了刚要问一声,为何他知道如此详细,忽然就想到了黄金锁子甲之中,可是有天庭十大神通,其中一门不就是九元算经!

    想到此节,许了顿时就没有疑惑了,只是感慨,自己辛辛苦苦修炼,才能把九元算经修炼至第九章,这位太子却是天生就能使用第九章,根本不用修炼,简直就没得比。

    许了把手中令牌一晃,提气高声喝道:“本人乃是新任渊虚天镇守,诸军侯速来拜见。”许了连续大喝了数十声,才有几十道遁光,懒洋洋的起身,到了许了等人面前,也就是随便一礼,并无什么恭谨之意。

    姜朝和接引,此时却都不言语了,笑吟吟的退去一边,很有些袖手旁观的味道。

    许了也不在意,随手一挥,便有数十朵血莲飞出,落在了这些军侯的身上,淡淡说道:“此乃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的枢机,尔等稍加修炼,便可援引大阵威力在身,不拘是战阵之上,还是寻常时候,都能有无数益处。”

    这数十名军侯本来气息都低沉,眼神中也颇有绝望之意,但随着血莲花入体,气息各自微微提升几分,终于有人振奋起来,低声说道:“某等拜见镇守!”

    许了伸手虚虚一拂,让这些军侯不须多礼,温和说道:“尔等可把军中将士全都招聚过来,一起祭炼这座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

    许了这个举动,颇得人心,也是这些军侯稍加修炼,只觉得一股血焰之力在体内灼烧,把历次阵战所负下的沉荷,积年难愈的旧创,一一洗练,不但如此,还让诸位军侯的灵机越发活泼,照此修炼,甚至有几分提升境界之意。

    有了如此大的好处,这些军侯才算是提起来精神,果然下去号令了一番,尽管还是磨磨蹭蹭,但半日后,总算是有了一支三千有余的大军,在许了面前聚集。

    许了也不吝啬,捏了法诀,顿时有无数血莲花飘飘荡荡落下,这些将士大多数修为不甚高深,也不过灵士境界,只有一成左右的天罡士,其中有小半的天罡士为军侯,另外一半不过是积年老兵而已。

    整座大营,更无一个大衍士,可见此处战场惨烈,又可见渊虚天是多么不受重视。稍微有些前途的天庭将士,只怕都不会送入此间。

    许了指点了这些天兵修炼,大半个月之后,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终于展布了开来,化为一团血云,笼罩了整座大营。

    许了本来就是阵法宗师,精通大天元诀,虽然这具战斗分身并不修炼,但却懂得无数阵法,他稍稍把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做了改进,把这座大营也祭炼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