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69 瓶中人
    义体高川看到的不是人影,触碰到的也不是人体,他觉得这是“江”的某种形态,但他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没有温度,没有触感,没有气味,什么都没有,仿佛只是一层独立出现的“空白”,但是,“自己抓住它了”这样的想法却十分深刻,将所有关于“自己是否真的抓住它了”的疑问在滋生的同时就统统扼杀。

    他相信,也必须相信,自己没有浪费无数的牺牲,无数的巧合,无数次的谋算和被谋算,才最终达成的这次奇迹如果这次都不行,那么,就算仍旧可以期待“近江陷阱”,但是,“近江陷阱”成功的可能性又有多高呢?

    义体高川的速度是如此之快,整个世界仿佛就只剩下他和他相信自己已经接触到的必然存在的这个“东西”还在运动。他对自己的“快速”充满了自信,但是,当触碰到目标的时候,“速度”的必要性就已经开始消失。他不觉得自己开始慢下来,但的确觉得不再加速了。

    速掠超能仿佛消失了,魔纹的力量就像是一个错觉,义体也从来都不存在。在这里的,是自己最原本的血肉和思想,而这一切都在某种惯性中不断飞驰。之前还能确认自己是“向前”,但现在却已经无法判断自己是向前,还是向后,乃至于向左右,向上或向下了。

    随着速度感的消失,紧接着是空间感的消失,然后是时间感的消失。相对目标的“接近感”也开始变得不那么明确,明明觉得接触到了,按照正常的逻辑,自己应该还在继续向它逼近,如果对方没有闪躲,当然就是直接撞进它的怀中。可是,这样的逻辑也崩溃了。

    “接触”就意味着“距离”拉近了吗?倘若连“距离”也伴随着空间感一起消失了,那么,“接近”这个用语的意义是否也会消失呢?

    明明是接触着的,却又开始远离矛盾的无法让人理解的感觉,正在义体高川的心中蔓延,让他不由得生出鸡皮疙瘩,不寒而栗。

    程式还没有启动?为什么?是因为相对于接触的速度,启动速度变慢了吗?义体高川的脑海中一瞬间晃过许许多多的念头,猛然间,他意识到,自己如今对“自我”的感觉,就是一个完整而原本的血肉之躯,义体似乎都已经消失了,完全感觉不到其存在,那么,和“义体”一样属于外接物的“脑硬体”此时此刻又在哪里呢?

    那让人颤栗的感觉再一次如同寒潮般涌过义体高川的心头,让他的心脏和大脑都开始抽搐。仿佛在嘲笑般,自己的声音或别的什么声音,甚至像是“少年高川”的声音,总之就有这么一种“心声”,以一种压倒了其它全部思绪的强大存在感,在心底呢喃着:

    “从病院现实角度来看,义体和脑硬体也不过是个错觉而已,根本就不存在。”

    “存在的,只有末日症候群患者那痛苦的身体和心灵。”

    “这是多么残酷的真实啊,所有的‘强者’都只是连自我结构都已经崩坏的病人。”

    “高川也只是一个病弱的,已经崩溃为lcl的孩子罢了。”

    “幻境中的强大,在那最真实的凶手面前,终将还原为那同样真实的虚弱。”

    ……

    无数的心声如同群魔乱舞,狰狞地撕扯着义体高川的觉悟。是的,就算可以操作三仙岛,就算经过了最强的义体和脑硬体改造,就算获得了魔纹,就算一直无往不利,就算“末日幻境”不完全是真正意义上的“幻觉之境地”,这些强大也从未改变在“病院现实”中,包括自己在内的众人都只是“病弱的患者”,连“**和意识”都无法正常保持的“重病患”这个事实。而“病毒”的诡异和不可思议却一向贯穿着“病院现实”和“末日幻境”。

    失败……这个念头以摇摇晃晃地似乎就要从义体高川的思维中冒出来,却被他以绝对强大的意志力和执着强行压了下去。

    不,不应该是彻底的失败就算自己得意忘形了,难道桃乐丝和系色也忘记了吗?义体高川是如此的信任桃乐丝和系色,就连少年高川那让他也觉得充满了可行性的计划也没有赞同,而是选择了继续支持桃乐丝和系色,这个信任之中充斥着极端复杂的因素,有感性的也有理性的,但是,有一个十分重要的依据,他始终没有忘记:相比起长时间呆在“末日幻境”中的高川,以及偶尔在重要试验中会骇入“末日幻境”中的桃乐丝,系色的意识和视角在更多时间里,是存在于“病院现实”的。

    末日幻境中的系色和超级系,只是系色那强大意识的人性末端的一小部分而已。

    所以,系色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病院现实”中众人的弱小和痛苦,和她紧密关联的桃乐丝也无论如何都不会发生这样的错误。

    所以,既然桃乐丝和近江都说过,“程式”是有效的,那么,“程式”就一定会生效这和自己是强大还是孱弱毫无关系,毋宁说,桃乐丝她们一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在哪怕“义体高川在接触了‘江’的一瞬间变回了那个病痛弱小的少年”的情况下,也存在着让“程序”发挥作用的机理。甚至于,在决策这次计划的时候,就已经考虑到了眼前的情况。

    义体高川比任何怀疑和自我怀疑都更快地,更强力地,用如此毫不讲理,不容余地的,执拗又强硬的信念将怀疑的种子从内心中挖出来,捏得粉碎。

    那存在感极强的自我嘲讽般的心声仍旧我行我素,但是,义体高川的主观意识更加我行我素,即便失去了脑硬体那绝对强大的处理能力,也仍旧以一个“高川”方式,做出了许许多多的高川都经常做出的选择:自我催眠。

    他如今所有涉及相对运动的感觉都已经消失了,他无法再判断自己的相对运动究竟是怎样的,但是,在那接触感还没有消失之前,在自我的存在感还没有消失之前,他想象着,将自己放逐到一个更深的地方一个充满了既视感的本能抓住了他,他开始向下坠落。

    是的,他意识到,自己正朝着一个无底的黑暗深渊坠落,而这正是他最经常做的噩梦。如今,他主动投入到了这个噩梦之中。

    那似曾相识的感觉,正从模糊变得清晰,让一切都仿佛刚刚才发生。义体高川知道,自己不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却又开始觉得,自己是第一次坠落于这个黑暗的深渊。因为,这一次和过去所有经历过的都不一样。

    同样黑暗的深渊,但仍旧是不一样的深渊。

    为什么是不一样的?解答这个本能感受的,是某些一闪而过的幻觉和错觉,这些幻觉和错觉在闪过后并没有彻底消失,而是宛如群星般,挂在遥远的上方闪烁着,又如同走马灯一般,环绕着自己,引领着自己有时,义体高川觉得自己看清楚了这些幻觉,能够体会到藏在那模糊错觉的背后的正体。

    那是:桃乐丝、系色、夜、玛索、锉刀、梅恩女士、格莱格雅、席森神父、荣格、牧羊犬、魔术师、洛克、枪手、走火、爱德华神父、女巫vv……还有许许多多只见过数面的人,许许多多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这些人不是清晰的,甚至不是人形的,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们存在于这里,他们就仿佛是临时前的幻觉,但是,义体高川觉得就是他们。

    然后,义体高川又觉得,反而是自己变成了其它的东西,不再是“人”。

    变成了什么?当这个问题浮现的时候,答案也同时浮现了。

    乌鸦

    义体高川察觉到,自己变成了一只乌鸦。

    这是一只向着深渊的深处俯冲的乌鸦,速度不断加快,仿佛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那仿佛不存在的空气也开始尖啸起来,形成一股股强大的阻力,那是“风”。宛如喻示了“风暴降临”的疾风从深渊下方吹来,吹得这只乌鸦摇摇晃晃,无法再如过去般自在地穿梭,似乎这些风形成了一只“巨手”,试图抓住它。但是,它摇摇晃晃地钻过这只“巨手”的指间,穿过这狂风的间歇,向着那积累的看不见的风暴猪突猛进。

    “风”变得锐利,在乌鸦的身上留下一条条的血口,大片的鸦羽被剥下来,洒落在一望无际的黑暗中,最终连轮廓都仿佛被这深沉的黑暗融化了。但是,黑色的乌鸦仍旧在这片黑暗中保持着轮廓,因为猩红色的血已经涂满了它的身体。

    它向下,不断向下,翅膀扇不动了,便只是维持平衡,依靠坠落的惯性俯冲。

    那预感中极为强烈的风暴终于出现在它的眼前。混乱的气流在黑暗的背景中同样充满了存在感,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迎接着向下俯冲的乌鸦,仿佛只要它一冲入其中,就会被那张巨网抓获,撕碎,洒落在黑暗的深渊中,不留下半点存在的痕迹。

    即便如此,乌鸦那俯冲的身姿仍旧没有半点动摇。

    半空中,乌鸦的身体开始变形,一个人影从鸟的姿态中诞生义体高川以这样一个模糊的人形的姿态,冲入了这片风暴中,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般变化,但是,他认为自己必须这样,必须以“一个人类”的姿态,而不是以“一只乌鸦”的姿态,去迎接这场或许是极端酷烈的风暴。

    人,不是海燕。

    所以,当海燕在风暴中翱翔的时候,人便被席卷,抛起,坠入那冰冷的大海中。

    义体高川尝到了冰冷而苦涩的海水的味道,肌肤被冰凉的感觉浸泡着,身体完全僵硬,无法呼吸,随波逐流,时而下沉,时而上浮。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然而,就算是在这样的时刻,他的最强烈的念头,仍旧是桃乐丝等人交托给他的计划,是那对“程序”的信任和期待。

    自己做到了吗?自己已经完成接触了,的确接触到了,那么,“程序”运作了吗?自己坚持到了现在,“程序”能够成功吗?在死亡之前,和“程式”有关的念头填满了义体高川的思维。

    于是,宛如幻觉一般,十分形象的,自己无法理解,但一看就知道是“程式代码”的东西,在他的眼前萌芽,舒展,就如同从一个无限小的体积内部猛然爆发出来,瞬间就张开了巨大的面积:公式、数字、符号、乱码……层层叠叠地向着四面八方蔓延。

    义体高川睁大了眼睛,注视着这片越来越宏大壮阔的奇景。

    接触确认,基素捕捉百分之三,已经达到最低标准。

    程式初始化完成,再构建中。

    指令触发,将以最大程度展开结构。

    全都是一些不明觉厉的心声,有时会让义体高川觉得,这是自己胡思乱想的“配音”,但是,自己可以观测到的现象正是这展开的程式结构。当这些数字、符号、公式和乱码穿过自己的身体就如同自己已经没有了身体,只剩下一个不可接触的灵魂那冰冷的浸泡在海水中,虚弱得无法动弹的感觉就渐渐被一股温暖填补了。

    义体高川觉得,自己正在“活”过来。

    自己的灵魂正在被一股和“风暴”一样强大的力量托起。

    他抬起头,想要去“看”到更多,于是,上和下的概念再次出现,天和地再次分开,“海水”的感觉变成了海水的质感他真的觉得,自己就在大海中,被一股股暗流拖着上浮,水面波光粼粼,有淡淡的光从海面上照下来,穿透了十几米的深度。

    那淡雅的光,就像是在迎接自己一样。

    这份美好的感觉让人难以再将之当成是幻觉和错觉因为,在那残酷的痛苦后,他是如此的想要抓住这片平静又美好的光芒,他多么地希望,那是希望的光,而不是延续痛苦的象征。

    义体高川甚至被这光感动得快要流下泪来,然而,当他努力挣扎游去,终于钻出水面的一刻,却骇然发现,那光的源头是红色的,与其说悬挂在天幕中,毋宁说本来就是天幕的一部分它并不高,沉甸甸的,仿佛凑在瓶口处的眼睛。

    是的,那是眼睛!

    一只正在从瓶外,带着恶意窥视着瓶内玩物的巨大眼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不由得痛苦又嘶哑地尖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