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百一十八章 差点吐血而亡的燃灯
    “一棺葬青天!”

    砰……!

    燃灯的本体灵柩打开了棺盖,从里面喷吐死寂之雾,往里面看上一眼,就发现里面漆黑一片,魔雾旋转,好似直通九幽深渊。

    死亡、寂灭!

    棺盖打开,苍穹消失,大地淹没,只有一口棺横担天宇,埋葬了一切。一股可怕的吸力席卷而来,拉扯楚阳的生机,掖着灵魂,就向棺内拉扯。

    还有一点灯光洒落,让这种力量更加可怕,真能埋葬青天,无物不葬。

    楚阳差点被拉进去。

    轰……!

    他体内,喷出了浓烈的神光,一枚大印缓缓的从体内浮现,悬浮头顶,挡住席卷而来的黑光。

    正是极品先天灵宝崆峒印。

    “你这是什么灵宝?怎么从没听说过?”

    棺椁之中,传来了燃灯的震惊。

    “你没听过的多了!”

    楚阳神情凝重。

    洪荒大神的神通,先天传承,他真正的见识到了可怕,若是只有定海珠,今天非倒霉不可。

    “即使多了一件又如何?今天也必杀你!”燃灯声音冷酷,“盖棺定论,万事皆休!”

    灵柩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了楚阳身下,然而棺盖却出现了头顶,正在急速落下,形成盖棺之势。

    盖棺定论,法则之力,一旦盖严,就是既定事实。

    这是燃灯的本命神通了。

    虚空封锁,秩序缠绕,死亡之力都化作一条条秩序之链,在周围穿梭,编制成最严密的法网。

    这比什么神通都可怕。

    而且在棺内,还有一盏明灯,照亮一片永恒的黑暗,吸引迷途的灵魂,让人不自觉的就被吸引,想要投入进去。

    棺椁和灵柩灯,配合极其密切。

    “永恒真我不动大仙术!”

    楚阳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他催动神通,坐镇虚空,永恒不动,唯我真实,内邪不入,外邪不侵。

    “崆峒印,落!”

    头顶上的大印,怦然落下。

    这件极品先天灵宝,楚阳已经炼化,而且灌注人族气运后,威能更加强大,宛若真正的造化神器。

    轰……!

    大印落下,秩序崩溃,规则散乱,灵柩灯的一点灯火剧烈的摇曳,棺椁颤抖,似承受不住伟岸之力。

    “极品灵宝?”

    这一刻,燃灯终于发现了崆峒印的底细,骇然惊叫,“极品先天灵宝,你怎么会有?你怎么可能有?”

    他太知道极品先天灵宝的珍贵与稀有。

    鸿钧道祖的六位弟子,只有三位有至宝,至于女娲娘娘,准提圣人和接引圣人,也只是有极品先天灵宝罢了。

    放眼洪荒大地,极品先天灵宝已经处于真正的顶尖了,对方怎么会有?

    他想不通,却也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恐惧。

    “我怎么就不能有?”

    楚阳说话之间,再次祭出了十二颗定海珠,飞向了头顶。

    砰……!

    只是一击,就将棺盖给击穿,崩飞远处。

    下方,崆峒印也彻地的落下。

    轰隆隆……!

    极品之威,爆发了可怕的威能。

    啊……!

    燃灯惨叫一声,就见棺椁炸裂,崩开了五块,每一块上面,都有着裂痕,惨不忍睹。

    灵柩灯也被轰飞出去。

    呼……!

    楚阳吐出一口浊气,脸色微白。

    同时催动两件灵宝,巨大的消耗,让他难以承受。

    “燃灯,今日就埋骨此地吧,省的玷污道祖的名声!”

    楚阳很辣无比,再次催动了崆峒印。

    趁你病要你命。

    刚才两击,已经彻底重创了燃灯。

    若不抓住这个机会将对方击杀,他也就不是楚阳了。

    “想杀我?你还做不到!”燃灯嘶吼,“死亡天遁,走!”

    每一块棺木都发出一股诡异的力量,洞穿虚空而去,让楚阳一击没有建功。

    “死亡之力,沟通天地,瞬间远走,该死!”

    楚阳暗骂一声。

    对方毕竟是洪荒中的先天神魔,传承神通难以预料,即使知道,以他目前的手段,恐怕也难以困住。

    相比天荒仙界,楚阳见过的那几位大罗金仙,燃灯比他们不知强了多少倍?不可以道里计。

    “不过!”

    他看到灵柩灯和刚才被轰飞的九叶剑草也要遁走,就冷冷一笑,“岂能让你们也走?”

    唰……!

    十二颗定海珠瞬间飞出,形成一个圆,将已经打穿虚空,准备遁走的灵柩灯给困在了里面。

    嗡嗡嗡!

    灵柩灯毕竟是上品先天灵宝,只靠定海珠如何能困住,眼看要挣脱而去,崆峒印降落下来,镇压上面。

    与此同时,楚阳体内飞出了悟道茶树这件中品灵根,发出蒙蒙清辉,将九叶剑草给笼罩住。

    悟道茶树天然压制九叶剑草,再加上燃灯急于逃命,对灵宝的操控降到了最低,轻易的被拉了过来,打入了内世界中。

    “你也给我进来吧!”

    楚阳来到灵柩灯一侧,胸前发出了可怕的吸力,同时崆峒印和定海珠形成了最强的禁锢,一点点的将灵柩灯给拉入了旋窝,吞了下去。

    旋窝消失,隔绝内外。

    遥远出的山谷中,燃灯骤然出现,张口就喷出了大量的鲜血,直接形成了一个湖泊。

    他的脸色,惨败如纸。

    “被打散本体,重创本源,最后又舍命施展遁法,让我的根基都丧失了大半。这次惨了,即使能够恢复过来,恐怕也需要百万年之久!”燃灯身子摇晃,差点跌倒,却咬牙切齿,“这次的亏吃的太惨了,对了,他究竟是谁?嘿,不管你是谁,今后,就是我平生大敌,我燃灯今后,就以杀你为目标,不惜一切代价!”

    “不好,我的两件灵宝!”

    他猛然反应过来。

    灵宝有灵,而且在里面,都有自身的烙印,哪怕不催动,也有几分自主能动性。

    灵宝也很难镇压,一旦被主人感应操控,里面蕴含的力量爆发,将极为可怕。

    燃灯逃遁而走,本以为两件灵宝应该跟随而来。

    可这一刻,他却发现错了。

    根本感应不到灵宝的踪迹。

    “啊……噗!”

    燃灯身子一僵,张嘴又喷出一口鲜血。

    “九叶剑草中的烙印,被灭了!即使被镇压,怎么会这么快就灭了我的烙印?他才只是大罗初期啊!”

    他悲哀不解。

    “不行,我要离开这里,继续逃遁,否则被发现,就真的完了!”

    燃灯惊慌,却还有理智。

    他看了看身前喷吐的血湖,嘴角抽了抽,张嘴又给了吞了下去。

    “走也!”

    强行压制伤势,暂时稳定,他化作一道光芒,继续远走。

    可飞行不到百万里,他再次惨叫一声,从高空跌落。

    “我的伴生灵宝灵柩灯,里面的烙印也被抹去了?不可能!那可是我的伴生灵宝,被我彻底的炼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被抹去了烙印?就是大罗圆满都做不到啊,哪怕准圣,没有个千百年,恐怕也不行!”

    燃灯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