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一十八、姜朝
    许了也颇好奇,杨祖也就是杨书华的天生血脉是什么,居然可以吞噬法力,提高自身修为。

    此法说来奥妙无穷,但是许了不信此法没有破绽,天生**之辈,必然有**之人克制。许了虽然推算不出杨书华的天生神通,究竟有多少奥妙,但从杨书华的生平,也能推算一些,杨祖曾堕落魔道,只怕此法与心境休养颇有不足,至于其他短处,暂时就还看不出来。

    此时的杨祖就跟杨书华一般,态度温和,但却更为深不可测,只是若以许了来看,后世的杨书华比杨祖更为可怖,他经过了轮回,又复修炼有妖神经和玉鼎真传,说不定还参悟过其他**,甚至重新推演的天赋神通。

    百炼真金,毁而重生。

    如今的杨书华每一步都走在最恰当处,故而才能抢夺了魔星会的基业,成为魔星天的主人。

    尽管魔星天在诸天六界之中最弱,但是凭了他的手段神通,只要恢复了一身法力,绝对不可小觑,至少许了没有什么把握能斗得过杨书华。

    杨祖倒是没想到,这三位另有心思,只是微微含笑,关注整座蟠桃大会,他只要让这座大会安稳,不生出大乱子即可。至于各种小小冲突,却是懒得理会。他身为天庭十大道尊之一,当然享用无穷,虽然他身前的宴席,乃是最好的美物,却也没什么兴趣享用。

    许了见杨祖只是端坐,并无取用果品,就快手快手的拣了几样最珍稀的鲜果,递给了玉虚和清虚两位兄弟,他们两个人本来不敢如此鲁莽,但许了既然送过来,也没有不收的道理。

    但接下来,两人就大开眼界,许了犹如风卷残云,把杨祖席面上的鲜果,不住往嘴里,衣袖中乱塞,有些就当场吃了,吃不了的就收了起来,但凡吃过的仙果,果核随手一抛,就能落地生长,化为一株株的树苗,有些树苗灵气充盈,还能被点开灵识,化为妖怪。

    那些服侍杨祖的力士,仙姬,童子,地位太低,虽然觉得不妥,但也不敢管束许了,至于杨祖,看的好顽,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含笑捻须,颇有鼓励之意。

    耀光司的一些同僚,见到许了在杨祖的宴席上,也大快朵颐,由不得心头不剩妒恨,他们就分了一盘叛逃,还被许了三兄弟享受了大半,如今大家都没得吃,他却去了养足的宴席上,吃的更加欢快。

    杨祖忽然开口,说道:“你们三兄弟,来自何方?”

    许了答道:“我等是宝象宫的道人,师尊传授我等三人道法,后来被仇家所杀,就把基业传给了我们,如今得蒙天庭召唤,在耀光司做一个小小的仙官,不成大雅!”

    杨祖微微一笑,微微眯起眼目,眼中忽然出现了无数青册,不断的翻动,过了半晌,才说道:“耀光司不合适尔等。三十三天另有一处空缺,尔等三人回头去上任罢。我已经在仙籍中改过了名目,如今你们就是渊虚天镇守,麾下会有一支天兵,镇守渊虚天!”

    许了不由得微微惊讶,说道:“我等兄弟只懂得修道,不懂得领兵,如何统御天兵?”

    杨祖一笑,说道:“仙籍已经改过,天律加身,不可违抗,待得蟠桃会过去,尔等就是上任罢。你们的宝象宫,也可以搬去渊虚天。”

    许了欲待争辩,却忽然被下方的一处争执吸引。

    一个年轻英俊的少年武将,忽然跟一名道人冲突起来,道人施展了法术,威力当真通天彻地,就算现在的许了,玉虚,清虚等人也有所不及,但不拘这名道人施展什么法术,落在少年武将身上,都立刻化为乌有。

    少年武将傲然说道:“就凭你这种杂毛小道,也能奈何本太子爷?且送你一程,归渊虚天去吧!”

    许了关注到,这名少年武将的身上有一股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此时又听得渊虚天之名,不由得微微有些想法,暗暗思忖道:“这个少年武将,法力也只是一般,为何却不惧那位道人的法术?他说归渊虚天,好像不是什么好话,难道渊虚天不是什么好地方?”

    许了正在思忖,少年武将已经出手,一拳捣出,分天裂地,顿时把那名道人打的横飞出去,至于是否去了渊虚天,许了并不晓得,但是那股力道之刚猛雄浑,着实可怖,那名道人至少被打出十万里之遥,就算还没死,也回不来了。

    少年武将打飞了道人,就想继续坐下,享用蟠桃会,杨祖却不由得微微一笑,对许了说道:“去把姜朝唤将上来,这小子,居然也混入了蟠桃会,他来此作甚。”

    许了听得姜朝之名,不由得全身微微一震,杨祖也没提姜朝的身份,但是许了如何不知道此人?

    他是黄金锁子甲的主人,姜朝却是黄金锁子甲的第一代主人,此人就是三十三天的太子,姜尚的子嗣,出生时周天群仙来贺,把天庭十大神通炼入了一件黄金锁子甲中。

    这名少年武将的来头之大,简直天上地下,没有人能够比拟。

    许了不过是得了无数奇遇,才有如此成就,但对姜朝来说,什么奇遇?还不及他过生日的一件礼物,天生就在无数灵药之中侵泡,想要学法术,十大神通,包括妖族诸般手段,尽可他学习,只要没有天赋所限,修行之路,直指真仙。

    只是此人似乎并不如何努力,刚才一击,也不过是借助了黄金锁子甲的力量,本身究竟有多少修为,许了也看不出来。他只知道,这位太子,他现在还得罪不起,就算日后,他也得罪不起。

    姜尚的一身修为,深不可测,如今又复成为了太皇天之主,说不定日后还能胜过三十三天全盛之时,他的太子,谁人敢惹?

    当然,许了也知道一件事,这位姜朝太子,日后会陨落在七大天妖攻打天庭的战役,就算是护身的黄金锁子甲都被摧毁,内蕴的十大神通,有四套彻底毁坏,其余六套也有不同程度的损毁,自行修复了不知几十万年,仍旧是残破状态,被藏在了洞玄仙派里,变得无人知晓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