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67 向前,向前
    席森神父感受到了,自己正在膨胀。在那宛如永无止尽的膨胀中,“自己是谁,自己来自哪里,自己要到哪里去”这些问题的答案正在以一种感受性的方式于“思考”中变得清晰。他已经无法观测到自身的存在,他觉得这是因为自身的存在方式已经超出了自己固有的观测这是由“思想”决定的,愚昧的自我无法对自我进行高度的观测但是,他仍旧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存在。即便如此,这种感受性在达到一个峰值后就出现模糊的迹象,并不是回落了,而是模糊了,就如同越走越远,结果连背影都只剩下模模糊糊的轮廓。

    我是“席森”,但“席森”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这个名字所原本涵盖的所有意义,无法被“我自己”完全观测,完全领会,因为这个名字所包括的并不仅仅是物质的存在方式,再加上意识上对“自我”的考究和认知也不完全。个体的存在就像是一个假象,席森神父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强烈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万物归一者”这个恶魔变相听起来像是一个个体,但其实到底是不是呢?席森神父觉得不是,这种感觉是在他主动投入万物归一者之中,利用万物归一者的视角去感受到的。

    人和万物归一者的形态相差不计其里,其观测和认知世界的角度也有着巨大的不同,席森神父觉得自己正在变形,并且也明白过来,这个过程一定是爱德华神父也曾经感受过的爱德华神父最终失败了,自己可以成功吗?席森神父只能从感性的角度获得信心,却无法从理性的角度找到任何证明自己可以成功的证据。

    即便如此,在这个过程中,万物归一者就像是被注入了火焰的油湖,那巨大的体量转眼就全都燃烧起来,迸发出强大的力量,在席森神父尚未彻底失去的自我的推动下,向最终兵器999发出咆哮。攻击方式不明,机理不明,席森神父完全不明白万物归一者到底是如何攻击最终兵器999的,万物归一者只是按照其固有的方式运作着,席森神父明白自己的作用,就是为它指定了一个确切的目标,并充当了点火和助推的火焰。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这样对自我的终极拷问,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我是席森,我走在我的道路上”这样表面的话语就能够通行的了,席森神父觉得自己很可能必须回答“席森是什么,我是什么,道路是什么”等等更具体的思哲问题。

    在他所知的所有思辨哲学和神秘学中,“我就是我,我思故我在”之类的回答近乎万金油,也充满了一种趋向性,无论是哪一种哲学,哪一种思想,对于“我”的回答,终究都会回到同一个答案中,仿佛那便是终极的答案,哪怕那是模糊的然而,在万物归一者中,想要保持自我,想要确认自身意识的独立性,如此模糊的终极答案是不行的。

    因为,如果“我就是我”成立,那么,在这个无拘无束又混乱无比的万物归一者之中,“我不是我”就同样成立。如果“我思故我在”成立,那么,“我思故我不在”也同样成立。但是,万物归一者既然拥有一个明确描述其存在性的名字,那便从一定程度上意味着,它的存在并不是“无限”的,它必然有一个至少是概念上的轮廓,对其进行束缚和收缩,以让它成为“万物归一者”,而不是成为“万事万物”。

    爱德华神父当初将这个理论上存在的恶魔变相提前命名为“万物归一者”,这个名字的字面意义也是不容忽视的。

    因此,在万物归一者之中,“我就是我”和“我不是我”,“我思故我在”和“我思故我不在”看似矛盾,但却必然有一个统一的基本点,这个基本点确保了万物归一者表现得如此混乱无序的同时,又不会让自身存在的那个概念上的轮廓真的解体,变成“万事万物”,亦或者变成“一无所有”。

    席森神父觉得自己必须找到这个基本点,才能够真正和万物归一者结合,亦或者,至少确保自我不会被万物归一者彻底侵蚀,然而,他无法想出来。这个哲学问题已经超过了他曾经学过的所有知识,也超过了他能够基于自己已有的知识,自行寻获答案的能力,他只是一个神秘专家,而不是一个哲学伟人。不,即便是哲学伟人,也未曾用明晰的话解释过这个问题,如果有的话,那毫不疑问会被视为终极之学问而流传下来。所有的伟人,只是用了语焉不详,仅能意会的方式,留下一些模糊的字句让人陷入深思之中,但是,在这些语焉不详的背后,是否也意味着,他们只是“感受到了答案”,却也没有能力“说出答案”呢?

    席森神父自问比不上那些哲学伟人的,从“思想”上出发,最终让自己看到的,只是自我的尽头。

    然而,席森神父没有后悔。

    他从一开始就有了落到这个地步的心理准备。在万物归一者中,所有的消失都是“逝去”,而非是“死亡”,在席森神父之前,爱德华神父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并在席森神父自己也进来时,同样明白了这一点。或许,这是比被那个叫做“江”的怪物吞噬掉更好的下场。哪怕面前的对手已经是“最终兵器999”的形态,但是,席森神父可从来都没有忘记,这个最终兵器999是如何出现的。警惕最终兵器999,不如说警惕“江”,万物归一者也继承了这份警惕,因为席森神父在引导它。

    席森神父不确定,自己还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他此时的视角所能观测到的一切,都彻底超乎了他固有的认知,从而让他自觉得一无所知不是形容,而是真正的一无所知,就如同刚刚来到世间的婴儿这里的一切,都是不同的,都是新奇的,都是可怕的,都是不可思议的。

    不可思议的争斗,在不可思议的范围中,仿佛在不可思议之上还有更加的不可思议,完全无法将交战的双方作为参照对象,无法理解自己和这些怪物究竟差了多远那绝非是量变的距离。

    席森神父也已经不确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才在这里死战了,过去肯定拥有理由,但此时此刻,所有的理由都伴随着“我是谁”这个问题的无法解答而渐渐消失。当一个人“不知道自己是谁”,那么,“自己为何而战的理由”的主观愿景就顺理成章地没有了意义。

    即便如此,那汹涌澎湃的情感仍旧像是巨浪的余味,在席森神父对自我的认知和判断彻底消失之前,仍旧在发出嘶哑的声音。

    尽管渐渐的,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么,要做什么,为什么这么做,但是,这份冲动仍旧存在于最后残留的意识中。

    ……开辟道路。

    为了谁?为什么?

    ……总而言之,就是要开辟道路。

    苍白无力的自我,用连自己都几乎听不到的声音低声述说着,这个人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有听到。然后,有一个问题从他的内心深处浮现:“人”是什么?但问题之后又沉默下去,仿佛这个问题本身已经没有了任何回答的意义。

    然后,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道路。无法判断这条路是如何出现的,也不明白“路”是什么意义,这个概念所描述的主体完全失去了形象,但是,“他”仍旧走了上去,同时,“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了上去。

    一直向前走,一直向前走,“他”似乎看到了很多,听到了很多,但是,“很多”到底是什么,也已经无法理解了。

    “他”就是这么走着,一直这么走下去,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在推动着他的行为。倘若意识无论是主观意识、客观本能、表层意识还是潜意识决定了行动,那么,此时的“他”的意识又是以何种方式存在的呢?同样没有人可以回答。

    这是超越了人智的状态,从过去到现在,任何思考的人,都没有给出答案的能力,甚至于,光是想象相似的情况,就已经穷尽脑力而无法得到一个清晰的画面和概念。

    人要描述“人智无法企及的物事”根本就是天方夜谭,所有的记载都必然在这个强行的行为中扭曲和模糊化,更别提去观测了。

    义体高川同样无法观测到,无法理解,无法想象。席森神父到底怎样了?他对这个答案完全没有一点头绪,也找不到任何线索,在他面前的,只有那无序和有序的战争,只有那有形态的最终兵器999和无形态的万物归一者,“席森神父”的存在感已经彻底感觉不到了。

    但是,有一点他十分肯定,只要万物归一者还在将最终兵器999锁定为唯一目标,那便是席森神父至少还没有失败。

    从义体高川开启战斗计时到此时此刻已经过去了一分三十八秒,对正常人而言短暂的时间,在神秘的战场上往往都是漫长的。涉及神秘的战斗当然也有长久的相持,但是,在大多数时候,都会在转眼间就决定胜负,并且,哪怕可以想象到结局,也难以预测其过程。

    义体高川完全就没想去评估在这场不可思议的战斗中,双方到底过了多少招,量词在这个等级的神秘中已经毫无意义。

    “席森神父……”义体高川在心中呼唤着这个名字,就像是要将这份心意化作力量传递给对方,但是,心意是否真的可以通过某种神秘的冥冥中的通道,传达给不知其理的完全无法认知的另一侧呢?这就像是普通人无法肯定“灵魂”是否存在一样,既无法证明其是不存在的,也无法证明其是不存在的,只能感性地去“相信灵魂存在或不存在”。

    所有对不可证实也无法证伪的想象,终究都仅存在于故事之中。

    然后,在那么一瞬间,义体高川似乎看到了什么,亦或者,他觉得自己看到了什么。这个感觉就像是一个启示,让他将早已经准备好的程式从脑硬体深处调了出来。要和“江”接触,必须使用这个“程式”去连接其载体,原先预设定的对象是女巫vv,因为,桃乐丝和近江把“女巫江”的形态,视为“近江陷阱”的预演,而这个设定是义体高川自己无法更改的,这个战场范围也已经彻底将他和外界隔离,无法通知桃乐丝和近江她们。所以,想要让成功的几率上升,那就必须让“最终兵器999”重新变回“女巫江”,亦或者,打开“最终兵器999”这个外壳,暴露出内里的“女巫江”才行究竟是“变回”,还是“打开”,只是视角不同而产生的不同认知而已,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程式的实施对象是明确的。

    这不是常识意义上的程式,虽然它存储于脑硬体中,但却不单纯是只能存储和运行于脑硬体中。脑硬体作为一个载体,对这个程式起到最大的作用不是保护,而是限制,就像是将“病毒”以冷冻的方式保存在密封的试管中一样。

    要启用这个程式是很简单的事情,只需要义体高川接触到女巫江就行了。女巫江是有形态有物质性的存在方式,接触它并不是天方夜谭。

    义体高川在那个模糊的启示中,伏低了身体,尽可能尝试着降低自己的存在感。拼装在义体上的外骨骼装甲就如同被生生撕裂的肌肉一样,一块块掉落地上,也在脱离义体的一瞬间,就像是失去了抗拒构造体同质化的力量,超构造体的结构开始扭曲变形,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就已经融入了那不断扩张的构造体中。失去外骨骼装甲,让义体高川的体格变得纤细,就像是从一头野猪,变成了一只蜥蜴他四肢着地,就如同野兽一样,充满了一种速度感的爆发力,让人觉得,他下一刻就会如同箭矢一样飞射出去。

    实际上,义体高川疾驰比箭矢还要快。

    哪怕是在这个不可思议的神秘战场上,他也有着绝对的自信,只要“速度”概念还存在,只要“过程”仍旧不可忽略,那么,他就一定是最快的。因为,获得魔纹之后的他的速掠,和原本的速掠有了本质上的强化。那需要“积累”的加速度,已经彻底改变了积累方式。

    只要席森神父真的创造出一瞬间的奇迹,那么,最快的自己就绝对不会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