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名义上夫妻
    “好强悍,竟然在准圣和周天星辰攻击下,还能活着,这妖魔的肉身,究竟有多么的强悍!”

    三界六道震惊。

    这妖邪所表现出来的恐怖,远超出了所有人的意料了。

    就是昊天大帝何尝不也是如此,可是越是这样,他的脸色就越是凝重了起来。

    这小子,已经超出了自己的预料了!

    甚至是自己所知道的计划中,也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他到底是谁?

    ……

    卫子青从来不知道准圣的修为有多么的恐怖,可是这一次他知道了,同样的,也为昊天的强大感到震惊!

    要知道,刚刚的自己那一拳,就是一个大罗都抵挡不住的。

    可是现在呢?

    仅能堪堪抵挡住一个准圣的随意一击,这还不算,甚至是自己的手臂尽数毁灭,就算是内天地,也在这攻击下动荡了起来。

    如果不是自己的肉身力量已经达到了大巫的巅峰,更甚至拥有着力量法则的加持,怕是自己直接就要陨落在这里了!

    退!

    卫子青知道,现在的时候自己根本不会是昊天的对手,尤其是在这天庭之中,有着星辰大阵加持的他,更是如此!

    想到这里,卫子青当下在也不迟疑,直接撕开虚空,一脚踏入直接消失在原地。

    可纵然是如此,这三十六重天依旧回荡着那狂傲张狂的话音:“昊天,西王母,此事没完,待我归来之日,也就是你们退位之时!”

    下方,在卫子青说出这话的时候,孙悟空停了下来,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够霸气,不愧是我兄弟,玉帝,王母,俺老孙去也,下次在见,这天庭,可就不再是天庭了!”

    轰隆隆!

    三界震动!

    无数的人目瞪口呆的听着这话,冷汗直流。

    这妖邪和妖猴,竟然想要推翻这天庭!

    瑶池中!

    玉帝的脸色阴沉得恐怖,威胁……有多久没有听到过威胁了!

    当初自己和西王母不过是道祖身边的童子,因为妖庭的陨落,被道祖推上天帝之位,可是现在……

    这群妖邪竟然威胁自己,更是要推翻自己!

    看着脸色阴沉无比的玉帝,西王母忽然冷笑了起来:“看来,你这天帝之位,坐得也不怎么样嘛,现在是谁都敢威胁了你了!”

    西王母生得明眸皓齿,肌肤晶莹如玉,身穿一套庄重华丽霞光四溢的山河社稷服,在配合上那母仪天下的威严,纵然是受伤脸色苍白,可也绝对是一个绝代丽人!

    只是,按道理来说,这妖邪要挟玉帝和自己,本是应该愤怒,可是她看着玉帝的目光却满是冷漠,一点也不像是该有的夫妻形象!

    玉帝本身阴沉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起来,看着西王母冷哼一声:“这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吗?”

    西王母冷笑:“妖猴之事,尚且可以理解,毕竟那涉及到那一场谋算,可是他呢……若是本宫没有猜错的话,那人不过是金仙,却领悟了力量规则……这,还是意外吗?”

    玉帝没有说话。

    “看来,就算是当上了这天帝,终究也只不过是那一群人手中的棋子罢了!”

    “够了!”

    玉帝终于怒了:“朕的事情,何时需要你来操心,倒是你,注意下自己的言辞,名义上,朕还是你的夫君,也是这天庭之主!”

    “哼!”

    西王母冷笑:“原来你也知道,你只不过是名义上的罢了,既然如此,那你可以走了,这蟠桃盛宴,本宫没有心情举办了!”

    玉帝脸色青红交加,这一次自己来这里,本来就是因为妖猴的事情,需要和西王母商量下蟠桃盛宴的事情,毕竟那是自己和诸神亲近的大好机会。

    要知道,就算是自己掌握着封神榜,控制着诸神,但这漫天诸神,又有多少人服气自己?

    这也才是为什么自己要西王母举办蟠桃盛宴,以及进行西游的真正原因了!

    “朕可以离开,但是你也别忘了,朕要是当不了这天庭之主,你也好不了哪里去!”

    “本宫知道,不过这又如何?”

    西王母目光看向了下界,直射花果山方向:“你以为,本宫会如同你一般,如此无能,胆敢羞辱本宫之人,他纵然是逃掉天涯海角,本宫,也绝对不会方过她的!”

    听到这话,玉帝的脸色陡然大变:“你要做什么?”

    西王母冷笑,但目光却从没有在那地方移开过。

    她是一个高傲之人,统御诸天仙女,掌控天地之灵,自古洪荒以来,能让自己受伤的,臣服的,也仅有一个人!

    也绝对不允许有另外的一个人存在!

    就是道祖,也不行!

    ……

    天外天!

    圣人老子正端坐于蒲团之上,忽然,他猛地睁开了眼睛,也就在这时候,一阵猖狂的笑声传来:“几百万年不见,道友,可曾想过?”

    轰隆隆!

    只见万亩霞光笼罩,祥云相随,当那来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老子却并不意外,反倒是叹了口气:“师弟,却是连吾都不愿意喊之为兄了吗?”

    来人冷笑:“当年谋我截教,道友可是一点也不顾念师兄弟之情啊!”

    老子默然,不再言语。

    “道友你可想过,这一次,你所做之事,可会面对什么样的后果?”

    “后果?”

    来人傲然:“原始,准提,接引那三个废物吗?若是如此,那可就不需要道友操心了,量他们也没有这胆量敢接我诛仙阵!”

    老子依旧没有说话。

    “那若是加上我呢?”

    这话一出,来人顿时沉默了下来,许久,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你,你会出手吗?若是你会出手,那兜率宫之事,怕是早就出手了吧,而在西王母出手的瞬间,你就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老子微微叹了口气:“道友,何必说破呢?”

    看着叹气的老子,来人忽然也有些没有兴趣了起来,毕竟,他可不是原始,对于他当年的出手,他其实也是着实恨不出来。

    毕竟,背后的牵连,纵然是圣人的他,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怎么办?”

    来人也是有些苦恼了起来:“现在的他,着实不该和西王母有过接触,毕竟那人实力还低下,西王母又和他有着太深的联系,一旦有变,怕那人会察觉到……”

    “没有办法了!”

    老子摇了摇头:“这或许就是命运吧,唯独希望的,便是他,此刻脱不开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