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一十六、手快有嘴慢无
    许了不由得微微赞叹了一声,还是上古时期好。

    他的东皇天倒是也能召集来这么多女修士表演歌舞,但若不付出足够的代价,就要靠强权压迫了,哪里逼得三十三天时代,这些仙姬都是自愿,没有一个想到,这种事情不够平等,凭什么我们跳舞,你们就大快朵颐?享用蟠桃,连个桃核都不给我们?

    时代越是进步,底层生命就会被越是尊重,但是这种尊重,并非是天经地义,而是经历过无数争斗,慢慢形成了平衡。

    就算大妖天都不会压迫底层修士,更别说其他诸天了。

    妖怪们虽然强者为尊,但实际上,都会对弱者有所宽容,并不会无缘无故击杀,大家也都默认了一些规矩。

    但是在上古时期,哪里会有这种思想?强者就是高高在上,弱者就是要被随意践踏,甚至他们心底也不会有,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只会怪自己太弱。就算想要逆天之辈,也不过是强大自身,并不会想要改变规则。

    就算许了也算是权势滔天,但他也没有办法着急这么多仙姬出来跳舞取乐,当然他也不会想要改变这种事情。

    人道不易,天道不改!

    只有当环境都改变了,这些规矩的改换才会顺手推舟,此时文明虽然比太古洪荒有所进步,仍旧在极低阶段,根本无法推行各种现代化的思想。

    许了跟玉虚,清虚,还有太清公子闲聊,过不得多时,就有一道金光落下,此人身上气息渊深,法力无穷无尽,竟然是一位道尊,只是他所用显然非是本尊,而是一具法力化身。

    这位道尊飘飘落下,顿时全场都鸦雀无声,天上地下,也没有人敢挑战道尊,就算天妖之流,也不会来三十三天挑事,故而每个人都肃穆了下来。

    许了睁开眼观瞧,却不认得这位道尊,有心询问,却也知道此时不合开口。

    这位道尊微微一笑,说道:“今次蟠桃会,便有我来主持。诸位不须拘禁,此乃天地间第一盛会,可以尽情欢乐。”

    这位道尊说了几句,便自升上了云座,在通明殿最高处,所有仙真头上,便是道尊的宴席。

    有数百名力士,三十六位仙姬来来往往,专门服侍道尊。

    道尊宣布了开席,顿时便有一群身着青衣的童子,手捧果盘,挨处酒席奉上,手中所托的正是蟠桃。

    送到许了他们席上的童子,眉清目秀,颇有礼貌,许了一时兴趣,随口盘问了几句,又推算类一番,却发现这位童子跟自己后世并无牵扯,也不是什么熟人,也就没有多兜搭,只是随手送了一卷法诀过去。

    三十三天规矩森严,不要说上乘法诀,就算是庸常法诀,也不是随处可见,这些奉果的童子,平时都在各种职司杂役,轻易也得不着这种修行法诀。

    这位童子顿时大喜过望,连连拜谢,许了也不以为意,反正他的三千卷法诀,本来就不珍稀,越是修炼的人多,反馈回自身的也越多,不过这些反馈,却非是体现在功力上,而是体现在道法的参悟上。

    神灯当年创出此法,不是想要汇聚众人的法力,提升自己的妖力,而是想要汇聚无数的智慧,让自己开创出来一门绝天动地的大神通。

    故而他既没有天妖传承,也没有遮拦的来历,血脉也没人知道是什么,却仍旧能够晋升妖神,所创的三千卷被列入了七大妖策,视为能够晋升天妖的秘传。

    太清公子见许了随意传授法诀,不由得笑道:“你倒是大方,这一道法诀,你可知道对这些童子有多珍贵?”

    许了微微一笑,说道:“左右也不是什么珍稀的法诀,此等法诀我有三四千种之多,只要有人肯学,我倒是愿意都传授了出去。”

    太清公子微微愕然,他当然不知道许了所修的法诀奇特,也不知道后世,各种法诀流行,也非是上古时期这般敝帚自珍了。当下就微微有领悟于心,日后十八仙派跟万妖会合作,公开大部门法诀,他也是推动着之一。

    至于是否受了今日影响,那就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事情了。

    赴会之辈,几乎都是为了蟠桃而来,故而当童子们把蟠桃送上,每个人都懒得观赏歌舞,几乎都是吃的酣畅淋漓,就连许了也抓了几个桃子,一口一个,都吃光了。

    送到席位的蟠桃,都有定数,但是究竟谁人能吃几个,却是没有规定,耀光司一共送来了十八个蟠桃,许了吃的快速,顿时就有人不满,叫道:“你都吃了,我们吃什么?”

    许了想了一想,噗噗吐出了四五个桃核,说道:“你们若不嫌弃,可以把吃此物!”

    顿时就有人恼怒了,一跃而起,挥拳就向许了打来。

    许了还未出手,玉虚已经按耐不得,祭起了紫琼玉虚八光楼,晃一晃,就把这人收到了楼中。太清公子瞧得有趣儿,忍不住噗嗤一笑,他是道尊的再传弟子,平时里也有机会吃几枚桃子,故而并不十分在意蟠桃会上的桃子。许了这般手快口滑,玉虚出手又是如此干净利落,倒是让他有了瞧热闹的感觉。

    蟠桃会本来就是如此,每年都会有些争执,有些时候是因为蟠桃,有些时候是因为仙姬,也有些时候只是区区口角,就犯下了生死大仇,散会之后,某些仙真带了部众去攻打另外的仙真,已经是惯常之事。

    太清公子见得多了,根本懒得去管,反正谁死谁活,都特么是一回事儿。

    玉虚用紫琼玉虚八光楼,装了那名道人,其余人慑与他宝贝厉害,顿时就不敢吭声,急忙上手去抢,但是许了手快,清虚的手也不慢,他一手就抢了五个,还分给了玉虚两个。倒是玉虚果然是笃诚君子,从头到尾都没有伸手。

    十八个蟠桃,他们三兄弟几乎包圆了一半,耀光司剩下的那些仙官,都快红眼睛了,急忙各自出手,却有三个道人手脚慢,道行低,都没有抢到蟠桃,不由得苦了脸,活像是被歹人抄了家,被强盗劫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