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64 最终兵器999之三
    最终兵器999,这个编号在大多数神秘学和宗教学中都有着浓郁的“末尾”的意义,初浅地解读,自然就是“在这个编号之后不存在更多的编号”,从而显得极为特殊。然而,“末尾”和“最后”等等词汇在神秘学中拥有更多更深刻的含义,要深入解析的话,势必需要好几部砖头大的书籍才能说清楚。总而言之,“999”这个数字足以让人提高警惕,而从主观上而言,可以将之想象得多可怕,那么,事实大概就会有这么可怕。

    席森神父身为末日真理教的神父,当然更加理解编号999的最终兵器是个怎样的意义据他所知,末日真理教中的最终兵器绝对没有九百九十九个,而几乎所有的最终兵器编号都是具有神秘学和宗教学上的某些深刻含义的。反过来说,如果编号没有深刻的意义,那就不会用在最终兵器身上。

    这些编号从一到十是顺序的,没有缺少,但从十之后,十三肯定存在,其它的就无法肯定,二十到九十八的存在性也同样模糊,但是九十九和一百应该是存在的。如此顺延到九九九,其中可以确定的存在编号其实不足二十个。然而,在这些特殊编号之后,最让人在意的当然是:十三、六六六和九九九。比起这三个编号,从一到十的编号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特殊了。

    编号999的最终兵器一直存在于推测中,席森神父也是第一次亲眼见证。然而,它出现的时机和状况未免让人不由得去深思:侵蚀了女巫vv的那个从人类集体潜意识深处而来的怪物,其很可能不能等同于神秘专家们一直追查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然而,当其和来袭的最终兵器融合亦或者是侵蚀了最终兵器之后出现的竟然是最终兵器999。

    并不是只有义体高川感受到了“江”的异动,一直散布在这片范围的无可名状的万物归一者同样给席森神父带来了远远超出原本观测极限的视野和感知。“江”脱离那不可观测的界限,再临这个战场,不仅没有瞒过万物归一者,也没有超出席森神父的意料之外。然而,从眼前的这一变化来判断,“江”哪怕不是众人口中所提到的那个“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也定然和末日真理教脱不开干系。以往有一些隐约的线索,让人很难理解末日真理教的信心这些家伙到底从哪里来的底气,能够召唤出“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但是,“江”、“最终兵器”、“最终兵器999”、“末日真理教”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这些词语所包含的巨大信息在眼前的这一幕中,水乳交融地结合在一起,呈现出一条似乎随时可以变得清晰的脉络。

    末日真理教的献祭;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最终兵器;侵蚀了女巫vv后,从人类潜意识深处显现于这个物质世界的“江”;以及充满了神秘和宗教意义的编号999……似乎足以理清思绪的片段在席森神父感到恐惧的同时,无法遏止地在他的脑海中翻滚,碰撞,溅出火花,当然还有着更深刻的恐惧。仿佛每尝试拨开迷雾,就会因为这种举动而加深自己对迷雾后的那可怕真相的恐惧感。神秘专家对付的是神秘事件,行走在未知和恐惧中,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够习惯这些事情,而更多是在一种被迫的境况下,不得不去面对。从接触到“神秘”的一刻起,厄运就已经环绕在他们的周围,仿佛自身带有某种吸引力,让那些匪夷所思的东西和境况闻风而来。

    有人提过“如果放弃那些神秘力量,就可以回归正常生活的话,到底有没有人愿意”这样的问题,但是,这个假设从一开始就不成立,神秘专家根本就没有放弃这些神秘的自由。而且,无论解决过多少次神秘事件,哪怕强化自身的理性,乃至于对自我思维进行大幅度的改造,用药物或别的什么手段从生理上根绝产生并传递“情绪”的神经和腺体,也无法遏止那种在神秘事件中滋生出来的恐惧感那就像是自己的灵魂被置于一个冷库中,哪怕已经麻木了,也仍旧可以体会到“冰冷”的感觉。

    席森神父身为老资格的神秘专家,这个世界上面对神秘事件的经验最丰富的几人之一,他的经验、视野、思维和感受能力,足以让他从同样多的线索中挖掘出他人未曾意识到的东西。然而,这种优秀的才干无助于将他从恐惧感中拯救出来,反而,犹如堕入越来越深的黑暗中。

    现在,他一如既往,不由自主,习惯性地,仿佛被某种冥冥中的力量主导着,去挖掘眼前这个怪物所涵盖的线索和意义,而他已经有了预感,自己很可能不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成功和平静那些秘密被揭开来,就意味着一个巨大的绝望笼罩在自己头顶上,这个绝望一直都在,只是过去的自己觉得它是存在的,却未曾如此清晰地看到它而已。

    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席森神父的理智在发出尖锐疯狂的叫喊,他觉得自己快疯了,或者已经疯了,无法停止对最终兵器999背后隐藏的信息的追索,就无法遏止自己内心中疯狂滋生的猜疑和恐惧。想要用粗暴的方式,例如在这里击败这个最终兵器,也无法做到,这种做不到是从自己的感性、理性和本能直觉中得出的答案。自己将要在这里死去,但是,让他恐惧的并非是这个想法或者事实,对末日真理的信徒而言,“死亡”本身并不值得恐惧,所有的末日真理信徒,哪怕没有席森神父如此强大的神秘力量,也能够从心灵上杜绝对“死亡”本身以及对死后世界的恐惧。

    因此,席森神父比任何人都清楚,让自己恐惧的,是一种超越“死亡”的东西?事物?状态?是生不如死?总而言之,那都是超乎想象之外的。

    而这个超乎想象之外的东西?事物?状态?却就存在于眼前的最终兵器999背后。

    席森神父觉得自己快要挖掘出来了,不,他又觉得是那东西就要主动现身于人们的眼前。

    四级魔纹,临界兵器,万物归一者……在那东西的面前就像是比纸做的玩具还要脆弱。

    那是不应该出现的东西,但是,末日真理教,或者说,玛尔琼斯家,就要完成对它的召唤了。

    赞美吧,称颂吧,那是世界的终结和新世界的开始,是通往理想乡的河流,是隐藏在幕布角落里的飞虫,是从伊甸园的智慧树上掉下的金苹果,是人们心中最渴望也最恐惧拥有的一切,是这个世界的物质和非物质的核心。倘若人是万物之灵,那么,它便存在于人的最深层的意识中,倘若人并非是万物之灵,那么,它的存在正是证明了这一点。

    它不知何时,不知如何,就存在于“那里”,而“那里”到底是哪里,却无法用人类的语言去描述,无法用人的智慧去理解因为,人是愚昧的,肤浅的,吃下了智慧的果实,并没有让人变得聪明,而仅仅是让人自以为变得聪明。

    席森神父拼命挣脱这非比寻常的思索,当他意识到的时候,自己已经七孔流血,肌肤绽裂,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那深刻的,宛如某种觉悟的思维结果,仍旧存在于他的脑海中,让他觉得自己宁愿像是义体高川那样,结结实实被这个最终兵器999狠揍一顿。**上的痛苦和死亡,相比起自己所想到和感受到的那可怕的一幕幕,只能视为善行和仁慈。

    最终兵器999就站在十米开外,时间过得比席森神父所体会到的还要缓慢,因为之前的战斗掀起的尘埃尚未完全落到地面上。最终兵器999就这么伫立着,看不清那张美型人脸上的表情,它仿佛什么都没做。

    席森神父缓缓支起自己的身体,从地上爬起来,他用力擦去脸上的血迹,但是,眼角、鼻子和耳朵中却不断有血溢出来,这些血在提醒着席森神父,哪怕自身已经大幅度义体化,但体内仍旧流淌着人的血,同时也让他觉得,这是这种暗示血对“人”而言,自当是重要非常的,无论从生理学、宗教学还是神秘学上,都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但是,它正在源源不绝地从自己内部流失。

    伴随着流血,自己正在丧失一些无法直接观测到的东西,那也是理所当然对自己十分重要的东西。

    席森神父拼命地不去思考,在他的眼角处,义体高川正从那破损的废墟墙体后站起来。

    风还在呼啸,万物归一者宛如受伤的野兽,愤怒、狰狞又蠢蠢欲动,手镯形态的最终兵器裂开了几道缝隙,四级魔纹对意识的回应比往时还要沉重笨拙,那本应无处不在的安全网络已经彻底失去了存在感,就连这个广大的无法用肉眼看尽的区域也变得死气沉沉。

    面对这一切,席森神父拼命阻止的思维又不可遏止地提出一个问题:为什么最终兵器999没有趁隙攻击?在这段虽然很短暂,但用高速移动的话就充裕得过分的时间里,最终兵器999什么都没有做吗?它做了什么?是促生那翻涌的思绪?促生那沸腾的情感?促生那奔腾的恐惧?还是让人去意识到那个超越死亡的象征?

    无论如何,有一个结论似乎变得可以确定了:最终兵器999正是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中不可或缺的存在,当它出现,就意味着对“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的呼唤已经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状况,大致都是在末日真理教的掌握中吧。

    反过来说,如果可以在这里击杀最终兵器999,亦或者阻止其行为,当然就能在之后将会发生的情况中占据先机。

    虽然不知道如何才能够击杀,如何才能阻止,但是,这是必须去做的事情。哪怕同为末日真理的信徒,席森神父也有着自己想法和计划,有着去推行和实践的觉悟只是,自己做的仍旧不够多,不够快,近乎要抱着觉悟溺死在绝望中了。

    他不明白,义体高川的到来还有什么意义。或许义体高川真的和眼前的状况存在不可分割的连系,或许他是真心救援,亦或者只是一场偶遇,作为神秘专家的义体高川,有着让人无可否认的实力和运气。然而,在眼前的最终兵器999面前,倘若是连带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一起到来,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但是,义体高川只是一个人,那显然与自己的义体有所不同的义体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力量,却又不足以改变眼下正在发生的境况。

    “高川先生,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三仙岛,在哪里?”席森神父的声音顺着风声,拂过义体高川的耳边。

    “……在‘莎’那边。”义体高川顿了顿,说到。他理解席森神父为什么问这个问题,的确,眼前的情况已经超出了两人可以处理的正常范畴,最终兵器999的出现完全没有谁能预料得到。就算他是“高川”,就算对“999”这个编号有着深刻却也模糊的矛盾印象,也无法遏止自己心中的震惊。一种强烈的既视感告诉他,最终兵器999在更早之前,或许是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指代的是某个具体的人形“江”

    义体高川甚至能够凭借本能说出那些个名字:不是富江就是真江。

    是的,提到“富江”,那种既视感就更加清晰了,哪怕他这个“高川”根本就没有见过“富江”。

    富江、真江……曾经提到过,她就是最终兵器999。然而,眼前的这个最终兵器999,感觉上不像是两者之一。

    当然,也许在这个既视感中所具备的,是一种形而上的意义,最终兵器999不是具体到“富江”或“真江”的个体,而就是广义上的“江”的某种存在形态,一种将要发生某种变化或预期着某种变化的临界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