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一十四、贫道就是太皮
    许了正自思忖,小道士打了个稽首,说道:“小道太清,为耀光司使,说来三位也算是我的下属。”

    许了微微惊讶,仔细打量了片刻,果然发现这个小道士眉眼有几分熟悉,叫道:“原来是太皮公子!”

    小道士太清大大的惊讶,脱口而出道:“你怎知道,我绰号太皮?贫道正是太皮啊!”

    许了忍不住哈哈大小,这个小道士自然不是别人,乃是盘象老祖门下再传弟子,后来的太清公子,也是十八仙派中主持局面之人,跟万妖会的徐府院君相似,两人修为都算不得通天彻地,也不是八十一条真脉圆满的真人妖神,但却八面玲珑,手段无数,为各自势力的核心人物。

    太清公子跟许了,也有几面之缘,虽然并无太多交往,但他还是听说过,这位老祖的许多逸闻趣事儿,比如太皮公子!

    太清公子年轻的时候,飞扬跳脱,各种顽皮,故而被门中长辈叫顺口了这个绰号,他不以为耻,反而经常跟陌生人通名报号的时候,自称贫道太皮!

    一直到他晋升真人,修为日深,在十八仙派地位又复高崇,这个绰号才无人敢于提及。此时三十三天犹在,太清公子不过才是道人境,一身道行法力跟许了他们相当,还不是后来的大真人,正是贫道太皮招摇的时候。

    太清公子笑嘻嘻的,对这个称呼自己太皮,年纪又相仿,修为也相仿的少年道士,也颇有好感,当下就请了三人一起,前往耀光司落脚。此番来三十三天赴会的仙真无数,大多数都是在仙宾馆落脚,那边人多,自然远不如耀司这边安静,住的也宽敞。

    玉虚和清虚素来深服许了之能,故而也不言语,也不问为何许了从来见过太清公子,就知道他有个叫做太皮的绰号。耀光司其实人口颇多,太清公子身为盘象老祖的再传弟子,执掌耀光司,权柄颇大,主要的事务就是负责周天光明。

    三十三天自然也有隐晦晴明,故而耀司就要时时调整天光,不能违背时令。

    耀光司上下,有数万力士,调整周天光明镜,每天都劳作不休,反而是许了,玉虚,清虚这些挂了虚衔的道人,只有职司,没有具体要做的事情,平日里十分清闲。甚至不来三十三供职也不要紧,反正他们也没得什么事情可做。

    太清公子偏爱这三位同僚,故而立刻就安排了居所,平时那些闲散的仙官,就算来耀光司,也没得落脚之地,这已经算是特别的优待。尤其是耀光司的官衙,在三十三天最高处,许了他们三人的居所,登高远眺,几乎可以把三十三天大半胜景收入眼底。

    许了跟太清公子一见如故,他有心贿赂,故而在耀光司住下之后,就邀请太清公子来自己三兄弟的居所,请他喝咖啡,并且准备百支余烬山草棍。

    许了当然对太清公子颇多了解,这位祖师的各种习惯,几乎尽人皆知,他喜欢喝咖啡,也喜欢雪茄,后来许了发明的余烬山草棍,这位大佬更是派人上门求取,许了很是送了一批。

    太清公子欣然赴会,喝了一口咖啡,此乃洪荒所产,滋味跟后世的各国咖啡味道大不相同,其实就连所用的果实,也非是后世的咖啡豆,而是一种口味相近,但却更为清纯的果实。此种植物早就灭绝,就连昊极天时代都不曾见,就算偶尔还有两株,也无人知道需要烘培之后,磨成粉末,然后加入各种调味的浆汁儿,冲泡了喝。

    三十三天时代,更是再也见不着,灭绝甚久。

    太清公子此时还未接触到后世文明,并没尝过此种口味,一口饮下,顿时眉开眼笑,许了趁机介绍余烬山草棍的吸食之法,太清公子点燃了一根,全力吞吸了一口,只觉得飘飘然,全身舒爽,立刻对许了更加另眼看待起来。

    太清公子的祖师,乃是盘象老祖,这位老祖不但是搬天龙象一族的族长,一身搬天正法雄浑无匹,还汲取了龙族秘法,创出了八部龙象秘法,专门用来克制龙族和玄金帝猴一族,后来还破开妖族之身,修成内景元参,号称仙道斗法第一。

    当真堪称博学,所创功法,雄浑博大,精微玄奥,兼而有之。故而太清公子一身所学也极为不凡。

    但是他一身所学,比起许了这个大杂烩来,又有所不如,他跟许了,玉虚,清虚谈论道法的时候,顿时有各种茅塞顿开之感慨,这三位道人虽然修炼的都不是太过高深的法门,但却隐隐直指真仙天妖一级,这种感觉也煞是古怪。

    许了此时所讲论的道法,乃是神灯所创的三千卷,当年的七大妖策之一,直指天妖的法门。

    尽管神灯自己还未修成天妖,但是他所创的三千卷,却是公认能够修成天妖的法门。许了将之改成了道法,自然也成就甚高。三千卷当年也汲取了妖神经的法门,故而也如妖神经一样,一门道法修炼到了极致,便可兼修另外一门功法,两两合璧,突破原有功法藩篱。

    许了和太清公子闲谈之时,也大略明白蟠桃会召开的时日,如今传檄天下,陆续都有仙真来赴会,再有半月左右,赴会的仙真就会全数到来,也就是叛逃大会召开的时候。

    许了有心想要看看,此时的三十三天摸样,太清公子也颇多事务,故而并不能久陪三人,故而第二天,许了就带了玉虚和清虚,离开了耀光司,四处游玩,倒也见识了几分三十三天的盛况。

    许了所学驳杂,但还真就没有学过内景元参,但他学过大天元诀,故而对天庭的种种护持大阵,了如指掌,甚至还能借助阵法,四处挪移,三十三天的护持阵法,对他来说,不但不是阻碍,反而提供了一种便利。

    许了带了玉虚和清虚,今日东游,明日西晃,把当去不当去的地方,都游玩了个遍,甚至还误打误撞,闯进去了一次蟠桃园。许了也没客气,在园中的力士觉察之前,抢先挑年代久远的大桃子摘了百多个,跟玉虚,清虚三人分润。

    许了如此骚浪,自然就惹出了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