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61 席森神父的逆袭
    气流在发生剧烈的变化,灰雾产生新的现象,这些数据所发生的变化是在脑硬体的计算中会对义体高川的行动带来一定桎梏的变化,尽管通过脑硬体、义体和外骨骼装甲的协调,能够在极短时间内进行自我调整以适应新的变化,将之合理利用,但在观测数据中,在达到“合理利用”之前,新的负面的变化就已经发生了,就如同在针对自身的适应能力一样,始终要将自己这边压制在一个难以适应的边缘。

    这种变化在义体高川的资料库中并不新鲜,在上一次通过投影进驻蜉蝣废墟的时候,就已经见识过了同类的情况,那同样是在面对最终兵器的时候,由席森神父的临界兵器造成的现象。一种覆盖范围巨大,程度极深的减益性神秘力量。

    果然,席森神父没有离开吗?尽管,即便席森神父如同上一次那般提前撤离,义体高川也不会有任何不满,无论是寻找他,协助他,还是成为主力,正面应对最终兵器,都并不是出于“席森神父”这个人的缘故。对“高川”而言,席森神父本人的情况只是整个计划中的一个点缀,一个可以或缺的部分,而应对最终兵器则是必不可少的结果无论最终兵器是出于怎样的原因而来,席森神父在整个局面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仅就结果来说,“高川”遇到最终兵器完全就是不可回避的结果之一,和席森神父在期间的作用和角色并无绝对关系。

    反过来说,席森神父是因为“高川”的到来从一个必然的过程角度来说,“高川”必然会到来才因此撞上了最终兵器,深陷死地,这才是更令人同情的。针对眼下的局面,义体高川从来都不认为席森神父若是选择逃离,是什么背信弃义的行为,因为,在他看来,这根本就不应该是常理上,席森神父应该面对的敌人。

    是的,在这个宏大的“剧本”中,席森神父所扮演的角色,若是遭遇了中继器、末日真理教、纳粹乃至于“人类潜意识中的怪物”,都是合情合理的命运。但是,倘若对手是“江”还是“最终兵器”,那么,他就绝对不应该站在这个战场上只有“高川”,只有自己,才是理所当然要与之战斗的人选,这样的想法在义体高川的心中从来都没有动摇。

    然而,席森神父最终没有如上一次那般脱离自己不应该参与的战斗,这个选择在义体高川眼中,才是最下策的选择。本来,席森神父可以脱离战场,去和“莎”等人汇合,以他的经验、眼界和能力,完全可以进一步去打乱末日真理教的献祭尽管所有神秘专家都未曾在实际上阻止过末日的到来,但仅仅是针对片面战场上的不利发展,神秘专家的计谋和反击都是有效的。

    这个世界上残存的神秘专家不知道还剩下多少,排除网络球庇护住的那一批,不,即便算上网络球的专业人士,席森神父的能力也是首屈一指的,他所能发挥出来的作用,也向来被众人公认,这正是他领导下的神秘组织“黑巢”能够插足nog常任理事职位的重要原因如果说,“高川”是耳语者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也在实际意义上完全可以代表耳语者,那么,席森神父之于“黑巢”的重要性也是仿佛。

    即便如此,席森神父仍旧选择了插足这场正面应对最终兵器的战斗,而且,更不妙的是,“江”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虽然从经验而谈,义体高川不觉得在最终兵器离开前,“江”会出现,但是,“江”的存在本来就一直被视为“幕后黑手”的一种体现,在对整个“末日幻境”乃至于关联到“病院现实”的理解中,它的关键性几乎和“病毒”是对等的。所以,它是否会一反过去的表现,在最终兵器展现自身存在感的同时,展现自身的存在感,做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根本就没人可以预判。

    不,毋宁说,“江”的存在简直就是在提醒所有的策划者和阴谋者,计划不总是在他们的掌握中。在义体高川的理解中,如果说“火炬之光”是“偏差”的狂信者,那么,“江”本身甚至就是“偏差”的具体化表现。倘若“江”的存在被早一步揭示,那么,“火炬之光”成为“江”的信徒几乎就是不可避免的发展。

    从这个角度来说,“江”的存在没有被提前揭晓,也正是其可怕又不可预计的证明。

    好不容易,第一次遇到“江”以这种相对独立的方式,堂而皇之地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并被观测到,无怪乎桃乐丝等人亟不可待地想要一探究竟了也许在桃乐丝的想法中,义体高川和少年高川终究是不同的,所以,才试图让义体高川去接触“江”。

    然而,从义体高川自身的观测角度来说,“江”在他到来的同时回避了,出现的是“最终兵器”,这样的结果几乎和过去“高川”所遭遇的情况没有任何不同。如果期待有所不同,就意味着“江”会在自己对付最终兵器的某一刻现身,从而必然导致战况向着更加不可想象,更加剧烈的方向发展。

    席森神父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下,几乎没有任何幸存的理由。

    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的话,席森神父会死在这里,不是死在最终兵器手中,就是死在“江”的手中,得出这个结论的义体高川,迫切想要做点什么,可是,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自己究竟可以做到什么。单单是面对最终兵器就已经足够吃力了,也毫无胜算,想要分出心神照顾席森神父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飞驰的思绪最终被脑硬体的数据显示转移,义体高川早已经习惯了这般多种想法不分主次地涌现的状态,脑硬体的存在的确在巨大程度上,确保了自身的战斗力不会因为因为思绪和情绪的剧烈波动而失常。在席森神父的临界兵器产生作用的一瞬后,义体高川就在观测到自身受到的干扰时,也观测到了最终兵器受到的干扰就和过去曾经与“少年高川”合作,正面对抗最终兵器的经验一样,最终兵器体现出了同步神秘的单一对象性和复杂因素性。

    最终兵器进行战斗素质同步的参照物,是一个明确的个体,但针对的是明确个体的何种要素,却会根据战斗状态而有着极为复杂且细微的调整。在义体高川的理解中,最终兵器参照的是“此时此刻的义体高川所展现的能力”,所以,才会在席森神父的最终兵器产生的干扰中受到影响哪怕只是瞬时间的影响,但也仍旧是有过程有长度的,这个对人而言十分短暂的时间过程,对于精擅于战斗,且拥有高速移动能力的神秘专家来说,完全可以是“足够持久的影响”。

    但是,义体高川没有上前,正因为他拥有速掠,而且,不再是过去那般非魔纹超能的速掠,而是在魔纹加持下的速掠,能够发挥出可怕的特性,完全可以捕捉到最终兵器的这次破绽,所以,他才没有动作。因为,最终兵器参照的是他这边,一旦他施展出连这个破绽都能抓住的超凡速度,最终兵器也会在同一时间获得此等速度,让席森神父来不及做出反应。

    席森神父既然参与了战斗,那么,在临界兵器发挥作用之后,定然有一整套的作战策略,而这个作战策略也必然是针对之前对最终兵器的观测所设计的。一旦最终兵器获得了超越性的速度,就会让整套作战策略失败,甚至反过来成为席森神父的致命弱点。

    从这个角度去思考,义体高川在脑硬体提交策略之前,就本能地抑制了自己的战斗力提升。至少,不能在这个时候提升。虽然不清楚席森神父是否明白,是否在制定策略的时候,就预估到义体高川的想法和选择,从而将义体高川从这一瞬间的战斗力中剔除,但是,义体高川已经做了他认为最合适的选择。

    那就是,沉默。

    沉默的义体高川宛如雕像一般。同一时间,不合常理的“风”卷起灰雾,在一种莫名的力量下,于最终兵器四周压缩起来,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球体。灰雾因为高速的压缩,正在凝聚成宛如固体的姿态,光从外表来看,就像是某种构造体材质一样,但是,仍旧可以穿透这个外壳,依稀看到里面最终兵器的身影。

    这个灰雾凝聚的球体理论上十分坚固,就连脑硬体也无法评估具体的数值,并且,无时无刻都在球内释放着高能反应和巨大压力,让任何居于此中的事物都需要承受非同一般的压力,而难以向外突破。引力,电磁力,强弱相互作用力,全都从亚原子乃至于更微观的层面上发生巨大的变化,乃至于脑硬体根本无从进行更深入的分析。在科学常识中,被这个灰白色半透明球体包裹起来的物质,都要从最细碎的基础层面解体,连原子都无法再构成,进而释放出可怕的力量,甚至于,制造出等规模的黑洞。

    然而,很难透过这层灰白色的外壳,观测其内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之于球体外壳本身,却又仿佛隔离于内部正在发生的可怕现象,就仅仅表现出难以摧毁的坚固性。

    如此可怕的攻击,绝对不可能是席森神父随手就能制造的,他的蓄谋已久,便从此时此景体现出来,但他的攻击并非到此为止。或许,席森神父真的明白了最终兵器的同步性是多么可怕,所以,在如此可怕的攻击被制造出来的时候,被对方参照并同步的可能性,也必须考虑在内从这个角度去评估此时最终兵器的状态,会得出一个可怕的让人不寒而栗的结论,义体高川只能希望,最终兵器的同步参照物转移没有如此的高效。

    一种无形无状的某种“活生生”的存在感,正在义体高川的感知中呈现,而他所有的直接观测都未曾见证这个存在的实体。只觉得它是“膨胀”的状态,就像是从微粒内部,最微小的难以观测到的缝隙中渗透出来,膨胀起来,从而变成可以感应到的某种东西。无法述说其形状和状态,只能从直觉上去产生一种仿佛错觉般的感知:它同步于灰白色球体外壳的成形,并无视壳内理应十分剧烈的反应,充当某种催化剂,对壳内现象产生了某种复杂的影响。

    义体高川觉得,如果自己的感觉是正确的,那么,这个无形无状之存在会有极大的可能,打得最终兵器措手不及。

    连续的变化是如此之快,反应之剧烈如迅雷不及掩耳如果没有这样的剧变和出奇,那就一定是不适应这个战场的。至少席森神父用自己的反应证明了他的强大实力,以及能够活到现在的必然性。

    成功了吗?义体高川连眼都不眨一下,直勾勾注视着那灰白色的球状外壳,席森神父的身影已经在另一侧呈现出来,看样子也是用尽了全力,神情也好,体表特征也好,完全就是随时都会虚脱的样子。

    在义体高川的几种预测中,最不好的情况,自然就是最终兵器彻底适应并同步了这种程度的攻击,达到了同等可怕的程度并能够肆无忌惮地发挥出来真的变成那样,义体高川也不清楚自己这个最新改造的义体是否可以承受,但是,后继战况之惨烈和难以维持,已经可以感受到了。

    他已经从心理上做好了心理准备。

    席森神父的作战和他走在相反的路线上,义体高川的作战被从根本上打破了。但是,这并不是谁的错误,面对最终兵器这样可怕的怪物,从来都没有哪种方法是绝对正确的。义体高川完全能够理解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