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八百一十一、大徒弟
    许了在接管了宝象宫之后,就传授了道法,务求让门下所有妖怪都能变化人身,虽然他手下的小妖,有些姿势实在太过鲁钝,就算有天下最好的化形法术,也不能够完全变化成人形,但是好歹在努力数月之后,这座仙道门派,已经遍地都是一身妖气的人形怪,没有粗鲁的野兽派了。

    许了甚至开设了一座雷池,以供门下妖怪转修灵机之用,不过他此番来,不过是为了寻求一份机缘,非是前来传道,故而也并不强求,只有极小一部分妖怪,福至心灵,散了一身妖力转修灵机。

    三位老祖接掌宝象宫没几日,黄吉大仙的大弟子就出关了,这位大弟子也算天赋异禀,凭了黄吉大仙所传的道法,就能修炼到大衍士的境界。

    他出关之后,踏出了静室,见门外一个人都没有,还颇奇怪了一会儿。

    要知道,他可是门派的大师兄,突破境界乃是全派的大事儿,应该所有的师弟都来迎接才对?就算师父黄吉大仙自尊身份,不会前来,可也会招呼他过去,嘘寒问暖一番,绝不会无人问津,孤寂冷清。

    这位大师兄兜走了一圈,偶尔见到几个师弟和晚辈,都眼神闪烁,扭头就走,连招呼不敢打。他更是奇怪,急忙走去了黄吉大仙潜修之地,想要去见师父问一个明白。

    一路上,这位大弟子更是心生古怪,宝象宫本来也算雄伟不凡,毕竟主人也是修道之辈。但规模也还是有限,毕竟黄吉大仙也不过就是大衍士而已。但现在的宝象宫,已经跟原来截然不同,不但多了无数建筑,而且还隐隐形成了一座大阵,把整座宝象宫笼罩了起来,生出层层云霭,更让这座宫舍多了无数奇异的功能。

    比如这位大弟子,就见到一个师弟,因为想要躲避自己,往某处墙角一站,立刻就遁走的无影无踪,他走过去才发现,这里居然有一座传送阵法,只是他不明此**用,不知道会把自己传送去哪里,所以没敢尝试。

    宫中更多了无数石碑,路边,墙角,园圃……处处都是,大弟子也上去瞧看过,却发现上面居然印刻了无数道法,其中颇多精妙法诀,还胜过了师父黄吉大仙所传。

    他也是个修道的种子,故而一路上,不断默默记忆这些法术,不肯错过任何一块石碑,本来只需要一炷香的功夫,就能走到的地方,他居然足足走了半日,还未走出三停的路程。

    这位大师兄心知此时太过古怪,最后不得不舍弃了这些法术,闭上眼睛不看,这才走到了黄吉大仙昔日传道之所。他踏入进去,顿时与前不同,气势宏伟了许多,尤其是迎面有三位道人端坐,每一个他都不认识。

    这位大弟子想也不想,就叫道:“你们是谁人?我师父呢?你们凭何窃据我师父之位?”这位大弟子也是老实,就像把许了,玉虚和清虚三人拉扯下来。

    许了刚要开口,叫一声师兄,不由得就想起来倒霉的黄吉大仙,他推算过数次,虽然没有推测出来结果,但也大略明白,是因为自己三人叫了一声师父的缘故,被某位道尊一时兴起,并不想有这么一个师祖出世,故而给随手劈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叫一声师兄,会不会又惹怒哪位道祖,并不想多一个大师伯,也出手结果了这位无辜的道人。

    他急忙说道:“我们乃是黄吉大仙手下的师弟,你可以换我做师叔……”许了顿了一顿,见没有异兆,这才继续开口:“你师父因为得罪了某位厉害大敌,被此人远隔万里施展法力,一雷劈了,如今只剩下了身体,脑袋都给劈的么有。”

    大弟子顿时躁怒,叫道:“你们哄哪个?这等万里之遥,也能施展法术伤人的角色,如何会跟我们宝象宫有仇?我师父也不过是大衍士,哪里有本事得罪这种大人物了?必然是你们有什么诡计,害死了我师父。”

    这家伙立刻就想要动手,抬手就飞出了三道剑光,呈现品字形,向三人一起杀来。

    许了跟人战斗甚多次,但是……这种使用飞剑之术的敌人,他却是很久都没有见过了。上一次见到,还是使用袖里乾坤剑的某位同门,也是白秋练的某位堂哥。

    飞剑之术在后世,被推演出来无数法门,似乎大弟子使用的古剑术,早就因为威力单一,被淘汰了多年。

    许了探手轻轻一捏,就把三口飞剑一起捏在手里,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若是不信,可以召唤诸位师弟前来,就知道我所言非虚。至于斗法,你就不必了,差距实在太大。”

    许了随手一抖,就抹去了三口飞剑上的灵性,让大弟子心头一疼,再也召唤不得自家的飞剑。好在许了随手就把三口飞剑掷还,他急忙呵气三口,这三口飞剑才恢复了几分灵性,晃悠悠又漂浮了起来,但却短时间内,没有办法用来杀敌了。

    若不经过重新祭炼,大弟子跟飞剑之间的感应就会极弱,纵然能够使唤飞转,但却无法传送更多真气,没有真气谷催,这口飞剑几乎就没什么威力。

    他也算是知道好歹,许了如此手段,顿时他这位大弟子脑筋清醒许多,转身就出门,好容易寻了几个师弟,逼问了半日,知道许了所言不假,自己师父的确是被雷劈了。

    至于许了他们的身份,大弟子也弄的明白,许了执掌了宝象宫,自然就不会屈从人下,把原来的师兄们,都变成了门徒,还都是三代以下,故而大弟子去问的时候,因为口供有些对不上,还着实蒙圈了一会儿。

    他也搞不懂许了他们三人的辈分,有时候觉得他们比自己高一辈,有是有觉得他们比自己高两辈,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要为师父报仇。

    所以这位大师兄,也不去管许了他们,每天都在宝象宫中闲逛,把宫中安置的石碑细心钻研,只想有朝一日,修成高深道法,寻找师父的仇家……

    许了得知此事,除了替这厮默默祈祷了一句,就再也不管他了,因为许了已经打探出来,这处天道碎片的蟠桃会,就要召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