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59 双持狂战
    最终兵器的来袭无法逃避,义体高川思考过诸多针对最终兵器的战斗方式。在过去的几次交战中,包括仅存在于印象中的“高川”的战斗,已经尝试过利用高速移动的近身战,以及武器基座的远程炮火覆盖,也有在近身战的同时,利用射击进行牵制等等,不过就结果而言并不理想。最终兵器能够针对对手的战斗力,同步提升自身的战斗素质,从躯壳强度到速度和反应等等,精神意识层面的侵蚀干涉也没什么作用,它拥有的神秘是一种综合性全方位的同步提升,并且似乎完全免疫意识性的负面影响,就仿佛是暗示它其实并不具备精神意识这等非物性的东西。在与之对战的时候,无论是试图利用技巧还是力量,哪怕动用临界兵器,都无法一次性造成高强度的杀伤。单纯从战斗方法而言,比起强攻,拖延和纠缠反而可以坚持更长的时间。

    在最近一次逼退最终兵器的尝试中,义体高川利用了三仙岛的力量,而在更早之前,则是与少年高川合力将其驱逐,这些尝试全都只是堪堪保住了自己的性命而已。要想真正意义上打败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而杀死它也没有任何意义在义体高川的印象中,少年高川在死亡前尝试过杀死最终兵器,但是,对方的数量太多了,这个“数量”的意义,正是杀死它毫无意义的重要原因,所谓的“最终兵器”似乎并非是单一个体的概念。

    假设最终兵器的同步性神秘不仅仅体现在单一个体的素质上,并且也体现在其数量的增加趋势上,那么,就算在针对其个体的战斗中将其击杀,也无可避免要面对复数的最终兵器。在无法想象其具体数量,也无法估摸数量增加规律的情况下,思考如何杀死最终兵器不过是徒劳之举。

    所以,与最终兵器的战斗关键,不是杀死它,而是驱逐它让它主动撤离几乎不可能,那么,就必须利用某些方法,将其相对位置进行转移。从这个战斗思路来说,那些没有过程的表现出空间性质的神秘能够起到巨大的作用,尽管并没有实际尝试过,但是,无论是利用三仙岛的力量去放逐最终兵器,还是和少年高川合作,在突如其来的变化中,转移自身的位置,的确都成为了从它手中保住性命的关键。

    因此,义体高川在这次战斗中,不再考虑高速移动和射击火力作为主要攻击手段,而选择了硬碰硬的方式和素体生命一样坚硬的外骨骼装甲,以及爆发力强劲的近距离攻击武器。

    在义体高川的设想中,无论是速度还是攻击力,都不足以战胜对手,但反过来说,当自身足够的强大,而促使最终兵器必须展现其同步素质的神秘性时,战斗无论如何都会进入一种纠缠的状况,在这种纠缠中,无论是高速移动,还是多样化的攻击方式都不能营造出对己有利的状况,远程的炮击更是从结果上而言最没有效率的战斗方式。

    近距离的具有爆发力的攻击,不考虑主动的躲闪和防御,彻底考验彼此的承受力,去期待有可能发生的某些变化,这便是义体高川最终的选择。他要将“厮杀”变成一场忍耐力和承受力的“比赛”,而在这场比赛中,甚至连临界兵器都是不需要的,因为临界兵器的攻击力太强了,很容易破坏比赛规则。

    速度不需要太快,只要达成让最终兵器同步的底线。攻击力也不需要太强,只要达成让最终兵器同步的底线。但是,精神上的耐性和躯壳上的承受力,却有着巨大的要求义体高川不担心自身精神上的耐性,而躯壳上的承受力也已经通过义体改造达到了可观的程度,他觉得已经足以适用这场“比赛”了。

    最终兵器的速度快不可言,比它落地时产生的冲击更快,眨眼之间就让席森神父陷入被动的防御中,它以一对二,不存在任何干扰战斗能力的负面情绪。义体高川的观测也只是在席森神父遭到袭击后,才捕捉到了最终兵器的移动,但是,它的移动轨迹很快就脱离观测,让义体高川必须依靠战斗直觉去感应它的动向。

    在战斗爆发的第一时间,义体高川就已经启动了准备好的武器,这种嵌入了近江的最新型s机关的武器拥有巨大的质量、动量和仅次于临界兵器的神秘性。它以部件的形态隐藏于沉重的外骨骼装甲中,但每一个部件都可以当作单独的武器使用。这些部件一共有三十六块,启动速度最快的是义体高川两只手腕处的锯齿型部件。

    在最终兵器袭来的瞬间,这两个锯齿型的部件就已经随着义体高川的挥臂动作高速飞旋起来。义体高川没有躲闪,在被最终兵器击中的同一时间,锯齿型部件也击中了对方。

    切割的火花在最终兵器肩膀上飞溅,发出让人牙酸的刺耳声响,一如义体高川所料,根本就不能击破它的身体最终兵器这个看似有血有肉的女性身体,哪怕从外表上并非构造体材质,也从来都有着不下于构造体材质的强度,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它的重量反而显得很轻盈。在义体高川的设想中,这或许是因为“针对高川”的缘故,为了确保和“高川”的高速移动相持,才保持一个轻盈的身体,但义体高川从来都不认为,根据战斗需求,它不会变得更加沉重。

    即便如此,在开战的第一时间,它的身体是轻盈的义体高川对此拥有相当高的把握。

    也正如义体高川所想,这一次碰撞,自身不免向后退了一步作为缓冲,而最终兵器则被砸飞了。真正意义上的被砸飞了,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它的姿态已经失衡,向后抛飞了近十米远才纠正过来。

    义体高川没有追击,在“肯定无法杀死对方”的前提下,追击没有任何用处,只会让其战斗素质进一步强化。哪怕是最初没有启动武器,而只在战斗开始之后才启动武器的做法,也全都是为了避免让最终兵器过快地针对自己的表现进行同步。

    仅仅是第一击的结果,就让义体高川觉得,这次的战斗思路或许是最正确的一回。

    外骨骼装甲被最终兵器击中的地方留下了印子,但瞬即就在其材质的特殊性下弥合了。装甲的缝隙喷出大量的白气,又同时有大量的灰雾被吸入装甲中,对流产生的风很强烈,围绕义体高川形成了肉眼可见的龙卷。

    席森神父的身影被冲击掀起的尘埃掩过,已经消失于义体高川的观测中,不过,义体高川根本就没再去捕捉席森神父或“江”的信息,全神贯注地感受着最终兵器的运动。在连锁判定的“巨网”中,似乎所有多余的物质都被剔除了,就只剩下最终兵器一个,它的每一次微小的动静,都在让这张“巨网”反射性地产生敏感的波动。

    在最终兵器纠正落地姿势的同时,义体高川的臂膀上挤出了新的部件,和双手的锯齿嵌合,发出铿锵有力的声响。

    现在,这把最新型s机关兵器,如同两把斧头斧面就是高速飞旋的锯齿,摩擦生成的高温火星,时不时从转轴处喷溅出来。而在斧柄上,则镶嵌着两颗宛如宝石般的结晶,那同样是s机关,一种附带具体现象性质的s机关。

    义体高川十分清楚,下一击的力量性质可就不再是纯粹的动量了。

    双手持斧的义体高川一步步迈向最终兵器,完全就没有施展速掠的想法。最终兵器的速度当然比现在的他更快,眨眼之间,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后,虽然没有速掠就不可能躲开这一击,但是,义体高川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躲过这一击。虽然无法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但是,连锁判定仍旧描绘出了最终兵器的轨迹,他知道它就在身后。

    巨大的冲击在义体高川转身的时候传来,但义体高川的身体只是摇晃了一下,外骨骼装甲的坚固超乎他的期待。最终兵器的这一次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换做是平日的身躯,不仅要受创,更会失去重心,乃至于抛飞出去。然而,这一次,义体高川在直接承受最终兵器的攻击时,完成了转身,两把锯齿斧头伴随着身体的旋转,再一次切割最终兵器的身体。

    最终兵器就如同刺客一样,在一击之后迅速后撤,但是,这一系列的动作完成之前,它的身体已经再次被义体高川击中。飞旋的锯齿从它的肩膀和胸膛上划过,随即在它的身体表面发生了剧烈的爆炸,比第一击更巨大的冲击,让它再一次失去重心,向后抛飞了十米远。

    从斧头传来的结实触感让义体高川清楚知道,这一击仍旧没有让最终兵器负伤它的身体强度已经同步提升了,攻击力也有所增强。但从观察结果来看,最终兵器的速度和反应并没有提升,一如它降临时的初始表现,尽管已经很快,却仍旧在可捕捉范围内。

    外骨骼装甲上留下的痕迹再一次迅速愈合,义体高川的后肩弹出第三个部件,和双手的斧头嵌合。在一如既往有力的碰撞声中,这两把锯齿斧头的外型变得更加巨大且狰狞。义体高川的身体在外骨骼装甲的包裹下,高度将近三米,却仍旧显得横胖,有一种沉重的质量感,而此时组合了第三种部件的巨斧,不仅在重量感上达到一个让这个身躯稍显不平衡的程度,更在面积上,足以遮掩这个身躯的一半。

    这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巨斧”了。放在“人类”身上,让人很难想象,这种巨斧可以被人挥舞起来,但是,对义体高川而言,这两把“巨斧”根本谈不上重量。

    三十六个部件,三十六次组合,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自己必须利用好这三十六次机会,如果真的会出现某种变化,他希望能够在这三十六次的机会中出现。

    试图杀死眼前的这一个最终兵器没有意义,它不可能被彻底杀死,也不可能在真正意义上击败它,在脱离了三仙岛后,暂时也没有了放逐它的能力。

    所以

    “让我们比比看,谁能坚持更长的时间。”义体高川的声音从全覆盖的面甲后响起,沉闷又坚定,装甲喷吐和吸入气体的声音,就如同是恶龙的呼吸。

    席森神父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或许已经趁机离开战场,“江”的感觉仍旧在这片范围徘徊,却无从捕捉,这些从感觉上可以得知的情况,从视野上却无法确认。究竟两者的状态如何,义体高川完全不去理会,他的全部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宿敌”身上,他十分清楚,自己稍有一点不留神,就会忽略素体生命同步的素质,导致战斗决策的失误。

    这一次,在最终兵器主动攻上来前,义体高川已经迈着沉重的步伐主动接近它了。最终兵器没有动静,仿佛在思考什么,如果它会“思考”的话,这种平静意味着在它的内部,正在有一种更大的变化产生,义体高川的经验已经在发出警报了。

    义体高川径直走到最终兵器身前,正是巨斧劈砍的最佳距离,他高举起右手的斧头,在刺耳的锯齿摩擦声中,最终兵器只是低垂着头,一副不闻不问的沉默姿态。

    义体高川没有犹豫,积蓄了全部气力的手臂用力劈下,下一瞬间,锯齿的尖叫声更加刺耳,巨大的阻力在他的手腕处蔓延。斧头于半空停下了,最终兵器用双掌夹住飞旋的锯齿斧面,让斧头难以下落。义体高川完全没有意外的感觉,他的左手已经挥动斧头,撩向最终兵器的肋下,但是,更加巨大的力量从最终兵器夹住的右手斧传来,义体高川的身体脱离了地面。

    在他纠正姿势之前,最终兵器那相对纤细的身影已经从两把斧头之间穿过,而他只觉得天旋地转。他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整个儿被掀起来了。

    最终兵器的力量已经再次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