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55 席森神父正在收束
    席森神父已经逃了很长时间感觉上的很长时间,至于具体过了多长时间,他已经无法计算了。不仅仅是那个侵蚀了女巫vv而来到现世的怪物给予的压迫,还因为随着战斗开始,就有一种朦胧的神秘在混淆他的时间感。如果不是有爱德华神父留下的遗产,那不可名状的恶魔变相,他早就因为时间参照系统的异常而无法确保自己的行动。

    席森神父对时间的认知十分朴素,只要一种动态还具备“过程”,这个过程就一定会涉时间,而时间正是这种动态变化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因此,当“时间”受到印象的时候,也从侧面证明这个时间段内的动态变化受到了切实的影响也许不是全方位的,但一定是综合性的,谁叫到促成整个动态变化的诸多主要因素。

    标准时间是一个对可观测事物运动规律的主观审定,时间感则是对自我运动规律的感受性认知。每个人的标准时间可以是不一样的,但是,在社会化体系中,一个统一的标准时间可以解决许多社会性活动的麻烦。而一个人的时间感却是不一样的,取决于自身生理状态变化的各种因素以及发自本能的感受性认知。大多数人出于社会化活动的需要,往往会尽可能将自身的时间感调整到近似于标准时间的程度,然而却又不可能完全符合标准时间,其中的误差来自于人体自身的局限性以及人在主观意识上对自身认知和控制力的局限性。

    人无法从主观上百分之百认知自己,无法百分之百控制自己,这并不是一种缺陷,而是一代代生存本能演化的结果。所有已知的人类局限性,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说,正是一种自我保护,那是生存本能的潜意识和主观能动性相互磨合后才确认的界限。席森神父从神秘学的角度去理解这一点,他认为,这正是人类在确立以“前进性的求知”为进化动力之后,为了不让自身超越个体和社会性集体的承受能力,才对这个动力源头进行限制的结果。

    正如动植物有一种极为敏感的生存本能,以让它们在无法思考的时候,也拥有趋吉避凶的行为。人类其实也拥有同样敏锐的生存本能,这个本能从人类主观意识发展之前,就已经设置了一条红线,因为,这个本能极为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个世界存在能够轻易摧毁个体和集体的物事就如同洪水冲垮了蚂蚁窝一样轻而易举。

    对蚂蚁自身而言毫无争议的任何一次求生行为,都会触犯人类,而被人一脚踩死,但人类却并不清楚自己才刚刚踩死了一只蚂蚁在人类诞生之后,产生足够强烈的主观意识之前,人类的求生本能和生存经验积累才形成的生理结构,便给这个主观意识设下了极为强大的限制,以避免人们如同蚂蚁一样,毫无争议又理所当然地触犯那些可怕的东西,然后被对方毫无所觉且毫无意义地毁灭。

    当人类生存在一个不知道有多广阔,也不知道隐藏着多么可怕的猎食者的世界中,将自身局限在一个小范围内,只满足于对这个小范围的了解,并在自身和集体可以承受的条件下,经营这个小范围,这是毫无疑问的正确选择。人类在主观上希望扩大圈子,本能上却试图收缩圈子,这样的矛盾在各种神秘学和哲学,乃至于现代生物学和社会学中,都已经有所体现。

    人类能够从不知道有多么深远的食物链中脱颖而出亦或者自认为脱颖而出并非是没有道理的,而自身的局限性,正是这种道理的深度体现,然而,当主观意识伴随着意识形态的发展而变得更加强烈,强烈到将“本能”也视为一种蒙昧和原始的时候,这种局限性被主流意识认为是一种禁锢,而不再是一种保护。

    然而,即便是在人类的认知范围内,例如“时间”和“空间”上,人类本身都是一个脆弱、短命且活动空间狭小的物种,人类自觉得漫长的演化过程,在整个宇宙角度根本不值一提。当人们将自身的局限性视为一种禁锢的时候,主观上强烈地想要走出自己的小圈子时,却无论从哪一个方面,都不存在扩大和维持生存圈子的能力。

    就如同夏天的蝉试图认知四季的存在如果蝉能够思考,是否能够从它那局限性的视觉感官中,觉察出四季的线索?倘若它拥有了和人类一样的思维能力和观察能力,又是否能够活过冬天?人们常常寄望于“一代代人的努力”去积累出一个质变的结果,然而,假设蝉拥有人类的思维能力和观察能力,也拥有“一代代蝉的努力”,它能够认知和感受冬天吗?结果很显然,只要它自身的局限性没有被全面打破,就无法对冬天有一个切实的认知,它可以猜测到,从理论上推理和想象出来,却无法通过一代代蝉的努力,去度过冬天在那之前,它们就已经死了。

    人类面对那些自己从未去到过,只从猜测、想象和理论性的推断中得知的事物和事物变化,乃至于连猜测、想象和推理都无法做到的未知事物变化时,同样有着和蝉相似的结果。

    从一个苛刻又残酷,或许还带着偏见的角度来说,人类无法突破自身局限,哪怕拥有智慧,拥有成体系的思维,也无法做到这一点,其理由正是和蝉无法依靠自身的努力见证四季一样。被人类自身称道的智慧,放大到充满了未知的宇宙中,也如同“蝉的智慧”一样的渺小。甚至于在一些存在眼中,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人的智慧,就如同人并不承认蝉的智慧,而仅仅承认蝉的本能。

    人们不认为蝉是聪明的,但却认可蝉的生存本能和其能够跨越时光,将种族延续至今的行为方式,更会会利用蝉的本能去做一些有益于自己的事情反过来说,当某一种存在同样站在同样的高度,如人视之蝉一样,视之以人的话,或许人对这个存在的意义,也就仅此而已。

    以上的结论在人类的神秘学和哲学中,从来都不是一件新鲜的论调,在人类有意识地去思考自身和世界的问题时,就已经被古人以一种朴素的,源于对自身本能的求证和总结的方式揭示了。人类的思想是延续性的,因为人类的社会是延续性的,所有对于认知自身和认知自身所观测到的世界的想法,都存在一个或多个核心,这些核心并不是近现代才确立的,而是从早远之前,就已经在古人的思哲上有了影子。或许近现代的哲学思想对人类思想进步的促进作用,并不在于总结出了新的规律,而在于将过去已经有了影子的论调,赋予了更确切的轮廓,并形成了一个更容易被同类认知和传播的表达方式。

    是的,席森神父是如此认为的,人类在思想深度上,早已经不存在本质上的进步,但形式上的进步却是显而易见。

    因此,席森神父并没有过多的钻研现今思想界的风潮,而是转为更深入地去挖掘古人那朴素的思想观念,而这样的举动也往往是许多颇有才干的资深学者和神学者所选择的方式。爱德华神父当然也是这么做的,接受过爱德华神父言传身教的席森神父,同样经历了和他的教父相似的轨迹,抛弃现今的思想形式,从古代朴素哲学中提取自己所需要的精粹,并将它们重新凝结成自己的思想轮廓至于为什么是精粹?怎样又才是自己所需要的?或许有人认为,其中主观偏见的成份太重,才导致了思想上的扭曲,但是,席森神父当然有自己的标准:正因为人自身充满了局限性,人所能观测和认知到的事物,以及观测事物的角度都充满了苛刻的局限性,所以,人对于“思想”的需求其实也是局限性的。具体来说,人需要的思想,是能够揭示人类所能观测和认知到的事物,以及满足观测这些事物的角度所需要的思想。由此,限于每个人能够观测和认知到的事物,以及观测事物的角度都有着差别,所以,每个人所需要的思想也是不一样的。古人从自身的观察,总结出的思想,也和如今的人们所需要的思想不太一样。

    反过来说,也有“人并不需要那些正确,但却超出自身观测和认知范围的思想”的论调,因为,这些思想不能够解释人们看到和感受到的东西,却在解释人们无法看到和感受到的东西,当这些思想进入人的脑子里,就会让人的思维逻辑产生毁灭性的影响。

    席森神父拥有自己完整且严密的思维逻辑,无论是形而下的逻辑,还是形而上的逻辑,都已经和神秘学融为一体。他认知中的“时间”和“空间”等等这些概念,和大多数人的常识虽然谈不上截然相反,却肯定有所不同。

    具体到他基于这些概念,对眼前的这个可怕怪物的描述,以及对这个怪物所产生的种种现象,乃至于这些现象对自身的影响等等,也全都和大多数人的常识不同,甚至于,和除了他之外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

    他的标准和感受性,是极度私人又自我的,但又的确能够帮助他尽可能去确认自己面前这个神秘未知的敌人,以及那些不可思议的现象。爱德华神父的遗产,并无法完全契合进席森神父独有的体系中,但是,无可否认,爱德华神父多年的言传身教,让他的体系在席森神父的体系中占据了一个相当基层且重要的位置。因此,这份遗产得以遗传和转化,然而,这个过程需要时间。

    席森神父对这个无定形态的恶魔变相“万物归一者”的使用,在他所感觉到的漫长时间里,既粗糙又毫无效率,倘若其力量是有限的,那么,他的确在浪费它的力量,用于那些不太重要也不怎么友好的状况。只是,这也是毫无办法的事情。在“万物归一者”真正融入席森神父的体系之前,席森神父甚至无法主动用它的视角去观测敌人,也无法控制其行为方式,甚至于无法每时每刻都确认它的存在性。

    万物归一者作为爱德华神父的神秘“九九九变相”的最高杰作,拥有超越席森神父自身局限性的力量,倘若万物归一者是死物,大概会让席森神父的境况稍微好上那么一些,然而,万物归一者既然是恶魔变相,在爱德华神父死亡后,其形态更接近于原生的灰雾恶魔。所有的神秘专家都知道,灰雾恶魔是有自身意识和智慧的,因此,万物归一者哪怕受限于爱德华神父和席森神父之间的关系,而无法彻底抛开席森神父独立行使其主观意志,但也不会完全遵从席森神父的主观意志。

    这个无定形态的恶魔变相所制造的种种现象,不定时也不定性地涵盖席森神父和那个占据了女巫vv躯壳的怪物,但又稍微偏向于席森神父,正是这种偏向性,让席森神父得以争取到更多的时间,而不至于迅速败亡于面前的怪物手中。

    范围性的神秘力量切断了席森神父的魔纹和安全网络的联系,其效果之好,让席森神父怀疑,自己所在的整个统治局区域都在影响中,这意味着,这个区域已经变成了一个独立的战场,不仅仅这边的信息无法传递出去,外边的增援也无法进入。席森神父只觉得自己被困在了一个囚笼里,如笼中之鸟,无处可逃,一种冥冥中的必然性,正在侵蚀自己的思想让他从那近似于不可知论的思想中滋生出一种对智慧生命而言难以接受的必然性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