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十、忽然就对太监有了好感
    曾登科一棒落下,如山重势却忽然轻飘飘一转,重达百斤以上的乌木大棒,在他手里宛如鸿毛,轻盈一挑,击在刘峰晖的红尘六散刀意最不当力处,轻松击破了这名六欲红尘刀传人的绝世杀招。

    曾登科破去了红尘六散,伸棒在刘峰晖的额头轻轻一点,就飘身回退,显得行有余力,潇洒非常。

    他能在杀势最盛的时候,化杀意与无形,崩开刘峰晖的刀意,面对六欲红尘刀最强杀招,来去自如,制敌却不伤人,实力远在对手之上,却是谁也看的出来。

    曾登科落在地上,手中的乌木大棒随手抛给手下小太监,态度又复变得恭谨无比,对商学松说道:“大王果然洪福齐天,居然能有如此豪杰来投,当真可喜可贺。”

    商学松又不是傻子,如何不知道,这个小太监曾登科是给刘峰晖师兄弟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们,凭你们有什么本事,在某家面前全不够看,我们北辰王府藏龙卧虎,有的是遮拦人物。

    偏偏刘峰晖师兄弟却十分吃这一套,尤其是刘峰晖,死里逃生一回,眼中却全是狂热之态,纳头便拜,说道:“北辰王果然不凡,麾下尽有这多奇才异能之士投效,刚刚见识了太上指剑,又复见识了威霸天下,无双无对的如意棒法,当真畅怀平生!我亦愿意附大王尾骥,为大王诸事奔走,做一个小小的走卒。”

    王钟也跟随师兄一起,低头为礼,显是也有些心悦诚服,他为人虽然有些娘炮,但胸中实有不凡韬略,若非是接连遇到太上指剑传人,如意棒法大家,原也不容易就此折服。

    两师兄弟见识这位北辰王手下,藏龙卧虎,心头都猜测,这位大王肯定是要大事之辈,决计不是肯蛰伏之人。

    跟了这种主子,今日能从龙,明日就能飞腾九霄!

    商学松此时心头,只有一句马卖屁,却知道不当讲,只能生憋,呵呵一笑,做出怏怏大度之态,招呼两兄弟一起进府。

    这一次曾登科却不揽此事务,悄声对商学松说道:“大王!此乃外务,非是我权辖范围,当唤四位总管招呼这对师兄弟,免得乱了本府规矩。”

    商学松微微犹豫,他倒是无所谓,但是曾登科所言,也是正理,他是王府的内务总管,管理府中一应事务,似这等招揽门客的事儿,乃是徐震,陈彬,张威,朱洪志四位王府总管权辖,曾登科插手,就是坏了王府规矩,日后必生龃龉。

    这就好比:掌x,纵x的作者跑去阅文的编辑qq上要推荐,编辑不亲手打死他们,也就是因为网络太近,现实太远,手脚够不着,并不是因为心肠慈善。

    商学松微微点头,曾登科立刻吩咐一声,对手下小太监说道:“快去请徐震总管。”

    过不得片刻,徐震就匆匆而来,曾登科见他出现,就比了一个手势,带了手下人悄悄退走,换了徐震的人手来服侍商学松。

    徐震在路上,已经得曾登科手下小太监禀报,知道有两位豪杰来投,心下也颇奇怪,暗暗忖道:“我们家大王,非是皇室族亲,也不是功臣之后,乃是商道人之子,仙家后代。这等豪杰必然图谋前程,可跟了我家大王,又能有什么前程了?难道跟我们一样想要做太监?”

    此方世界仙道缥缈,少有人知道世上真有神仙,就算知道也无从寻求,长有求仙之辈,便走八方,寻访名山大川,海外诸岛数十年,仍旧一无所获。

    纵然有修行中人偶尔游戏红尘,都是以其他身份遮掩,从不会让俗世中人知道自己来历。比如太上道门的传人,偏爱以太上指剑行走江湖,从不会展露仙家手段,被视为江湖隐秘武家门派。不是修行中人,根本不知道太上指剑乃是玄清太上剑经的第一重,只以为是一门威力奇大的江湖武学。

    就连商道人飞升,也是因为想要给商学松这个儿子留一场荣华富贵,才会故意显露行迹,不然世上根本不会有俗人知道,曾有这么一个道人修炼到白日飞升。

    朝廷中有识之士甚多,也知道若是尊崇神仙,民心信神胜过国家法度,必然天下大乱。

    故而,大衍王朝皇室宗亲,位高权重之辈,虽然知道天下有修道之人,却从不宣扬,甚至还故意遮掩,就算对商学松颇为优待,却也不会给他实权。商学松注定了没法在朝堂上有所建树,也不可能获得什么地位,甚至就连商道人飞升之事,也被朝廷故意隐瞒,免得传言太多,影响朝廷威严。

    大衍王朝上下,知道商学松身份的人不过寥寥之数,他府中小太监尽皆为武功高强之辈,也有监察这位仙二代之意,不希望他出去搞风搞雨。

    如徐震这样的总管,早就知道商道人虽然会从仙界传下些好东西,但也不过是一些仙家的玩物,或者延年益寿,祛病辟邪之物,并无能让人成仙之法。

    若是商道人肯带契,还会留下这个傻儿子当北辰大王?早就一并鸡犬飞升了。

    所以,投靠北辰王府,不但没有荣华富贵,指望跟随这位北辰王,日后有机会成仙,也是甚不靠谱。

    并无人知道,商道人还给商学松留了太雀环,把毕生宝物和道书偷偷传下,不然他早就被人捆绑起来,各种酷刑用上,逼问如何弄出来仙家宝藏了。

    徐震虽然心中想的不少,但嘴上却一句都不会说,只是笑呵呵的说道:“两位豪杰投我北辰王府,可为六品带刀侍卫。毕竟王府规矩太多,纵然大王想要破格提拔,也须有些功劳,却是有些委屈两位……”

    徐震说的委婉,又甚圆转,刘峰晖和王钟两师兄弟倒也没什么不满,尤其是有了职务,也就有了收入,两兄弟本来就厮混的一般,哪里还有挑三拣四?当下就应承下来。

    徐震跟两兄弟客气几句,就带了他们去熟悉王府,如何当差。

    商学松一盏茶还未吃尽,这件事就已经底定,亏他还以为要好生陪两位新招揽的手下玩耍一回。

    他在徐震带了刘峰晖和王超师兄弟下去后,半晌才喃喃自语道:“这要是公司里来了有本事的新人,主管还要请客一次,方能联络感情,建设团队。封建社会居然连这个都可以节省,随便叫一个太监去交代做事即可。”

    商学松忽然就对太监有了些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