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百零二章 洪荒的真实面目
    女巫咸湿的所作所为,彻底惹怒了楚阳。

    她不过刚刚踏入天巫之境,相当于太乙金仙初期,如何是楚阳的对方?转眼间就被轰飞出去,身躯龟裂,差点打爆。

    “我还真小觑了你!”

    女巫咸湿更加暴虐,宛若没有开化的野兽,双眼喷吐三丈长的凶光,她张口吐出一柄神剑,上面缠绕着血光。

    “血炼之器?”

    楚阳感觉到了少许的威胁。

    “不错!”女巫咸湿点头道,“我巫族没有元神,只修炼气血体魄,虽不能如意运转先天之器,却也能够以自身气血炼化,发挥威能。”

    “此剑,名为杀妖剑!”

    “下品先天灵宝,可经我血脉孕养,攻伐之力更强!”

    “卑微的蝼蚁,死!”

    女巫咸湿一剑裂天,斩断虚空。

    啪……!

    楚阳催动太极玲珑天,头顶上出现了阴阳太极棋盘,正是大阴阳术和玲珑大罗天融合而成,形成绝世的防御神通。

    杀妖剑落下,被强势挡住。

    与此同时,楚阳手掌一翻,抓住了长剑,兵之秘和大器道术同时运转,一时间让咸湿对这件仙兵的掌控力降到最低,差点被楚阳直接夺走。

    “竟能干扰我的血炼之器?”

    咸湿大吃一惊。

    吼吼吼!

    楚阳张嘴,就是一声灵魂咆哮,尽管巫族没有元神,却有生命本源核心--真灵。

    灵魂咆哮,依然能够震慑。

    噗哧!

    抓住机会,一脚踢出,就是鬼斧神工大仙术,将咸湿劈飞出去。

    “好强悍的肉身!”

    意外的是,这一神通,竟然没将咸湿劈成两半,只是从眉心一直劈到小腹下方,肌肉反卷,骨骼龟裂,却没有分尸。

    只是对方的样子,太过凄惨。

    啊啊啊!

    女巫咸湿发出凄厉的叫声,“我要你死、要你死!”

    她的斩妖剑,早已被楚阳夺走。

    “如你所愿,去死吧!”

    楚阳打出轮回仙术将对方给吞了下去,任咸湿挣扎,就是难以打破轮回束缚,几次轮转,已经没有了挣扎的迹象。

    啪……!

    通道崩溃,楚阳一把掐住了咸湿的脖子,这时,她的力量被削弱到了极致,差点轮转消亡。

    “你想怎么死?”

    楚阳笑了,笑的渗人。

    “你敢杀我?”咸湿阴森一笑,“我是天巫,在整个巫族中都算是中流砥柱,若是损失一个,必然会引起祖巫大人的重视。嘿,那时候,祖巫大人定然会推算清楚,是你、是人族杀了我,你说,祖巫大人会不会暴怒?会不会血洗人族?再告诉你一个残酷的事实,被我巫族灭亡的种族,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其中有着大罗金仙老祖坐镇的强势种族,都被灭了几个!人族?嘿,女娲创造,妖族的食物,本被我们巫族厌恶,甚至几次三番的商议要彻底的灭掉,只是找不到一个好借口罢了。我若是被杀,天大地大,也没有你逃亡之地,你人族的命运,也会被彻底的注定!”

    “巫族,都是这么自以为是吗?”

    楚阳冷漠道。

    “不、不,这不是自以为是,而是实情,是我巫族强大的自信!”女巫咸湿傲然道,“再告诉你一个实情,我们巫族为了培养幼儿,往往会猎捕你人族的小崽子,给他们当玩具,当食物。当然,你人族三祖也知道这些事情,可结果如何,却只能龟缩默认。”

    “我听闻,祖巫后土向来心善,她就不管?”

    楚阳再问。

    哈哈哈!

    女巫咸湿大笑,就像一个老鸨子在嘲笑没有卵蛋的乞丐,极尽蔑视:“后土祖巫大人,高高在上,俯视洪荒,一言而决万族兴衰。在大人眼中,有的只是巫族儿郎的成长,还有敌人妖族的情况。至于人族?蝼蚁一般匍匐在洪荒大地上苟延残喘的种族,怎会入得了大人的法眼!祖巫大人心善,可那是对我们巫族儿郎的心善,是对我巫族未来的关切,至于你们?嘿!”

    楚阳吐出一口浊气,暗自点头。

    这样才合理。

    心善,往往是对自己人。

    在洪荒生存的强者,还是横扫十方,镇压万族,与妖族搏杀的巫族祖巫,又岂会是善茬?真的会博爱众生?根本不可能。

    后土之善,只是对于巫族而言。

    今后的大善,也是因为身化轮回,至于其中的隐情,自当另论。

    “还不放了我?”

    女巫咸湿猛然喝道。

    “放了你?”

    楚阳冷冷一笑,抬起手掌,将另外十余个环绕左右的巫族战士全部拍死,一个不留。

    “你真敢杀我?”咸湿一颤,冷酷之极,“那就来吧,我巫族从来不怕死,被杀也只是回归父神的怀抱。当然,我死之后,祖巫大人很快就会察觉,你要做好承担杀我之后的惨重代价!”

    “对我而言,天下无不可杀之生灵!”

    楚阳更冷酷。

    他胸口出现一个旋窝,将咸湿给吞了下去,同时交代道:“剥夺记忆,留下精血还有真灵!”

    道魂没有回应。

    火焰燃烧了大部分痕迹,也葬送了古老的生命。

    幽幽一叹,心中有种复杂难言的情绪。

    “这才是真实的洪荒啊!”

    楚阳抬起手掌,打出了大腐朽术,将方圆万里的一切,尽皆腐朽凋零,埋葬在黄土中。

    又催动春风化雨术,种子发芽,树木疯长,转眼间,荒芜的大地已经郁郁葱葱,与远处的古木森林没有了区别。

    “巫妖大战之前,恐怕我就要面对很多的凶险了!”

    楚阳心中思量。

    他从来都不认为,红云死亡他之手而不会被别人知道,咸湿之亡,能逃脱祖巫的调查?

    只能拖一天是一天。

    更何况,在头顶上,除了准圣之外,还有圣人,圣人之上,还有合道的鸿钧道祖。

    准圣有什么神通?圣人强大到何种程度?鸿钧道祖又是什么状态,真能一念而知天下事?

    这些,他统统不知。

    唯一知道的一点,就是快速提升修为,否则,不但会错过很多机缘,恐怕也难以保全自身。

    走也……!

    楚阳施展大挪移之术,转眼间就是几十万里开外。

    这一日,他来到了洪荒人族的腹地。

    这个时候,他从道魂剥夺咸湿的记忆中,也得到了很多有关巫妖的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