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九百零一章 暴虐
    人族,一直处于不停的迁徙之中,在生存线上挣扎,根本没时间、没功夫想其它的事情。

    就如眼前的这个部落,才扎根三年,就要准备再次迁徙了。

    洪荒的危险,人族的艰难,超出了楚阳的意料。

    还有一点让楚阳意外,偌大的族群竟然没有修炼之法,只有简单的吐纳之术,可强身健体,增强一些力量,却根本无法修炼成仙。

    没有掌握命运的力量,就只能在底层匍匐挣扎,甚至不知何时灾祸降临,就此回归天地。

    这是弱者的悲哀。

    从这一天开始,楚阳就暂居这一部落。

    至于部落的名字,根本没有。

    他观察这些人的生活习性,还有体质情况。

    “男子狩猎,女子采摘野果和植物根茎为食,也幸亏洪荒灵气充沛,地广人稀,植物繁茂,花叶几乎不凋零,野兽也多不胜数。否则,连生存都是问题。只是狩猎工具太过简单,工具太过简陋!”

    楚阳哀叹。

    行走众多世界,他发现洪荒世界的先民才是真正的处于蒙昧之中,没有开化。

    这一日,狩猎队伍再次返回,得到了很多猎物,只是队员却伤痕累累,而且有一半没有返回。

    “这些日子,野兽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妖兽,不正常!”队长名叫桑,他来到楚阳身前,坐下后忧心忡忡道,“恐怕不久,就会爆发兽潮,我们也不能呆下去了!”

    “兽潮爆发的次数很多吗?”

    楚阳询问。

    “不多,除了大山边缘,一般不会爆发兽潮。即使爆发,事先也有征兆,可这一次,跑出来的野兽十分凶残,而且带着恐惧,有些惊慌失措,似乎大山深处,有着可怕的存在出现!”

    桑经常狩猎,对于野兽的情况知道的一清二楚。

    楚阳站起身,望向了大山深处。

    这一段时间,他参悟玄法,准备推演一部适合洪荒人族修炼的功法,同时还思考一些其它的事情,对于周围情况并没有关注。

    如今查看,却是发现了很多野兽。

    野兽是山林中最常见的物种,在进一步,灵智开化,有了能力,就成了妖兽。

    “找死!”

    运转仙魂,催动神眼,楚阳发现了万里之外的情况,顿时暴怒。

    唰……!

    他腾空而起,转瞬而逝。

    “果然是仙长!”

    桑呆了呆,更加敬畏。

    这个时候,一块石碑从天而降,落在了他身旁,也传来了楚阳的声音:“这是阵法石碑,方圆千米之内,妖兽不可入,群兽不可侵,若是重创,就呆在石碑旁,有助于恢复。待它日,前往腹地中心,本尊会在那里传法。”

    “多谢仙长!”

    桑激动,跪拜而下。

    万里之外,有一部落。

    啊……!

    火光熊熊,将这片树林燃烧,上面的巢穴纷纷点燃,升起大片的火光,犹如绽放的绚烂之花,伴随着惨叫之声,凄美悲凉。

    “头儿,这小崽子,鲜嫩可口,您尝尝?”

    这是一个身高超过四米的巫族青年,他手里抓着还在襁褓中的婴孩,递给了女巫咸湿。

    “还没有沾染多少后天浊气,有股子清香!”咸湿接了过来,闻了闻。

    看到婴孩哭闹不止,她厌恶的皱了皱眉,拔开兽皮,一股水流从‘小雀雀’中冲天而起,进入了她微张的口中。

    “阳刚之气,回味无穷!”

    咸湿砸吧咂嘴,露出满意之色。

    她忽然张开大嘴,嘴角咧到了耳后根,一口将婴孩吞了下去。

    “头儿,怎么样?”

    “滋味不错,只是精气太少,远远赶不上妖兽崽子。不过偶尔尝尝,也别有一番滋味!”

    “嘿嘿,头儿喜欢就好!我去烤几个,再给您尝尝?”

    “去吧!”

    咸湿挥了挥手,她忽然看向了远处,擦了擦嘴角,露出了狞笑。

    轰……!

    楚阳踏空而来,看到巢居树上的部落被彻地的点燃,哀号的声音,早已停止,火焰之上,却架着烧烤,一排排一列列。

    闻到空气中的味道,楚阳有种恶心感。

    “你该死!”

    暴怒的情绪,犹如冲破束缚的巨浪,山呼海啸般直冲脑门。

    他彻地的愤怒了。

    杀机化成了火焰,在双眼,在鼻孔,在耳朵,在头顶熊熊燃烧。

    “卑贱的人类啊,你让我丢了颜面,今日,我就将你斩杀,然后如你的同类一样,被架到火上,烤的外焦里嫩,香气扑鼻,然后被我一口吃掉!”女巫咸湿舔了舔鲜红的嘴唇,露出邪魅之色,“就是不知,你的滋味如何?”

    “头儿,人类太过弱小,精气不足,就是屠了一个部落,都填不饱肚子,远远比不上妖兽。不过这一个,能够腾空而起,应该会好吃些。头儿,我来吧!”

    “你不是他对手!”

    “头儿,小瞧了我不是?一个小小的人族,没有传承,没有修炼功法,即使得到了逆天的机缘,也是蝼蚁一只!”

    这位巫人说话之前,就蹦了起来,一拳打爆空气,要将楚阳轰杀。

    啪……!

    楚阳一抬手,手掌变大,抓住了对方的拳头。

    “土之力,给我松开!”

    巫人有些意外,拳头上,涌出了一股股大地之力,要将楚阳的手掌震碎,可结果让他更加意外,竟然无法撼动。

    “今日,我让你们尝尽世间酷刑!”

    楚阳声音幽幽,宛若从九幽深渊发出的声音。

    他不是好人。

    他甚至也有过滥杀无辜,

    更甚者,毁灭世界,埋葬亿万生灵。

    冷酷无情,说成残忍都不为过。

    可他却看不得人族被欺压,心底深处仅存的那点良知,微不足道的底线,让他时刻记住自己的根,自己的源。

    “我可以杀人,但看不得异族杀人,更何况是吃人?还有吃掉幼儿!”

    看似矛盾的心理,实际上种族传承的天性。

    咔吧吧!

    楚阳掌心中,喷出了毁灭之力,没入对方体内,将全身骨头在一瞬间全部震断。

    一甩手,对方落到了地方。

    金之力凭空凝聚,钉住了对方的四肢,牢牢的固定在地上。

    “好手段!”

    咸湿没有理会地上挣扎的巫人,踏步过来,眸中流淌着残忍之色。

    “野兽暴动,应该是你们所为吧?”

    楚阳不急着动手,反而问道。

    “人族啊,卑微的犹如蝼蚁,可不得不说,生命力太过强悍了,繁衍快速,有了十余亿之数,已经占据了不少地盘,抢走了我们巫族的不少食物,尽管都是我们看不上的东西!”女巫咸湿嘴角一瞥,残忍万分,“女娲为妖族创造的食物,岂能任你们快速繁衍?那就驱赶万兽,先灭一茬!”

    “死!”

    楚阳闪过暴怒之色,就是三千轮回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