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48 昴星团的KAEKESA之二
    能够让近江感到惊奇的事情已经不多了,她以自己特有的方式去认知这个世界的种种,去理解桃乐丝透露出来的情报,并从中推导出更多的可能性。桃乐丝等人是否处于一个对自己所在的世界进行总体性观测的位置,对近江而言并不重要。她参照桃乐丝泄露出来的世界观,来看待自己所在的世界,但又从不认为只有这么做之后,世界观才是正确的并不存在正确,而只存在完善,能够用不同的角度去观测同一个事物,对她这样的研究者而言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从“病院现实”观测“末日幻境”,“末日幻境”就是整一个意识态的世界;从“末日幻境”内部观测“末日幻境”本身,世界却又展现出一定程度的意识性和物质性的分割,但两者之间的界限却又不是严厉的,名为“神秘”的转换机制,从一个通行于“精神”和“物质”的基础本质上,将两者之间的界限变得暧昧,于是,意识现象以物质形态表现出来,亦或者物质反应直接造成意识现象的连锁,诸如此类的状况数不胜数。毫无疑问,这意味着,被从常识上区分看待的物质和非物质从基础层面上存在一个最为原始的同一核心,而所谓的“量子”、“维度”和“正反性”等等概念所涉及的领域,都仍旧没有触及这个核心,甚至于在一个有限的微观层面和宏观层面上表现出有效性,但在更深入的微观层面和宏观层面上,却被证伪。

    当经典力学在更深刻的环境中丧失其解释能力时,崭新的力学便出现了,但这些被普通人视为认知最前沿的力学也丧失其解释能力的时候,就必然需要有一个更加深刻的力学理论去取代。力学理论的发展时这样,其他理论的发展也是如此。伴随着观测角度的不断改变和不断深入,越来越多无法理解的事物和状态呈现于视角中,大多数时候,人类其实有主动权的人能够看到什么,能够从何种角度去看,并非是一蹶而就,而是伴随自身知识层面扩大的一种有序且温和的扩张。然而,这个世界的恶意是如此的强烈,以一种强迫的方式,让人无法按部就班地扩展自己的视野,强行将同一事物的不同角度摆在人们面前,人们受限于自身知识和认知,无法同时从如此多的角度,去接受这些过量的信息,从而将同一事物在不同角度展现出来的不同情状,默认为是不同的事物现象。

    这并不是无能的表现,而正是人类的求生本能在试图拯救人类自身。近江可以找到诸多实例,证明如果人们不以这种“愚蠢”的方式将“同一事物的不同侧面”区分开来,假以“多种事物”去认知的话,人类自身的处理系统一个在常人眼中庞大而复杂的涵盖生理和意识运转规律的处理系统就会因为“过载”而烧毁吧。

    因为,相比起“事物的完整性”所包含的信息量而言,人类自诩强大的处理系统仍旧是太过于单薄且脆弱。

    这个世界的恶意不理会人类的脆弱,不去关注人类在此时此刻于物质和意识层面上的处理能力,而强行将多余的资讯灌入人们的认知中。在近江看来,所谓的“神秘”,所谓的“怪异”,所谓的“多变”,以及更多的“不同的东西”,实际上就是人类为了保全自身而下意识对这些信息进行加密和分流,以减缓自身的压力,从而让自己能够在这种信息的洪流中生存下来。

    从这个角度去看待种种怪诞的事物和不可思议的神秘,一切又都是如此的理所当然,“神秘”仍旧是神秘的,“怪异”仍旧是不可思议的,但却对它们为何如此,有了一个集中的解释和猜想一切从人类自身出来,又归于人类自身。在一个有限的时间内,相对脆弱的人类本身,正是大多数“神秘”和“怪异”的根源。尽管知晓了这一点,但大多数人却毫无作为,因为,如果他们不是如此的“愚蠢”,早就死得一干二净了。

    反过来说,能够跨越这种自我局限,并承受住视野扩张所带来的负荷,最终能够在他人眼中的“神秘”和“怪异”中徜徉的人,是如此的稀少。在近江眼中,所有的神秘专家哪怕能够使用神秘力量,也仍旧是“愚蠢”的,因为,在她的研究结果中,那些神秘力量并不是神秘专家扩展了自己的视野,并承受住了压力,才有控制地表现出来,而完全是他们自身所产生的信息辐射,从一个大多数人无法观测到的视角强行流入他们的认知中的体现这是十分可笑却又十分讲道理的情况,人对自身的无知,导致了连对自身认知也是局限性的,而这种局限性确保了人自身不会在自我认知的过程中被毁灭,人的脆弱就在于,人甚至不能够完全承载人自身的完全角度所产生的信息。

    神秘专家在自我认知中,比普通人看到了更多,但却又大多不是他们自身的意愿,而是一种被强迫的结果。甚至于,在这个被迫的结果中,他们根本就不明白如何有理性地保护自己,没有找到正确的逻辑的手段,乃至于无法认知到这是一个致命的威胁,而全然在一种下意识的自我保护状态中瑟瑟发抖,艰难成活。

    然后,更少的一部分人,或者是意识行走者,或者是桃乐丝之类的存在,意识到了自己必须保护自己,而寻求着自我保护的手段,仅仅如此,就已经消耗掉了他们的大量时间和精力,却仍旧追不上信息膨胀的速度,所以,他们的自我崩溃从来都没有停止,大约只是比其他更蠢的人减缓了一些吧。但是,仍旧是蠢人,“愚蠢”仍旧在保护他们,而他们自诩聪明,却仍旧在依赖着“愚蠢”的力量去自保。

    总而言之,在近江的眼中,所有未曾认知到“自我的愚昧在拯救自己”这个事实的人,都是彻头彻尾的蠢蛋,也是都是不可救药者。那个强迫世界从不同角度展现在人们面前,导致信息洪流爆发,以及强迫人必须以更完全的角度去认知自己,以至于自身的意识结构和生理系统逐渐崩溃的罪魁祸首,是如此的神秘而强大,普通人哪怕只是“猜想到它的存在”,就已经被这种猜想行为所间接带来的信息量摧毁了。哪怕是近江自己,也完全无法直接去观测它的存在,她自认比其他人更强的一点是,她可以更加有效,更加理性,更加富有手段地去拒绝观测它的存在,从而保证在“观测”和“接受”两种行为上的一部分主动权,而并非是如那些愚蠢的人类一样,被强灌着去认知这些东西。

    近江有许许多多隐晦的线索证明,这个罪魁祸首并非是有意针对谁,也不是有意针对这个世界,导致信息暴动的原因,并不在于它有意识地去做了什么,而更像是其本身的构成就是一个导火索,如同自然现象一样,天然就能让信息暴走形容来说,就如同温度会下降,温度下降了会导致结冰,而结冰会导致事物的运动变得迟钝。

    这个罪魁祸首对这个世界产生的无意识的自然性的影响,最终表现为“世界的恶意”,但是,哪怕是这个结果,也仅仅是其现象意义下降了好几个层次,并且剥离了许多个角度的结果。仍旧用“事物因为结冰而变得运动迟钝”这个例子,难道“事物运动迟钝”是“温度下降”的唯一体现吗?而这个“事物运动迟钝”的结果,是直接由“温度下降”这个起因产生的吗?在逻辑上,这个因果关系之间隔着更加复杂的关系,是连锁反应到好几个层次后所产生的结果之一。

    从这个角度来说,试图从这个世界的末日、异常和神秘等等因素,去反推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的真面目,也根本就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做到的,这个因果之间隔着不知道多少个量级的连锁,从而导致“无法从现象去观测其本质”的情况发生在近江看来,这便是在桃乐丝的“病院现实”中,只能观测到“末日症候群”这种病态,而无法找寻到“病毒”正体的目前最有力的解释。

    然而,既然罪魁祸首是存在的,在这条因果连锁的路径上,是彼此关联的,那么,因其造成的各种怪诞的现象,无论是多么的微小,都在理论上必然能够循着这条路径向上溯源,进而看到这个罪魁祸首至于能够看到其怎样的一个侧面,亦或者是看到了全部,是否可以在这种观测中不被过载,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既然其能够引发如此强烈的信息暴动,其也必然拥有相对应的信息量级,因此,近江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如果一个人无法从全部角度去认知自己所身处的世界,哪怕只是局限于一个行星的范围,那就绝对无法观测到那个罪魁祸首的全部。若无法承载“全方位全角度观测一个行星所获得的信息”,那么,那就无法在对那个罪魁祸首的观测中存活下来。

    哪怕借助机械外力也没有意义。人类可以利用天文望远镜和科学仪器去探测信息,去保存信息,但是对这些信息的解读,仍旧是由自身去处理,并且,是本能在一个自己可以承受的极限范围内去处理。也只有在一定程度上去解读了,才能成为认知的一部分。信息仅仅是存储在仪器中,用电脑去按照公式运算得出结果,人却不去看,不去解读,不去思考,那便毫无意义。

    可是,在对这个罪魁祸首的观测中,这些以往主动而有效的自我保护,比纸还要脆弱。

    一看到就会发疯,就会崩溃,从意识到物质共同具备基础核心上崩溃。

    所以,哪怕理论上可以追溯观测那个东西,近江也从未主动去这么做。但她一直都有所警惕,因为理论上的追溯是成立的,并且,在这个充满了恶意的世界里,这些获取信息和解读信息的行为,都从来带有一种强迫性。所以,理论上,“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宛如偶然一般,这种理论上才存在的追溯源头的情况以一种突发现象的方式展现在自己眼前”之类的可怕情况,也是存在的。

    近江对此有所心理准备,但是,事情的发生,的确如她理论上的那般偶然和突然。kaekesa的诗篇,怪诞的触手的雾气,在近江意识到是什么之前,就已经流入她的认知中了。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只是在复述着被强行灌输的认知,而并非真的是迸发了灵感,创作出一个怪异的诗篇,也绝非是主动地穿透了“高川”这个表象,看到了真实的一部分,反而是那东西的一个侧面所携带的信息,在自己毫无防备,无法反抗的情况下,强行在自己面前展现。

    近江由此确认了自己的承受能力要远超其他人,因为,她并没有找到自己身上不对劲的地方亦或者说,那个东西的信息所造成的异常也已经在自己身上出现了,但是,自己无法直接观测到。

    昴星团的kaekesa这个描述在近江的理论中,只相当于导致这个世界步入末日的罪魁祸首的一个侧面而已。如果说,它和桃乐丝口中的“病毒”是同一个东西,那么,“病毒”就是从一个单一的性质层面去描述它的一个侧面,而这个“不知其形态和性质的可怕外星物种”又是从另一个单一的性质层面去描述它的另一个侧面。两者全都不足以描述它的全部,而仍旧只是表象。但至少,比起从“病毒”概念去认知,从这首诗篇去解读,似乎更能体会到它的恐怖:

    这个东西能够从昴星团影响到地球,并且还不是它的全力。这种跨越了可怕天文距离的影响力,绝对是只有天文量级的本质才能释放出来的。根据桃乐丝的说法,“末日幻境”这个概念所包括的世界,并不是真正的完整的世界范围,她所在的“病院现实”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而她所在的“病院现实”也同样包含一整个行星地球,并且,同样处于濒临末日的状况,那么,这就意味着:

    这个东西能够从一个天文单位的距离去影响一个天文单位的行星体,由此,进一步说明了,这个东西的本质必然超过一个行星概念所能囊括的范围。也许,kaekesa的实际量级,就是以整个河系星团为单位?这简直太可怕了,越是能够理解这些天文尺度的意义,就越是带来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