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45 舰队权限转移
    “真的确认了“江”是独立出现的吗?”义体高川再一次强调到。

    “……是的。”近江说。

    “那么,再确认一次,你们是想要让我接触“江”,还是接触另一个‘高川’?”义体高川慎重地凝视着近江,仿佛可以穿过这层虚拟的影像,看到那不在影像中的桃乐丝。

    “当然是接触“江”,机会难得,如果不趁这个时候取得更多的数据,恐怕接下来就没有机会了。这些数据对计划的完善有很大的积极作用。”近江没有因为义体高川的态度而改变原来的决定,她知道这个男人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双方的想法无法在同一时间完成接触少年高川的话,义体高川就会立刻触发超级高川计划的进程,那时己方将缺乏足够的战力去面对“江”。可以说,目前包括中继器在内的所有战斗力都已经处于兑子的僵持中,能够选择前往哪一个战场的,就只有义体高川本人而已,就连“宇宙联合试验舰队”都无法妄动。

    “你们是希望我单独去面见“江”吗?”高川问。

    “必须如此。“江”可不会对除了‘高川’之外的其他人客气,其他任何神秘专家在“江”面前的死亡率都是百分之百。”近江回答到。

    另一侧的“莎”只是沉默无言,她不太清楚双方口中的“江”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就连这些拥有强大实力的外来者也如此小心翼翼,甚至可以说,带着强烈的悲观论调,足以说明那个叫做“江”的东西有多么可怕。如今的“莎”在局势的压迫下快速成长,在成为“瓦尔普吉斯之夜”形态后,她真正比大多数人都更能明白,由“瓦尔普吉斯之夜”改造而成的“中继器”究竟有多大能耐。正因为知晓底牌的强大,因此,才更加忌惮那些比强大底牌还要显得强大的敌人。

    也许,己方暂时还没有碰到那个“江”,但是,直接要求这些外来者放弃针对“江”的策略,而把重心转移到纳粹和素体生命身上,大概是不可能的,而且,从局面制衡方面来说,也不是什么好主意。“莎”十分清楚,如今在统治局里,把“所有人”都视为敌人的势力实在不少。无论是对末日真理教,还是对素体生命,乃至于这个从未见其面的“江”,大概都是这样如果自己面前没有一个明确的对手,它们就会去寻找另一个对手。

    如果这些来自“网络球”的外来者不去制衡“江”,那么,“江”大概会找上门来吧。仅仅是聆听,去从侧面了解,“莎”也已经得到一定的情报,能够勾勒出“江”的动向。“莎”可不觉得,这个被外来者视为怪物的东西,会没有任何背景来历。假设这个“江”和末日真理教有关,并且在一定趋势上,双方站在同一立场上,才是“莎”自觉得最有可能的情况。

    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已经不可停止,和素体生命以及纳粹军队作战已经是必然的结果仅仅是这样的状况,已经让“莎”不堪负重了。素体生命作为最熟悉的对手,暂且不提,那些纳粹似乎已经将它们的中继器投入到统治局中,这意味着,一旦和它们对上,就将很可能是“瓦尔普吉斯之夜”对“中继器”的结果。

    “莎”已经成为“瓦尔普吉斯之夜”,但是,在和“中继器”交战的设想中,她同样会不自觉产生一种悲观的论调:自己的胜算只在三成以下。她的存在方式,让她甚至很难移动,只能被动防守,过去派遣出去的机动人员都已经无法回收,虽然仍旧对“席森神父”和“畀”有一些指望,但是,两者也已经很久没有联络了,已经到了必须考虑最坏情况的时候。

    如今参与这些外来者的会议,“莎”的本意就是寻找帮手,然而,看起来对方也无法腾出手来。

    “舰队怎么办?”高川问到,近江已经表达出强烈的意愿,他不觉得自己可以忽视这个意愿,尽管在他看来,趁这个时候接触少年高川才是更好的决定,他十分肯定,只要能够和少年高川汇合,超级高川计划就能如实展开,但是,他的想法显然并不被桃乐丝等人看好。

    在对待“江”和“少年高川”的态度上,义体高川和桃乐丝等人之间其实存在相当大的差距。其中的细节无需多述,总的来说,桃乐丝等人义体高川对“少年高川”的判断是天真的,而对“江”的判断则是本质上有错误。在对待“高川”有两个的问题上,桃乐丝等人更倾向于严格地将两个高川视为两个不同的个体:一个是己方计划的关键,一个是完全的阻碍者,之间并不存在暧昧。

    义体高川自认无法说服桃乐丝等人,因为,自己同样没有实际的争取去否认桃乐丝等人如此看待“江”和“少年高川”的基本点。义体高川对待这些没有任何证据,也很难理清所有线索的问题,都倾向于用神秘专家一贯的风格去给出结论:那就是他自己的感觉。

    尽管身为理应最理性化的“高川”,却在如此重要的事情上,是完全凭借“自我感觉”去做判断的在突破脑硬体的情绪压制,取回感性后,这样的做法一直都被桃乐丝等人诟病,认为是义体高川最大的破绽所在。

    因此,即便义体高川在一丝不苟地执行着桃乐丝和系色的计划,但是,双方从来都没有在思维方式上达成全然的默契,而仅仅是义体高川奉行自身的使命,作为一个必要的工具去为桃乐丝等人的计划服务。

    当然,在义体高川自己看来,这么做并没有什么不好。正因为少年高川走了不寻常的道路,所以,同样身为“高川”的自己才更有必要支持桃乐丝等人走上另一条道路。因为,目前为止,都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哪一条路才是正确的。

    最坏的情况自然是:两条路都是错误的,但是,却无法从任何细节提前预知,必须要等到那个失败的结果出现时,才能得出结论。

    因此,尽管就自己的想法,更加渴望和少年高川进一步接触,但是,义体高川仍旧必须支持桃乐丝等人的决定他虽然从感觉上,相信和少年高川接触是最优的选择,甚至于,在和少年高川接触后,再去接触“江”,或许会促成一些良性的发展,但是,这样的感觉同样没有任何证据,因此,也绝对不会被桃乐丝等人取信。

    甚至于,桃乐丝等人一直将高川的这种感觉视为祸水猛兽,认为这是被“江”或“病毒”进一步污染侵蚀的表现。她们不相信“江”,就如同不相信“病毒”,也不相信和两者有关的情况一旦涉及“高川”,会真的出现良性的发展她们拥有过去的一大堆事实来证明这一点。

    义体高川不认为自己绝对正确,也无法否定桃乐丝等人的正确性,完全出于感觉的判断在这个会议上显得十分单薄,所以,他并没有纠缠下去,直接将话题转移到宇宙联合试验舰队的处理上。近江已经明确告知,要接触“江”,必须由他一个人过去。有理由相信,在和“江”接触的时候,除了“高川”自身之外的所有物事都是累赘,哪怕三仙岛拥有不下于中继器的力量,也是如此。在末日幻境里,战斗力能够决定许多事情,但是,却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什么,也从来都没有让任何事情往良性方向发展。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近江审视了他很久,都没有跟入话题。她只是如此说到:“阿川,你必须明白一点,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你不会是那个少年高川的对手。的确,现在的你已经变得相当强,无论从身体素质,还是从人格意志上,都不会逊色那个高川多少,神秘的高度和性质也大概不相伯仲。但是,就我对那个少年高川的了解,你仍旧无法在正面战斗中获胜。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明明你和他在个体上,已经不存在差距。”

    “……桃乐丝也这么认为吗?”高川顿了顿,问到。说实话,这就是在他看来从本质上不成立的假设,但是桃乐丝等人总是认为,义体高川和少年高川之间必须要进行这种厮杀性的对抗。其原因自然是双方对“高川”的存在性的理解有差异。桃乐丝等人一直认为她们比任何一个高川人格更能理解“高川”是什么,但是,在义体高川自己看来,这就是她们最大的错误。

    “是的,我的确这么认为。”伴随着声音插入进来,桃乐丝的虚拟投影在近江的身旁呈现,她直视义体高川的双眼,似乎在判断他在这个问题中的思绪和情绪,“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义体高川保持沉默。他觉得桃乐丝的观点从基础就有问题,但是,既然选择去执行桃乐丝的计划,就有必要从她的言语中明确她的思路。

    “我们一直认为少年高川是所有高川中的最强,这并不是因为感性的倾向,而是做过详细的综合性评估。具体过程和数据没办法让你完全知晓,但是,请相信我和系色。我们的评估是不会出错的,阿川你已经按照计划成长起来,在个体素质上完全不逊色于少年高川,但是,想必你也清楚,战斗的胜负并不取决于高川自身的个体素质。”桃乐丝如此说到:“你有意识地评估了‘江’对‘高川’的作用,这很正确,但是,‘江’并不是唯一的因素。”

    “那是……”义体高川有些疑惑。

    “临界兵器!”桃乐丝说:“你应该想到的,但是,你的思维被干扰了。你下意识默认了自己持有临界兵器,亦或者说,会在必要的时候持有临界兵器,但是,实际上没有。阿川,你没有临界兵器,我们所能够找到的临界兵器,都已经用在伦敦中继器上了,在完成对末日真理教中继器的狙击前,你不可能再拿到它。按照计划,末日真理教中继器会再最后才被摧毁,所以,你也不可能提前拿到它。在最坏的情况下,我们所有的临界兵器都会随同中继器一起损毁,所以,你必须考虑完全没有临界兵器的作战。但是,少年高川是拥有临界兵器的。”

    义体高川皱起眉头,虽然自认为自己和少年高川之间需要战斗,但是,自己的确没有想到临界兵器的因素,也确实如桃乐丝所言。

    “持有临界兵器的少年高川毫无疑问是最强的高川。”桃乐丝说:“一旦你们提前见面,你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反而,和‘江’接触虽然也同样充满危险,但是却更有机会获得成果。”

    “……”义体高川平静地点点头,回答到:“我明白了。”

    尽管觉得有些可惜,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一次机会,能够和少年高川进一步接触,只要完成这次接触,之后能够接触“江”的机会自然更多。但是,桃乐丝的观念不能说错误,也许在她看来,自己想的事情有些太理所当然,说不定,桃乐丝甚至将这次和少年高川接触的机会,也视为“江”的一次陷阱吧。

    “江”脱离“高川”独立出现可是极为罕见的情况或许真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义体高川如此思考着。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交给‘莎’,哪怕是三仙岛,以‘莎’现在的状态也能有效利用。”近江这么说着,看向“莎”的虚拟影像,对她说:“你的情报和一部分数据,我这边已经完全解析。请尽快完成和三仙岛的对接,我会给你多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数据,以及根据如今状况进行一定程度优化的模板。只要在纳粹的中继器进攻前完成工作,就有办法对抗。”

    “……莎是瓦尔普吉斯之夜?”义体高川有些意外,他知道瓦尔普吉斯之夜是什么,却没有想过,如今的“莎”竟然可以人为地变成这样的存在。

    “没错。在某种程度上,如今的莎比你更适合成为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中枢。”近江深沉地笑了笑,说:“所以,阿川,放手去和‘江’接触吧。相信我,在计划的细节上,你不需要在这个时候处理少年高川的问题。”

    “……”义体高川沉默地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