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160章
    看着奥妮克希亚威猛而又不失灵活的身影渐渐远去,格罗姆似乎也被激起了万丈雄心。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想起了老朋友祖鲁希德啊!”

    当年龙喉氏族的兽人虽然用不光彩的手段控制了红龙一族,但那毕竟是兽人也可以当龙骑士征服天空的高光年代,而不是像现在那样,任谁都能感到部落人才的凋零。

    老一辈的兽人强者,多半被杀,剩下的都垂垂老矣。

    新一代的兽人强者里,没几个是格罗姆看得上眼的,也就萨尔和沃金在挑大梁罢了。而且职业非常不平衡,大多是近战职业者,远程的没几个,更没有类似人类牧师这种恢复类的英雄。

    如果部落跟联盟的强者对决,只要部落没法在第一轮里秒杀联盟几位恢复职业者,那么基本可以宣告部落的失败。

    其实不光是格罗姆,犹在奥格瑞玛的大酋长萨尔同样是急疯了。当地精的贸易亲王加里维克斯代表的锈水财阀觉得跟联盟交易完全无利可图,而且无耻的联盟还攻击了地精控制的藏宝海湾之后,地精选择倒向部落,萨尔是毫不犹豫地接受的。

    有了地精,也仅仅抵消了侏儒给联盟带来的科技优势。

    这还远远不够,部落严重缺乏的法系英雄。

    就在这时候,一个萨尔并不想见到的客人带来了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提案……

    当看到客人带来的那一位真正的贵客时,萨尔是颤抖的,嘴巴蠕蠕了老半天,终究右手抚胸,躬身行礼,那是部落最古老的礼节……

    当然,依然在熔火之心里面奋战的格罗姆他们,并不知道远在奥格瑞玛里的大事。

    他们不得不专注于眼前的战斗。

    “喝!”

    “吼”

    恢复精神的牛头人酋长凯恩,继续以他硬刚阿克蒙德的可怕气势,直接怼着冲上前来对他饱以老拳的熔核巨人。

    明明体型相差了将近五倍,可是倒退出去的却是熔核巨人。

    老牛打了个响鼻:“渣渣巨人,你这点力量简直愧对巨人之名啊!”

    “哼!”格罗姆高高跃起,【血吼】干净利落地劈在熔核巨人的脖子上。如果它的本质不是一个火元素生物,光凭这一斧头就能让他完蛋。

    可它没有,饶是半条脖子已经被砍断,连脑袋都低垂着,看上去是如此触目惊心,它依然奋力向格罗姆挥出手臂,企图一巴掌拍死格罗姆。

    这时候,一股冷彻心扉的冰泉哗啦一声冲到巨人的身体上,而且是非常刁钻地顺着格罗姆砍出来的伤口,直接撞入了巨人的身躯内。

    熔核巨人体内炽烈的火焰心脏,被这股寒泉瞬间浇灭,一下子巨人就不再动弹了。

    杀了一个巨人,还有成百上千个巨人涌来,那种源源不断的持续高压,换做心智不坚者早已轻易崩溃了。

    这里领头的可是经历过大场面的绝顶强者啊!

    “哈哈哈哈!不够!不够!要想一拳打扁我,力量再强十倍吧”凯恩很兴奋,在海加尔山之战,是他被阿克蒙德压着打,现在完全反过来了。

    一根图腾柱,指东打西,一件超级重兵器愣是给凯恩玩成绣花针一样轻灵。熔核巨人何曾见过这样的打法,以为凯恩手上拿着空心柱子的傻子全都在下一刻被拆解成石头。

    海达西斯公爵体型变大了少说十倍,八、九层楼高的熔核巨人只到他的腰。

    不光是他,海达希亚水元素中也站出来十数个强者,它们有着不亚于熔核巨人的身高,跟其它数百个水元素站成整齐的战列,向洞窟的出口倾泻着狂风骤雨。

    很快,大家就发现据险而守的好处了。熔核巨人体型太庞大了,即便它们死后会崩解成一堆高温高热的石块,依然很快把本来看似很宽的五百米防线堵个严严实实。

    后面的巨人不得不傻乎乎地从死去同伴的身上爬过来。

    沃金高喊:“不要堵死路口,让它们就这样挤着好了。”

    这是靠近熔火之心老一的地方,一个地势略低的洞窟连接着主区和这边,洞窟两边都是难以通过的熔岩之河,但这只是对凡人而言。

    熔核巨人身为火元素生物之一,淌熔岩根本没无所谓。堵死了洞窟,反而会让无路可走的巨人们绕道过来,给防线造成更大压力。

    沃金干脆摆个口袋阵,又或者说是鹤翼阵,一边拖时间一边给予对方杀伤。

    情况随着一个熔核摧毁者精英投入战场变得紧张起来。

    这家伙的强悍出乎众人意料,连凯恩都不得不拿出点真功夫,两个庞然大物在炽热的大地上交战,打得天翻地覆。

    如果这是巷战,估计顷刻之间就能摧毁大半座城市,让数条街区在毁灭的烈焰中哀嚎。

    坚硬的岩石地面寸寸崩碎。巨人的每一步都踏出炽烈的火焰。甚至火势有顺着风势向着更远的地方蔓延的趋势。

    “要打死你牛哥我,你还不够强啊!”凯恩咆哮着。

    一个牛头人,一个巨人,他们的激战让坚实的

    大地像是破碎的波浪一般层层叠起,到处都是满带火焰触目惊心的裂口,形同一座活火山正好就在他们脚下爆发。

    另一面,奥妮克希亚不停地抱怨着,众英雄都苦笑不已。

    “能在我龙背上,感恩吧!”

    “如果不是命运的指引,你们一辈子都不会有这个荣幸。”

    “告诉你们,别乱动,否则摔下来我可不负责!”

    杜克扶着额头,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一条玩阴谋出身的母黑龙变成坐骑后会变成这样子。

    这算是傲娇吗?

    还是某种扭曲?

    杜克是不知道了,不过这或许是好事吧!

    杜克在龙背上坐着理论上是龙椅的龙鞍,系统不停地扫描,终于,一个巨大无比,用高亮红光勾勒出来的人型。

    下一瞬,更多的红边勾勒怪物闯入杜克的视网膜。

    即便看到那三个赤红色名字,杜克脸上依然露出成竹在胸的表情:“找到你们了!”

    ps:这两天儿子不舒服,抱歉,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