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八百九十六章 鲲鹏之杀
    流云浩浩荡荡,千古不绝。

    楚阳负手而立,眺望西方,眸子中,闪烁着莫名之色。

    他看了看身上的某处,闪过一抹讥讽。

    “天发杀机,你感应到了吗?”

    低语一声,朝着东方急驰而去。

    遥远处,万山群中。

    “冥冥之中,我感应到了天机变化,命运变的诡异难测,我就知道,危险来了!”红云忽然停住,感叹道,“我知道那几位一直在打我的主意,也知道你对我怀恨在心,可我想不到,最先出手的,却是你!鲲鹏,出来吧!”

    一位黑衣老者凭空出现,挡在了前面。

    他鼻子很长,带着弯钩,眼窝深陷,眼睛却明亮锐利。

    此人正是妖师鲲鹏。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在海为鱼鲲,在天为鹏鸟,这就是鲲鹏老祖,天地间有数的大能之一。

    “唯有我,对你有着无可化解的仇恨!”鲲鹏老祖道,“当年紫霄宫中,要不是你,我焉能丢掉圣位?”

    成圣机缘,这是天大的因果。

    鸿钧道祖讲道时,坐下有六个蒲团,当时老子、原始和通天各得其一,女娲得一位,红云和鲲鹏得剩下两席。

    然而接引和准提刚来时,几番言语,就让红云主动让位。接引坐下之后,就和准提强势将鲲鹏赶落座位。

    这也是鲲鹏恨红云的原因,若不是红云让座,他岂会丢了自己的座位?

    “当年啊,唉……!”红云长叹一声,“到了这个时候,我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

    “难道还有隐情?”

    鲲鹏老祖冷笑。

    他也不急于动手,因为早已经布置妥当。

    “我本为天地之间第一缕‘红云’得道,天性跳脱,不拘与一隅之地。那个时候,我飘荡到了西方,却被龙汉初劫时遗留的一头凶兽重创,被恰好赶到的那两位所救,养伤之后,邀请我共治西方,情真意切,心甚感动,然而我喜漂泊,就拒绝了好意。”红云面无表情说道,“当时紫霄宫中,两人就传音以昔日之因果交换,我本耿直,加上昔日的情分,心中虽无奈,却也让出了座位!”

    “等等!”鲲鹏眼睛一眯,“那个时候,西方还有遗留的能够重创你的凶兽?”

    “嗯!”

    “你被重创,他们两个恰好出现?”

    “是的!”

    “嘿,天下间,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凶兽啊,被天地厌弃,追杀不止,即使有遗留,又岂能瞒过洪荒强者的眼睛?西方大地,本被他们视为禁脔,又怎能留下祸患在侧?”鲲鹏露出嘲讽之色,“很显然,这是一个局!”

    红云默然。

    “以你之智,早就应该能够感觉到!”

    鲲鹏爆喝。

    “我没有证据,然而事实是,他们救了我,邀请我共治西方!”

    红云道。

    “蠢货!”

    鲲鹏大骂。

    “我也发现我很蠢!”红云终于苦笑,“紫霄宫中,我被话一激,哪怕如此,也不该让出座位,只是不知为何,心中愤懑之下,让了出去。”

    鲲鹏眼睛一眯:“当真如此?”

    “到了如今,我还骗你不成?”

    红云无奈道。

    “是他们两个施展的手段?”

    “谁又知道呢?”

    “这么说来……!”鲲鹏沉思,最后却摇了摇头,“可不管如何,是你让我丢失了座位,你愿如何偿还这份因果?”

    “你不就是想要鸿蒙之气吗?”

    红云冷笑。

    紫霄宫中,道祖一共赐下七道鸿蒙之气,其中六道,给了他的六位弟子,最后一道自行择主,落到了红云手中。

    鸿蒙之气,乃是证道成圣之机。

    “你给还是不给?”鲲鹏冷酷道,“我已是准圣中期修为,而你,虽得到了鸿蒙之气,却依然在准圣初期晃荡,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再加上我事先的布置,今日,你逃脱不了!”

    “女娲娘娘已经证道成圣,那五位都在闭关潜修,你可知我为何外出?”

    红云不答反问。

    不等鲲鹏开口,红云又道:“当年得到鸿蒙之气,离开紫霄宫后,我就一直呆在五庄观潜修。那里有镇元子坐镇,地书守护,除非天庭倾尽所有的力量,否则很难打破防御,可谓牢不可破。可惜啊,这么多年修炼,我竟然无法参悟一分鸿蒙之气蕴藏的道机!”

    他顿了顿,脸色扭曲。

    片刻后,吐出一口浊气,才平静下来,接着说道:“女娲证道,老子已三尸合一,其余几位,也都进步飞快,处于证道的边缘,唯有我,不但无法参悟鸿蒙之气,而且就连修为,都没有一丝寸进!”

    “怎会如此?”

    这一次,鲲鹏惊了,甚至心中升起了难言的恐惧。

    红云脸上又闪现出狰狞之色,“久而久之,我心中烦躁,几欲发狂,哪怕老友镇元子时时开导也没有用处!”

    “终于,我忍不住走出了五庄观。那个时候,我心中忽然平静,也是刹那间,我似看到了未来一角!”

    他闭上了眼睛。

    “未来?”

    鲲鹏的呼吸略微急促。

    “天要你死,你岂能活?”

    红云咬碎了仙牙。

    “你这是在吓我?”

    鲲鹏的语音都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

    “当初啊,得到鸿蒙之气后,我的命运就已经注定!”红云露出无奈的笑容,“呆在五庄观,虽然安全,可修为毫无寸进,久而久之,甚至会诞生心魔。若是出来,天地之间,觊觎者无数,如何自保?”

    “有!”鲲鹏大声道,“交出鸿蒙之气,你就解脱了,你我之间的因果,也就此烟消云散!”

    “交出?你让我舍弃?”红云眼睛陡然瞪圆了,冒出了屡屡血丝,喷出了浓郁的杀机,“若是舍弃,我道心必然崩溃,与死何异?”

    “那你就去死吧!”

    鲲鹏说动手就动手。

    他头顶喷出一座山峰,凌空化作万丈高,镇压虚空,朝着红云落了下去,与此同时,他手中也出现了一柄剑,引动冰寒秩序之力,就是一击。

    “北冥山,玄冰剑,都是上品先天灵宝!”

    红云瞳孔一缩,背后的葫芦飞了出来,喷出一道红色长河进行抵挡。这正是他的上品先天灵宝九九红云散魄葫芦。

    可惜,却被一击震散了红光。

    “你本就不如我,灵宝也不如我,红云,你如何和我斗?既然你知道劫难已至,何必做无谓的抵挡?”

    鲲鹏长啸。

    “这是我的劫难,也是我的机缘,渡过去,圣道就在眼前,渡不过去,大不了灰灰了去!”

    红云发狂。

    两人都是准圣强者,大战起来,毁天灭地,甚至将鲲鹏老祖事先布置的大阵都轻易的摧毁。

    方圆百万里的山峰全部崩塌,大地沉沦,万灵死亡。

    碰……!

    北冥山一击,轰飞九九红云散魄葫芦,鲲鹏又一剑,差点将红云分尸。

    “红云,你若再反抗,我就将你斩杀!”

    说话之间,他张口喷出无尽的黑色雷霆,将红云轰落高空,凄惨无比。

    “让我苟且偷生吗?哈哈哈,我红云不屑于此,要战便战!”

    红云狂啸,拼命一般的催动所有的力量。

    “你又是何苦?”

    鲲鹏低叹一声,可出手丝毫不容情。

    苍穹崩塌,大地沉沦。

    交战之地,被打成了混沌,地火风水都涌了出来。

    “红云,到此结束了!”

    鲲鹏一剑落向了红云头顶。

    “是吗?那就同归于尽!”

    红云的身躯骤然膨胀。

    “你竟敢自爆?”鲲鹏脸色狂变,“红云,你疯了不成?”

    “我不想苟且偷生!”

    红云留下一句话,就砰然炸开。

    轰隆隆……!

    千万里苍茫大地,被轰击的支离破碎。

    毁灭的洪流,浩浩荡荡席卷四方。

    咳咳咳……!

    过了许久,鲲鹏才飞了出来。

    此刻正是他的鲲鹏真身,展翅十万丈,却羽毛凌乱,浑身鲜血淋漓,气息萎靡。

    太凄惨了。

    若不是真身足够强大,又有两件上品先天灵宝护身,他非被红云的自爆给撕碎了不可!

    “疯子!”他大骂一声,就恢复了人身道体,“长久无法突破,看不到成圣的希望,他是起了心魔。”

    鲲鹏能感应到,红云不但自爆了法体,就连灵魂也一起自爆了。

    他睁开神眼,看到滚滚毁灭洪流中飘荡着一个红色葫芦,立即大喜,冲了过去,一把抓在了手中。

    噗哧……!

    却在这时,一道剑气突然出现,将他的手臂斩断,剑气中的毁灭之力,直接摧毁了断臂。

    “冥河,你竟敢偷袭我?”

    鲲鹏大惊,连忙退避,同时暴怒道。

    感应到剑气蕴藏的力量,他自然清楚无比。

    “你敢杀红云,我为何不敢偷袭你?”冥河老祖一身血红,好似在血液中浸泡了百万年之久,他冷酷一笑,就飞纵而来,想要抢夺红葫芦。

    咚咚咚……!

    一声钟响,虚空凝滞!

    “冥河,这是我天庭之物!”

    声音落下,就见一人托着一口古朴大钟落了下来,挡在了冥河身前。

    “冥河,这个九九红云散魄葫芦,乃是妖师鲲鹏的战利品,属于我天庭,如今你要抢夺,是想和我天庭开战吗?”

    又一道声音传了下来,此人一出现,就见头顶一**日,周身群星环绕,至尊至贵,霸道威严。

    “东皇太一,帝俊!”

    冥河瞳孔一缩,十分忌惮。

    远处的鲲鹏,嘴角一阵抽搐。

    九亿里之外。

    一片连绵的山脉之中,楚阳盘坐在一座山头上。

    他前方空间忽然破碎,出现了一颗珠子,悬停身前,上面立即浮现了一道人影,正是红云,他焦急道“楚阳,赶快带我前往五庄观!”

    “去五庄观?”

    楚阳瞳孔一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