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44 聚合的前奏
    “江”出现了近江是这么说的,高川认为自己没有听错,当然,要说对这个消息十分惊讶也太夸张了,在这个末日幻境的最后时刻,在各方角色都粉墨登场,又以悲剧的结局轮流退场的现在,必然会出现一个又一个超乎寻常的怪物。地球上的人类死了百分之九十九,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新世纪福音崩溃了,女巫vv及其三信使下落不明,网络球也只凭最后一口气吊着,最终兵器已经出现过,就连中继器也相继被摧毁,就高川所知,拥有足以改变局势的力量的人和非人之中,就只剩下“江”和“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没有登场了。

    如今,只要脑子还有点清醒的人都知道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已经无法阻止,“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被召唤出来只是迟早的问题。那么,在“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登场前,另一个象征了“病毒”某一面的“江”再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也绝对算是可以预料的情况。

    和真正从来都没有出现过,其存在最早由意识深潜者推论出来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不同,“江”虽然也十分神秘,但在有记载的观测中,却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甚至于,“江”展现其神秘的次数,要比“最终兵器”出现的次数多上不少。

    对于这次末日幻境的各方神秘势力来说,“江”或许是一个陌生又强大的存在,它一直都不存在一个单一的实体,哪怕以某个女性实体的方式被观测到,观测者的数量也绝对不会太多。基本上,见到它的个体形态的人都死了,甚至于,如果只因为观测到“江”的某个实体表现,而将这个实体表现视为其全部性质,那就一定会走上歧途。

    从过去到现在,真正谈得上可以用一种深入的角度观测到“江”的人,就只有“高川”本人而已,并且,在统计数据中,所有“高川”之中,最常感受到或观测到“江”的,就只有少年高川而已。对于“江”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义体高川在自己那太过深层而变得模糊扭曲的记忆中,有着这样一个判断:“江”就在“高川”内部,不仅仅是在物质态身体的内部深处,也同样是在自我认知和意识形态的基盘上。

    “江”的存在无法用现有的人类概念去定义,它并非是能量,也不是物质,无法得知其构成,它在许多时候,就像是“高川”梦中的一个存在,也像是一个幻觉。少年高川之后的每一个高川,哪怕是义体高川自己,也曾经在探求自我,挖掘自身潜力的时候,听到过像是幻听一样的声音,那声音往往像是自己内心的一个想法,但却是女性的声音,那是一种音色在脑海中的回荡,就如同聆听到印象深刻的音乐后,哪怕音乐停止了,也仍旧会在脑海中回响,如余音不绝,绕梁三日。

    当听到这样的幻听,看到那朦胧的幻觉,感受到一种仿佛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东西,一种主观而直觉的念头会就这样陡然跳出来,告诉自己:这就是“江”。

    “江”就在“高川”的里面,就在里面的深处。因此,理论上高川所在的地方,“江”都存在于那里。但是,对义体高川而言,这种偕同的情况,在这一次末日幻境中又有些不同。因为,这一次末日幻境中,存在“高川”的两个个体。也许作为“高川”自己,并不认为自己被分成了两部分,亦或者说,哪一方是另一方的克隆或伪物,哪怕存在复数的个体表现,也仍旧拥有自我认知哲学上的一统性,从根本上阻止“高川”从事实上的变成两个。

    但是,少年高川的存在是特殊的,毋宁说,相对义体高川而言的另一个少年高川表现形态,一直都被怀疑是“江”故意做的手脚。“高川”对自我没有偏向性,但是,“江”明显对个体表现形态不同的“高川”拥有十分明显的倾向性。义体高川可以感受到自己深处,“江”一直存在,但是,“江”以更真切的实体方式表现出来时,却总是会在少年高川身边。

    直至如今,义体高川也从来都没有见过“江”的个体表现,但是,“江”出现的时候,一定是在少年高川身边这样想法十分强烈,让他无法认为是一种错觉。

    这也意味着,“江”既然已经在统治局遗址中出现,那就代表少年高川也已经抵达此处。义体高川想到这里,立刻就生出了一种冥冥中的感觉,仿佛在证明他的这个想法少年高川控制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撞击了五十一区中继器后,就进入了统治局遗址,只是,只凭借这种程度的共鸣,无法判断对方到底在哪一个区域。

    究竟是“江”尾随少年高川进入这里的,还是一种更复杂一些的理由,营造出“江”必然会和少年高川汇合的状况?义体高川不由得想着,假若实体化的“江”和少年高川因为某些原因,暂且没有汇合,那么,趁这个时候狙击少年高川,是否就无需忌惮“江”对少年高川的眷顾了呢?

    说实话,义体高川打从诞生开始,就一直听闻少年高川的传奇。在那个时候,“少年高川是最强大的高川”,“义体高川在许多方面并没有少年高川的灵性”等等说法就一直存在,尽管义体高川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去战胜另一个已经死掉的高川来证明自己的强大,为了责任而诞生下来的自己,也从来都不需要证明自己有多强大,因为,计划需要的不是强大的人,而是最适合的计划过渡人选,所以,对于那些将自己和已经死掉的“少年高川“做比较的言喻其实一点都不在意。

    哪怕之后,少年高川在一种诡秘的情况下复苏,并以一个切实的方式,和这个末日幻境的其他人发生交集后,诸人对少年高川的感觉可谓是忌惮非常,并且,这种忌惮的程度甚至有一种审视义体高川本人的味道。即便如此,义体高川也从来都不愤恨,也不嫉妒,就算突破了脑硬体的限制,拿回了自我情绪和感性,也从来都不会为这种事情而动摇。

    少年高川如何如何,如果他还活着有多好多好,亦或者,他复活之后又是何等可怕的大魔王诸如此类的表达,不仅仅会从明确的言语中表现出来,也会从行为和计划所体现出来的思考方式中表现出来。仿佛所有见过少年高川的人,都会对他下一个“最强”的定义。

    在“强或不强”的问题上,义体高川当然觉得少年高川很强,别人说“少年高川是最强”,义体高川也不觉得自己可以反驳,然而,在假设双方必然用战斗的方式决出一个胜负时,义体高川的第一个念头总会否认这个假设,对他自己而言,“高川”之间需要你死我活的厮杀,是十分不可思议的,难以理解的,因为,“高川”本身的存在意义,从来都不是成为最强者,在这个末日幻境里变成最强,也没有任何意义。“高川”之间比较出高下,对战胜“病毒”又有什么帮助呢?无论“高川”有多强,也仍旧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仍旧是“病毒”的受害者,天然就不会比“病毒”更强。

    所以,哪一个“高川”是最强的,这一个论调本身对“高川”自身而言就没有任何意义。

    然而,这个从根本上就被义体高川否定的假设,却仍旧不断被他人强行成立,仿佛这些对“高川”自己没有意义的事情,对其他人而言,拥有某种必要的意义。

    那么,在强行去断定“高川”之间谁强谁弱的问题时,就不得不延伸出更进一步的假设:如果义体高川和少年高川彼此之间发生战斗,那么,谁可以干掉谁?对神秘专家而言,在这么一个必然的战斗中,以一个真切的胜负去作为强弱的证明,一直都是喜闻乐见又充满了可信度的办法。

    在这么一个极端的强行的假设条件下去做对比,哪怕是桃乐丝等人也有兴趣,因此,义体高川也不得不强行去做这个判断:自己和少年高川,谁更强?

    当然是少年高川这一想法,义体高川的回答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迟疑。

    但是,在这个强行的极端的必然的假设战斗中,胜负却和这个从来都没有改变的想法无关。因为,真正决定胜负的,一定不是“高川”自己。

    一直存在于“高川”深处的“江”,才是胜负的主因。换句话来说,排除掉“江”的存在而单纯考虑“高川”的胜负,也同样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高川”是如此深刻地认知到,“江”和自身的关系是如此的密切,如此的深入,根本就不能简单分割为两个不同的个体去分开来看待。

    那么,这样没有意义的假设,如果再一次强行成真:“江”的因素被从短时间内排除的情况下,义体高川和少年高川哪一个能够赢得战斗?

    义体高川终于可以在这个时候艰难地给自己一个不太确定的回答:也许我可以赢。

    要问为什么,理由当然是说不出来的,也许在旁人看来,理由有很多,但是,义体高川觉得现在的自己可以战胜少年高川,并不基于那些琐碎的个人战斗能力、战斗风格、能力特性和思维本能等等理由,而是出于“少年高川的存在性”这一更加根本的认知上。

    在桃乐丝等人眼中,如今的少年高川或许是必须慎重对待的敌人,但是,在义体高川的眼中,一旦少年高川在没有“江”的眷顾下,和自己见面,那一定代表着,两个“高川”将再次成为一个。两人之间根本就不会战斗,因为,少年高川必然已经做出了决定。也许他人会觉得,放弃自我人格而成为新的高川,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然而,对于人格不断死亡又诞生的高川而言,这全然不是什么让人恐惧的事情。

    反而,从事情发展的角度上,当“高川”只有一个的时候,“高川”的作用才能最大成效发挥出来,而这么一个能够发挥最大作用的“高川”,甚至能够对“江”造成一定影响的“高川”,才是最被高川自身需要的“高川”。

    为了战胜“病毒”,为了拯救自己所爱的人,“高川”十分清楚,自己要是没有这点觉悟,那就一点可能性都没有。

    打破思维的疆界:自我的形态是可以否定的,也是可以改造的,人格的意义不再高贵,犹如朝生暮死的孑虫,放弃自我认知中所有的有形,只保留那无形的本质。如此,才有可能在连物质形态和精神意识都要被扭曲的病痛中,维持自我的存在,去争取战胜痛苦根源的机会。

    当一个人不确定自己是谁的时候,当一个人开始否定自己的时候,真正的变形就会降临其自身,而这种变形也往往招致真正的死亡为了避免在末日症候群的痛苦中,被那异常的病变扭曲成这副模样,“高川”在恐惧中不断思考,才在自己彻底变形和死亡之前,得出如何才能让“高川”存在下去的办法。

    这是“高川”得以存在的最根本认知,所有的“高川”在行为和思考中,都将不可避免地遵循这个根本认知,因为,只要稍稍否定这个根本认知,自我认知就会崩溃。那个时候,连“高川”都将不存在,也就更谈不上“哪一个高川更强,哪一个高川应该牺牲”的问题了。

    而只要不否定这个根本认知,“高川”终究只有一个,便是必然的情况义体高川了解自己,十分清楚身为“高川”的自己,到底是怎样的存在,而在这个本质的认知上,少年高川也其实没什么两样。双方必然遵循这个本质的认知,从而做到在“高川”这一自我概念范围内的自知义体高川知道少年高川,就如同他知道自己一样,不,应该说,少年高川本来就是“自己”。

    只要“江”无法出手,那么,“高川”重新成为一个就是必然正因为“江”已经干涉了少年高川的存在,所以,很难确定,它不会再干涉第二次。义体高川有理由怀疑,其实,在少年高川存在的这么长的时间里,“江”已经不止一次干涉过“高川”的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