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43 隐性共鸣
    少年的身影在满是残骸、火花、碎石和废房的街道上徜徉,他环顾四周,只听到剧烈的声音和震动从上方和下方传来,却没有看到造成动荡的源头。在这个不知道有多么宽敞的空间里,一个城市的废墟伫立着,却只有他一个人在行走。战火已经熄灭,还能够动的东西似乎都已经离开这个地方,遍地的尸骸有人形的,也有非人形的,有无机的,也有有机的,甚至是辨别不出究竟是无机还是有机的材质。畸形的人,畸形的生物,畸形的机械,全都在一场大火中烧焦,如今被依稀的迷雾遮掩。

    高川听不到任何动静,直觉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活着的气息,但他十分清楚,统治局里一个个区域彼此隔离,在如今自己所在的区域之外,关于人和非人的残酷战争还在持续。他不想被卷入其中,他了解事态的发展,杀死那些人或非人一点用都没有,既不能救人,保全自己更不需要光明正大地暴露在那些疯狂的家伙面前。如果需要战斗,那只会有两种情况:一是迫不得已,二是以战斗的方式达成自己的目的。如果达成目的的方式可以选择战斗和不去战斗,他一点都不想浪费自己的精力投入到那永不完结的战事中。

    在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完成前,战斗不会结束,死亡如影随形,在其献祭仪式完成之后,死亡也不会结束,而更可怕的是,就连死亡本身也会变成一种活生生的诡秘。

    高川不太清楚自己还能做什么,要阻止末日真理教的行动几乎是不可能的,自己能够做的事情,在利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撞击五十一区中继器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他一度以为自己不可能活过那场撞击,但事实是,被阮黎医生控制的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拥有极为妥当的逃生系统,将他一口气送入统治局遗址中,并且彻底避开了正在发生惨烈战事的区域。

    尽管进入统治局是后继行动的一个新起点,但是,在末日真理教完成献祭仪式前,却没有一个确切的目标引导自己该往哪里去。高川想要找到义体高川,利用他和桃乐丝等人的计划去推动自己的计划,为此,在一定程度上推动超级高川计划的发展也是必须的,之前没有立刻和义体高川汇合,正是为了审视自己的计划,并做好一定程度的准备,如今所有的审视和准备都已经完成,接下来只需要按部就班即可。而在这个过程中,自己其实并不需要特别做什么事情。

    不需要去正面对抗末日真理教,阻止它们的献祭。不需要去打击素体生命,阻止它们的繁殖。不需要袭击纳粹,阻止它们的战争。同样也不需要去阻止抗争这一切的其他人:网络球、原住民还有包括义体高川在内的独立行动的神秘专家们。这些不同立场的不同行动,全都是促成计划后半段的要素,阻止这些人或非人正在做的事情,只会让自己的计划延缓或搁浅,没有任何好处。至于这个末日幻境的“末日”,那更是从根本上无法阻止的。

    在锁定“病毒”,并对其做出一定程度的事情前,所有对末日幻境乃至于病院现实的干涉都是有限且肤浅的。而无论是要找出并锁定“病毒”,还是对其做点什么,都是必须由浅入深才能完成的事情。哪怕如今看起来距离这个末日幻境的“终末”越来越近,高川自己必须去做的事情,却仍旧不多。他十分清楚,如今的自己就像是那准备啄食尸体的乌鸦,只等着更多的杀戮、死亡、悲剧和尸体的出现,以如此恶劣又残酷的姿态,等待着一场饕餮盛宴也许自己也将会被摆放在野性的餐桌上。

    乌鸦,不详的象征,大自然的清洁工,食腐者……其出于本性的行为是正面的,其被人理解的意义却是负面的。没有人期待乌鸦到来,但它就在这里,站在为人所不注意的枝丫上,用那锐利、深沉又野性的目光凝视着。

    高川从口袋抓出香烟,软纸包装的烟盒早已经被压扁,但是,它其实并非一开始就在口袋里,而它出现在口袋里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么个凄惨的模样了。在末日幻境里,高川知道自己总能搞到香烟,自己身上的香烟永远都是骆驼牌,他数了数香烟的数量,只剩下四根,仔细想想,过去这些莫名而来的香烟尽管都不是全新的,但其中香烟的数量却更多。高川突然就有这样的感觉,这些香烟,无论是其出现的方式和时机,还是品牌和数量变化,包括其外表包装的模样,全都是带着某种发自自我内心深处的意义这并不是因为自己习惯抽烟,习惯抽骆驼牌的香烟,它才会出现。

    如果说末日幻境是末日症候群患者集体做的一场互动噩梦,那么,在这个噩梦里活动的,也绝非是他们发自本性、本能、人格、习惯、情感和理性认知而综合产生的表面意识,而是那至今也不为人所了解的意识深处的活动。并且,不仅仅是个体意识,一个庞大的直接的联系,将所有人在意识深处的对接和互动,以一种人们自身可以理解的方式呈现于这个噩梦中。所有正在发生的一切既是梦,也是真实,因为,这一切正是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自身的意识活动所造成的,倘若最终会伤害到什么,那正是末日症候群患者自己。

    至今为止,没有任何一个研究者和哲学家能够明白剖析“意识”这个概念的方方面面和真理本质,也就意味着,任何扎根于深层意识活动,却表现为一个浅薄的外在表象的事物,都必然带有无人能够了解的一面。这无人可以了解的一面就是秘密,是神秘,是自从拥有意识以来,就存在于意识的动态中,存在于本性和本能的活跃中。人们改造物质,利用能量,去让自己能够在一个活色生香,可以观测和触碰的世界中生存下来,但是,人们却从来都无法确定,自己所拥有的全部知识,是否已经可以从全方位解释自己所做的这些行为的本质。

    经典力学是正确的,但微观和宏观却有着更加截然不同的力学原理,但是,又有谁可以确定微观的极限和宏观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呢?微观上,量子概念是一种假设;宏观上,宇宙的范围更是一种带着猜疑的理论描述。谁能够肯定,真的存在一个不可再分的最小结构?谁又能肯定,自己理论中成立的宇宙,是否真的就是这个样子?

    观测的界限,思考的界限,在所有人的身上都存在,任何无视这一点,而试图用想象力拔高这个极限的行为,都只是幻象。然而,在末日幻境里,所存在的,正在变化着的无法认知和理解之物事,那对人类而言本质性的灾难,可不是幻象。

    高川思考着,他所能做的事情,也就只有思考。他将香烟点燃了,一边走在萧条的废墟中,一边冥思苦想。他十分清楚,自己所有的思考百分之九十九都会成为无用功,而所有的思考行为,也同样是自身精神状态的一种病态体现,而思考的过程往往会导致注意力的下降,而思考的结果也往往是充满了猜疑和想象,对行动并没有太大的促进作用。

    总而言之,在末日幻境里,一个身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人进行思考,这个行为本身就是病态的,而且是有毒的。高川知道,自己越是思考,就越是会沉浸在漫无结果的思考过程中,哪怕自己知道这有害无益,也宛如中毒般,不由自主地去思考更多……然后,就连自己到底在思考什么,都会变得没有一个明确地目标,即便自己一开始是有序地,有明确目标地进行思考,但是,一定会在得出结果之前,就会岔入另一个看似无关,却又并非完全无关的方向。

    所有的念头在脑海中发散,高川早就意识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做到诸如“形散神不散”的程度,因为,这个发散过程,并不是由自身的主观意愿推动的,也绝非是正常时的自我本能,而被病态扭曲的本性,宛如脱缰野马一样运动的象征。

    高川就这么吸着永不烧完的香烟,一边在废墟中跋涉。他的身体动作越来越机械化,但是,脑子里的活动却越来越剧烈,在他的思维和行为之间,一张看不见的隔膜正越来越厚。在失去主观意愿的引导后,一个出于意识深处的召唤以及一种出本能的催动,越来越直接地主导着他的行进,将他带往一个他所不了解的方向。

    ……

    宇宙联合试验舰队持续对周遭区域的敌人进行扫荡,在猛烈的炮火中,人和非人都变成尸骸,之后连尸骸都化作灰烬。纳粹士兵和受到控制的安全卫士就像是洪流一样碰撞在一起,之后,双方都陷入狂乱的模式,相争着把自己的对手撕个粉碎。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三仙岛的引领下,就如同黄雀一样对这些发狂般的敌人发起攻击,几乎一次常规舰炮的投射都能带走一大批破碎的尸体,然而,敌人数量堆积的效率比舰炮扫荡的效率更高。

    哪怕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一直都没有落地,但是,敌人那疯狂的攻势和源源不绝的数量,足以让所有人都退避三舍。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也在撤退,正如“莎”提醒的那样,义体高川同样利用高度优势,观测到了那稀奇古怪的脉络。尽管己方的杀戮并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整个战场都是无序而混乱的,但是,当尸体倒下的时候,却似乎拥有某种韵律,明明是丑陋的,却又扣人心弦,让人觉得,那生命消亡的过程是有秩序的,一个宏大的规则严格地控制着每一个死亡,让这些人和非人在一个规定的时间地点,以规定的姿势,沿着规定的方向去死。

    这种宏大的感觉往往用“错觉”的方式表现出来,但是,受限于人自身的认知和理解,展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些情况,自己本能所感受到的东西,到底是否真的应该当成错觉呢?对于常人而言,当然是错觉的,不会去理会的,但是,对神秘专家而言,这些错觉也好,幻觉也好,哪怕是陡然浮现心头的一个模糊的想法,都必然带有深刻的,自己主观上无法完全理解的意义,其本质是描述了真实变化的一个侧面。

    “没有办法了。”义体高川凝视着屏幕上的死亡数据,所有可能具有某种规律性的数字都被提取出来,进行进一步的筛选和对比,最终以更直观的图像和表格呈现出来。那个不真切却可能存在的宏观上的韵律,似乎正在一点点被剥去那朦胧的面纱,让观测者高川本人越发感到束手无策。“莎”是正确的,正在进行的献祭仪式,哪怕只是整个献祭阵容的一个小小范围,连给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造成麻烦的综合实力都没有,也仍旧是舰队无法阻止的。

    当必须进行战斗的时候,战斗行为本身所具备的意义就已经超出了战斗开始前被赋予的意义。那混乱的,膨胀的,丑陋的,恶毒的意义,正以一种可以被人懵懂认知到的原始方式,去重新定义正在发生的战斗。

    不仅仅是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突入的这个战场是这样,几乎所有正在发生战斗的地方,都是如此,而无关乎到底是谁在战斗,无关乎是哪一方带着何种目的去制造死亡。

    “不要理会这些一定会死掉的家伙了。”近江对高川说:“杀死他们是无法阻止他们的,阿川,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江’已经出现了。我们的陷阱已经开始测试,需要你去补完最后的环节,这是在正式行动之前的一次检测和预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