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九十八、一门妖神级**
    许了手中的法诀变化,换了另外一套功法,掌中黑色光球化为一只大手迎空一捞。

    大食魔君已经被斩的五劳七伤,也没有抵御,就被黑光大手捞中。许了轻轻一收黑光大手,顿觉一门功法不断的提升境界……

    “原来这个太虚元一器,还能催动五行混洞大擒拿法!”

    太虚元一器天生就能生灭洞天,但却非是专为洞天剑经所用,其实也能推动其他法门。许了虽然晓得五行混洞大擒拿法,但却从没有想过修炼,毕竟他自身的功法已经甚多。但此时忽然心潮来血,就试演了一番,果然就镇压了大食魔君,这门功法也是节节拔升威力。

    大食魔君都是炼开了数十条真脉的级数,故而五行混洞大擒拿法也是一蹴而就,只消化了这头魔君百分之一二的修为,就连连突破妖王,妖将等层次。大食魔君顿觉不妙,急忙谷催魔力反扑,许了随心转换法力,五行混洞大擒拿法改为洞天剑经,一顿切削,把大食魔君的反抗强行镇压了下去。

    重创了大食魔君,许了又复催动了五行混洞大擒拿法,大食魔君感觉不妙,又复开始了反扑,如此三番两次,许了竟而把这门法术突破了妖帅层次,大食魔君也被炼化的气息奄奄。

    当年谷阳神为了突破真人,不知用此法炼化了多少魔人,这才悍然突破。

    许了当初也颇羡慕谷阳神,只是他那时候修为太弱,根本也炼化不得几头厉害的魔人,何况此法颇有许多缺陷,也不能无限制的提升功力,只能借用吞噬的魔人突破境界,突破境界之后,仍旧要稳固修为。

    此法就等若让人,提前拔升一层境界,但拔升之后,还是要苦修多年,重头稳固根基。所以谷阳神突破之后,仍旧要稳固根基,这么多年修为都无寸进,就是要补回当年突飞猛进的缺憾。

    许了虽然也不能免去五行混洞大擒拿法的缺憾,但毕竟此法非是他的根基道法,就算有些虚浮,也可以承受,故而再接再厉,继续炼化大食魔君。

    大食魔君被许了屡次重创,此时再也没了余力反抗,被许了催动了五行混洞大擒拿法强行炼化,可怜大食魔君,被五行混洞消化的干干净净,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都化为了许了的一门妖神级**。

    许了消化干净了大食魔君,也颇有些心满意足,但是他细细体察五行混洞大擒拿法,却也知道,这门功法太过急功近利,有许多缺陷,需要弥补。若是他想要转修这门功法,只怕消耗的精力时间,也不会比从头突破减少太多,但若是他只是把这门功法,当作一门攻伐的法术,其实这些缺陷都可以不在意。

    许了收了神通,这才去查看大食魔君的巢穴,这里当初接引徘徊了甚久,显然是有洪荒至宝,他催动洞天剑经和五行混洞大擒拿法,把大食魔君的巢穴翻了一个遍,终于找到了一块奇异的卵石。

    别的山石在他的法力下,尽皆粉碎,唯独这块卵石不曾有损,故而许了知道,这必然就是一件宝物了。

    他把这块卵石拿在手里,也感应不着什么灵机,就用洞天剑经磨了一磨,开始这块卵石还能经受,但洞天剑经何等锋锐?七八次之后,这块卵石就被磨开,许了就像磕鸡子一样,把外面的卵石磕碎,剥落开来,里面却是一座小塔,共分二十八层,每一层都有数目不等的天生神灵,这些细如米粒的神灵一起催动的法力,又复生出一股奇异的力量,似乎要把这座小塔重新包裹起来,仍旧化为一枚坚硬卵石。

    许了当然不惧,只是随手一转,就祭炼了这件洪荒至宝的第一层禁制,这一层禁制祭炼,宝塔中的天生神灵抵抗就微弱了一些,甚多大多数都放弃了反抗。

    许了又复祭炼了第二层禁制,这些神灵终于都不在反抗,任由许了把卵石皮胎一一剥落,露出来小塔的全部面貌。

    只是许了也指挥不动这些天生的神灵,也无法驾驭这件洪荒至宝,许了再次祭炼了第三层禁制,终于探摸到这件洪荒至宝的核心,这些天生神灵生出微弱的回应。许了能催动那些较弱的小神灵,但对法力强横之辈,仍旧无法使唤。

    许了左右无事,就召唤了一座万阙灵台,自己躲入其中,开始祭炼起来这件宝物。

    这件宝物比普通的洪荒至宝更难祭炼一些,但是许了花费数十日功夫,还是把第四层禁制祭炼完成,这层禁制被祭炼,许了虽然还不能发挥这件宝贝的全部威力,但却已经能运使的如臂使指,得心应手。

    许了这个时候,才微微感应的出来,那些天生神灵的古怪。

    这些天生的神灵,大多数走兽模样,有的是野猪,有的是巨象,有的是白熊,有的的猛虎,实力稍强的就是巨人模样,在小塔之中,小的微细,但脱离了这座小塔,落在地上,都是数百米高的巨人,威风赫赫。

    更高一层的神灵,他暂时无法唤动,但许了却隐隐有一层熟悉的感觉,他急忙借助镇压人道诸国的战斗分身略略推算,这才确定自己非是错觉。

    纵然以他如今的法力,数十日内祭炼了第四层禁制,已经算是难得,想要再更进一步,祭炼第五层禁制,非得数十年不可。

    许了也知道,若非有数十年功夫,祭炼第五层禁制,最少也要祭炼一条真脉,不然没法知道这件宝物的底细。他稍稍犹豫,还是选择了留在万阙灵台之中,继续祭炼这件宝物。

    他倒是有心再出去寻找其余的洪荒至宝,但是许了刚才叩问镇压人道诸国的战斗分身,却发现洪荒又生变化,那些伴随宝物的妖神和魔君,也开始发现这些宝物的妙处,更有一些得了洪荒眷顾,悄然离开了本来占据的山场,已经难得推算下落。

    这却是因为接引和许了,在洪荒乱搞一气,杀戮了许多妖神魔君,夺了好多件本来不该属于他们的宝物,引发了诸般变化。

    许了就算这个时候,在去寻找宝物,只怕也会一无所获,故而他安心祭炼这件得手的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