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39 舰队前进
    为了让世界末日不再发生,从根本上结束末日幻境,就不得不成为推动这一次世界末日的恶人桃乐丝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并且,当她决定去做的时候,就算会有犹豫和迟疑的心理,却从行动上不会有半点拖延。

    虽然还不确定自己此时的状态,但义体高川也已经决定按照计划的下一步向月球,向蜉蝣废墟深处的统治局区域进发了。无论是仍旧沉沦在梦境中,还是从梦中醒来都无所谓,因为自己根本已经无法分辨了。把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做好,这就是自己唯一能做的事情。

    敌人的军队已经在统治局遗址中展开,己方的突入正是时候。在一对一的情况下,三仙岛就算发挥全力也不太可能战胜纳粹的中继器,倘若是两败俱伤,就意味着难以对统治局区域的事态进行干涉。但是,只要放任一定程度上受损的纳粹中继器进入统治局,己方面对那更加错综复杂的局面,定然可以找寻到施展策略的机会。

    至于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肯定是无法及时抵达统治局区域的,因为,它首先要摆脱网络球中继器的拦截。

    按照计划,中继器的毁灭必须按照次序进行,下一个必须是纳粹的中继器,而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必须放在最后。

    宇宙联合试验舰队以三仙岛为核心,仿佛无人控制般,扑向月球和蜉蝣废墟的结合处。高川无法观测到其他船舰中的船员活动,尽管想要通过三仙岛对其船舰内部进行观测,以确认对方的状况,但是从观测结果来说是失败的,他没有得到理想的数据,所有的征兆都显示船员们全都停止了生理活动,而这些船舰上定然搭载有的神秘装置也一同随着船员们的缄默而陷入无法深入管理的状态,哪怕是三仙岛的力量也无法将那些最奇特的结构侦测出来。为了防止联合国其他成员国的窥探,为了防止己方的武器落入敌人手中,这些船舰上配备了相当强大的保密机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制造三仙岛的中央公国拥有强大的技术实力,拥有匪夷所思又隐秘的神秘学系统,拥有只存在于隐晦的传闻中,只能依靠猜测去挖掘的神秘力量,但仍旧是联合国的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这也意味着,其他国家并不是没有抗衡中央公国的力量反映在这支宇宙联合试验舰队上,正是三仙岛对其他船舰的强行深入无法继续执行的体现,哪怕三仙岛已经三次强行改造了这支舰队,但其他船舰内部仍旧存留着一些高川也不明白的东西,从感觉来说,像是陷阱,又像是保险,但经过理性的分析,却能够肯定,这些尚不知道是什么的神秘的最大目标仍旧是纳粹,而非是联合国的自己人。

    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联合国的力量是如此的显眼,就如同第一次成为了重要角色登上舞台,而它绝对不会轻易退场。

    这支试验舰队大概已经是这次末日幻境中,“联合国”这一角色最后的力量体现了,虽然冠称“试验”,但也已经没有后继的型号,所以,它的落幕定然不会默默无闻。高川十分肯定,在接下来的某个时刻,这支最后的舰队定然会以自己的方式,给纳粹一个沉痛的打击三仙岛作为宇宙联合试验舰队的一员,尽管此时此刻完全由自己做主导,但显然同样会在那个时刻,作为舰队的一员,去完成它的使命,而并非是完成高川本人的使命。

    人都快要死光了,说不定什么时候,自己也要成为这群死者的一员。

    没关系,这样就好。

    作为三仙岛的舰长,作为中央公国的突击手,作为超级高川计划的过渡责任人,作为针对这次末日幻境而诞生出来的人格,作为这个世界的神秘结社“耳语者”的副社长,作为一直深爱着并试图解救所有人的蠢蛋,义体高川从来都不惧怕死亡。

    十四艘船舰冒着浓烟和火光,在巨大管线和机械臂的抓取和接驳中,沉重地改变阵型,被迷雾遮掩住那已经异变得如同肿瘤般的三仙岛徐徐越过它们身边,站在了排头的位置。整支舰队在变形中下沉,没有声音,但那庞大又沉重的姿态,就如同一群蠢蠢欲动的鲨鱼群。更多的数据在投影屏幕尚显示出来,已经从宛如被荆棘束缚的状态中解放出来的高川,再次抓起了活生生蠕动着的数据线,用力插入义体的后颈接口中,于是,那火辣辣的充满了灼热和痛苦的资讯,如同岩浆一样流入他的血管、神经、肌腱和脑髓,他再一次和三仙岛合为一体,又通过三仙岛为中转,和整支宇宙联合试验舰队合为一体。

    “全舰出击!”

    高川意图让整支舰队从蜉蝣废墟进入统治局遗址,但他并不清楚如何才能做到,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任何犹豫,因为他知道,三仙岛乃至于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一定可以完成他的想法。自己只要“想”就足够了,只要给予一个大概的目标,这支舰队所拥有的神秘就会以自己的方式完成这个想法。直觉会告诉神秘专家应该如何做,过去是这样,现在也是一样。

    月球和蜉蝣废墟的结合体在之前的撞击中已经完全偏离了月球轨道,已经失去了引力圈的平衡,根据三仙岛的计算,它如今的轨道是以螺旋的方式向地球靠拢,保守预计四十八小时后,将会坠入地球大气层。一旦这个庞然大物撞上地球,那就定然是地球生态圈的末日,而一连串的化学反应,也将有一定的几率导致整个地球结构的恶性变化,进而连星体也一起瓦解不,这个趋势在末日的剧本中,简直已经将概率放大到了极限,高川可以肯定,只要月球进入地球的大气层,那么,地球本身的崩溃就定然无法阻止。

    人类的末日,生态圈的末日,地球的末日,然后扩大到地球以外非具体事物的末日,整个末日幻境的末日进程似乎已经可以看到了。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高川从未亲眼见证过这样的末日过程,虽然都有着末日的传闻,但在更真切的末日表现来临前,高川就已经死了。如今,高川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接近末日,他有一种十分强烈的紧迫感,就仿佛这次能够亲眼见证如此真切的末日进程,本身就是一种噩兆。

    尽管从很早以前开始,一个高川死了,还会有更多的高川站出来,但是,眼前如此明显的末日让义体高川怀疑,如果这一次超级高川计划失败了,还会有第二次机会吗?

    如果,这一次的末日,并不仅仅是局限于末日幻境的末日,还是更本质意义上的,跨越了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而同时存在的末日,那么,自己等人的这一次行动,就几乎是许胜不许败。

    即便这么想着,高川却没有沉浸在这沉重而压抑的情绪里。包括恐惧在内,所有会阻挠他行动的负面情绪,都已经被义体排除,哪怕是有神秘力量支持,高川也不觉得自己会因此停止。就像是一个个巨大的齿轮和杠杆在推动自己,当这个结构开始运动的时候,就再没有东西可以让它停下来。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只用了一分钟,就已经快要接触蜉蝣废墟的表面,高川没有命令开火摧毁这个飘浮在宇宙中的坚硬固态结构,也没有以主观的意志去引导三仙岛的撞击。然而,正如高川的直觉所想,以三仙岛为核心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开始自行运转。作为队伍最前方的三仙岛张开半透明的宛如马赛克一般的模块,这些模块在宇宙空间中蔓延,涌向蜉蝣废墟和月球的连接点,在短短的十多秒内,就将月球和蜉蝣废墟变成了“不可名状”的马赛克之物。

    马赛克的每一个格子都开始反转,格子和格子之间相互拼合,而高川完全无法观测,被马赛克覆盖的地方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一格又一一格的马赛克释放出巨大的热力和光线,却偏偏无法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任何一艘船舰点燃,反而是其自身在融解。

    一条黑暗的无边界的道路,自然而然地出现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面前。整支舰队就如同转进船坞一样,缓缓沉入其中。呆在三仙岛球状核心中的高川无法避免随之而来的超乎想象的压力,他越是融入三仙岛,越是试图管理其他的船舰,这股压力就越大,几乎将要他的身体碾成碎片,几乎要将他的灵魂分解,但是,正是这股压力,让他有一种感觉:自己正越来越深入到三仙岛之中,深入到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

    整支舰队,正在从他的“外套”变成他的“身体”。

    界限融开,起爆束进入加速器,十二都天神煞系统再构成中……

    大量的光能现象从各个船舰之间的管线和导轨中传递,有的是在内部传递,有的已经让管壁变得透明,有的甚至强烈到溢出,整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发光体,光现象宛如波浪一样在寂静又黑暗的宇宙空间中传递。在这重重的光能现象中,一个模糊的肉眼可见的光态图案鹤立鸡群般凸显出来,仿佛其他的光能现象,都是为了衬托这幅图案才存在的。

    高川也观测到了这个图案,但他说不出这个图案到底像是什么,在视界里,它是立体的,但从感觉上来说,它并不是用“立体”这个词汇就能形容的。它像是一种标记,一个信号,是一个拥有了象征意义,从而能够将那些无法直接观测到,也无法直接表达出来的变化进行低层次描述的东西。当然,它更让高川不由得联想到“魔纹”仿佛这就是一个超越了目前已知最高等级的概念性魔纹。

    高川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多次异变后,竟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的神秘性。从统治局技术体系去看此时的现象,倘若真的存在超限兵器,那么,造成如此现象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整体或许已经靠近,或者已经就是“超限兵器”了吧?

    维度确认,距离确认,即将在十秒内重置概念……

    舰体磨损百分之三十,开启弦类能场,玻色子跳跃开始……

    马赛克现象陡然膨胀,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吞没,所有的光在这一瞬间消失。气势汹汹的舰队没有撞在蜉蝣废墟上,反倒像是冲入了看不见的“大海”中。

    过于剧烈的资讯让传递介质过载,连接高川义体的数据线瞬间焦化,高川整个人就像是被强烈电击了一般,抽搐着向后飞撞。当义体从麻痹中恢复过来时,脑硬体的运转还很僵硬,超过负荷的信息让高川觉得自己的思维就像是拥塞的下水道一样。在超越自己所知的空间跳跃中进行观测,让高川觉得自己差一点就要被烧毁了。

    尽管数据报告看起来充满了科学的严谨风格,但是,无论那无法理解的数值和公式,还是时不时出现的乱码文字,都让高川觉得并非是一个逻辑性的力量在发挥作用,而是某种趋向于混乱的神秘完成了空间跳跃。尽管在科学中也有混沌计算的研究,不过,从感觉上来说,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三仙岛的引导下,联合进行的跳跃,仍旧超过了它本身的科学技术含量。

    尽管充满了无法理解的不可思议的成份,但是,高川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以整体的方式进入了统治局区域,而且,没有落下任何一艘船舰。在进一步的数据报告呈现于投影屏幕的同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自我维修也已经开始,奇特的跳跃过程让每一艘船舰都或多或少有了损伤,程度最小也达到了百分之五十,程度严重的甚至随时都有可能坠毁。

    纳粹利用中继器的力量融入统治局,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无论在科学层面还是神秘方面都与之有所差距,所以,在得到类似的结果时,所付出的代价也全然不同。高川知道自己没有太多休整的时间,屏幕上已经标出了敌人的位置,纳粹就像是蚂蚁一样,在可以探测到的统治局范围内扩张,舰队进入的位置,也同样在他们的扩张范围内。如今,舰队的四面八方都是战场,就连舰队声势浩大的降临,也没有让战火缓和半秒。

    与此同时,新的通讯已经在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中亮起:来自于网络球的,来自于统治局安全网络的,以及完全没有明确身份信息的陌生通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