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女娲的到来
    王珍珍果真是死了。

    回来的时候看到况国华抱着王珍珍的尸体傻傻的坐在地上脸上满是痛苦的神色。

    马小玲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愣住在了原地,如果不是她的性格本来就坚强,必然会直接晕了过去。

    可哪怕是这样,马小玲也忍不住,直接扑了上去,更是对着况国华拳打脚踢,更是趴在王珍珍的尸体上嗷嗷大哭着。

    卫子青心中也颇有些难受。

    对于王珍珍这样的女孩子,其实是不应死的……

    可是……

    她还是死了。

    卫子青有好几个办法能够复活一个死人。

    可是对于王珍珍,这些话,他不敢说出来,因为现在的自己,没有办法救她。

    王珍珍的灵魂直接消失在了这个天地中,在也找不到任何的痕迹。

    想要救,没有灵魂,就算是自己的能力在你如何的通天,也做不到的。

    是被蓝大力直接给扯碎了吗?

    不是的!

    卫子青能够发现在四周感受到了一股轮回之力……

    “先生,她……”

    魔星看着卫子青,眼神中带着不解的神色:“为什么,他们的速度……那么快?”

    卫子青心中有些惊讶:“你也发现了?”

    这魔星,能力也未免太过于恐怖了吧?

    自己都要仔细察觉,才能察觉道空气中弥漫的灵魂之力,可是这孩子,出生不到一天,竟然就察觉到了,也未免太过于……

    “可能,是我身份的问题吧?”

    魔星沙哑道,对于别人,魔星包含着敌意,但是对于卫子青还有马小玲,这魔星就好像当成了父母一样。

    或许是因为,这两个人救了他的原因吧!

    卫子青点头,也不在去说什么。

    王珍珍已经死了,事情也成为了定局,不管接受不接受,还是难受什么的,事情总是需要善后。

    丧礼的事情,准备在了第二天,整个嘉嘉大厦,所有人都因为珍珍的事情而伤心。

    毕竟那么好的姑娘,这样说没就没了,谁能接受?

    王珍珍的母亲,更是直接哭晕了过去。

    婚礼上,卫子青身为王珍珍的朋友,自然也出现了,带着仅仅隔了一个晚上,看起来就好像是10多岁的尼诺。

    但也就是在婚礼上,卫子青的脸色忽然一变,尼诺整个人更是颤抖着,惊恐的看着丧礼的门口。

    在那里,一浑身穿着白色西服,满头白发的中年男子,正微笑的看着这里。

    在他的身边,一个女子正挽着他的手臂,女子长得很漂亮,充满着高贵典雅的气质。

    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女子,虽然挽着那男子的手,可卫子青却有种感觉,就是这男子,是这个女子的陪衬!

    堂堂真主:将臣的成为这个女子的陪衬?

    在加上这一段时间,五色使者的动作……

    还有尼诺看到这女子脸上的惊恐,卫子青只觉得自己的头皮有些发麻了起来,她的身份,呼之欲出!

    尼诺颤抖得更厉害了,有种直接想要跪下的感觉,可是不管那两人站在那里多久,谁也没有发现,就是况国华还有马小玲也是如此!

    两人,并不存在这空间中,而是,存在另外一个空间!

    将臣挽着那女子,缓缓的走了过来,

    两人所过之处,虽没有他能看到,可是就是那么巧合的,所有人都避开了他们的路径,直到,站在了卫子青的面前。

    而此刻,尼诺早已经躲在了卫子青的身后,脸色苍白、

    “你……还是回来了……”

    卫子青沙哑的声音,这声音同样没有传出来,但是,他就是说了,而巧合的是,将臣还有那个女子,都听到了。

    “看来,你知道我……”

    那女子微笑的看着卫子青,说话很是温和,可是卫子青明显的感受到,在这温和的话语中,包含着无上的威压。

    纵然是自己,也有些要抵抗不住要跪下的感觉,幸运的是,自己还不至于如此不。

    “怎么了吗?”

    卫子青的变化,还有尼诺的恐惧,引起了马小玲还有况国华的注意。

    只是两人打量了下,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

    “没事,只是有些不适……”

    两人也就没有在说什么了,珍珍的丧礼颇有些忙,他们可得去帮忙,尤其是珍珍的母亲现在滴水不进……

    看着两人离开,卫子青这才看向了那女子:“人族之母,如何能不知道,只是很好奇,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女娲笑了笑,并没有去回答卫子青的话,而是看向了尼诺。

    “这,就是命中注定的敌人吗?”

    听到这话,卫子青的脸色一变,将尼诺挡住:“你想要做什么?”

    尼诺是唯一能阻挡女娲灭世的关键。

    这一次,难道她来,就是为了杀了尼诺吗?

    “我能做什么?只不过是看看我所谓的敌人罢了……”

    女娲笑了笑,却是将目光放在了卫子青的身上:“相对于他,我对你更好奇……”

    “好奇?”

    卫子青能察觉道,女娲的身上没有什么敌意,倒也是有些松了口气,可是她的话,自己很不清楚。

    “在你的身上,我本应该是看到了你的命运,但你应该已经死了,可是又没有死,反倒是和那一件东西有着若隐若现的联系,有意思,有意思……”

    死去的命运?

    卫子青到是有些明白。

    秒善说了,自己取代了金正中的命运。

    而金正中,这个时候也应该死了,但自己还活着,这就是不对的地方。

    可是,后面的话,那是什么意思?

    什么东西和自己若隐若现的联系?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卫子青看着女娲开口道,他是真的不懂,

    可是女娲只是笑了笑,身形更是缓缓的消失,只留下将臣一个人看着卫子青。

    “她那话是什么意思?”

    卫子青看着将臣,很想要知道,可将臣只是开口道:“你很快就会知道的,现在,说说我们的事情啊!”

    “我们的事?我们有什么事情需要说的?”

    卫子青有些冷笑的看着将臣:“女娲出现,你又在这里,跟着她一起,莫不是你们已经达成了协议了吗?”

    不能不怪卫子青这样想。

    女娲,要毁灭这个世界。

    尽管将臣想要阻止这个世界,可是,现在她回来了,站在爱人,还有世人的角度,卫子青是真不敢想,将臣会选择哪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