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九十三、这个徒儿……脑子略有问题
    玉虚和清虚都不太动圣光气是什么东西,甚至作为太古洪荒代时的天选之士,他们虽然生而能悟大道,但却缺乏科学的素养和精神,并不晓得圣灵妖魔四气的区别,其实就在于能量频率不同。

    甚至因为妖魔之气最易吞纳,灵气修行最速,他们还能理解,圣光气这种……完全违反天道自然,会损伤寿命的法门,已经超出了他们理解的范围之外。

    玉虚和清虚说什么也不能理解,为甚还会有人修炼圣光气这种,会减损寿命的功法。

    许了跟他们两个解释几句,也就不提了,反正这件事无关紧要。

    两生公望着天上滔滔血海,心里有一句妈卖批,知道当讲,但是无人听……也亏了他是洪荒时代土生土长的妖魔,若也是重返洪荒的妖怪,受过现代文化娱乐的熏陶,就会高歌一曲:有羊闷我,我就会刚,但是羊来……

    两生公当年从北冥老祖门下逃脱,就顺手又拜了一个师父,唤作龟灵老祖!本相乃是一头龟龙,身躯如山庞大,性子温驯。

    除了饿的狠了,会施展法力,把方圆千里之内的一切生灵,一口气吞吃干净,几乎可以称得上“善良”。

    两生公也觉得,跟了这么一个师父,自己必然可以安然无恙,这位龟灵老祖法力不俗,虽然道行跟北冥老祖相当,但护身之法却极为厉害,就算道行比他高出数倍的敌人,都挫不动他一身硬壳。

    两生公安稳的日子还没过几天,就遇到这种事情,心底也是崩溃的。他可是知道,人道三尊者的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最善磨灭妖魔的生机法力,只要困入其中,就算龟灵老祖护身硬壳再厉害,也不过多磨炼几年,决计是活不了。

    两生公想要遁逃,抛了这个师父,但这一次却难了。

    许了和玉虚,清虚,炼化的洪荒妖魔太多,又收伏了一十七头血神,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威力比当年两生公见识的已经大了十倍还有余。血海放出,笼罩万里,没有给两生公留出遁逃的方向。

    两生公无奈,也只能去唤醒师父龟灵老祖,叫道:“师父,有大敌上门了。”

    龟灵老祖慢吞吞的说道:“你且入我的龟壳来,我护住你。有我保护,就算天妖之辈,急切间也炼化不得。”

    两生公急忙说道:“这次来的敌人不同,师父莫要掉以轻心?他们用的阵法,最擅长困人……”龟灵老祖呵呵一笑,说道:“若是连我的法力都护持不住,那还逃些什么?认命了就是。”

    两生公顿时语塞,但他如何肯甘心?急忙又劝说了几句。

    龟灵老祖咆哮一声,说道:“既然你怕死,我就指点你一条生路。”这头大妖把身躯一抖,居然把如山一般的龟壳褪下,说道:“这是我数十年万年苦修的龟壳,你凭了此物护身,说不定就能逃出去。”

    两生公忍不住大喜,急忙接过了龟壳,望空一抛,化为一道红光就冲霄而起。

    龟灵老祖看着这个徒儿,拿了自己的龟壳,就二话不说逃走,眯着眼睛,过了良久才说道:“这个徒儿……脑子略有问题。”

    龟灵老祖慢慢悠悠的看着两生公把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都吸引了过去,这才摇身一晃,化为了一个面色蜡黄,土里土气的少年,足下一顿,就钻入了地下,借着土遁远走数千里,这才钻出地面,然后潇潇洒洒,扬长而去。

    两生公哪里晓得,自己老师把数十万随身的龟壳相赐,是有如此简单干脆的诉求?

    他只以为这个老师实在太老实,居然把这等宝物给了他,他仗着自己遁法不俗,就想硬闯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

    其实也由不得他不硬闯,因为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覆盖范围实在太广。

    许了也不知道两生公又拜了新师父,也不知道驾驭这件数十万年龟壳的妖怪,居然是两生公,不是龟灵老祖,当然立刻就把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挪移过去,困住了这头妖神。

    两生公在洪荒妖魔之中,虽然已经是妖神级的大妖,但修为却弱,纵然有龟灵老祖的龟壳在手,也没能撑住几个回合,转眼就被许了拘束。许了也还是拿下了两生公,这才发现居然是“熟妖”,不由得暗暗诧异,急忙让接引下去寻宝。

    接引下去了半日,一脸沮丧的回来,叫道:“龟灵那老东西,已经带了万阙灵台逃了,如今他脱了本壳,也不知道逃去了哪里。”

    许了忍不住好笑,他也没有想到,这么一场大动干戈,就活捉了两生公,弄到了龟壳一件。

    他伸手一指,说道:“那里还有一头妖神,一件龟壳,你选一件做战利品吧!”

    接引犹豫了片刻,说道:“师叔能否帮我把这头妖神设下禁制,我倒是缺一个奴仆。”

    两生公被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困住,吓的都快尿了,只当自己片刻后,就会化为血神一类的东西,从此再无无知无识,傀儡一般。听得接引要他,立刻就高声呼喊,叫道:“小的愿意给老爷当奴仆,老爷们怎么使唤,小的都无有怨言。”

    许了见两方都愿意,就点头答应,说道:“既然如此,这件龟壳就给了清虚师弟吧。”

    清虚虽然那不爱要这么难看的宝贝,但毕竟也是大妖神数十万年苦修的褪壳,有无穷妙用,所以还是谢过了许了,接了这件宝贝。

    许了呵呵一笑,对接引说道:“虽然这次有些意外,但也不是没有收获,接引师侄儿无须气馁,下次若有好宝贝,还能来找三位师叔求援。”

    接引也是郁闷,但如许了所说,毕竟不是一无所获,好歹还多了一头妖神级数的奴仆,他自己没得办法给两生公下禁制,须得借助许了的手段,故而跟着许了,玉虚,清虚等人,回了人道诸国,上了问道峰。

    许了也是出身玉鼎门下,故而知道接引用的什么手段,不外是弥天大阵而已。只是妖神级数,已经难得祭炼,须得有许多手段,他展开了大阵,以接引为主,要把两生公这头妖神祭炼出弥天大阵的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