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148章 抱歉,手滑了
    领先一步的是天才。

    领先两步的是怪物。

    领先三步,全世界都只能仰望你。

    杜克凭着以海加尔山为基础的装备,加上回到上古之战时获得基尔加丹的极品,外加萨格拉斯的【月光圣杯】所带来的超越了三个时代的魔法急速效果加成,在十分钟内竟然把原本不可能打光的魔力全数倾泻出来。

    诚然,杜克的平均装备领先了现在时代两步,但是考虑到他是在顶着自己无法简单地解除的、堪称法系克星的【法力燃烧】和【**炸弹】的情况下,愣是打出了耀眼夺目的全明星数据,这就难能可贵了。

    杜克没有数,不等于系统精灵没有计算。

    最终在601秒的战斗时间里,统计的数字是:10次【寒冰屏障】,5次【冰冷血脉】,36次【寒冰护罩】,386次【闪现】,连同魔法分身在内合共打出1086发等效于全力施法的【寒冰箭】。

    而造成了伤害,是迦顿男爵自身生命力的十倍。

    对!

    没看错!

    是十倍!

    杜克一开始攻击就发现这个问题了。在熔火之心这个满是火焰与熔岩的特殊地域当中,最纯粹的火元素首领,可以通过吸纳周遭空气乃至熔岩里的火元素回复自己的生命力。

    某种意义上,杜克甚至是跟小半个熔火之心对抗。

    在最后关头,杜克甚至是打开了广域【寒冰护盾】,把迦顿男爵拉进自己那个强行在熔火之心里挤出来的不入流冰雪世界里,强杀的。

    杜克很累。

    从身体到灵魂,每一个角落每一个分子都写满了疲惫。

    看着加尔这个仿佛是一座会移动山岳的土元素boss,杜克笑了。

    “凡人!你居然击杀了伟大的拉格纳罗斯的仆人!?”加尔用略带含糊但无比浑厚的通用语对杜克发出了诘问。

    “噗!”杜克很没节操的笑了:“抱歉!手滑了,一不小心就弄死了两个。”

    手滑了?

    还不小心?

    看着两个死去的同伴脑袋都掉了下来的基赫纳斯,以及化为一堆依然散发着高能量反应的迦顿男爵,加尔怒不可抑。

    “吾主必将把你和你的种族生存之地化为烈焰的灰烬”加尔咆哮着。

    “呵呵!”土元素都是死心眼的家伙,嘴炮是不可能说通的。

    那为什么杜克还要跟加尔互喷口水?

    当然是杜克可以趁机恢复魔力啊!

    某种意义上曦日**师就是一个可以自己不停产生魔力的魔力熔炉。就在说话的当儿,杜克的魔力已经恢复到3%的水平了。如果不是之前太多次受到【法力燃烧】的侵袭,损伤了超过三分之一的魔法回路,杜克的回复可以更快。

    不过现在,对杜克来说,已经足够了。

    完全没有征兆,一个杜克,外加八个形态各异的山寨版天灾军团巫妖,同时出现在加尔和他的火誓者小弟附近。

    “咻咻咻!”地一阵急速的破风之声,超过三十六发【冰枪术】糊在加尔和他的小弟的脸上。

    【冰枪术】就是一记简化版的冰箭,可以瞬发,但如果对方不是处于冰封状态,那么冰枪术将毫无威力可言。

    只是,用做挑衅之用,那就另当别论了。

    “啊!不好意思!手滑了!”

    一发冰枪射到加尔粗糙的脸部轮廓上。当然对于一个土元素,要认清楚它的五官,除了那双红色的眼睛外,其余五官位置有待商讨。

    “我真的是手滑了!”

    “啪!”一下,又是一枪。

    “又手滑了!”

    “啪!”地又是一枪。

    “不好意思,既然我手滑了那么多次,不如在你脸上来个……手动滑稽?”

    再一枪。

    嗯,杜克一手滑就是一百几十枪,没办法,某人不小心把冰枪设置为全自动发射,一走火就是那么多枪。

    我也很难办啊!

    “别乱动啊!大个子,我在你手上画屎,哦,不,是画滑稽呢!”

    坏得骨头流脓的某人大叫着,一边被小山一样的加尔追杀着,一边在加尔的脸上用冰枪画着金字塔形的某种不可描述之物。

    如果加尔有肺,估计肺都要气炸了。

    加尔的岩石身躯上,泛动着一层若隐若现的红光。

    要干掉一个皮粗肉厚的土元素首领,绝对是件苦差事。当然,如果单纯玩放风筝,拉着对方四处跑拖时间,难度就会直线降低。

    土元素防御力强的代价就是腿短啊!

    连瞬移都不会,还想追上杜某克?

    不知不觉,杜克和他的幻影分身已经把加尔和他的小弟们全部拉开了。

    杜克玩放风筝玩了差不多五分钟之后,联盟的英雄们终于赶到了。

    “噗!”首先赶到的风行者三姐妹忍不住笑喷了。

    因为杜克一边被追杀,一边大呼小叫着。

    然后第二批赶到的加文拉德也乐了,因为他在加尔巨大的岩石胸口上看到了一行通用语大字“我身上有神器部件,快来干死我吧!”。

    在短暂的惊喜之后,每个人心中却是沉甸甸的。因为他们看到了掉了脑袋的基赫纳斯,以及化为渣渣的迦顿男爵。哪怕已经死亡,它们巨大的身躯上依然散发出赫赫凶威。

    大伙心中就是一个咯噔。

    没想到,那么多人拼了老命才击杀了两个首领,杜克这边竟然也干掉了两个!

    饶是基赫纳斯身边没太多战斗的痕迹,估计杜克是用刺杀手段解决的,但击杀就是击杀!

    这份单杀敌方首领的荣耀,任谁都无法将其无视。

    如果没有杜克,或许大家已经团灭了。

    敌方首领层出不穷的手段,让大家哪怕胜利后依然心悸不已。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杜克*马库斯不愧是联盟第一人。

    大家心中不禁对杜克再一次肃然起敬。

    眼看各个能扛怪的圣骑士纷纷从自己的幻影分身手上接棒成功,扛住了火誓者们,杜克简单地吩咐麦格尼留下,以应对可能出现的老六沙斯拉尔,再交代了简单的打法,杜克终于扛不住,软倒在泰兰德的怀里。

    大家约莫猜到杜克跟泰兰德的关系,但杜克如此堂皇地抱着人家,还是吸引了一些目光。

    很快大家释然了,因为,杜克昏了过去。

    泰兰德露出了温柔的笑容:“辛苦了,杜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