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147章 与时间赛跑
    通过镜像传回来的反馈,知道大部队没有过来支援他,反而直接杀到熔火犬王那边,杜克反而长舒了一口气。

    原本杜克还想着,如果有机会的话,不妨培养一下瓦里安,结果演变成无比紧迫的生死大战,杜克有点儿唏嘘,却毫不意外。

    在艾泽拉斯混了这么久,杜克老早学会一个道理哪怕再弱鸡的boss,都不会明知道自己弱势就伸出脖子让你砍。

    因而杜克老早引入部落对付奈法利安,哪怕部落不胜,也不能让奈法利安一早处于游击位置,随时可以夹击联盟的后方。

    现在看来,这一招棋子是走对了。

    联盟要自己抓住命运的脉搏,至少还需要干掉熔火之心10个首领当中的半数。

    现在老一和老三已经被放倒,只要杜克拖足够长的时间,老二的犬王玛格曼达估计也不成问题。

    问题在于赶来的那些boss。

    杜克评估了一下场面。

    在系统精灵的多点同时操纵下,他的幻影分身和镜像分身已经把刚刚那些小怪给清理了一半。

    重点依然在迦顿男爵和很可能会赶来的那些boss身上。

    老九的管理者埃克索图斯就是一个智谋型的家伙,本质上它战力并不高。没了小弟,它就是一个怂包。

    老八是熔岩巨人的老大焚化者古雷曼格,他巨大的身形和令人绝望的缓慢移动速度,注定了它不大可能跑大老远来参展。

    老七的萨弗隆先驱者虽然是个火妖,但按照地图比例,它离开这里至少有五百公里,应该也赶不及。

    老四的大地元素首领加尔的入场已经是必然的了。

    老五迦顿男爵已经在面前。

    唯一的变数就是老六火妖boss沙斯拉尔。这家伙就是一个会到处瞬移放奥数爆炸,把人吓一跳的恶心鬼。如果它单独出现根本不是事儿。倘若它在团队攻略加尔和迦顿男爵的当儿出来捣乱,那真是团灭也毫不稀奇。

    不幸中的万幸是,它没办法依靠自己人瞬移,估计一路赶来也只是用跑的。

    即便如此,杜克依然不想看到复数以上的boss在一起的场景。

    因为在脑海里,杜克哪怕是想象都不愿意想到自己的爱侣倒在血泊中的场景。

    他可以复活,她们不行。

    杜克忽然苦笑!

    “原来不想被夹击的关键,还是看能否速杀吗?绕了半圈,结果担子还是加在了我的肩膀上,或许……这就是男人吧!”

    杜克的身影再次出现在迦顿男爵的面前。

    一个男人。

    一位首领。

    体型相差了上百倍的两个敌对存在,就这么隔空相望着。

    “以炎魔之王的名义去死吧!人类!”那是火焰领主的震天咆哮。

    “以伟大联盟的名义毁灭吧!混蛋!”这是联盟统帅的坚定决意。

    【**炸弹】和【法力燃烧】再度降临!

    可这一次,迦顿男爵打了个空。它所锁定的目标,在它出招的前十分之一秒时,还有着呼吸,有着魔力的流动,有着复杂的法力回路循环。

    然而就在它把大招丢出去后,打中的却是一个瞬间消散的空荡人形,仿佛它致命魔法击中的仅仅是一团空气。

    假的!

    假的!

    通通都是假的!

    一连打中了十二个无比逼真的镜像幻影,饶是迦顿男爵的本质是一个火元素,具有高度智慧的它,都不得不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

    那个击杀了它同伴的可恶人类到底在哪里?

    找不到?

    没关系!

    火元素有火元素独特的寻人方式。

    迦顿男爵骤然大吼道:“在烈焰的地狱里忏悔吧!人类!”

    猛地,一个标准至极的巨大火焰圆环,以它圆锥形的‘脚’为中心,向四面八方高速扩散。

    巨大的火浪轻而易举地把周遭的一切都卷入其中,焚烧殆尽。

    超高温的火浪甚至把来回快速跑动,不停攻击着杜克的幻象的熔岩奔腾者都打爆了几个。

    澎湃的火焰巨浪,席卷了低沉下去的洞窟里的每一条缝隙。

    正在此时,一个人影从隐身状态下被打了出来。

    那是杜克,只见他浑身浴火,连身上的毛发都被烧着了,可是他依然不管不顾地做出了一个投掷的姿势。

    “哈”

    吐气开声,他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向迦顿男爵掷出了一根足足有一米多长的冰棱。说是冰棱,看上去更像是标枪。

    这根仿佛来自深寒九幽的冰质标枪,毫无阻碍地刺穿了火浪形成的帷幕,划破长空,笔直地插在迦顿男爵的胸口上。

    男爵丝毫不介意,如果自己受点小伤就能把如此强敌从世界上彻底抹去,那真是太值了。

    很遗憾,下一秒,它就不这样想了。

    因为更多的杜克出现在它周遭。

    前后左右,天上地下。

    从地面到巨大的立柱上,从立柱到岩层的顶壁,几乎每一个能站人的地方,都有着一个杜克高举着冰质的标枪。

    “我是杜克!”

    “我也是杜克!”

    “我们有无穷多个杜克。”

    “你这智商欠费的家伙,你能用你有限的力量干掉每一个‘我’么?”

    那些同时开口,却有着不同嘴型,说着不同话语的‘杜克’的镜像,几乎把迦顿男爵给弄得精神崩溃。

    它很想把这些杜克都当成虚假的幻象。

    偏偏他们不是。

    每一个杜克都能投掷出让它受伤的标枪。

    另一面,无论它用多少个【**炸弹】,都没法阻止更多的杜克出现在它的面前。

    一不留神,一记曦日级的冰箭就会毫不含糊地给予它更深更重的伤势。

    同样地,把大部分魔力都倾注在幻影与攻击上的杜克,此时无比脆弱,只要那么一点点溢出的破坏力降临到杜克身上,都会让杜克受重伤。

    杜克脸上稀有地洋溢起笑容。

    这种感觉真是久违了。

    在刀尖上跳舞。

    在坟头上蹦迪。

    在死亡前高歌。

    在绝望与困顿中谱写着只属于杜克一个人的英雄史诗。

    到底杜克打了多久?又射了迦顿男爵多少发寒冰箭才把它弄死?

    杜克自己都没数了。

    在他的魔力回路变得空荡荡之际,杜克总算等来了下一个boss。

    杜克潇洒地笑了:“哟!你来晚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