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32 扩大化
    这个形态瘦长怪异的素体生命的意义就像是“刽子手”的意义一样。也许在这些素体生命的心目中,自己死在这个素体生命的手中,死在它的短刀下,才是最有意义的。而这种行为所具备的意义性,让她不由得联想起“献祭”这个字眼。

    这是一个即时性的,突然就开始的献祭仪式。而自己就是这场仪式的祭品。

    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这个地点?为什么会这么突然?为什么就这样锁定了自己?对于这些问题,畀全然无法回答。但是,这个灵光一闪的推想,让她多少对自己的遭遇有所释怀,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恍悟,仿佛自己身体上和心灵中的异常也都得到了解释。

    而当她生出这种情绪的同时,一个锐利而坚硬的物体便从她的后背穿胸而过,将她的身体悬挂在半空。畀没有看清楚凶器,只是觉得,那是一个很长的,头部尖锐的杆子,像是放大了的针,直到自己被刺穿的时候,也没能感知到它的出现如此的突然,没有半点征兆,回想起来也根本无从做出半点反应。

    畀的心脏被刺穿了,好不容易夺回来的刀状兵器紧紧被她握在手中,哪怕全身的肌肉都在抽搐,神经也开始麻痹,也没有掉落下来。被刺穿的效果是如此的强烈和迅速,物理上的贯穿并不是真正让她无法动弹的原因,这个凶器本身在释放某种神秘的力量,从她的身体内部阻碍着她的行为和思考,就连头盔屏幕上罗列的数值也是混乱的,无法去描述自己到底遭遇了什么。

    心脏被贯穿,无法呼吸,身体麻痹,连眼球都无法转动,虽然感觉不清楚,但一定流出大量的血液畀觉得自己就要死了。

    但是,畀的脑子还在转动,气力在流失,但是精神却犹如回光返照般越来越亢奋,她依稀看到屏幕上对自己生理状态的检测数据上显示出大量不正常的数值,对其描述就像是被注入了大量的药剂一般。她没有感觉到任何药物的注入,但是,心脏被贯穿后的感觉,和她所知所想的都截然不同。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但就是没有死,仿佛在生死边缘徘徊,并且自己很清醒地知道自己正在生死边缘徘徊,仿佛要跌落深渊,但就是有一根看不见的丝线绑住了她的脚,让她的灵魂在边界线上起伏不定。

    绝对不能说这是庆幸,畀无法描述自己对这种感觉的认知,但那绝对不是好的,反而,更加让她感到痛苦,甚至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一种折磨。下一刻,陆续有尖锐的物体贯穿了她的四肢,那些素体生命用长矛一样的东西扎穿她的身体,并将她高高举起。畀在这种举动中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并因感受到这种恶意而深深感到恐惧,她觉得自己似乎可以明白这些素体生命在做什么。它们的举动,它们的方式,它们那有所意义的行为举动,都宛如古老又残忍的仪式,它们没有发出声音,但沉默却更像是一种听不到的巨大的声音,大音而希声。

    它们的思想,它们的陈述,它们的祈求,全都贯穿在它们的一举一动中,再没有比清醒认知到这一点更让人感到恐惧的了。畀绝对无法释怀,她挣扎过,努力过,甚至于结果也一如她最初预计的那样,但是,哪怕一切都在意料当中,哪怕一切都已经竭尽全力,也无法释怀。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无法释怀,也许是体内沸腾的那些复杂的情绪,促使自己的思想无法平息,也许是注入体内的药物和恐惧,让她即便知道这个结局也无法接受。然而,同时她也十分清楚,自己如今除了还能够思考之外,已经无法在做更多的事情。

    承载思想的载体变得虚弱无比,仿佛下一秒就会即刻死亡,她无法将自己的思想转移出这个载体,或许莎可以做到,然而,畀十分清楚,自己只是一个正常意义上的人类而已,根本无法拿莎作为标准。

    思想和行为在这一刻被剥离,畀睁着无法瞑目的双眼,也许是太过虚弱,因此所见的事物大都轮廓模糊,而在这一片模糊的景象中,一大片阴影笼罩下来。她不知道那阴影的正体是什么,但那绝非错觉,在这么一个极限的状态下,她所看到的阴影是如此的巨大,在深灰色中,似乎又隐藏着别的颜色,亦或者说,这种深灰色是由某种深沉的颜色带来的,在如今状态下的错觉。

    畀还嗅到了血腥的味道,她觉得那不是自己流出的血的味道。

    心脏不再跳动,她感觉到,自己就被这么扎穿了身躯和四肢,被素体生命高举着走向更外围的地方,从感觉上来说,已经超出了之前所立足的那个平台的范围,但是,高举自己的素体生命们走得是如此平稳,仿佛一直走在工整的平地上,那些带给她诸多麻烦的力场完全影响不到它们,也影响不到如今无法动弹的自己。

    自己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去?畀想着,她还在思考,也许自己的下场和那些个被塞入茧状物中的人们不太一样?但是,哪怕活着也绝对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如果可以昏迷过去,如果就这么死掉,反而不用如此深刻地感受自己正在遭受的折磨以及那正隐约走来的更大的恐惧和痛苦吧。

    畀的情绪就像是失去控制的机轮,她觉得自己的脑袋就要被这些阴暗又灼热的情绪烧毁了。

    她无法昏迷,也无法死去,素体生命的每一步,都让她觉得自己正在距离那让自己感到恐惧的情况越近一步。

    一步,两步,三步……在那隐约的轮廓中呈现的巨大阴影,从天空俯瞰下来,畀觉得它在逼近,越来越近,然后她似乎看清楚了,那是一个个巨大的头颅,也紧紧是头颅,明显是通体的构造体材质,那宛如骨头纹理般的线条,实际是由密密麻麻的机械结构彼此连接形成的。它就这么降下来,一口吞掉了高举自己的这一队素体生命。

    于是,黑暗在畀的眼前降临。

    新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范围在扩大,而其内部结构也越来越复杂,这也意味着莎在变得强大,也变得复杂。她知道“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概念,但却从不知晓“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感觉,她曾经听闻过统治局的过去也有人成为了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实际上,这是一个传闻,但她正是凭借对这个传闻的兴趣,才最终走到了这一步,将自己变成了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

    以第三者的视角去观测瓦尔普吉斯之夜所得到的信心,和直接成为瓦尔普吉斯之夜并监控自我所得到的信息,所拥有的差异比莎所曾经以为的还要巨大。她甚至无法判断,如今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到底都有哪些不同一个泛泛而大概的不同是知晓的,但是,细节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总结出来,因为,两者的差异太过巨大,也太过复杂了。

    突如其来的冲击一度让她所囊括的范围受损,但是,这种损伤又和之前的人类或非人的状态时所承受、判断和感知的伤害有所不同。不仅仅是感觉上的不同,更是某种更实质性的不同。总而言之,这种损伤对如今的她而言,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但却又不是太过深刻的麻烦。甚至于,她并不需要动用常识意义上的“维护”,就能够让自己变得好转“变得好转”这个形容似乎也有什么地方不正确,她虽然在范围上受损,但又不能说这是不好的情况,当初她也将这种受损视为正常意义上的“损失”概念,但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错了。

    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范围似乎一度变得狭窄,但是,从“数据对冲”这个意义角度而言,她所涵盖的数据对冲现象因为冲击而变得更加深刻而剧烈,从这个角度来说,她甚至可以声称自己变得比之前更加强壮了。

    莎有一种冥冥的感觉,只要不断制造这种巨大的冲击,让数据对冲现象变得频繁而剧烈,就会让自己更快地成长起来。从各种意义上,高强度和高神秘性的破坏,似乎才是瓦尔普吉斯之夜成长的源泉。莎对此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就像是自己总算把自己彻底改造了,但却没有成为自己所想的正面的东西,自己似乎已经变成了某种引导破坏和扩大破坏的诱因。

    即便如此,感受到自己在成长,感受到力量在增强,这些感觉都并非自欺欺人。莎只能尽量朝好的方向思考:比如自己可以花更大的工夫去寻找畀和席森神父等人了。然而,当她正这么思考的时候,新的信息就进入了她的体内。那是一种隐约的感觉,畀似乎到了大霉,并且,正在有某种更糟糕的情况,会因此以她为中心放大,最终会波及整个统治局区域。

    莎不知道畀到底遭遇了怎样的事情,但是,畀的状态很不好,并且,畀将会牵扯到更麻烦的事情中,这样的感觉却十分深刻。她追寻着畀的信息,思想和感知就像是沿着一条常人无法看到的路线,扑向最让自己心悸的地点。然而,她没有在那个地方得到更多的信息,只知道畀似乎被素体生命围攻,然后被它们抓走了。

    莎早已经为畀制造的武装甚至都没有机会送入她的手中。而且,从粗略的信息来看,出现在畀面前的素体生命有着十分夸张的数量,畀从一开始就没有机会逃脱出来。畀的最后一份信息留在这里,但是整个人却消失了,莎只能肯定,畀还没有死掉,亦或者说,素体生命不会让她就这么轻易死掉原因不清楚,但是,她真的有这样的感觉。

    莎可以去寻找畀,但是,她很快就意识到,之前那砸入统治局的巨大冲击带来了更多的麻烦。以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视角,可以从数据对冲现象中观测到寻常人等无法观测到的东西,乃至于就算是神秘专家,也大多数不可能拥有这样的视角。在这个视角中,统治局的整体风貌和结构,和莎过去用双眼和实践认知过的统治局有着巨大的差别。巨大的信息流没有因为冲击的结束而沉淀下来,反而形成了更多的数据对冲,只是这些后继产生的数据对冲并没有制造出太过巨大的冲击现象,即便如此,这些数据对冲并不虚弱,也并不微小,无论从体量上,还是从程度上,这些数据对冲都在造成统治局区域总体上的巨大动荡。

    自从统治局崩溃后,其所在的这个世界,这个首屈一指的巨大浩瀚又稳定的数据对冲空间,从来都没有如此剧烈的动荡。各式各样的信息碎片纠缠在一起,无规则发生种种化学反应,产生即便是现在的莎也无法解读的新信息。那是混乱的,让人疯狂的,无法通过现有的方式去解读的信息,甚至它们的这种存在,在过去一直都被大部分人认为是不可能产生的,以现有的理论去看待,是充满了矛盾和悖论的,根本就不成立的。但是,如今,它们就这么存在了。

    整个统治局遗址都在发生无法判断的极端而巨大的变化,那是结合,也是解理,似乎有一种力量尝试去调整这个过程,但是,能够调整的部分甚至不足无法调整的部分的万分之一,然后,那更为巨大的不以某一个意志转动的部分,强烈地扭曲了那些经过调整的部分。在这种情况下,做任何事情都会发生偏差,但是,莎从新的数据对冲中感受到了,这些偏差正在被引导,被利用,被集中起来有一种力量,就像是淘金者,将一粒粒名为“偏差”的金粒收集起来,试图凝聚成一个“偏差”的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