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27 素体编制
    若非钩锁固定了畀的身体和移动轨迹,她差一点就没能落在第二个平台上。弥漫在平台周遭的力场对死物的稳定支撑欺骗了她,人体在力场中受到的影响,以感官的方式反馈时,绝对不是什么舒服的感觉。畀觉得自己就像是在跃出平台的一瞬间就生了病,在力场中呆得越久,病情就愈发严重,防护服也无法完全隔绝这种力场的影响,甚至产生了部分数据紊乱。对身体的监控数据在屏幕上流淌,时不时就会出现乱码,但仍旧可以清晰看到那条描述“状态”的曲线向下发展。

    仅仅是两个平台之间的距离,就让畀感到了宛如剧烈运动一样的气力流失,她好不容易攀住平台的边缘,蹭了好一会才翻身上去。当她进入平台后,力场对身体的负面影响立刻消失了,没有任何缓和的低潮,就是这么突然间就消失了,然而,对身体造成的影响仍旧残留下来。畀觉得身体发麻虚软,喉咙像是火烧一样,身体状态数据上,体温已经上升到可以称为“高烧”的程度。

    可幸的是,防护服的运作在力场消失后就恢复正常,对身体状态的监控,促使这个系统提出了好几个治疗方案,畀初步确认了各个方案的优劣,结合眼下的情况做出选择。尖锐的针头扎入肌肤,并不是很痛,但仍旧让畀不由得生出一阵鸡皮疙瘩,但之后注射的药物却让她在几秒内不由得抽搐了几下,随后,身体所有的负面状态都在迅速消退,不到十秒,畀已经感觉到自己恢复如初了。

    正因为药物治疗的效果十分明显,才让畀着重检查了一下药物储备,要走出这片平台区到底需要消耗多少药物?她无法估计,但剩余的药量哪怕省吃俭用也只能再来个一百次。统治局里的区域往往都很辽阔,并不会因为其环境的平凡无奇或稀奇古怪而有所区别,想要离开特定的区域范围,若非当地人,很少有可以节省功夫和时间的。并不是每个区域都有捷径,也不是每一条捷径都能轻易找到,畀对这个平台区十分陌生,她并不指望自己有足够的好运可以解决问题。

    如此一来,思考自己所拥有的东西,自己可以所到的事情,重新调整行动策略,就是不得不为的事情了。

    畀在平台边缘逛了一圈,她宁愿多花点时间弄明白平台排斥力场的原理,而不愿意就这么蛮干地离开平台。她的目标很明确,防护服配备的功能仪也很有效,在扫描了整个平台的表面结构后,几个最可疑的区域被勾勒出来。畀走到几率数值最大的区域处,将一块看似和周遭没什么差异的盖板翻起来。她开始觉得自己的运气其实也不算差,一个明显是接线槽的装置暴露在空气中,因为解开盖板的动作有些蛮横,所以表盘和盖板之间的接线全都断裂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些盖板的正确解除都需要特定的工具,而畀并不拥有这些工具。

    畀不清楚这些断裂的接线到底起什么作用,也不清楚它们断裂后会产生怎样的后果,不过,在她的常识中,统治局的机器并不十分精密,对错误往往留有冗余,尤其是在大规模大体积的造物中,区区几根接线的断裂,并不会让其整体功能受损。正如她所想的那样,力场并没有因此侵入平台,现在,她要做的,就是拉出防护服中的数据线,和这个接口槽连接上。尽管插线和接口的规格并不一致,但由“莎”设计的装置对统治局里大多数规格的装置都有极强的适应性,屏幕上很快就弹出一个个框架,流淌出崭新的数据。

    畀完全不清楚屏幕上的这些图表和数值都代表何种意义,她需要的只是最终结果而已,事实证明,莎的设计真的对统治局原有造物具备一种强大的侵入能力,整个平台的内部结构在十秒后就已经做成,并以畀可以理解的方式提出了几个简单的选项。通过这些选项,畀对平台执行半自动的重新编程。

    现在,她终于不仅可以在防护服中即时生成新的力场屏蔽结构,也可以控制平台的移动了。换句话来说,这个平台已经成为她的新座驾,然而,期间防护服消耗的能源也是巨大的。畀十分清楚,如果追求保险,那么自己最好在下一次战斗之前找到能源补充点。这个平台区能够支撑如此强力的力场,控制如此之多的平台,定然拥有自己的能量来源。并且,正因为这些造物是大规模的,因此定然拥有一个简洁可行的模板,也就意味着,能源按照在什么地方,其位置和线路走向很容易就可以通过逻辑反推出来。对防护服而言,这样的工作简直就是最轻松的一种,解析了一个平台,就意味着解析了大多数平台,而解析了大多数平台,找到其共性,也就意味着可以顺藤摸瓜地找出其核心。

    放在正常情况下,这种破解当然是优先选择,但是,畀最初并没有选择这么做,也同样有其原因这个区域是如此的陌生,明显不在重启后的安全网络的管理下,这种对其系统进行入侵和破解的行为,有很大概率引发一系列的自我保护机制。

    畀不清楚这个平台区是用来做什么的,但是,如果它涉及机密,那么它的防御系统也会十分敏感,任何入侵行为在受到怀疑后,都会促使平台产生一系列危险的反应。正因为畀从未见过这样的平台区,所以,它在统治局的时代用于机密事务的可能性极高。这也让她十分清楚,自己之前的入侵行为虽然没有引起明显的变化,但是,平台区可能已经以自己的防护服无法检测到的方式唤醒了某些危险的机制。

    事至如今,畀也只能尝试进一步破解平台区的结构,并控制自己脚下的平台迅速向自己怀疑的几个地点靠拢。

    平台开始移动,畀有些紧张地关注周遭的状况,附近的好几个平台的运作明显被打乱了。这些平台无论是静止还是移动,其状态从总体上构成一个庞大而复杂的系统,畀所在的平台不以固有的方式运动,自然会引发连锁性的反应。如果朝坏的方向想,结果会有多糟糕,畀很难想象出来,但是,从好的方面想,这种影响了固有规律的运作,却更有利于防护服对整个系统的解析。

    异常的事态很快就出现了,那些固定在力场中的坠落物开始出现位移,整个力场明显发生了某种变化,用畀的感觉而言,就是“倾斜”。倾斜的力场让坠落物向她所在的平台加速冲来,但因为直线路径上布满了其它平台,因此在短短的三十秒内,这些平台就承受了冲撞的洗礼。平台没有被撞坏,但是,被撞击的平台也因为因为撞击产生了运动状态的偏离,在畀的视野中,这个平台区就像是被搅动的水花,涟漪后是波涛,波涛不断向外围涌去,原本缓慢却有序的平台运动,就这么加速变得紊乱而剧烈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畀的防护服已经检测到了力场的变化,并尝试利用这种变化加速自己所在平台的移动。畀站在平台上,就像是乘坐在不断加速的货运装置上。然而,没过几分钟,更像是货运装置的箱型体从左前方的几处平台后冒了出来。畀知道那是什么,在统治局时代,这些巨大的箱型机是专门用来运载货物的,但是,在统治局崩溃后的好些年间,原住民更喜欢将它改造成搭载人的机体这些人就像是游牧民,一个箱型机往往就是一个家庭,更大型的箱型机甚至可以容纳一个村落的人口,这些游牧民没有定居点,在庞大的统治局区域中寻找能够支撑自己生活所需的物资,为此,他们也可以成为强盗。

    畀可不觉得在眼前出现的箱型机仍旧是过去统治局所用的那些运输货物的装置,而屏幕上标注出来的箱型机足足有五台。那些具有威胁的东西明显都藏在箱子里,但是,从外表上找不到任何远程打击的疑似发射口的部位。这些箱型机没有编号,在防护服的资料库中也没有记录,因此让她不由得更加警惕了。

    周围平台的移动规律变得更加难以预测,可箱型机却如同燕子一样,轻盈地躲开了路线上横冲直撞的平台,气势汹汹地朝畀所在的平台冲来。这个路线已经让畀更加确定了,它们是冲着自己来的。畀摘下防护服后的长筒,支架和接线自动弹出,和平台的其它接口连在一起,几个唿吸间就构成了一个足有一人高的炮台。其所需的能源和计算能力完全由脚下的平台提供,不需要花费防护服的资源,这是破解了平台的又一好处,当然,对比目前遇到的麻烦,到底是值还是不值还在两说。

    到底,畀选择入侵平台系统也算是不得已。

    如果动用防护服的更多资源,畀还可以通过固有程式,将脚下的平台临时改造成一人要塞般的强力攻击装置,不过,畀可不觉得,在这里大量消耗防护服的资源是一个好选择。她不清楚自己还有多长的路要走,也不确定,正在接近的箱型机有多少战斗力。如果计算错误,对方很强,那么,自己节省资源的想法会直接带来死亡的危机,但是,如果计算正确,自己就可以去面对之后可能出现的更多危机。

    从平台区的状态进行估测,假设箱型机是其防御系统的一部分,那么,出现的敌人是低级安全卫士的可能性更高。因为,统治局的防御系统会对威胁进行分级,不会一开始就动用其最强的武装力量。但从箱型机的规格来看,也更像是强盗亦或者是定居在此的原住民,前者不足为虑,而后者则可以进行交谈,甚至可以说,只要是可以沟通的,畀都更愿意去沟通,顺利的话可以获得更多对计划有利的情报。

    但无论是强盗还是低级安全卫士,此时在平台上启动的武装都已经足以自保了。

    箱型机没有因为畀所在的平台变得狰狞而有所退却,毋宁说,它们的速度还在加快,并且,在不远处开始分成两部分进行弧形迂回。透过屏幕,畀已经看到了箱型机表面的一些异常变化,不像是无机物的舱门打开,更像是某种有机物张开了嘴巴,有粘黏的分泌部从缝隙中渗出,就如同流出了唾液一般。这些箱型机在靠近的同时也在变形,它根本就不像是畀的常识中那些寻常可见的箱型机那般坚硬,那让人觉得坚固的色泽和纹理,更像是一种伪装,其更像是一种生物体。

    柔软,蠕动,分裂……在几个唿吸内,畀的脸色就不由得大变,她的判断错误了。

    伴随箱型机的变化出现在机体表面的并不是原住民,也不是低等级的安全卫士,而是体格不一,奇畸形怪状,却明显保存有人形的素体生命。往时难以见到一面的素体生命,在这个地方竟然需要五台箱型机才能容纳,不包括箱型机内部,光是来到机体外的素体生命就足足有二十多个。以一台箱型机可以搭载二十人进行计算,那么,这五台箱型机足足是一百人的部队。

    前所未见的,素体生命的编制军!

    畀觉得手脚冰凉,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但是,她不觉得自己看到了幻觉。这些素体生命的看似身躯、看似衣物又同时是装甲的外壳,有着一致的纹理,相似的特征物和顺序的符号,它们并不是散乱的个体集结在一起,而是从一开始就是统一的集团。

    完蛋了这是畀在思考后,最终生出的念头。

    那些面无表情的素体生命,毫不犹豫,也毫不对平台上的炮口设防地,在又一个弧线运动后,笔直朝平台冲来。畀十分清楚,这并非它们托大,而是它们已经对平台的攻击力做出了准确的评估。入侵系统,获取数据,分析资料等等手段,素体生命比目前原住民所拥有的任何个人系统都更擅长,而这样的才能就如同它们的种族天赋一样。失去了莎和安全网络的支援,畀无法在这些方面与之抗衡。

    毋宁说,是全方面落于下风。双方的硬实力已经不在同一个等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