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九、红尘六散,棒灭苍生
    给大家拜个年吧!祝每个看到这篇更新的兄弟姐妹狗年都会旺旺!

    商学松抹了一把脸,他真的好不容易,才把刘峰晖和王钟两师兄弟说动。

    交付了饭钞之后,他带了两人到了北辰王府门前,忽然有一种感觉历史的车轮在缓缓向前转动,命运无耻的把两名传奇将星送到了卑劣的北辰王手中!

    尽管……

    他也不知道,这对师兄弟有什么用!

    商学松跟两师兄弟聊了一个下午,已经知道了两人师出名门,学的是最为传奇兵法,师兄还兼学了一手刀法,师弟却因为身体不合适练武,选择了医术……只可惜大衍王朝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战争,兵部每天都要裁军数万,根本不招新的工作岗位,他们才会混的这个惨样。

    商学松站在北辰王府外,却没有立刻把两人带入进去,他身怀两大剑人的事情,还不合适被人知道,毕竟这是他压箱底的手段,也担心被人觊觎,所以他轻声吩咐道:“我这就进去通秉大王,大王求贤若渴,必然会亲自迎接,让两位风光大葬……”

    刘峰晖和王钟都是一脸满意的样子,说道:“一切听从藏剑道长吩咐。”

    商学松咳嗽了一声,这话说的极不好意思,但却非是口误,这个世界的确有一种礼节,专门用在上位者求贤若渴,迎接人才的时候,就叫风光大藏!

    虽然有一字之差,但读起来却是相同发音。

    商学松这种穿越者,着实不太喜欢这个礼节,但是他也不好免俗,不然万一被这对师兄弟误会,北辰王其实不太懂得招揽贤才,可就是耽搁大事儿了。

    至于藏剑道长的称呼,那是他不敢用自己真名,就捏造了一个商藏剑的花名,倒也很有些风雅。

    商学松想的十分好,自己先用炼剑成丝的本事潜回王府,换了自己北辰王的身份,再出来迎接两人,这件事就天衣无缝的圆满了。但是他刚要进府,忽然想到还有一个破绽,急忙停下来叮嘱两人说道:“你们进入府中,一定不要给人提及贫道,贫道身份奇特,你们就算提起贫道,府中人也会推说不知……”

    王钟正在跟刘峰晖说话,一时间没注意到商学松又转身回来,他对自己的师兄说道:“呆会北辰王出来,师兄一定要注意,普通直男多半会直视面目,但有些偏爱男色的变态之辈,就会先往裤裆下看去,还会略作偏头,想要用视线绕过身子,去看我等屁股……哦哦!道兄又有什么事情?”

    商学松忽然感觉有些心累,油然生有一种感觉历史的车轮在缓缓向前转动!后来,历史的车轮……断袖了。

    他只能举手示意,自己其实也没什么事儿,就一头钻进了北辰王府。

    特蒙德……做一个大王的压力太大了。

    商学松回到了自己的房中,收了玄清太上剑人,他匆匆摇了摇房中的铃铛,不旋踵内务小总管曾登科就走了进来,一躬身问道:“大王可有什么吩咐?”

    商学松快人快语的说道:“门外有一对师兄弟来投靠本王,且随我去迎接一番。”

    曾登科心下微微狐疑,他是内务小总管,北辰王府的事务都是他经手,如何会有人来拜访,却能让他不知道?但是曾登科也不是多嘴的人,惯善把一应烦思都压在心底,当下就不动声色的陪同商学松出了北辰王府。

    商学松见到两师兄弟,双目平视,不敢稍稍下落,故意喜出望外的说道:“听得两位豪杰来投,本王不胜欣喜,快些随本王入府,酒宴伺候!”

    刘峰晖稍微犹豫了一下,说道:“多谢大王厚爱,但是我们师兄弟刚吃过了。”

    “吃吃吃……吃过了?”商学松心底嘀咕道:“对哦,还是我请的客。”

    他为了掩饰尴尬,大手一挥,叫道:“那就看茶!”

    曾登科在商学松背后冷冷的看了两师兄弟一眼,忽然说道:“原来是六欲红尘刀的传人,怪不得能直入大王亲前。就是不知道六欲红尘刀的:贪、嗔、痴、爱、恨、恶。六大刀意!你修炼了几种?”

    刘峰晖微微一笑,说道:“总管可是要试量某家身手?”

    曾登科轻盈一跃,宛如大鹤,身在半空,浪声长啸道:“正要试演六欲红尘刀传人的身手!”他隔空下击,一双手掌变化万千,犹如满天飞羽,缤纷,好看,却又杀意盈然!

    刘峰晖不慌不忙双手捏了刀印,以掌做刀迎空屁劈出,顿时有一道刀意斩破红尘,直贯九宸,双方以快打快,兔起鹘落,顷刻间交手十余招,只有掌劲刀劲交拼的啪啪啪之声,却半点气劲四溢也无。

    曾登科连出十余式杀招,却身子都不曾沾地,一身轻功之登峰造极,简直可怖可骇,刘峰晖能够见招拆招,寸步不让,刀意之凝练也堪称一代大豪。

    商学松瞧不明白两人交手有何奥妙,但是他身边的小太监却都是武功高手,一个个瞧得明白,都心头吃惊,暗暗忖道:“曾总管已经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这人却半点不落下风,是大王哪里寻来的好手?若是他也净身了入王府,不知会被安排什么职务,我等会不会被调拨此人手下听差……”

    刘峰晖并不知道,他已经被看做未来的太监,不然定会狂喷一口鲜血,掉头就走,宁肯去卖屁股,也不敢斩了小丁丁!

    曾登科凭空借力,再次翩然飞起,断喝一声:“棍来!”

    立刻就有手下小太监,把一根乌木为体两段缠有金丝的大棒掷入空中,被他抄在手中,挽了一个棒花,顿时就有无上凶威浮现,就如一棍捅破了九重天,挑了一座天界灵山砸下来。

    这股凶意威势,让刘峰晖脸色大变,狂喝一声:“如意棒法!”

    他腰间长刀在内力的激荡下,自动脱鞘飞出,刀光惊艳,化为一道精虹,拔地而起,从地面劈向了天空。

    这一刀有个名目,叫做:红尘六散!

    乃是六欲红尘刀的无上杀招,斩天裂地,劈山断海!

    刘峰晖已经出尽了全力,再也无丝毫保留,他也没有想到,平生引以为傲的刀法,居然在今日连遇两个敌手。

    使用太上指剑的商藏剑道人,武功深不可测,虚怀若谷;这个使用如意棒法,俊俏的小太监,却霸意无双,凶威赫赫,棒法之中,隐隐有一股高不可攀,九霄神俯视大地的苍茫意境。

    “死在这样一根巨棒之下,此生也是值了!”这便是刘峰晖被棒势淹没,最后生出的一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