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26 平台区
    有某种事情正在发生,“畀”感觉到了,因为这件事的发生简直是再明显不过了。声音,振动,位移,破损,火,气流……通过肌肤传达的知觉,通过五官传递的知觉,都在勾勒这么一种影响力极大的事情的发生。整个身体都藏在防护服中的畀在巨大的管道上驻足,她嗅到了那不一样的味道,是从极为遥远的顶端,以难以想象的快速波及而来。当她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过往从未见过的景象,宛如火焰般的明亮在跳动,盖住了那宛如星星的灯光,又有一团阴影在明亮中放大,就像是墨汁在水中染开,再定睛一看的时候,却会发现那并非是整一团的阴影,而是数不清的阴影密集地拥在一起,当它们下坠,坠落到一个距离畀更近的距离时,在畀的视野中,阴影之间的缝隙也在增大。

    然后,畀看清了那些阴影是什么全都是碎片,遭受冲击而破碎的各种材质的物事,大的直径起码有十米,小的也有两三米,像是管道的一部分,像是纠结的线条,像是某栋建筑的墙壁,甚至还有死体兵的残骸,畀甚至觉得自己看到了素体生命也在其中。所有这些物事就像是被那剧烈发生的冲击裹挟着,向着更下层坠落,而那坠落的气势,更让人觉得它们已经砸穿了这个统治局范围的诸多层落,并且还会继续砸穿下去。

    坠落物的声势是如此的宏**人,让畀从内心深处没有一点儿安全感。她向着管道的另一侧加速奔驰,动力鞋的功率已经开到最大,即便如此,仍旧让她有一种紧迫感,就像是在“来得及”和“来不及”之间徘徊。

    轰鸣声越来越大,因为在畀的头顶上方,同样横亘着许多管道,那些坠落物砸在管道上,发出可怕的崩溃声,那些一直悬挂在头顶上方的物事,立刻就成为了坠落物的一部分。爆炸引起的火焰在膨胀,狂放的气流将火焰带往每一个角落,让畀的头顶上方陷入通红的火海中,肉眼可见的每一块碎片都在燃烧。

    畀所在的管道也因为剧烈的震动,两端变得松弛,固定用的支架也在咯吱咯吱作响,仿佛在那些坠落物砸中之前,这条管道就会自行解体。畀意识到危险,然而,这些危险无处不在,让她找不到任何一处更安全的落脚点。她利用动力鞋和绳索在管道之间跃动,她甚至没必要站在“上方”才能立足,倒垂着身体,只有双脚粘在管道的下方,鞋子有吸力,也能变成斥力,在吸引和排斥的交替中,她就如同一只灵活的燕子。

    一些较小的碎片宛如雪花一样从畀的身边落下,不等一个眨眼,比她的个头大上五六倍的看似某座建筑一部分的残骸也从她的身边掠过,重重砸在更下方的管道上。碰撞的声音当然很大,但却无法掩盖头顶上方愈来愈激烈的摧毁的声响。

    在这些坠落物砸在畀的头顶前,她所在的管道发生了剧烈的扭曲变形,那些接合的部分开始分离,不断有拍打空气般的啪啪声响起,十分沉闷和沉重。畀只觉得整个身体陡然下沉,原来是管道一端向下倾斜了,沿着畀疾走的方向,形成一个明显的斜坡。在畀做出反应之前,如同雨打琵琶一样的碰撞声更密集地响起。

    畀不由得向下方较远处的另一条管道弹去,当她的身体贴上管道外壁的时候,原先所在的管道也已彻底崩溃了,变成一整块破烂,成为坠落物的一部分。畀躲开了一次危机,但第二次危机转眼就来,她所攀爬的这条管道外壁因为某种缘故打开了外壁上的侧孔,喷出宛如利刃一般的灼热气流,而它的温度和切割力,即便是畀已经穿戴在身上的防护也不起任何作用尽管在没有实际接触之前,无法断定是不是真的不起作用,但畀却相信这个直觉。

    自己绝对不能正面承受这种程度的冲击,畀在危机本能中,再一次放开了这条管道的外壁,以跳崖的姿态向着更下方坠去,但其下坠轨迹又并非笔直的,而是一个明显的抛物线。然而,同样是在下坠,但是,坠落物的速度比畀的速度更快,而且,这部分区域因为冲击而崩坏的现象,也比这里任何事物的下坠速度都更快发生。

    在畀找到落脚处之前,爆炸已经来到相对她百米外的另一侧,紧接着就在她下方二十多米处发生了。一大团火焰在空气中飞速增长其体积,让畀觉得自己就像是要跳入火山口中。那明亮的,充满了侵略性和破坏力的,宛如洒了血一样通红通红的燃烧现象,转眼间就膨胀到了淹没上方一切的程度,而畀的身影也被吞没其中。

    畀感到灼热,但是,她没有死,也没有受伤,仅仅是热得让她觉得已经到了极限,防护服保护了她,但是,每一分每一秒的灼热,都让她有一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就像是下一秒就无法支撑了。在这样的高温中,她似乎看到了某些幻象,那是一种捉摸不定,又仿佛有什么意义的幻象,但这绝非是人死之前该做的幻象,她很肯定这一点,并且,在幻象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唿唤着她。她的意识陷入迷离中,但又并非彻底昏睡下去,下一刻,从下方传来的冲击,让她的整个身体都不由得颤抖,随之而来的痛楚让她陡然清醒。

    在防护服的面罩屏幕上,诸多信息汇聚在一起,总结出一份受损报告。不仅仅是防护服的受损,还有畀的身体所承受的伤害。正是这份报告让畀稍稍放下心来,自己没有受到重伤,而仅仅是产生了一些不良反应而已,随着时间流逝,这种突然出现的不良反应总会慢慢消失。况且,她的体质可比普通人强大太多了。

    畀活动了一下四肢,痛楚和麻痹感稍稍消退后,她从地上爬起来,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穿过了统治局地貌中经典的管道区,来到一个相当特别的区域:这里到处都是悬浮在半空的平台,每一个平台都是工整的六边形,从边缘的机械结构来看,似乎平台彼此之间可以接合,形成一个更大的悬浮平台。但此时这些六边形的平台全都是独立的,有大有小,层落不一,有的固定在一个坐标上,有的规律性在好几个坐标之间移动,也有的移动没有半点规律。之前从顶层崩塌的下坠物到了这里,立刻被某种立场接住,下坠速度迅速放缓,甚至和平台一样悬浮在半空。

    畀沉重地喘息着,之前那惊险又剧烈的运动,让她的心脏一时片刻无法平缓下来。她觉得头盔内部的空气很浑浊,想要将头盔解开,但是,她不敢这么做。在屏幕上显示的环境数据中,这个平台区的环境并不那么适宜人们生存,尽管没看到废气排放处,空气也似乎很清澈,但空气中的确存在有毒颗粒,而且,充满了某种探测器也无法分辨出来的辐射。

    这是一个肉眼看起来不错,但却实际充满了危险的地方。畀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一直向下,是为了找到可以清理灰雾的工具她实际没有见过,只是听过莎的描述,从过去所知的资料来推断,向下寻找可能可以找到,但即便找不到,她也不想停留在那些充斥着灰雾和异常现象的地方。如今这个平台区虽然环境数据恶劣,但却的确找不到半点灰雾和那种如同梦境般变幻的不正常现象,反倒让她觉得比较安全。

    而且,从上方砸下来的物事,全都被此次充斥着的某种力量逮住了。那些直接让她感到生命危险的情况,全在这个平台区得到了缓和。没有爆炸,没有火光,抬起头,所看到的景象就像是自己已经身在深渊的底层,从而无法眺望到上面的边际所谓的“尽头”是如此的遥远,让人觉得,自己也许一辈子都要被囚禁在这个深处了。

    畀不太明白,之前那剧烈的震动和冲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很快就想清楚了一点,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并没有任何变化。她只能在这里寻找,然后继续向下寻找,无论是直接找到脱离此地的工具,还是重新和“莎”恢复联络,都能够帮到自己。但在那之前,自己除了不断前进之外,没有其它的选择。

    曾经和破碎的物事砸下来的死体兵和素体生命全都在坠落过程中被拦截了,至少,在这些悬浮于力场中的残骸里,找不到像是它们的物事。畀的目光投向平台边缘,平台接着平台,不断向四面八方延伸,让人觉得自己是在“中心”,但是,畀十分清楚,这不过是错觉而已,自己所在的位置也许是在中心,但更多可能,是距离某个方向的尽头更近一些的地方,如果自己找对方向,很快就能够离开这片平台区,遇到新的东西和情况,但是,如果沿着错误的方向,大概还要花上好几倍的时间吧。

    畀从来都没有来过类似这片平台区的地方,更进一步说,她甚至没有想过,统治局里会有这样的地方。她更熟悉的是多是管道状和山城状的区域,而这一带,在统治局的过去到底是用作怎样的功用,也完全无法从表面判断出来。

    不过,有一点她十分肯定,统治局区域并没有单纯功能的区域,每一个景状不同的区域,哪怕看起来像是居民区的地方,也承担着多种复合功用,是一个更大系统中的某一个功能模块。在见到如此陌生的景象后,畀有点儿觉得,自己会来到这里,并不是一种偶然。那种感觉,就像是在这里定然存在某些独特的,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当然,这种感觉是否正确,只能有待自己继续寻找。总而言之,自己目前除了“探寻”和“联络”之外,仍旧没有其它可以做的事情。这个区域外的所有事情都像是被屏蔽掉了一样,而自己,就像是独身一人的囚徒。

    畀观测着平台和平台之间的距离,平台的运动规律,以及平台之中正在发生的一些情况。数据经过处理后,反馈到屏幕上,同时有好几条路线被标注出来,这是以目前的资料而言,最为安全有效的几条路线,当然,也有可能是错误的,不过,畀没有选择。她听从心中的指引,任意选择了一条,弹出钩锁,并立刻察觉,钩锁在脱离平台后,于半空也同样受到了某种力场的扭曲。正因为绳索足够长,所以才能从视觉上察觉到,绳索的弯曲轨迹有点儿古怪,那并不是正常的一致性的力量作用在绳索上,而像是多种力量在角力,但每一秒,都会有不同性质的力胜出,导致合力的性质产生变化。

    不过,这种力场没有撕裂钩锁,也没有撕裂那些坠落的事物,为了验证安全性,畀小心翼翼地朝平台外伸出手。她立刻就感受到了那股性质变动的力场,不仅仅是在方向上的变动,感觉上,就如同沉没在动荡海浪中的事物不断随着浪花的摇摆。

    不过,这种力量并没有给防护服和她的手带来可见的伤害。她不再迟疑,再次弹出钩锁,尽管两根钩锁都没有缠绕在事先设想的目标上,力场干扰了它们,但偏差并不太远。借助钩锁的力量,她的身体向平台外弹出,然后,她用全身体会到了,在这种不断变动的力场中移动,到底是怎样的感觉:身体的感觉一瞬间变得紊乱,让她想要呕吐,若非两条钩锁固定了路线,主动牵扯身体,自己早不知道飞向什么地方了,和那些下坠物看起来稳定的轨迹不同,自己在这个力场中的移动,是如此的颠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