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八十二、卖萌杀
    “是飞黄老祖!”

    许了倒是认得,出手的大妖神。

    如今他和玉虚,清虚法力都各自大进,对天道至宝参悟更深,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威力也远非昔日可比,倒也不惧飞黄老祖,就算这头老祖得了一杆神枪,许了也有信心一斗。

    只是许了还未出手,就有一团火云飞来,嚎叫道:“此物给我留下!”

    许了微微一震,就见到万千火光之中,有无数火灵,其中最厉害的火灵,就是季魃老祖。

    来者正是红云老祖,他把神火季魃大葫芦一拍,化为无穷红焰,自己也化为一团火云,跟神火季魃大葫芦所发烈焰合一,简直生出了天地无双,撕杀神魔的气概来。

    飞黄老祖欲要抓住那块混魔老祖遗蜕所化山石,却被火云一卷,不得不赶紧退开,免得被这头大妖神给炼了。

    飞黄老祖气的三尸神爆炸,怒喝道:“红云老祖,你想抢我的好处吗?”

    红云老祖在火云之中现了一张大脸,纯粹火焰组成的大脸,有无数火灵在五官七窍进进出出,威仪无限,笑道:“哪里就是你的?老祖我来了,好处就都是我的。”

    两大妖神争斗间,忽然洪荒各处都有妖力魔气暴涨,十余头妖神先后扑奔过来,加入了战斗。

    北冥老祖忽然一纵身,也加入了战团,但上次围攻他的青极老祖却不见影踪,也不知为何这一次不来凑热闹。

    许了见状,摇了摇头,催动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回转人道诸国。

    已经有这许多妖神出手争夺,他们在加入进去,也没甚必要了,纵然有些许机会,但风险却太大。

    混魔老祖的魔躯,虽然也甚不凡,但许了的眼光何等高岸,见识过无数的宝物,自然也不是太放在心上。反正这些大妖神争夺之后,还要花费苦功去祭炼,待得祭炼成功之日,自己说不定早就突破,又或者本尊归来,顺手拿来,简直方便之至!

    许了这边刚离开,混魔老祖的遗蜕在无数妖神的争斗之后,被数十道妖光魔气轰中,顿时炸成了千百碎片,这些妖魔争斗不休,把混魔老祖的遗蜕各自抢了一部分。

    但却谁也没有发现,在混魔老祖的遗蜕崩裂之后,从地下钻出了一个小娃娃来。

    这个小娃娃生具人身,双目之中灵光湛然,居然不是修炼的魔气,也非是妖怪,而是天生灵机。

    这个小娃娃瞧了一眼,天上无数大妖乱飞,嘻嘻一笑,就低头钻入了地下,一路遁行,直到人道诸国之外,被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阻拦,这才从地下钻了出来。

    这个小娃娃身上灵机不显,法力也不深厚,过不去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正在犯愁,忽然一道青光落下,一个青年在光华中现身,轻轻一笑,喝道:“老祖!可曾推算道孙儿?”

    小娃娃惊讶万分,他当然不识得这个青年,就算是许了出现,也不认得这个青年,但是他一定能认得这个青年身上的灵光,乃是玉鼎一脉的门下。

    玉鼎一脉,门人弟子众多,很多都是上古的大人物,只是因为入魔,被打落魔狱,又被玉鼎老祖教化,开始研修人妖两道的功法。

    这个青年虽然也是玉鼎门下,却从未有跟许了照过面,故而许了纵然见到也不会认识,但是他一身功力深湛,居然已经突破了道人境巅峰,堪比当年的杨书华之流。这却是这么多年,在玉鼎天中潜修,才能功力大进,脱颖而出。

    这个小娃娃都快要惊呆了,他说什么也料想不到,自己居然会被人堵住去路,而且好像还知道,自己来历一般。

    小娃娃哑哑叫了一声,发了一个“卖萌杀”。

    青年却笑道:“混魔老祖!你在孙儿面前,还要装什么?你不过是想要混入人道诸国,却又何必?孙子亲自教你人道法术,管保比什么三千卷更精湛。”这个青年他手一抓,把小娃娃捉住了,足下自生莲花,逍遥而去。

    他也不知道弄了什么法术,居然连许了都未能觉察。

    这个青年带了小娃娃,来至一处荒山,这才落下了莲花,对手里的小娃娃说道:“换了别人,也不知道老祖来历。也只有我这等嫡系的孙儿,才知道老祖乃是一胎双生,那头老魔自不量力,想要成就天魔,被天劫劈了。老祖天生灵慧,居然在妖魔二气之中,参悟出来灵气的妙用,这才转修人道,日后更成为三十三天巨擘之一。”

    小娃娃满脸惊讶,他如何知道自己以后会是什么?

    这个青年说了一通混魔老祖日后的成就,就笑嘻嘻的说道:“老祖当年创下了五行混洞大擒拿法,泽被后世,被谷师学了,成就了大真人的境界。只是谷师也不知道,这门道法原来是我们家的,更不知道自己跟老祖有血脉关系,也只有孙儿,忽然觉醒了上古血脉,这才明悟前后之身。所以才来寻老祖,助老祖成就一番事业。”

    混魔老祖知道已经蒙混不下去,终于开口说道:“你如何知道,我乃是一胎双生?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我们兄弟的底细。”

    青年呵呵一笑,也不解释,只是随手一抛,扔出了一道功法,说道:“此乃玉鼎一门的总纲,你可以先行修炼起来,待得你精通了玉鼎一门的变化,我便传你五行混洞大擒拿法,赶紧去镇压洪荒妖魔,提升境界道行。”

    混魔老祖欲反抗,但却只造反了两次,就被青年随手下了禁制,他本来一体双神,走魔道的那边,已经被天劫轰灭,就算没有被天劫灭杀之前,也经常掠夺他生机,故而这位脱劫的混魔老祖,法力低微,根本抵挡不住自己“孙儿”的手段,给狠狠看管起来,每日苦逼的修炼法术,纵有什么算计,都没有办法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