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七十九、万魔潭水高千尺
    许了想也不想,就灌输了一大堆理念过去,这株怪异的妖树,得了许了灌输的诸般理念,显得欢喜不尽,传来亲近的感觉。

    许了略作探查,就知道这株怪树诞生于域外虚空,流浪也不知多少万年,从未见过任何生灵,故而才如此单纯。

    他点化一番,这株怪树自然就对他生出了孺幕之情,许了一袖袍把这种怪树带了,径直回转了洪荒,他落在人道诸国,便在问道峰上,把这株怪树给栽种了下去。

    这株怪树落在洪荒,似乎就知道,该如何生长,此乃天性!

    自然而然,就如洪荒随处可见的大树一样,化为亭亭如盖,待得玉虚和清虚来访,见到这株巨树,也都生出赞叹,经常和许了在树下论道。

    许了降服了洞玄老祖,炼就了一枚剑人,实力亦复大进,隐然已经成了三虚的领袖,玉虚和清虚都对他言听计从。

    许了这一日,忽然推算出来混魔老祖气息忽然转弱,竟而潜藏起来,只怕这数日就要生出变数,成就天魔,就把玉虚和清虚叫了过来,说道:“混魔老祖只怕就在这数日,便会突破天魔!我等若是不阻止,只怕这头大魔成就天魔之后,就会屠杀无辜生灵,我等人道诸国便是他第一个下手的目标。”

    玉虚说道:“我等准备甚久,为了的就是镇压这头大魔,既然他就要突破天魔,我们当去阻止。”

    清虚也叫道:“正要斗一斗这头大魔。我如今领悟了几分玄天清虚多宝剑的妙用,只要这头大魔对抗天劫,气息衰弱,十有**可以一剑斩奏功!”

    许了点了点头,也不多言,催动了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先在人道诸国周围布下一道血海,把这座大阵九成以上的威力,都收入了血轮回,携带走了。

    若是三人不能阻止混魔老祖,人道诸国必然毁灭,留下这座大阵的太多威力也没什么用处。

    故而留下一成威力,已经足够保护人道诸国,若是这一成威力不够,留下再多也没什么用了。

    许了和玉虚,清虚,驾驭了血轮回,不过数日,就到了万魔潭附近,只是三人都知道,凭自己三人,还斗不得混魔老祖,须得等待天劫落下,方有机会,都耐心在血轮回的遮掩下,潜心修持。

    许了如今修为大进,玉虚和清虚进境也不慢,也都是资深道人境的修为,尤其是在参悟了自身的天道至宝之后,道行进境更速。

    许了等三人经常论道,故而也知道两人修为的道法,如今到了何等境界。

    若是没有什么变故,玉虚和清虚都有可能臻至仙人之境,只是他也不晓得为何,后世并无两人的名号,估计十之**已经陨落。

    如今诸天六界重返洪荒,许多事情都有变化,许了也不确定,就一定能够遇到当初傲笑天地的大妖巨魔,就比如,他至今也没有遇到熟悉的洪荒妖魔,所见尽是陌生的大妖巨魔。

    就连一个道德之士也不曾见到!

    万魔潭虽然不比东西两座大海,但也堪称汪洋,水色如墨,水中也有无数妖魔纵横,性子凶顽,经常兴风作浪,甚至猎杀周围岸上的生灵。

    只是大妖巨魔之辈,都知道这里是混魔老祖的地方,极少有妖怪前来,免得招惹了这头老魔。

    许了和玉虚,清虚,等待不过十余日,就见万魔潭中有一道浊浪冲起。这道浊浪只磅礴,几乎把万魔潭所有的水都带了起来,甚至让这座不输给地球上四大洋的巨大水系,直接能够见到深深的沟底,所有的潭水都逆冲天空,化为了一道笔直的水柱。

    饶是许了本事不俗,此时也心生惊骇,对玉虚和清虚说道:“我们就算突破真人,三人合力,加上血轮回之力,也未能做到这个地步。”

    玉虚亦是赞叹,说道:“非是这头老魔,要突破天魔。若是他只是成就天妖,我等也不须来跟他斗一个生死,奈何他成就天魔,我等皆无活路,必须得将他杀死在天劫之下。”

    就连兴气高昂的清虚,也都惹不住说:“的确,若非他要成就天魔,我等没了退路,绝不想跟这等存在战斗。”

    许了清喝一声,叫道:“既然没得选择,我们便是只有勇往直前。这头老魔虽然法力无边,但他想要在天劫之下活命,也须莫大机缘,只要我们能断去他的机缘,天劫自然就能杀了这头老魔。”

    许了,玉虚和清虚都知道,凭了自己等三人,就算再有天道至宝,再有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在手,也杀不了这等厉害的魔头,只能依靠天劫之力。

    混魔老祖把存身的万魔潭水运使,化为笔直的一条水线,勾地连天!万魔潭中的生灵,也都在水线之中,被他以无上法力,渐渐转化,所有的精气元魂,都被熔炼到了万魔潭水之中,把这座堪比地球上四大洋的水系,化为了一件宝物。

    许了倒是明白,混魔老祖虽然入魔,智慧始终难破真如,但毕竟也是绝顶老魔,光是天性之中的就有暗合天道的东西,一举一动,自然而然就能生出道理来。

    若是混魔老祖真正成就天魔,肯定又是一番气象,虽然他的思绪,绝非生灵一般,天魔和天妖,仙人不同,已经非复生灵,更接近只有思想,智慧,思维,却无本我的存在。

    其实天魔跟天道更为接近,只是天道有私,还会图求自存,天魔却连自身存续都不在乎,行为更无任何目的,只有一股毁灭之念,是绝对不该存在世上的东西。

    许了知道混魔老祖是要用万魔潭水来消耗天劫之力,减弱天劫的力量,他微微思忖,就把血轮回放出,越飞越高,最后高出了万魔潭水所化水线,然后兜头罩下,就如套圈一般,从水线顶端一路滑落下来。

    万魔潭水之中的无尽生灵,都被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给吞噬,成为了血轮回的一部分,待得血轮回滑落到最底部,忽然有一声厉吼,一只巨爪从万魔潭干涸的地步升起,一把抓碎了血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