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一剑飞仙 >正文 七百七十八、剑人
    许了正摆布大阵,跟洞玄老祖恶斗,忽然心头生出感应,一股磅礴威力降临下来,融汇到了他的法力之中。

    许了自然早就知道,这股力量来自何方,更算定这股力量乃是他斗胜洞玄老祖的翻盘手段,当下心头狂喜,将这股力量融会贯通,演化为本身法力,一声大喝,全身连续震开二三十条道脉,加上原本的修为,竟而一举炼开了六十六条道脉,已经是道人境高阶。

    这股磅礴伟力,乃是许了本尊演化太天,得到了天道之力,只不过因为东皇天如今已经太过遥远,所以这股力量今日才降临洪荒。

    许了得了本尊传送来的力量,虽然还未能一口气踏上道人境巅峰,但却修为大增,这股力量之中,还有本尊参研天道至宝,所有的心头领悟。许了得了这股领悟,九朵太虚金花顿时绽放异样光华,万千金刀劫立刻就化入了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之中,让这座大阵处处生出了杀伐之力。

    原本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只是吞并生灵,化为轮回血魔,以轮回血魔攻敌,本身还有助长法力之妙,本身虽然也有杀伤力,但却对顶尖大妖威胁不多。此时有了万千金刀劫化入其中,杀伐之力顿时暴增了数十百倍。

    这股参悟天道至宝的玄妙之念,比传送下来的力量,更让许了开心。

    本来只是以本身生前法力攻打洞玄老祖的一十六头血神,忽然就人人能手发万千金光刀气,杀伐凛冽,比原本法力虽然没有增进,手段却忽然厉害了许多。

    洞玄老祖放出的十七色玄光,忽然就被斩断了六条,尽管他立刻就喷薄出玄光接续,但被斩下的玄光,却被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炼化,化为了六条玄色妖龙,反扑过来,跟洞玄老祖恶斗。

    洞玄老祖怪叫不休,现在他如何不知道,自己落入了人家瓮中?

    只是洪荒妖魔,本来就不擅长智慧,此时也不知道该如何破局,只懂得一味苦斗,许了当然十分欣喜,在万千金刀劫加持之下,洞玄老祖恶斗不数日,又有七八条玄光被斩断,他只能再次拼了老命,接续出来新的玄光。

    如此反复数十次,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之中,多了百数十条玄色妖龙,洞玄老祖肉球一般的庞大身躯,却缩小了一圈。

    这头老妖终于知道厉害,狂吼一声,喝道:“听闻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之主,乃是人道尊者,愿意降服之辈,都可以归化,我愿意降了!”

    许了微微诧异,喝道:“既然愿降服,可敞开心肺,让我施展禁制!”

    洞玄老祖不知道许了预计,犹豫了再三,放开了周身法力,许了先把数百条玄色妖龙一收,打入了无穷法印,化为了一团昏黄之光,然后这才把这团光华投入了洞玄老祖体内。

    洞玄老祖也不知道,许了送归在这团光华的时候,把天道赐下的莫名之物,也送入了他体内,只是这团莫名之物,早就被祭炼过了,入了他身躯,就生出无穷细丝。

    洞玄老祖毕竟是洪荒妖魔,既然愿意降服,就没有其他念想,任由许了各种施为。

    许了见这头老祖如此配合,当下就施展手段,分裂其神魂,借助了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把洞玄老祖的神魂抽离出来,随手打入大阵之中。

    洞玄老祖哪里料到,许了这一次乃是有备而来,并不想收伏自己,而是看重了自己的道行法力,还有强横妖躯。

    许了抽离了洞玄老祖的神魂,就着手祭炼了数十年,这才把洞玄老祖的一具妖躯,洗练妖力,化为湛湛灵光,跟天道赐下的莫名之物合体,化为了一宗世上从无出现过的宝物。

    此物一生,就化为一个浑浑噩噩的少年,眉目清秀,俊俏非常,踏破血海,走来许了面前。

    许了探手一点,顿时知道自己祭炼成功,这个少年并非生灵,乃是一件宝物,有无数人工灵识勾连成阵列,腹中更有一团天道赐下的莫名之物为驱动,全身法力都转换为洞天剑经!

    此宝名为剑人!

    虽然貌似生灵,但却只是宛如外骨骼装甲,钢铁侠铠甲一般的东西。只有辅助的人工灵识阵列,没有本我意识,任何人只须一缕神念,就能驾驭了这头剑人对敌,可以发挥出相当于大妖神级数的绝顶剑术。

    此宝本身威力,不过相当于洞玄老祖的级数,但体内还有一团莫名之物驱动。

    若是日后许了修为增长,甚至可以借助天道所赐莫名之物,让这头剑人发挥到天妖级的战力,就如天道至宝一般。

    若是日后许了想要突破天妖,这团莫名之物还可收回,并不影响剑人本身的威力,仍旧是大妖神的级数。

    此乃许了推演所得最好结果!

    许了瞧得这头剑人,心头微微欢喜,暗暗忖道:“这头剑人修为还在我之上,更兼精通洞天剑经,战力更胜同级数的大妖神。若是再以天道所赐的莫名之物驱动,威力更是无可估量,我可将之名为……焦清!以后可以代替我做些事情。”

    许了倒是也有些可惜,太古洪荒并无三清,只有太清公子,玉清真人却跟这个行列没甚关系,乃是西昆仑的两位长老。不然太清,上清,玉清,焦清……倒也满有些味道。

    许了给剑人起来名目,就收了大阿含轮回血海大阵,重新回归洪荒,只是他的遁光走了数千百万里,眼看距离洪荒大地还有一段极远的距离,忽然见得一物在虚空中,宛如流星般遁走。

    他心头怪异,急忙一催十翼相,遥遥飞遁过去,有施展法力,拦住了这件东西。

    此物宛如巨树,但却跟地球上的巨树不同,并非一头枝叶,一头根须,而是全身都生满了根须和枝叶,就好像是一株树球一般。

    尤其是这头怪异的树球,已经诞生了灵识,只是宛如孩童,从未接触过外物,只有赤子之心,懵懂无知,被许了拦住,也不惊骇,还放出了无数灵识,想要跟许了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