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16 邪神降临2
    无形的庞然大物就要从看似什么都没有的地方上浮,庞大的阴影已经在席森神父身下的大地上游动,从感觉上来说更加邪恶的形体也不断在巨大的红月上变形,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两者都给席森神父带来强烈的恐惧感,让其仿佛来到了世界的尽头,在这里所有的有形之物都已经腐朽,就连时间和空间也被侵蚀,那些看得见的和看不见的,仿佛已经来到存在和不存在的交界,像是真实又像是幻觉。

    席森神父的神秘力量没有被剥夺,但在更加神秘和更加强大的力量面前不,席森神父不觉得这单纯是“力量强弱”的概念,而是别的某种更深刻的意义在行驶。自己无法理解,无法观测到的某些东西,远离于自己认知之外的某种现象,正在自己所无法意识到的层面上发生。尽管自己没有看到,也无法真的感觉到,但是,偶然从心灵中闪现的火星,却让他不由得笃信就是这么回事。

    在这可怕的未知的神秘面前,哪怕是同样属于未知的魔纹和临界兵器,都无法给他带来半点安全感。实际上,他十分清楚,自己正在受到那些神秘力量的影响,无论是物质层面还是非物质的层面,无论是从自己可以感受到的层面,还是从自己无法感受到的层面,这种影响都是存在的,毋庸置疑的,因为,自己已经受到了伤害,自己感觉到了一种垂死的先兆。

    他听到了低语声,那并非来自于外部的声音,而是发自内心深处的低语,就像是不知何时,自己的心灵中已经存在这么一个异常的恶客。当自己没有意识到它的存在时,它仿佛是不存在的,但是,当自己意识到它存在于那里的一刻起,它就愈加真实起来。思考,捉摸自己的内心,锤炼自己的意志,增扩自我的认知,所有对外部事物的发掘行为,以及所有对自我内部的探查行为,都会找到它存在的痕迹,而好奇心则会带着自己前往它的所在,这是一种必然,一种在跃进式的发展中,在战战兢兢的生存斗争中,所有饱受折磨,欲知旺盛的智慧生命都必然要面对的命运。

    啊……

    席森神父在迸发而扭曲的情感中,想要歌颂,想要记录,想要赞美,想要诅咒,想要描述这一切,包括自我和外在的,自己所有可以感觉到的变化,以及隐藏在这些变化中的某些线索所可能昭示的意义。然而,他张开嘴巴,却无法发出声音,所有的声音,都只在他的脑海中响起,伴随着那恐怖的呢喃声在演奏,仿佛拱卫着那不属于自己的呢喃。

    席森神父想不出任何记录、描述、赞美或诅咒这一切的话语了。他不觉得自己是痴呆,只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些人类文字在自己可以感受到的,可以想象到的,可以从理性和感性层面察觉出来的那宏大又致命的邪恶面前,变得如此的狭隘,就如同小小的瓶子,无法容纳江海的水。

    所以,他只是在脑海中重复着“啊啊啊”的哀鸣。

    自己曾经希望探求的那些真理,在已经呈现的恐怖的迹象面前,仿佛也变得不值一提。不,或许应该说,那些真理已经展现在这恐怖的迹象中,而自己看到了,却无法深刻地去理解,自己身而为人的脆弱知性,只能让自己在看到真理时浮于表面。

    席森神父想,如果自己可以理解这一切,那么,自己自然不会如此的恐惧。反过来说,自己感到恐惧,不正因为自己根本无法理解这一切吗?想要成长却没有时间,想要学习却没有机会,想要跋涉却没有途径,想要披荆斩棘地前进,但前方根本就是一道深深的悬崖。在自己可以思考和想象的范围内,已经无能为力。

    啊,啊,啊……我,我,我需要,奇迹。

    席森神父的脑海中最终只能拼接出这样的念头:他需要一个不以自我的意志去转移,但也同样不会为这两个恐怖之物的存在而转移的某种奇迹。他需要一个更加宏大的,即便是如此恐怖的东西,也必须遵循的条理,哪怕自己也在这宏大的条理之中。

    然而,他找不到,看不见,或许看到了,也无法认知。

    席森神父的表情是如此的扭曲,眼球仿佛要掉出眼眶般凸起,耳朵仿佛要拧成一团,鼻孔萎缩得只剩下两个洞,嘴唇仿佛粘合起来,面部的皮肤呈现出一种红褐的锈色,血管仿佛某种有意义的图腾纹理,扭扭曲曲地在脸皮上鼓起。哪怕是那些已经义体化的肢体部分,也仿佛被扭曲了物性,变回血肉的色泽,又长出一粒粒的瘤子。

    当一阵灼烧的痛楚从右手腕传遍全身的时候,席森神父才陡然转醒。他察觉自己的背嵴已经和倚靠的构造体碎块融为一体,一旦起身,就会将后背的皮肉和已经变回肉色的义体结构撕烂。

    然而,他毫不犹豫就这么做了。借助魔纹超能的力量,锐利的“风”宛如飞旋的锯齿,将后背和构造体碎块分割开来。然后热力伴随着剧痛在他的体内游走,血肉以一种膨胀的方式,将背后的巨大伤口填补。自从义体化以来,他就几乎没有感受过这般痛苦了,痛苦对义体而言只是一种拥有复杂功用的信号而已,但是,这个信号终于在这一刻,又重新变回了那实质却又感性的,源于人类**本能的恐惧和警告。

    席森神父知道,曾经支持自己打败了诸多对手,仿佛可以一路依仗下去的义体,在这个战场上已经宣告失效。那些曾经让他觉得自己很强大的力量,只不过是一种错觉他一直这么告诫自己,但是,实际体验到的时候,却更加的印象深刻,当然,他更希望不曾出现眼前这么一种境况来让自己切身体会到。

    无论如何,自己总算是在一波无形的,并非那两个怪物有意的攻击中活了下来。自己的弱小,让对方仅仅是存在于这里,稍稍展现自身的存在感,就已经快要奄奄一息了。

    身形扭曲,姿容丑陋,在任何人的眼中都已经沦为怪物的席森神父仰望着天空,他根本无法计算,从自己受到影响到暂时摆脱这种影响,到底经过了多长的时间。天空和大地,以及两者相隔的空间中,那不断显化的异常仿佛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或许,其实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只是自己无从观测到。

    巨大红月中的黑影变得更加清晰了,但是,那巨大的红月也像是距离地面更近了,仿佛只剩下一百米高。哪怕真的还有一百米高,也让席森神父不由得生出一种弯下腰的冲动。黑影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接近,可是,自己真的看清楚了吗?

    当产生这样的想法,席森神父觉得自己又感觉到了更多的东西:那个扭曲的黑影并不完全是女体,女体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外绕在它的身周,是一群乱舞着的,长条状的,宛如树枝,宛如触手一样的轮廓。那就像是树木的躯干,像是树木的根植,像是一个不断扩散的墨汁,像是从墨汁中分裂出来的墨丝,而女体就嵌在这株树木,这滴墨汁的中央。

    那是勉强可以形容,却从未出现在席森神父想象中的形象,同时充斥着意料之外和意料之中的怪诞,但只要目睹到就可以确定,那并非人造之物,毋宁说,和“人类”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割裂在人类至今所涉及的所有系统之外的怪异存在。

    在席森神父的目力所能遍及的大地上的空间,从那扭曲的景象中,从那扭曲的景象间接呈现出来的空间皱褶中,从那皱褶层叠之间看不见的部分,一团团无形无质的东西正在涌出来。那是无色的,却也是七彩的,而这些用以描述其外观的用语,其实并不足以准确去描述,所以才不得不用如此矛盾的说法。

    尽管席森神父可以用这种矛盾的说法去描绘自己感受到的那无形无质之物的涌出,却无法更进一步描述它到底是怎样的:是否拥有一种形状?是气体还是固态?亦或者是比亚原子还要细小的微粒?亦或者是某种能量?

    总而言之,这无形无质的东西在席森神父的感觉中,就好似一大团肥皂泡沫,越积越多,它们和大地接触,大地就会融化,和风接触,气流就会停止,在半空留下一条条可见的半透明的痕迹,和火接触,热力就消失,反而留下一片片明显是物质的灰烬。席森神父尝试用自己手臂上的一个脓包,通过感知去触碰这无形无质的东西,自己的一截手臂顿时被挖掉了,伤口平滑,之后又疯狂地从伤口截面处长出一大堆肿瘤,并由这些肿瘤重新构建出“手”的模样。

    这下子,无论哪个神秘专家看到了此时的席森神父,都一定会因其外表而错认为他是一个灰雾恶魔吧。

    魔纹一直都在灼烧,传递着灼痛,手镯状临界兵器也时不时冒出火花,也许正是两者的努力,才不至于让席森神父被这一大股涌出的无形无质之物淹没。虽然看不到,但从感觉上来说,席森神父觉得那无形无质之物宛如躲避秽物一样绕过了自己它并不是害怕,仅仅是在一种混沌的意识中不想毫无缘由地触碰,就如同人类不会故意踩狗屎一样。

    只要自己什么都不做,宛如一颗石头一样,在后继的冲击中坚持下去,那么,自己也许就是安全的席森神父的心中浮现了这样的念头。但是,反过来说,谁也可以肯定,那无意波及的冲击不会杀死自己。这两个怪物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它们在无意识的活动中所形成的异常现象和神秘冲击,难道真的全都能正面抗住,而不需要闪避吗?

    还是需要奇迹,必须倚靠奇迹,自己已经毫无办法,只能等待外在的某种变化去改变自己如今的困境。这是对所有人而言,都最为不利的处境。

    席森神父没有动弹,但是,从红月降下的宛如墨汁、宛如女体、宛如树状触手的怪物,已经和无法观测到,只能从感觉上去臆想其存在的无形无质之物已经开始接触。所有在接触之前就已经产生的异想,在席森神父觉得它们接触之后,就如同沸水一样煮开了这是形容,是一种感觉,席森神父根本无法确认更多的情况,因为此时的变化是如此的复杂,如此的强烈,但是他可以感知到的部分就已经快要淹没思考能力,而没有感知到部分,则化作冲击,从他的身边掠过。

    然后,席森神父的身体就像是被凌迟了一样,显现大量的割伤。也许是魔纹和临界兵器的力量,让他没有真的被噼开,那些伤口也没有留下鲜血,异常血肉的增生迅速弥补了伤口,让他的身体涨大了一圈,宛如一个肉墩墩的长满了瘤块的胖子。

    巨大的重量压得席森神父无法喘息,但在仍旧运作的脑硬体中,自身所有的数据都是正常的,而自己也根本就不需要唿吸。他无法将自己感受到的一切都当作是幻觉,但也无法将之全部视为真实,他没办法将真实和幻觉区分开来。他只知道一点,哪怕自己打心底去否认自己身上的某种异常现象,也没办法拯救自己。这已经不再是常识中“物质”和“意识”这么简单的两分定义能够解释的情况。

    这两个怪物所造成的现象,似乎拥有观测事物现象的统一性。用科学的说法去解释这种感觉,那就像是两个活生生的大一统理论于眼前呈现。只是,从逻辑上来说,这种感觉是错误的,因为,能够解释所有事物现象的大一统理论在逻辑上不存在两个,这样的感觉违背了一而全,全而一的理念。逻辑和感觉的矛盾,滋生出一种巨大的让人疯狂的扭曲感,就像是强迫症患者注视到那不符合自己谐和观念的事物时的感觉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