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八百六十九章 一掌拍死
    人之初,性本善。

    然而随着成长,受家庭情况,周遭环境影响,性格就会发生多种多样的变化,几乎再难出现纯粹的人。

    善也罢,恶也罢,都不过是受七情影响,六欲诱惑。经受不住诱惑,危害他人,这就是恶;能够控制自己,坚持原则,这就是善。

    显然,陈静没有经受住西门野的诱惑,卖了自身,也想将自己的好姐妹卖一个好价钱。

    “我贱?”听了明月冰冷之言,陈静脸色一白,“明月,我知你根底,乃是从下界飞升而来,没有背景,没有好的修炼功法,即使师父善待你又如何?你也不过是她众多弟子之一罢了,在未来的道路上又能给你多少帮助?如今我给你寻一个靠山,找一个好仙君,这都是为你好啊,你怎能说我贱?”

    “你把我卖了,难道还要说你好?”明月冷笑。

    她来自风云世界,是楚阳的师妹,后来贵为一国之皇后,又经历飞升大荒界诸事,如今来到了仙界。

    经历何等丰富?论见识与心性,远超陈静的想象。

    如今刚来仙界不久,也算人生地不熟,才一直表现的无害罢了。

    “师父她老人家是金仙,怎能说我没靠山?玄黄学院内,谁敢放肆,这么大的背景,到了你嘴里怎么就一无是处?在学院内,我安静的修炼,提升修为,谁敢对我不利?你将你自己卖了也就罢了,哪怕卖给一个乞丐,我也管不着,可今天竟将主意打到了我身上?陈静,你当真以为我好欺负不成?”

    明月哪还给她这个师姐一点脸面。

    你对我善,我对你好。

    你对我恶,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至于情面?

    陈静做出这样一番事情来,哪里还将她当做师妹?明月就是明白这个道理,才毫不留情面。

    她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啪……!

    西门野白玉扇展开,一道无形的光波扩散,将他们三个笼罩里面。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明月,你真不答应?”

    “先别拒绝!”西门野一挥扇子,继续道,“三百六十年前,我看上了学院内的一位师妹,苦苦追求,她就是不答应。一次她出了学院,就再也没有回去,对于这般不识好歹的女子,就只能成为我的鼎炉,不能成为小妾。七百二十年前,我看上了城内一个小家族的女儿,他们不愿意做我小妾,旦夕之间,这个小家族灰飞烟灭。这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明月,我真不希望你是下一个!”

    他说的淡漠,却极其凶残。

    “学院就不管?”

    明月神色冰寒。

    “哈哈哈!”西门野大笑,“学院之内,谁也不敢放肆,学院之外,又有谁会搭理?毕竟我们都不是孩童!”

    “玄黄城规矩森严,你灭了一个家族,就不怕被发现?”

    明月又问。

    “规矩?那是我们的权利,控制弱者的牢笼!”

    西门野露出傲然之色。

    “这是白天,这是街上,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

    “你是真仙,我是玄仙;你不过一件中品仙器罢了,我手中,却有两件上品仙器,顷刻间,就能将你镇压。明月,能让我看上,是你的幸运。成为我的小妾,与我双修,说不定将来你有几分可能证道金仙。”

    “妄想!”

    明月手中出现一柄仙剑,仙光爆发,就是一击。

    “没用的!”

    西门野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口钟,微微一晃,仙音直达神魂,让明月身子一颤,体外的仙光散乱,眼中迷茫。

    “我这口摄魂钟,可是上品仙器中的极品,你一个小小真仙,怎能挡住?”西门野露出了笑容,他探出手来,就要擒拿住明月。

    嗡嗡嗡!

    却在这时,明月体内腾起一道仙光,将他震飞出去。

    一件战甲浮现体外,将她保护中间,在她头顶上,也悬浮出一柄散发着青光的仙剑。

    “上品战甲,上品仙剑!”

    西门野瞳孔一缩。

    “明月,你怎么会有这等宝物?”

    一直安静待着的陈静发出了尖叫。

    “我的底细,你又岂能尽知?”

    明月嗤笑一声,恢复了自信。

    她抓住仙剑,一点一点的抚摸,又看了看身上的战甲,眼中流露出温柔和思念之色。

    “我本不想动用,奈何,你们逼迫太甚!”

    抬起头,明月杀机毕露。

    “不可能!”陈静声音极其尖锐,“我问过师父,她收你为徒时,你不过刚刚飞升而已,来到玄黄学院,你又没有得到过什么机缘,怎么会有两件上品仙器?即使师父再疼爱你,也不会赐下这等宝物!”

    明月冷笑:“你嫉妒了?”

    “我、我、我当然嫉妒了!”陈静已经失去了冷静,“西门师兄没有看上我,竟然看上了你这个小浪蹄子,而我,反而只是陪衬。哪怕能成为小妾,也是低你一头。我那点不如你好?还有,你竟然有两件上品仙器,竟然不告诉我?你当真自私!”

    “我的东西为什么要告诉你?不告诉你就是我自私了?”

    明月摇了摇头,对于陈静,也彻底的失望。她看向了西门野,冷冷道:“放我离开,今日此事,我就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真以为有两件上品仙兵就能逃脱我的掌控了?”西门野摇了摇头,他指向脚下,“你来看!”

    明月就感觉脚下一沉,感应到下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旋涡,要将她拉进去,却被战甲发出的仙光挡住。

    “去!”

    西门野手一抖,一根漆黑的绳子犹如蛟龙一般飞了过来,上面是祭炼的密密麻麻的咒文。

    “这是捆魔绳,一旦被捆住,就是玄仙也逃不脱!”西门野说话之间,手中的摄魂钟再次被催动。

    明月脸色一白,战甲爆发出一股股仙光,抵挡脚下的旋涡,摄魂钟的摄魂音,还有捆魔绳的束缚。

    “你毕竟只是真仙,哪怕有上品仙器,也不能发挥所有威能,如何和我斗?若不是怕动静闹大,早就将你擒拿住了!”

    西门野露出了掌控一切的笑容。

    他们三个站在长街一角,从外面看,却好似在亲密的交流。

    显然,这是幻阵,用以掩盖。

    明月头晕目眩,却一咬牙:“西门野,不要逼我自爆仙魂,那时定能打破周围的禁锢,将消息传递出去。你说,学院会不会放过你?城内的律法会不会饶过你?”

    “自爆仙魂,虽能发挥超强力量,可你也会魂飞魄散,何必如此?做我的小妾又委屈不了你!”

    西门野脸色变了。

    “放我离去,否则就同归于尽!”

    明月的气势开始攀升,手中的仙剑发出的仙光更加璀璨。

    “这里不是学院,哪怕你自爆仙魂,又能传出什么?”西门野露出阴狠之色,“我随意给你定个罪名,再加上陈静的证明,你以为谁会给你主持公道?别妄想了!何况那个时候,你已经魂飞魄散,就连你师父,都不会自找麻烦。”

    “师妹,今天你出来,命运就已经注定!”陈静笑道,“认命吧!”

    “那就一起死!”

    明月何等刚烈,体内的仙元已经开始暴动,正准备燃烧仙魂,一只手掌落在了她肩头。

    “有我在,安心!”

    熟悉而轻柔的声音响在耳畔,让明月身子一僵,猛地扭过头来,看到熟悉的面容,嗅着熟悉的气息,眼睛就红了。

    “我的王!”

    明月低喃,眼泪就流了下来。

    “让你受委屈了!”

    楚阳将她搂在了怀里,脚下的旋涡已经崩溃,飞来的捆魔绳倒飞出去,幻阵也消失无形。

    他静修几个月,尽数掌控自身的力量,心有所想,就再也待不下去了,就留下一道信息急速而来。

    刚刚来到玄黄城,就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踏步来到近前,却发现明月被禁锢在咫尺之间,被逼迫的要自爆仙魂,心中立即腾起了无尽的杀机。

    “不委屈,真的不委屈!”

    明月偎依楚阳怀中,感觉前所未有的温暖和安全。

    “以前是无奈,不得不分离,今后我给你一个安定的家,就如以前!”

    楚阳抚摸着秀发,嗅着清香之气,不由得想到了风云世界。

    “明月,你什么时候有了野男人?”陈静的声音响了起来,看着楚阳若有所思,“你也肯定是一位飞升者,如若不然,明月认识的男人我也肯定知道。”

    “你是谁?”

    对面,西门野却十分谨慎。

    “敢打我女人的主意,真是天大的胆子!”楚阳露出冷酷之色,眸中的杀机,可怕的威势,差点吓的西门野跪拜下去。

    唰……!

    毫不迟疑,他扭头就走。

    陈静却被楚阳的威势震慑,直接瘫倒,露出惊恐之色。

    “你能逃到哪里?”

    楚阳大手一抓,可怕的力量直接将刚刚逃出三百米远的西门野定格空中。

    “捆魔绳,摄魂钟,给我去!”

    西门野惊恐,催动两件仙兵进行抵挡。

    啪啪……!

    无形的力量,让两件仙兵凭空崩溃,破裂万千碎片。

    西门野也不由自主的倒飞而来,跪在了楚阳身前。

    “你想怎么死?”

    楚阳淡漠道。

    “我是西门家的少主,你不能杀我!”对于楚阳的目光,他再熟悉不过,曾经的他,也经常对一些小角色露出这样的目光,他慌张道,“对了,这里是玄黄城,自有规矩与法度,不能厮杀,否则哪怕太乙大能也会被镇压。你不能杀我,绝对不能杀我,否则你也必死无疑!你看,已经有很多人看到了,很快我西门家的老祖,还有城内的执法队就会过来!”

    “我的王,会有麻烦吗?”

    明月搂住了楚阳的手臂,询问道。

    她和楚阳可以说知根知底,从某种情况来说,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自然知道楚阳的性情。

    “无论在哪里,无论是谁,敢打我女人的主意,那就只有一个下场!”楚阳一掌将西门野拍成了血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