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11 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新生
    建设机器就像是蚂蚁一样在庞大的躯干上攀爬,拼接管线、金属和非金属,像是肌肉一样的构造体材质,像是神经一样的构造体材质,像是皮肤一样的构造体材质,一个又一个单元聚合成如同脏器一样的内置装置,这些内置装置又彼此并联和串联,成为一个间隙最多只有一米宽的整体结构。然后,更多的火花出现了,灰雾被吸入管状物,宛如血液一样流淌,古怪又复杂的回路从一个角落到另一个角落,从不同的角度去看,都很难联想出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时的样子。

    光现象在回路中产生,继而淹没在那巨大结构的阴影中,其内部就像是一个迷宫,但却没有可以让人可以落脚的地方,大量笔直的线条构成尖锐的棱角,就像是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穿刺。同样古怪的符号就镌刻在这些穿刺上,放射性的力量从棱角释放出来,和其它棱角释放出来的另一种放射性力量形成共鸣,美丽得让人窒息的流动现象就在扭曲的空气中缓缓变动。

    这一切都是运动着的,但这些复杂、细腻或巨大的变化,却构成一个仿佛永远都不会有所变动的整体。

    这就是莎,这就是一个巨大的区域,这就是一个似乎可以想象出来,却又超乎人类技术能力的庞然大物。它像是一个怪兽,哪怕放在诸多怪异横行的统治局区域,也谈得上是最为古怪的其中一种。不需要仔细去观察它,只需要看到其轮廓,就足以带给人心灵上的震撼,会让人惊唿:“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并由此产生前所未有的恐惧那是仿佛在想象中,又拥有某些超乎想象的东西,从人们的已知朝向未知时所产生的恐惧。

    没有人可以在观测到其轮廓,感受其怪诞时能够无动于衷,这是由人类那狭隘的视野、内心和贫乏的知识及想象力决定的。那比一个土生土长在气候恶劣,漫天风沙和污染物的城市里的人,一朝去到了自然高原上,望那一望无垠的蓝天和广袤又充满野味的风景时所产生的触动更大,只是,这种触动并不会因为看到了好风景而产生好心情,反而从各种意义上偏向于坏的方面。

    足以让人认为这就是自己所认知过的最恶劣的魔物,最可怕的怪物,最怪诞又绝对不想其出现的某种东西。它足以唤醒人们潜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那最恶劣的秘密,几乎所有的震撼都是由此而来的。想要抵抗这些从意识深处唤醒的自我最恶劣的感受,并不是从理论上知晓这一切都唯心是造就能够做到的,所有不承认自己恶劣的人,都会在第一时间被感染,并成为匍匐在它脚下的丑恶之物。坚定的心也不足以抵抗,因为,没有人可以确定,到底要多坚定,才是“足够的坚定”。

    没有尝试过的人,没有见识过的人,永远无法想象自己为何会因为它的存在,而变成一个自认为自己不是那样的人。假设上,一个完美的,从生理和精神上没有过失,从人生和社会上不存在悖论,亦或者相对论上的错误的人,大概是适应从那巨大的,来自自我内心深处的压迫感吧。

    然而,这个世界没有那样的人。无论是不是拥有神秘力量,无论拥有何种从理论上看到的,亦或者是从生活中体味出某种哲学,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非常人,无论是人还是非人,只要其还有一点人性,亦或者别的某种因为社会结构而形成的习性,都不可能做到那种程度。

    从某种意义上,这个庞然大物甚至可以看成是针对“社会性”这一属性,针对那些无法逃离社会性的束缚,天然具备社会性等等的存在而设计出来的兵器。光是去理解是不够的,倘若无法切实去打破,亦或者不拥有它所针对的那些存在性质,就无法完全不被其影响。

    这可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而制造出这个东西的意志,亦或者说,这个东西本身,就已经注定不是“人类”这种社会性生物可以理解的了。

    它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有一个名字,一个称唿,一个代号:莎。

    现在的“莎”和过去她的熟人所知道的她都不一样,重点并不是生命本质上的不同,而是一种颠覆性的全然不同。

    莎的构造体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长到了数千米,三分之二的部分掩埋在非管道化的区域,掩埋在看似土壤,看似金属,看似非金属,看似或柔软或坚硬的,宛如土地一样的物质中。当然,在统治局里其实并不存在常识意义上的“泥土”。

    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座被封存的雕像。

    即便如此,这个构造体身躯的轮廓仍旧充满了女性的特征,尽管,在许多细节方面,已经比素体生命的形态看起来更加不像是人形了。不断有建设机器在这个巨大的身躯上加上新的元件,释放因为超负荷工作而被烧毁的元件,这个不断增长的巨大体积正在产生某种看不见的力量,去吸纳有入侵到地下管道网络中的灰雾,以及由灰雾产生的种种置人于死地的怪异现象,仅有那些已经异化为血肉器官的部分能够抗衡一二。

    庞大的存在同时从物理规则和精神意识上,压迫着每一个存在其周边的事物。由这个存在迸发出来的现象,在某个时间段内,甚至要比灰雾中自然诞生的怪异现象还要古怪得多,数量也多上不少。

    变成这种模样,莎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或许之前全身义体化时,其从意识形态上仍旧保留着部分人的特质,但是,如今这些特质都在这么一种彻底的改变中失去。就如同爱德华神父的九九九变相中最恶劣最强大的那一个变相“万物归一者”一样。

    现在,在统治局遗址里诞生的真正而完全的怪物,不再只有某个被封印在无名之子体内的女巫江,不再只有那个异态血肉化的爱德华神父,还要加上一个莎了。

    莎按照实验性的想法最新构建出来的超巨大构造体身躯拥有至今为止她所体验过的最大效率,但代价就是她已经无法再移动了,至少这副超巨大的构造体身躯崩坏之前,她的自我存在认知就像是被囚禁在这个巨大的监牢中,而身躯则被牢牢锁定在这个地下管道区域,亦或者说,正在和这个巨大的地下管道区域合为一体。

    她,觉得自己正在变成统治局的一个区域部分的自我意识,并且,她觉得自己有能力将自己化身的这部分区域从整个统治局遗址中剥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在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莎正在演变成一个新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

    没有人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但大体是不幸的,因为莎并不想变成这样,就如同爱德华神父并没有变成那样,主动变化的就只有“江”而已,然而,在那可怕的无形的要将万事万物摧毁的末日脚步声中,有许许多多本意不想做的都会在一种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去做,许许多多至少不应该在这么一种失控可能性极高的情况下去进行的事情,都会因缘际会而完成,亦或者在完成的道路上。这些看似可以暂时保留住优势,亦或者暂时扩大优势的迫不得已的变化,从过去就一直被神秘专家的亲身体验证明了,那绝对不会是最终的,朝着好的方向进行的变化。

    唯有希望在看似好的变化达成那个注定的坏结果前,就因为某些偏差而突然结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被迫去变化的人和非人,在其发生变化的时候起就无可救药了,那就像是一条长长的倾斜的冰道,从这条冰道上滑落时,没有可以攀附的东西,没有外来的阻碍,就这么一路下滑到连自己都无法估摸的深渊里。

    这种变化所导致的连自己都可以感受到的,充满了恶意的前途,同样是让人感到恐惧的。

    莎在变化中,在被迫和过去的自我诀别时当然,它仍旧在一种错觉中,认为自己还是过去的自己,自己和之前的那个自己是一条必然的直线上的发展,而并非一种彻头彻尾的扭曲,并非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已经变得毫无干系她听到了一些古怪的声音,像是许多人在封闭又狭小的环境中说话,嗡嗡地混成一片,让人烦躁;又像是从一个黑洞般的空间,传来一个完全扭曲的呻吟声;像是歌声,又像是某种兽性的咆哮,无法辨识是人多一点,还是非人多一点;又时而有一种尖锐的,宛如长笛一样的声音从没有时空,不存在视界的某个境地发出来,充满了疯狂、烦躁和恐惧。

    当她听到时,她也嗅到了,同时似乎也看到了,她并没有五官,却残留着身为人类时的五官感受,而这种感受就像是残肢的幻痛般,在她的感受中回荡。让她看到更多分不清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事物:时而是旋转的漩涡状图案,时而是三角形的符号,时而是矩形和矩形重叠在一起,时而是数不清的圆圈,时而是一些逗号按照某种方式排列在一起。其中最为让她记忆深刻的,却是一直代表了“魔纹使者”的符号:构成符号的棱形总共有五枚,正是她记忆中最完整的魔纹使者所拥有的最高魔纹数,但是,即便是她也是第一次看到五枚棱形所构成的魔纹的样子。

    一枚棱形时,魔纹像是眼睛;两枚棱形时,魔纹像是翅膀;三枚魔纹时,魔纹像是某种看不清躯干,却长了翅膀和尾巴的生物;特殊一点,就如同她所知道的席森神父的三枚半魔纹,就像是这个古怪的生物长出了一个脑袋;然后是记忆中,在统治局还存在时,曾经见到过的四枚魔纹,那是一个十字架;理论上存在,却在莎的记忆中,纯属怪谈的五枚魔纹,从来都没有人形容它像是什么,而现在她终于知道了,五枚棱形的魔纹构造给人的感觉是立体的,哪怕它以平面的方式呈现时,也会给人立体的感觉,并且它是运动着的,并不像是以下等级的魔纹时那么平静,仿佛必须用意志驱动才会活跃起来。

    五枚棱形的魔纹,构造出一个充满了运动感,体力感的象征,却没有人可以叙述这种象征,那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冥冥中就能感知其包括了诸多复杂的意义。形容起来,就像是一个等边三角形失去了一条边,而每一个边都是由棱形构成的。缺憾的感觉十分明显,会让任何拥有一点儿强迫症的人焦躁不安,迫切想要补上那条边,却无论怎么补充上去,用什么方式补充,都是多余的,不协调的,让人觉得更加的不完整。

    对此时的莎而言,这个符号最大的秘密,却就是失却了一条边,失却的那条边,足以让任何拥有智慧的生命,可以从理性或感性,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的角度,去发挥某种延伸性的思考,被吸引着,去企及一个无可捉摸的境地,去触摸在那个境地中的无可名状之物。甚至于,如果去感受,就能更加清晰地听到低语,看到幻觉,从而认知到那无可名状之物的存在。

    莎同样被吸引了,因为哪怕她已经实质上和人截然不同,但她仍旧是有智慧的,可以思考并善于思考的生命存在,面对引人深思的东西时根本就无法放弃思考。于是她依稀听到了,看到了,感受到了,某个潜伏着的东西不能用大或者小去形容那东西,也不能用它存在于哪里去描述它的存在位置,它距离它外之物很遥远,却也很接近,其接近程度甚至有时会让人觉得它就在自己内部,从物质到心灵角度来说的内部,更甚于它就是构成自己的生命,灵魂,自我认知,精神意识等等虚无又广博的概念的一部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