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909 步进
    爱德华神父偶尔会清醒过来,他觉得自己一直都在膨胀,但却渐渐想不起来自己还是人形时的模样了。他有时能够记得“人”是什么,但也有的时候无法将“人”这个认知作为一种曾经有过的经验和感觉,“人”所包含的意义在化作一种纯粹的知识,却无法引起他的任何情感,就像是于己无关之事物,就如同一组组琐屑的数字也常常无法引起人们的兴趣一样,就如同人们无法将自己想象成某一组数字一样。

    他没有想过自己成为了什么,而仅仅是觉得自己还是自己。自己正在变化,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但是,无论自己变得如何,当然还是自己,这种对自我的肯定超越了自我的变化,而不再纠结于自己应该是什么样子,自己原本是什么样子,自己那曾经拥有的东西,对如今的自己而言似乎已经不再重要。在爱德华神父面前,以某一个时间点开始,过去和现在之间有了一条巨大的鸿沟,鸿沟两侧是截然不同的,毫无联系的东西,而过去的份量也变得无足轻重了。

    爱德华神父仍旧无法描述自己是什么样子,就如同人们无法准确形容自己的模样,也无法述说自己的本质,也如同人们无法阐明自己的本质。自我了解的缺乏和空洞,仅局限于表面化的认知,无论是在人的时候,还是在非人的时候,都没有什么差别。

    即便如此,在偶尔清醒的时候,相比起上一次清醒时,仍旧有了某些深刻的,本能可以感受到的变化,那就是自己的活动能力正在一点点增强。原本那些控制活动的细节处理需要一点点地花心思,时而自己想这么做,身体却那么做了,如果要活动身体的某个部分,就像是要处理每一根连接这个部分的丝线,要做到极度精密的地步,才能让这个部位的动作符合自己的要求。然而,每一次清醒,都会有一些“丝线”不再需要他去注意控制,一个模煳而庞大的意念生出,所有决定身体某个部位活动的因素就会自发调动起来。

    这让爱德华想起了“人”人在行走的时候,并不需要着意控制每一根肌肉和每一条神经,本能会机械化地笼统地规范这些细节,这是从刚学习走路的时候起,就已经记录在身体之中的东西。现在他对自己身体的熟悉,也正在变成这个样子,这让他有一种十分强烈的“刚刚诞生”的感觉。

    那些曾经作为“人”的认知,就像是潮水一样褪去,隐藏在一个很深很深的地方,很难再挖掘出来,而不作为“人”,而是作为一个刚刚诞生的新的事物,他开始睁开眼睛,活动身体,去观察,去触碰,去习惯,去从如今的视角看待围绕自己身边的一切。

    那些看似分裂在不同区域的异化血肉和器官组织愈加活跃起来,它们以超越人的视角可见的方式连接成一个整体。对爱德华神父来说,这是理所当然的一个整体,但对任何接触这些血肉器官的人,以及从人的视角去理解的儿女而言,就变得有些神秘诡异。这些血肉器官的活跃在他们眼中是如此的突然,充满了一种灾难性的预感,从而让人感到万分恐惧。

    在席森神父看来,这种活跃是有因由的,但即便能够猜测,这些异化的血肉器官和爱德华神父有关,却又不认为它们的活跃,并不是以爱德华神父为主因当然,爱德华神父自身的情况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由,但是,在这之上,导致爱德华神父自身情况发生变化的诱因却是从另一个意义上更加深重。

    爱德华神父不会无缘无故就使用这种连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九九九变相,也绝对不会在完成变化后毫无征兆地就产生这样的异动。爱德华神父的变化让这些异常血肉器官组织产生变化,但归根究底,仍旧是那个说不来恐怖的东西迫使爱德华神父产生了这般变化。

    席森神父这么想着,一边利用早已经变得如同肢体般自如的“风”,将巨大的仪式法阵和那些异常血肉器官连接起来。那活生生的,愈发活跃的血肉很是敏感,哪怕只是“风”轻轻拂过,也会产生一种细密的蠕动,就像是含羞草的叶子被触碰后就会反弹般合上一样。如果有可能的话,席森神父当然想与爱德华神父实现更深入的沟通,但是,在他尝试过可以想到的办法后,实际结果都证明了实践这个想法的困难性。从接触现象,仅从表面来看,这些血肉器官组织所构成的肉眼可见的整体结构,并不具备智慧,也不具备人性,没有任何用于沟通的渠道。它看起来更像是一种植物,一种完全依靠本能生存的单细胞生命。

    席森神父当然觉得这是假象,因为,既然假设爱德华神父就是这些异化血肉的正体,那么,眼前能够看到的这些东西,就绝非是没有智慧的。只能想象,爱德华神父正处于某种浑噩的意识状态,亦或者是这种怪异的变相变化,从物理结构上产生了影响双方沟通的阻碍,甚至于从根本上决定了爱德华神父的视角,让他无法看到,无法认知到,他曾经的弟子正试图与他沟通。

    看不到也听不到,哪怕想要注意也无法辨识席森神父认为,倘若事实真是如此,那么,爱德华神父的思维方式和人格状态,一定正迅速朝着非人的深渊滑落,而自己想要和他联手的想法也无异于天方夜谭。恐怕爱德华神父此时已经和自己认知中的那个爱德华神父彻底划伤了不等号吧,席森神父不由得这么想到。

    爱德华神父睁开了眼睛,或者说,有一种“睁开眼睛”的感觉,但实际上,相对于人类的“眼睛”而言,爱德华神父此时用来观察事物的五官并没有确切的实体,也没有被限定的功用。视觉等同于嗅觉,也等同于听觉,等同于感觉,以一种综合性的方式接受信息,比人类的五官所能接受的信息极限更高。正因为和人类依靠眼睛,依靠五官,去辨别事物的经验和习惯有着巨大的差别,所以,在开始的时候,这种差别给爱德华神父带来了巨大的折磨,但是,渐渐的,当身而为人的认知、记忆和经验沉入自我那深沉的海底时,飘浮在表面上的,作为这个无定形态的灰雾恶魔变相的知觉,愈加自然而然地发挥作用。

    撇开爱德华神父的感觉不提,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从席森神父的视角来看,却是从那一堆堆异常的血肉器官中,长出了一粒粒的眼球,的确是呈现出“有眼睛”的姿态。只是,席森神父并不确定,这是又一种无关紧要的表象的呈现,在之后是否反应出爱德华神父的某种状态变化,亦或者是,这种九九九变相之一确实是有眼睛的生命形式。

    这些眼球没有眼皮,也没有眼瞳,大体上是十分标准的球状,若不称唿这些东西为“眼球”,又找不出更好的形容。这些眼球在血肉中翻滚,因为数量太多了,所以更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它们的转动并不呈现出某种有序的感觉,反而从节奏和方向上都凌乱无比,让人感到焦躁恶心,也同时像是刚刚接受眼部治疗的病人在尝试活动眼球,一开始带给人生疏的感觉,但不一会就润滑了,麻利了;也像是一个刚睡醒的人活动眼睛,试图让自己更加清醒起来正是因为产生了这样的联想,所以席森神父觉得自己大概知道爱德华神父大致是处于怎样的状态了。

    虽然这样的联想在他人看来有些不靠谱,但对神秘专家而言却又是极度重要的,它能够让神秘专家在一种感性的状态下更清晰地理解自己和周遭地状态,反过来说,一个没有充分联想能力和感受能力的人,很容易就会在自己所无法理解的事态中死去。

    人的想象力基于自身已经认知到的事物产生,但在大多数时候却又超乎自身认知的范畴,去描绘自己所无法理解的东西,在古代的时候,那些书写神秘学的哲人,总是将想象力视为一种超越性却并不具备实体的力量,因此,也经常会试图找出这种力量的干涉实体,亦或者尝试让这种力量获得实体。然而,同时他们也意识到了,当这种力量获得实体,能够干涉到实体的时候,其本身就会受到局限,从一个“超越”的状态下滑到“正常”的状态,而难以再体现其超越性。

    所以,在席森神父所受到的教育中,在爱德华神父自身总结出来的经验中,想象力并不是用来作用于实体的,而是为了能够去描述那些自己难以理解的情况,将那些本来定然无可捉摸的事物变化,以一种朦胧的大体的轮廓纳入自身的认知中也许无法去真正阐明这个难以捉摸,无法理解之事物的本质,也不能将其改变,但却至少像是朝这样的事物搭建了一条看不见的桥梁。

    席森神父用想象和联想去判断无法直接观测到的爱德华神父的情况,去理解它的困境,去明白它要做什么。同时,他也十分清楚,这么做得到的结果是暧昧的,更有极大可能是错误的,但是,哪怕在一大堆错误中,隐藏了一小丝的正确,也会让自己的处境在某个关键时刻发生正面的变化。

    现在,席森神父就觉得,这些无序活动着的眼球正在注视某个方向,他凭借这样的感觉,也同样朝那里投去目光。然后,从那阴霾的,浓郁的,森然而又让人生出鸡皮疙瘩的灰雾中,有一个隐约的轮廓浮现。有那么一段时间,它看似飘浮着,无法确定是不是在接近这边,但是,一个关键的感知点来临了,在这之后,席森神父观测那个身影时,便有一种清晰的感觉,那个身影的确正在朝自己这边靠近。不,这么形容并不完全正确,席森神父紧盯着它,去深深地感受着它,绞尽脑汁去认知目前的状况,然后,他又找到了似乎更准确的说法:那个身影不是走在三维物理的坐标上,因此,虽然的确有一个方向,但却不能用常识中,用来描述三维物理坐标的“方向”概念去形容。

    那个身影走过的路线,绝对不是眼睛所见到的这个立体的世界,而是更在其上,必须从物理维度概念才能解释的路线。时间和空间在这条路线上构成某种和谐的整体,和肉眼所见的直线完全不一样,所以,它的行进看起来是飘忽的,就像是一个幽灵。它的移动速度看起来不快,但实际上,正常从三维角度去发动的攻击,所产生的现象,肯定都无法对之产生作用哪怕没有尝试过,席森神父也这么认为。

    灰雾是如此的浓郁,在正常的情况下,距离如此之远,是肯定看不到同样体积的事物轮廓,因此,当自己看到它的时候,就证明了它的不同寻常。席森神父这么想着,那一直等待着不知名恐惧之物的忐忑心情,渐渐就平息下来了。

    在席森神父打算对那个身影采取什么行动前,异化的血肉器官勐然腾起。大半体积的材质都变成血肉器官的上百米高的建筑物,整个儿就如同活着的触手,穿破灰雾,鞭挞着空气,带起的飓风唿啸而来,让席森神父必须动用自身的神秘力量才能站稳脚跟。即便如此,扑面而来的风压仍旧让他下意识用手臂挡了挡。

    与此同时,巨大,沉重,宛如触手一样的建筑物便砸在了那个身影所在的位置那是一个肉眼无法判断的位置,席森神父只能看到那建筑物的轮廓盖住了那个身影的轮廓。

    天地动摇的轰鸣声传来(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